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博士的聖潔

宋尚節是在二十世紀裡被 神所興起,所大用的一位極為特出的神僕。宋博士的得力秘訣有許多;其中最主要的一個,就是他力求聖潔。

宋尚節有一次對同工劉乃培牧師說:「傳道人有三要:1、禱告、2、查經、3、自潔。」

「聖潔」是宋尚節事奉 神持守的最緊的最基本心態,也是他行事為人的不變準則。在他的日記裡,「聖潔」二字處處可見。每當他作自我反省時,總提到「聖潔」二字。例如有一次,當他在一個鄉下工作結束後,蒙當地信徒們熱烈送他上火車的情形,觸動他作自我檢討:「鄉下傳道人所得的冠冕應當最多,嘆自己的愛心比開始傳道時少;以後要追求聖潔,到鄉間佈道;一切物質虛榮實在都是過眼雲煙。」在宋尚節的思維裡,聖潔是信徒生活與事奉的基石,也是決定一切成敗的關鍵所在!

 

全方位的聖潔

宋尚節所說的「聖潔」涵括面甚廣,不只限於思想、言語、行為不玷罪污而已;乃包含著整個基督徒人生全方位與每一個層面。例如在講道時為使聽者加深印象而形容過度,他反省時便自責自己「口不聖潔」,因此不能被聖靈更大使用。甚至連作夢的內容若不滿意,也自責為不聖潔;認為那是因自己內裡不夠聖潔的原故。他所寫的工人回憶歌中有一句:「回看多年所度生活,雖是不錯,未真聖潔;受主對付,歎己敗壞。主啊!渴慕完全像你。」宋博士認為 神不要我們的「不錯」, 神所要的是「聖潔」。正如經上所記:「那召你們的既是聖潔,你們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聖潔。」又說:「你們要聖潔,因我是聖潔的。」(彼前1:15-16)

 

聖潔之道

宋博士說:「聖潔之道可分三段:一是潔淨自己、二是除去一切污穢、三是完全順服主。」宋博士將聖潔分為消極與積極兩方面:消極上包括(1)「潔淨自己」指向 神認清一切罪污過犯;(2)「除去一切污穢」強調時時對付罪惡,不容罪污停留在自己身上。積極上則總括為:「完全順服主」,追求行在 神的旨意中,遵照主所吩咐的去行。從宋博士的一生中,可以看出他願付出一切的代價去遵 神的意旨而行,竭力活出一個聖潔的人生。

 

聖潔與能力

宋尚節認為非聖潔便不會有能力。曾有人問他:「你講道為什麼有能力?」他回答說:「因為我不斷地悔改認罪。」他說:「聖潔的人,其影子足以醫人;為人按手有能力。」他認為彼得不為金錢所迷,聖潔的手絲毫沒有不義的錢,故大有能力。宋論得靈力的秘訣強調必要追求聖潔。他認為傳道人缺乏靈力的原因是因為尚未得到潔淨。他曾如此比喻說:「電燈雖佳,然而電力未通,何益之有?」他說許多人只用「腦」講道,沒有能力。

論到自己,他仍總為自己未能發揮更大的靈力而自責;他說:「 神尚未給我非常的靈力,因我尚未潔淨;若我真認罪, 神必會令一切聽眾悔改認罪;若我完全聖潔,所到之處必結許多非常佳美之果。」。

 

聖潔與靈恩

在印尼佈道時,有一對西國宣教士談及靈恩與方言的必要;宋尚節表示不讚成,他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追求聖潔與愛心。由此可知宋博士雖然非常注重聖靈的工作,但並非一味的尋求某種靈恩現像如說方言之類。他認為聖潔比靈恩更重要:聖潔是根,靈恩是果,本末不能倒置。另一方面,他認定他蒙召是以佈道為主,醫病屬其次。許多人來赴會存著指望宋尚節會為他們按手禱告,醫病趕鬼;然而,宋博士卻非常清楚自己的使命,他說:「我非來醫病,在萬不得已時,才奉主名為病人禱告。」

 

聖潔與蒙福

宋尚節在日記中曾有這麼一個記載:計志文牧師說:「 神的忠僕衛斯理約翰曾說:『如 神的僕人不大大宣傳聖潔、純一、完美的道理, 神不能賜福給他。』」

宋尚節向來羨佩屬靈敬虔偉人,諸如慕迪、慕安德烈、芬尼、孫大信等人的傳記是他常讀的,對衛斯理約翰他也非常敬重;他認為這些人能被 神大用與賜福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都是 神聖潔的器皿。

 

聖潔與美麗

宋博士在一次與人談話中,說出一句極美好的話:「屬靈的財寶即信心;屬靈的美麗即聖潔!」聖潔不單令人蒙福,並且本身就是美麗。宋尚節自認生來樣貌不佳,但他的整個人生卻極其美麗,令人欣羨!人的美醜在乎內心,聖經說: 神的見證人美如雲彩(來11:1),本是這世界不配有的(來10:38)!善哉此言!宋尚節的聖潔生命,使他的人生美麗無比;他的見證,滿有基督馨香之氣,可以留芳百世。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