王載博士
我國著名佈道家,王載博士幼年於福州的一個大家庭裡,人口雖多,卻無一人是基督徒。九歲的時候,他把別人送給父親的一本漆布面的聖經,用作集郵簿,並不閱讀。十四歲去上海讀書時,跌斷左腿,在醫院療養期中思考人生問題,對於人的來源,是由猴子變成?抑或由六道輪回?這些解答都不滿意,所以索性追求享樂。

後來他到山東煙臺海軍學校攻讀,待遇雖不錯,卻使他大膽揮霍,喝酒看戲,賭錢,有時還寫信回家索取金錢,他這樣的沈迷罪中竟不自知。煙臺海軍學校畢業以後,又去吳淞海軍學校深造,接著便在軍艦上服務。

這時他已經訂婚,未婚妻在美以美會的華南學校讀書,她聽美國安汝慈教士講道而信主,就寫信勸他去禮拜堂聽道,他心裡不高興,回信時只敷衍幾句。在他們舉行婚禮時,女方堅持用基督教的儀式,他雖不反對,心裡卻抱定不管牧師怎樣講,都以不聞的方法來應付。哪知 神借著他妻子領他歸信耶穌。

婚後第一個禮拜日,他與妻子一同往禮拜堂聚會,牧師所講的,他全不明白,但對於散會前所唱的聖詩,卻深受感動。心想拜菩薩的人,沒有一個願與閻羅王相近,而基督徒則願與耶穌相親,相信這位 神一定是十分和藹可親的。招待人員在散會後與他握手時,他的妻子請他們爲王載禱告,說他還沒有信主。他心裡暗暗發笑,以爲信不信在於自己,難道別人的禱告能使我相信嗎?

在路上他想起:自從一八零七年英國宣教士馬禮遜把福音傳到中國以後,基督教在中國創辦了學校、醫院、孤兒院等許多慈善事業。從果子認識樹,他想耶穌一定是一位好人。再進一步,他想到世界上偉人雖多,卻不揀其他英雄作歷史的紀元,反以耶穌的降生作時代的分隔線。王載相信他不只是一位好人,更是他切想認識的一位。

殊不知這正是 神聽了別人(尤其是他妻子)的禱告。她介紹過去在學的一位教師領他查經,由新約開始。及至他讀到登山寶訓中“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爲他們必得見 神”的時候,頓悟到自己內心的不潔,而耶穌爲他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又復活,他遂接受衪作救主。從此他便愛讀聖經,一生的生活事業,都靠它指引。 神開了他的眼睛,他便以“未讀經,不吃早飯”作座右銘。

一九二一年,他在江貞軍艦擔任大副工作的時候,讀到以賽亞書五十二章11、12兩節:“離開吧…要從其中出來…各要自潔。”他知道這正是 神對他的呼召,他乃毅然放下海軍的前途,專門傳道。他既未受正式的神學訓練,又沒有任何差會支援,只憑一腔熱誠,與對 神的信心,跟隨信心偉人的腳蹤,和一班比他年輕的人,手裡拿著鈴,背著一箱福音單張和小冊,身上穿著寫了“信耶穌得救”,“耶穌快再來”等類顯著字句的衣服,以吸引人注意。他們搖鈴,唱詩,走過熱鬧的街市,以淺顯的道理傳福音,收效頗大。

在這班人之中,有他的弟弟王峙(後來做“聖經報”的主筆,也是有名的傳道人)、倪柝聲(後來創辦了基督教聚會處),新加坡的陸中信,呂宋的繆紹訓,來到香港的魏光禧等人,皆蒙主重用,他們把福音從自己的家鄉福州向外傳開,真正是“自立”、“自養”、“自傳”。

 神給他們在耶路撒冷訓練之後,王載在一九二八年應加拿大宣教士翟輔民牧師之邀,往南洋一帶傳道,也到過香港、廣洲,主領培靈會,並北至蒙古、滿州,西至西藏邊界傳福音。當時的印尼華僑只忙於生意打算盤,不明白真道。在王載到達時,因爲有一位舞蹈明星也去聽道,報上居然刊登:“宗教與舞蹈”,他們說:“因爲華僑生活孤單寂寞,現在有王先生來講天堂屬靈的事,又有一位舞蹈家來獻藝,也非常難得,所以對之都感歡迎。”這真令他啼笑皆非,這正是世人的寫照。

由於一方面南洋有極大的需要,另方面他看到中國教會不應當一直是受而不施,所以他把以前組織的“南洋佈道團”改爲“中華國外佈道團”,他自己來往美國,澳洲,香港等地,爲主宣勞。

王載講道精闢,妙趣橫生,也極爲感人。最後於一九七五年在美國息勞歸主。他的弟弟王峙牧師在安息禮拜中,用“主拯救他,主選召他,主使用他,主保守他”這四句話,作爲主對他,他對主的一生總結。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