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教士遊斯丁(Justin Martyr)
第二世紀的護教“黃金時期”,出現了許多優秀的護教士(注一)其中首推巴勒斯坦示劍人───遊斯丁。遊氏父親是位富有的希臘人,他要天賦異稟的兒子自小學習希臘的學問,所以遊斯丁年輕時就醉心於鑽研各種哲學:斯多亞、亞裡斯多德、皮他哥拉、柏拉圖等學派;他希望從中找到真正的滿足和平安。他甚至穿上哲學家的制服、模仿他們的樣子。

有一天,當遊斯丁在海邊默想之際,他遇到一位年高德劭的基督徒。老者誠懇地指出他在思想上的弱點,並對他說:“你在諸哲學之中求不到平安,卻可在基督裡得著。你應當研究先知們的著作;他們都以基督爲中心,而基督就是衆先知預言的應驗。”

其實遊斯丁早已對基督徒面對死亡時的大而無畏及高尚的道德生活留下深刻的印象。老者的一番話使他芧塞頓開,遂專心研讀舊約,常與信徒來往,結果全心全意歸主,成爲基督徒,時爲一三二年。此後,他志於宣告他的信念,爲主作見證。遊斯丁似乎在羅馬住了很久,並在以弗所及羅馬等大城市講學,他提安(注二)就是他的學生之一。

遊斯丁相信他在基督裡擁有最完美的哲學,基督教就是希臘哲學最崇高的具體實現,並且是最卓越的真理;因此,他將這信念也帶進哲學學校中。他認識到基督徒是遇任何患難、逼迫皆不膽怯,而仍堅守信仰的人;並且在仇敵的猛烈攻擊下,人數越發加增,就好像葡萄樹越修剪越發茂盛,結果越多一般。基督的教會實在是 神和救主所種的葡萄樹。

在護教方面,遊斯丁的貢獻良多,他曾著述多類護教學書卷,其中以致羅馬皇皮亞士(Pius)與他的兒子專利士穆(Verissimus),及哲學家路求(Lucius)之“護教書”(俗稱First Apology),“與推芬對話”(Dialogue With Trypho)及“復活論”三冊爲著。

遊斯丁寫“護教書”的目的是希望皇帝探查對基督徒的控訴,並舉例說明基督徒爲奉公守法者,書中他以希臘思想辯證基督教爲真正的哲學、以摩西五經說明基督教的淵源、闡釋聖禮崇拜之真義(注三)、說明作基督徒的真義。

在第二冊中,他與猶太人推芬論道,答辯他的控訴,他以自己歸主的經過作證,並以靈意法引用舊約證實基督教爲應驗猶太教的宗教:舊約爲預表,新約爲應驗;基督乃那一位要來的彌賽亞。

在“復活論”中,遊斯丁解釋希臘人尊崇的“道”(Logos)便是基督教的基督,此道成了肉身,雖死而復活後永活下去,如柏拉圖的靈魂不滅論。

遊斯丁確是自保羅以後最偉大的基督教思想家,他能領悟到基督教對普世的意義,這是他的主要貢獻。他對於“道”有卓越的瞭解,且將整個人類歷史在基督身上達到盡善,作爲對“道”的總結,作了明顯的描述。然而,其作品對希臘哲學抱樂觀態度而偏重理性,忽略了耶穌的人性。又由於他採用過多哲學的術語,引來以後的教父們的批評。但無論如何,遊斯丁的用語成爲早期基督徒解釋聖經的寶貴方法。

一六五年,遊斯丁與另外六位信徒殉道於羅馬,事由他們堅決不向偶像獻祭,審判官要他們把所信的道說出來,遊氏就簡明地證明他所信的 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主宰,及先知們所預言的就是耶穌基督。審判官威嚇他說:“你這自稱學識淵博的人,以爲知一切真理。我砍掉你的頭,難道你還真能上天堂嗎?”遊斯丁說:“我若能忍耐,則必進入 神的居所,凡忠心到底的就常蒙受 神的恩惠,直到世界的末日。”審判官又問:“你以爲你所行的可得獎賞嗎?”他堅決地回答:“我不是‘以爲’,乃是‘知道’,並且‘確信’。”七人皆因堅持到底,結果被處以先笞後斬的極刑。

(注一)凡於二世紀中至末葉反駁教外攻擊爲信仰辯護的作家。

(注二)他提安是由遊斯丁引領信主的,他留給後世的“四福音合參” 是歷史上首本將四卷福音書同時作比較的著作。

(注三)由於當時教會大受逼迫,基督徒只好秘密在晚間聚會,於是引起其他人的誤會誣告,以爲聖餐是飲血吃人肉的聚會。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