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仁約翰的心路歷程
第二章、蒙召傳道

當我向你講述我過去經驗的時候,我也要向你述說一下我是如何蒙召傳道,並在此過程中 神如何對待我的經過。

我清楚地認識主也有五、六年的時間了,既然看見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偉大,以及我個人對祂的需要,並且能將我的靈魂交托給祂,所以一些有適當判斷和過著聖潔生活的聖徒,似乎覺得 神已認爲我能夠瞭解 神的聖道,且賜給我表達的能力,能將我所看到的真理傳給人,於是就邀請我在一些聚會中對他們說些勉勵的話。

起初我因害怕不能勝任,就一直推辭,但是他們卻不斷地邀請我。最後我同意了,但只答應在較小的聚會中有一兩次機會,可是這就已經使我感覺吃力了。於是我就在他們中間考驗自己的恩賜,似乎我所說的都令他們得祝福;後來在至大的 神面前他們告訴我,我所說的確實都令他們得到幫助和安慰,他們就感謝慈悲的 父神,將這恩賜賜給了我。

後來有一些人常到鄉下去教導聖道,他們就邀我一同前往。有時候我也講道,並且時常在公共的場合講道,而那些邀請我去鄉下的人,也很高興地說他們的靈性也得到造就。

此後教會的人就覺得我應該講道,於是在大家禁食禱告之後,就按立我在信者與不信者中間作例行的講道。此時,我心中有一個很大的願望,就是向那些不信的人傳道,這並不是爲著榮耀自己,乃是因爲那時關於我未來永世的情況,特別受到撒旦的攻擊,使我的心靈倍受痛苦之故。

如果我不運用傳道的恩賜,我將心感不安,不僅僅是因爲弟兄姊妹的渴望,也是因爲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中所說的話:"弟兄們,你們曉得司提反一家,是亞該亞初結的果子;並且他們專以服事聖徒爲念;我勸你們順服這樣的人,並一切同工同勞的人"(林前十六15、16)。

從這節經文中我可以看出,聖靈從沒有將這個恩賜埋藏在地下,祂乃是吩咐並激勵這樣的人去運用他們的恩賜,並且差遣那些有才幹、預備好了的人去工作,而且他們對於服事聖徒的工作是“專以服事聖徒爲念”。在那些日子,這句經文不斷縈回在我腦際,在我所服事的工作上不斷鼓勵我,加添我力量。我也從別處經文得到鼓勵,這些經文都提到那敬虔之人的榜樣(徒八4;十八24、25;羅十二6;彼前四10)。雖然在衆聖徒中我是最不肖的,可是我仍然一心一意的要作此聖工。雖然我還是戰兢,但我仍然按照我信心的大小來傳揚此福音,正如 神在祂的聖道中所指示我的。當我在傳道的時候,從各方有數以百計的人來聽我講道。

感謝 神,祂賜給我一顆關切、憐憫人靈魂的心,這使我努力對人們傳達這寶貴的資訊,如果 神賜福,就能儆醒他們的良心。主垂聽了我的祈求,因爲在我傳道不久,就有人受所傳道理的感動,並且在他們心中産生很大的衝激,因爲他們所犯的大罪,而需要耶穌基督。

起初我不敢相信 神會借著我向人心說話,因爲我實在不配。然而那些因著我所傳的道而被驚醒的人,卻特別的愛我並尊敬我,雖然我一再強調那並不是因爲我能說什麽,但他們還是公開地宣稱是如此。其實他們是在替我稱謝 神,因爲我實在是卑微不配的人, 神卻使用我成爲祂的器皿,將救法指示給那些人。

當我看見那些聽道者,在生活上有改變,在言語上也與以前大不相同,他們的心也非常願意認識基督,並且爲 神差遣我到他們那裡去而歡喜的時候,我就有一個結論,覺得那必是 神借著我祝福了祂自己的工作。後來有主的話臨到我,使我的心非常安舒:“將要滅亡的爲我祝福。我也使寡婦心中歡樂”(伯二十九13)。

於是我滿心快樂。是的, 神借著我的講道拯救人,他們所流的眼淚,就是我的安慰與鼓勵。這使我想起聖經上的話:“除了我叫那憂愁的人以外,誰能叫我快樂呢”(林後二2)?並:“假若在別人我不是使徒,在你們我總是使徒;因爲你們在主裡正是我作使徒的印證”(林前九2)。在我傳道時我注意到,主引導我從 神的話對於罪人是如何說的這方面開始傳起;那就是定一切屬肉體的人爲有罪,並清楚說明 神的咒詛是在所有的人身上,而這所有的人是一進到這世界就受到咒詛。我對於這一方面的工作很容易達成,因爲律法的恐怖以及我的過犯,曾經很沈重的壓迫過我的良心。我所傳的,是我曾經經歷過、感受過的,就連內心中的痛苦、歎息,也毫不諱言的說出。

實在說來,我像是從死人中出來,被差遣到他們那裡去的一位,我是帶著鎖鏈而去,帶著捆綁對他們講道,在我良心中有一種他們需要小心、逃避的火。我可以誠實地說,我多次出去講道都是懷著罪感、恐懼出去的,直等到站上講臺才覺平安、自由地到結束。可是一下講臺就又回到恐怖、罪感的情況中,雖然如此,但 神卻不斷地恩待我走下去。

這樣的情形繼續了有兩年之久,其間我大聲疾呼地反對人的罪惡,以及他們因爲罪所能遭遇到的可怕情境。此後,主用確切的平安與安慰進入我心,叫我知道 神恩與我同在。

所以我開始改變我傳道的方式,我仍然是傳我自己所瞭解、所感覺到的事,但如今我卻更把耶穌基督的職分,以及祂與世界的關係,並祂帶給世人的福益,都指示給每個人,而且也指出、定罪、移除那些虛僞的倚靠,就是世人所依賴而滅亡的事。如今在時間上,我傳講基督與我以往指責罪是一樣的長。

此後, 神又讓我明瞭與基督聯合的奧秘,所以我也將這一點傳給人。五年間我將上述 神話語的三個主要點傳給人們,而後就來到我目前的景況中───被關在監獄裡。我來此已有五年之久───爲的是因著受苦的方法來堅固真理,正如我從前借著講道來證明、堅固真理一樣。

感謝主,在我一生的傳道中,我都誠懇地呼求 神使祂的道能拯救人的靈魂,因爲我怕仇敵魔鬼將道從人心中奪去,以致結不出果子來。我企圖傳 神的道,以致有人能理解到他自己所犯特別的罪。

自從我傳道之後,我的心特別想到,主的道一傳出來,就像雨水落在石頭地,因而我常從內心喊道:“噢,巴不得那些今天聽我講道的人,都能像我當初一樣看出罪、死亡、地獄、 神的咒詛到底是什麽!”以致他們能明白 神的恩典與慈愛,那就是借著基督而臨到人的,不拘人們是在什麽樣的情況中,即使他們是祂的仇敵!我常常對主說,如果因著我在他們眼前被殺,而成爲儆醒他們的工具,並使他們在真理上得以堅固,那我寧願被殺。

當我特別講到在基督裡的生活不是靠行爲乃是靠恩典的時候,就好像有天使在我後面鼓勵我,使我心靈中有能力,並有屬天的證據,令我不遺餘力地闡明這奇妙的道理,證明它,且繫在會衆的心上。因爲這個道理是真而又真的!

起初我到別處傳道的時候,各處的正規傳道人都起來攻擊我,但我下定決心不以辱駡還辱駡,我要看有多少屬肉體的基督徒能夠覺知他們自己是在可憐的情況中,因爲他們是靠賴律法,並不知道自己需要靠賴基督,也不覺知基督的偉大。因爲我想,時候一到,自然會有人替我伸冤,以後他們也會察看出我的工作(創三十33)。

至於聖徒間的紛爭,我從不干預,我的工作僅是本著誠實的心來傳揚主的道,以及傳揚借著耶穌的受苦與受死使罪得赦,其他一概不管。因爲我知道那些事只會帶來紛爭,且 神也沒有指示我要不要去做,所以我堅持地往我該做的那方面努力去做。

雖然我不反對別人這樣做,但是我卻從來不敢引用別人的思想與講章(羅十五18)。至於我則是, 神的話以及基督的靈怎樣教導我,我就怎樣勇敢地傳出去,並且用我的良心來證明所說的一切。此時,雖然我不能詳述,但我卻要說,就我的經歷而言,加拉太書一章11、12節,較其他經文更適合於我。換言之,主親自教導了我許多真理。當那些聽了我傳的道而驚醒,後來又墮落罪中的人,說實在的,他們的損失對我來說是非常可怕又難過的,甚至比死了自己的孩子還難過,我盼望我說這些不致於得罪主,因爲再沒有比這更令我傷心的了。我就想到自己,好像在我兒女出生之地擁有大批的財産,也覺得自己比基督教界的領導者更榮耀更蒙福,因我爲 神工作的榮耀,超過了世間的一切榮耀。以下幾節經文,的確是奇妙的:“這人該知道叫一個罪人從迷路上轉回,便是救一個靈魂不死,並且遮蓋許多罪。”(雅五20)“義人所結的果子,就是生命樹;有智慧的必能得人。”(箴十一30)“智慧人必發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星,直到永永遠遠。”(但十二3)“我們的盼望和喜樂,並所誇的冠冕,是什麽呢?豈不是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衪面前站立得住麽?因爲你們就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喜樂。”(帖前二19、20)

每當我要爲 神作特別工作的時候,我心靈中都會有一極強烈的願望要出去傳道,也會特別記起某些人,而爲他們的靈魂得救大聲呼求;當我到那地去傳道時,這些人就成爲 神賜給我傳道的果實。有時我注意到,在我的講道中,隨口說的一句話所帶來的力量,都較整篇資訊有能力。有時我覺得一些講道真是一事無成,但誰知竟是最有成就的。有時我覺得講的很有把握,可是結束時卻毫無成效。

我也注意到,每逢我對罪人講道時,撒旦都咆哮如雷,牠的手下也向我攻擊。有時當罪惡世界受到極端攪擾的時候,許多人的靈魂就會因著 神的道而得到儆醒。我可以想你提些例證,但我現在卻不想說。

爲了完成我傳道的職分,我急於前往罪惡深重、離 神最遠的地區去傳道,我這樣做並不是因爲我怕將福音傳給那些受過教誨的人,這乃是我心靈之所趨。保羅說:“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稱過的地方傳福音,免得建造在別人的根基上。”(羅十五20)

在我的傳道中,爲了人靈魂得救成爲 神的兒女,我實在爲他們受了生産之苦,若不得著一些果實,我是永遠無法滿足的。若不結果子,不論誰稱讚我,我都不放在心上;如果結了果子,那不論誰咒駡我,我也毫不在乎。我常常想到下面這段經文。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産業;所懷的胎,是衪所給的賞賜。少年時所生的兒女,好像勇士手中的劍。箭袋充滿的人,便爲有福;他們在城門口,和仇敵說話的時候,必不至於羞愧。”(詩一二七3-5)

如果人們忽視基督與救恩的價值,而只是一味的沈醉於觀念、看法中,那真是我最討厭的事了。每當我見到一個人真正的覺知自己有罪,特別是那不信的罪,並且看到極端想靠基督得救而心中火熱的人的時候,我心中就深爲他們高興,因爲他們實在是有福的人。

但是在這傳道工作上,正如在其他事情上一樣,我也遭遇到試探。有時我會心灰意冷,怕自己對別人沒有什麽幫助,和別人說話時也辭不達意,在這樣的時候,昏沈總是抓住我,使我渾身無力。有時當我面對會衆傳道時,褻瀆的思想也會強烈地臨到我。有時原本非常清晰流暢的證道,突然間會一片黑暗,令我不知接下去該說什麽、如何結尾。還有的時候,當我傳講聖經中一些非常重要的真理時,撒旦就來攻擊我,說:“什麽,你要講這段聖經?你最好不要講,因爲這段經文對你非常不利,它會定你的罪,所以你絕不可以講這段經文。如果你一定要講,那你就必須爲逃避你的罪而預留一條後路。如果你非講不可,那你真是惹火上身、自取其辱啊!”

魔鬼給我的這些建議,我都沒有接受,相反地,只要我一有機會,我就在講道中攻擊罪惡與過犯,即令它也使我的良心感覺有罪,我也毫不顧惜。我想我就好像參孫一樣,“情願與非利士人同死”(士十六30)───情願這樣按著正義分解真理的道,也不願意在解釋 神話語上亂打折扣、心懷不軌。你既教導別人,還不教導自己嗎?借著平鋪直敍的方式傳道,使人自覺有罪,比借著在不義中,爲遮掩己罪,而隱藏 神的真理的傳道要強上好幾倍。 神在這方面也幫助了我,我要稱頌祂!

我發現在我爲基督工作的這件事上,我也受到試探,那就是心生驕傲。但感謝主的憐憫,我沒有進入和順從這試探。雖然主賜給我恩賜、才幹,但是每一天我都看見自己心中的邪惡,致使我慚愧的無地自容,所以我覺得我肉體上的這根刺,是 神賜給我的恩慈(林後十二7-9)。

同時, 神的話也帶著尖銳的力量臨到我,這是關係到雖然有 神的恩賜,但最終還是滅亡的經文。例如:“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林前十三1)

一個響的鈸是一種樂器,會使用的人可以使它産生動人心弦的曲調,但不會因爲它而停止舞步。然而這個鈸沒有生命,而且除非作樂的人運用他的才幹,不然那悅耳的聲音是不可能從它的裡面發出來的。雖然這個鈸以前曾經奏出過美妙的樂曲,但是它也可能被砸碎或棄之如敝屣。

同樣,那些有恩賜但沒有被拯救的人也是如此。恩賜在 神的手中,正如那鈸在大衛的手中一樣。在敬拜時大衛能用鈸來鼓舞崇拜者的心情;照樣,基督也能用有恩賜的人,來影響祂教會中人的靈魂。可是當使用完畢之後,基督也可能將他們掛起來,變成沒有生命的東西,即使他們曾是響的鈸。

這些話好像一個大錘打在驕傲、貪慕虛榮的人頭上。我就想,我有什麽值得驕傲的,難道只是因爲自己是個鳴的鑼嗎?身爲一把提琴,就有什麽了不起的嗎?只要有一點 神生命的人,豈不比這些器皿要強得多麽?此外,我還記得,這些器皿都將消失,只有愛才是永遠常存。所以我就結論說,一點點的愛、一點點的恩典、一點點真正敬畏 神的心,都要比所有的恩賜來得更好、更美。我確信那些屢次蒙 神恩典,雖然因爲無知而忘記 神恩的人,都要比那些會說萬人方言並天使話語,但卻沒有愛的人好得多。

我看透了,雖然恩賜是好的,能完成預期的事工───造就別人───可是它本身卻是空洞的,若沒有 神的使用,它是無法救人靈魂的,所以有恩賜並不能證明這人與 神的關係。我也發覺,擁有恩賜是件危險的事,並非恩賜本身是危險的,而是擁有之後可能産生驕傲虛榮的惡。經由那些膚淺、靈性不深之人的喝采,很容易使那些擁有恩賜的人陷入魔鬼的網羅中。

我覺得那些擁有恩賜的人,需要瞭解恩賜的性質───行神迹並不能證明他是蒙恩得救的人───免得他過分倚靠恩賜而忽略了 神的恩典。

他需要學習以謙卑的心與 神同行,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要記得這些恩賜並不是屬於他的───恩賜乃屬教會,他是由於這些恩賜,才成爲教會的僕人,而且末了他還必須向主耶穌報告他作管家職分的情形。如果他能提出一個圓滿的報告,那將是件好得無比的事。

恩賜人人願得,但是若得 神大恩典,雖無大恩賜,也要比得大恩賜而無 神的大恩典來得強。聖經並沒有說主耶穌賜下恩賜與榮耀,乃是說祂賜下恩典與榮耀。凡接受主所賜真正恩典的人有福了,因爲恩典是榮耀的先驅。

當撒旦看見這試探不能成功時───破壞我的傳道,使我的傳道不發生效力───它就改弦易轍,用另外的方法來攻擊我。於是它就攪動那些無知、邪惡之人的心來羞辱我。凡是魔鬼所能使用的惡招,都無所不用其極的來攻擊我,以爲這樣我就會放棄傳道。

首先有謠言傳開,說我是巫師、耶穌會的人、強盜等等。

關於這些事,我只能說, 神知道我是無辜的,至於那些控告我的人,他們最好準備在 神兒子的審判台前與我對證。除非 神賜給他們悔改的心(我也正如此爲他們禱告),不然在那裡他們將要爲誣告我的事,以及他們所作其他的罪孽有所陳明。

據傳,他們是證據確鑿地說我在外面有女人,還有一個私生子。魔鬼能將這些漫駡加在我身上,我實在引以爲榮,因爲如果世界不用這種邪惡的方式對待我,那我就要懷疑自己是否真是 神的兒女了。主耶穌說:“人若因我辱駡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譭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爲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五11、12)

假如魔鬼對我的攻擊超過這些二十倍以上,我也不在乎,因爲我問心無愧、良心平安,該羞愧的倒是那些說我壞話,以及那些虛僞地控告我在基督裡的正直行爲的人。

關於那些唾駡我的人,我該怎麽說呢?我該威脅他們嗎?我該諂媚他們嗎?我該勒住他們的舌頭叫他們不罵我嗎?不,我不該這樣做。除非他們的罪惡滿盈了,不然他們將一直說下去。我要把這些譏諷、辱駡當作榮耀,而被嘲弄、羞辱與謾駡,乃是我作基督徒的分內之事,因爲這些事都不是真實的,而我能爲基督受辱是件非常喜樂的事。

我要請各位注意,那些控告我,說我在外面有女人的人,是何等的愚昧,我要叫他們盡可能地徹底調查,他們將發現無論在天上、人間或地獄裡,他們都無法找到一個女人曾和我發生過不名譽的事。

我的仇敵在這一點上攻擊我,實是枉費心機,因爲我根本不是那種人。我盼望那攻擊我的人,在這件事上也和我一樣是無罪的。即便全英國犯姦淫罪的人都受到絞刑,而我本仁約翰───他們嫉妒的物件───也不會死,因爲我沒有犯這種罪。除了我的妻子以外,我對其他女人絲毫沒有興趣,除了她們的衣著、她們的兒女,或她們被提及的事之外,我甚至不覺得她們的存在。

我讚美 神並稱揚祂的智慧,因爲自我悔改起直到如今,祂都使我內向害羞,怕見婦女。認識我的人都能爲我作見證,他們很少見過我能自自然然地與女子愉快的交談,總是說不到五句話就走了。我不喜歡和婦女們談話,也無法在她們中間停留,也幾乎沒有與她們握過手,因爲我想這樣作是不太智慧的。我還曾經反對人們在離別時對婦女擁吻的事,那些人卻回答,說只是禮節上的禮貌而已,但我卻認爲那並不是好的禮節;雖然那些人說聖經上也有提及親吻要聖潔,但我都會反問,爲什麽他們只親吻那些漂亮、討人喜歡的女子,而不親吻那些不漂亮、不討人喜歡的女子呢?所以這件事不論在別人眼中是多麽智慧,但在我眼中卻永遠是錯誤的。

我不但對人,同時也要對天使說,在這世界上除了我的妻子之外,我還在其他女人身上犯了罪?我也求 神證明我在這件事情上是無辜的。並不是因爲我裡面有什麽良善促使我不去犯這種罪,乃是 神不斷地向我施恩,並且保守了我。我常禱告 神時常保守我,不單脫離這樣的罪,也保守我脫離所有各樣的罪行,並保守我進入祂的天國。阿門!

撒旦工作的結果,就是想使我在同胞中間的工作毫無價值與功效───如果可能,將使我的傳道變爲無用───亦即讓我長期的遭受監禁,使我害怕不敢傳 神的道,也使人們害怕不敢聽我講道。關於這些事,在下一章中我將簡略的提及。

 

第三章、系獄簡述

在我作了很久的基督徒,又傳了五年道之後,有一次我在鄉下聚會的時候,被逮捕了;如果他們不來干擾我,那一天我是預備講道的。他們帶我離開群衆,來到審判官前,但是我提出保釋,預備下一次開庭時再來,可是他們還是把我關在監中,因爲保我的人不敢保證我在監獄之外不再傳道。

等到開庭時,我被控告爲鼓吹非法聚會,以及不遵守英國教會崇拜規則。審判官認爲我和一般老百姓的聚集,已經是證據確鑿,所以判我無期徒刑,因爲我不遵守教會規則。我入監一共十二年,我要等候 神,看 神要這些人怎樣發落我。

靠賴 神的恩典,我雖然在這種景況中,但卻感到非常滿足。雖然在我心中曾有多次起伏,有從主來的,有從撒旦來的,有從我自己的敗壞來的,但願榮耀歸與主───我還是從中領受了許多教誨。關於這些事情我不多加詳述,僅僅提出一兩件提醒那些敬虔的人來稱頌 神,並爲我禱告,且得到鼓勵不懼怕會有什麽人能加害於他們。

在我一生中, 神的話語從來沒有像現在向我那麽敞開過,有些經文以前雖然看過,但卻沒有像現在那麽對我發亮光,且耶穌基督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真實過,我在這裡真看到祂,也真感覺到祂。“並不是隨從乖巧捏造的虛言”(彼後一16), 神叫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又給他榮耀,叫你們的信心和盼望,都在於 神。”(彼前一21)這兩節經文在我坐監的這段時期中,特別地幫助我。

約翰福音一章1-4節,十六章33節;歌羅西書三章3-4節;希伯來書十二章22-24節,在監中都給予我相當大的鼓勵。有時候當我思想到這些經文時,不禁令我恥笑起地獄之火的毀滅,同時對於我的罪得赦免,以及我在天堂與主同在,都使我心中産生無限甜蜜的感覺。噢!錫安山、屬天的耶路撒冷、無數的天使、審判萬人的 神、得以完全之義人的靈魂,與耶穌(來十二22-24),這些在我坐監時,對我是何等的甜蜜。我在這裡所看到的,實在是難以形容,而我也在以下的這節經文中看到了這個真理:“你們雖然沒有見過他,卻是愛他;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他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彼前一8)

以前我從未清楚的體會 神在我身旁是什麽意思,可是現在只要恐懼一臨到,馬上就有 神的支援與鼓勵出現。有時我被自己的影子驚嚇到,心中充滿了恐懼,可是也就在同時, 神的仁慈向我顯得更浩大;祂不讓撒旦折磨我,並將聖經上的話一再地賜給我,加添了我的力量去抵擋一切。我常想:“爲得更大的安慰,而求更大的患難,這是合理的嗎。”(傳七14;林後一5)

在我入監以前,我就已經感覺會有什麽事情將要發生,其中有兩件事特別令我感到沈重。第一件就是,如果我必須要死,我將如何面對死亡?此時歌羅西書一章11節的這段經文進入我心中,使我深得安慰:“照衪榮耀的權能,得以在各樣的力上加力,好叫你們凡事歡歡喜喜的忍耐寬容。”在我坐監的頭一年,如果沒有這節經文,我實在是無法禱告;這段經文是在勉勵我,若我必須長期的受苦,我應當用忍耐的心,歡歡喜喜地來忍受苦難。第二件使我心情沈重的,就是我的妻子和家人,他們該怎麽辦?關於這一點,下面的這段經文也幫助了我:“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 神”(林後一9)。借著這節經文,我明白到,如果我必須受苦難,我就必須在今生的每件事情上都當看作是死的;不論我自己,我的妻子、兒女,我的健康、享樂,以及其他一切,對我來說都當看作是死的;而我對於他們來說也是死的。

此外,我也瞭解到保羅所說,使我們不致於瓦解的就是:“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爲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四18)我就在心中辯論說:假如我是因爲坐監而有所準備,那我是可以忍受鞭打;但如果我只是爲忍受鞭打而有心理準備,那我實在不配被放逐到邊疆;如果我心中只是預備好要接受放逐,但卻遭到殺頭之禍,那豈不是要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嗎?所以我瞭解到,經歷苦難最好的方法就是借著耶穌信靠 神,即借著基督盼望來世,並在地上期待最不好的事情會發生,且以墳墓當作自己的家,以黑暗當作自己的床榻,不然我們一定無法經過苦難。

我雖然得到了幫助,但我還是一個極其軟弱的人。要我離開我的妻子和我可憐的孩子,實在就像把我的骨頭從肉中拔出來一樣,不僅僅因爲他們對我的意義重大,使我捨不得他們,也是因爲在我離開他們之後,他們所可能遭受到的難處、愁苦與窮乏。尤其是我那雙目失明的孩子,他比任何人都貼我的心,當我想到這些的時候,我就想像我那雙目失明的孩子往後可憐的景況,這實在令我心碎!

我就想,可憐的孩子,你在這個世界上將要經歷的是何等的愁苦啊!你或許會受到別人的毆打、會乞討、要忍受饑寒、赤身露體、千辛萬苦,甚至無家可歸。雖然離開你們使我心痛,但這又是勢在必行的事,可是我必定要將你們交在 神的手中。如今我就好像一個人將房子拉倒,倒在自己妻子兒女的頭上,但我想,我是必須這樣做,我是必須這樣做。這使我想起我就像那兩隻拉著約櫃的母牛,將牛犢關在家裡一樣(撒上六10)。

這時有三件事情特別幫助我。第一件就是我想起以下的這些經文:“你撇下孤兒,我必保全他們的命;你的寡婦可以倚靠我。”(耶四十九11)“耶和華說,我必要堅固你,使你和你的後裔得好處;災禍苦難臨到的時候,我必要使仇敵央求你。”(耶十五11)

第二件就是,我覺得假如我將一切事都交托給 神,那我就是雇用 神來擔負一切我所憂慮的事;但是如果我因爲所遭受的患難,以及恐懼將來所臨到的一切困難而離棄 神,那我就是放棄了我的信仰。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麽我所關心的一切事情都將無所倚靠了,因爲我否認了 神。

有一段經文深深地繫在我的心上,就是基督論到猶大的禱告,要 父神使猶大在賣主的自私思想上灰心。請仔細讀詩篇一O九篇6-20節。

第三件非常幫助我的,就是地獄苦刑的可怕,也就是那些怕背十字架,而不在基督裡履行他們責任的人所要遭受的;同時我也想到爲那些在信心、愛心、忍耐上站立得住的人所預備的榮耀。

當我想到那些即將臨到我家人身上的苦難時,這三件事情幫助了我,因爲基督的愛激勵了我。當我懼怕自己可能被放逐的時候,我就想起下面這節經文:“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來十一37、38)我也想到那句話,說:“聖靈在各城裡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徒二十23)我也常幻想被放逐的生活到底是什麽樣的情形,他們受饑寒、危險、赤身、仇敵、千辛萬苦,最後像可憐的孤羊死於溝壑中。但是感謝 神,到目前爲止我並沒有被這些可怕的情景所動搖,反而因著這些而更尋求 神。

我要告訴各位一件有趣的事:有一次我處在一極愁苦的情況中約有好幾個禮拜,那時我才剛入獄不久,對於法律也不太熟悉,因而猜想自己進監一段時間後,就會被送上絞刑台。這時撒旦就來攻擊我,說:“你現在就要死了,可是你卻沒有享受到 神的事,也沒有進天堂的把握,你該怎麽辦啊?”的確,在那個時候,一切有關 神的事,都沒有再在我心中出現過。

起初,這件事的確很困擾我,我想,在我目前的景況中實在是不配,也不適宜死,因爲我是這麽害怕,以致在上絞刑台時,都可能從梯子上掉下來,而給了仇敵辱駡、嘲笑我的機會,也令屬 神的人恐懼戰兢失了盼望。我想我這樣面目蒼白、兩膝發抖的死掉,實在令人慚愧,所以我就禱告 神安慰我,在將來可能面臨的任何情況中賜力量給我。可是我得不到安慰,一切的黑暗如往常一樣。此時我所思所想盡都是死,我也常常覺得自己是站在絞刑台的梯子上,繩索就套著我的脖子。我現在只有一個安慰、一個鼓勵,那就是向那些來看我的群衆說話,我想: 神若借著我最後所說的話叫一個人悔改,那我就不虛此生了。

魔鬼仍然不離我左右,並對我說:“你死的時候往哪裡去?你死了以後怎麽辦?論到天堂的榮耀,與在成聖之人中間得基業上,你有何憑證說自己會得到?”我就這樣被魔鬼抛來抛去的約有好幾個禮拜,卻不知道該怎麽辦。最後一個極重的思想臨到我,使我想起,如今我在這種情況中,是爲了 神的道啊,於是我就一刻也不肯離開這個道。

我確知不論我是現在得安慰,或是死了之後才得安慰,這都在乎 神,但是至於我是否堅守我所信仰的,則我一點選擇的餘地都沒有。我是受捆綁的,但主卻是自由的,不論 神最後是否憐憫我,我都要持守祂的道。我對自己說,我要繼續前進,我要將我永遠的景況交在基督的手中,不論我現在是否覺得有此必要。我就想,如果 神不賜給我喜樂,我就要踢掉絞刑臺上的梯子,盲目的跳進永世裡去,管他是浮起來,是沈下去,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主耶穌,請你抓住我,如果不然,那我就要爲你名的緣故冒這次險了。

當我剛一這麽決定,我就想起約伯記上的這句話:“約伯敬畏 神,豈是無故呢?”就好像撒旦說:“主啊,約伯並非是一個正直的人,他服事你是有目的的,他只是想從中圖利而已。你給了他一切所想的,但是如果你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參伯一8-11)。我就想,一個正直人的標記,必定是在失去一切之後,還願意繼續奔走天路,繼續服事 神;一個真正敬虔的人,在服事 神上,除了犧牲之外,其他別無所求。願 神得著稱頌!此後我就盼望自己果真有一顆正直的心,因此我決志,即便將來在我所受的苦難上一無所得,我也永遠不棄絕我的主;當我正這樣決定的時候, 神就將詩篇四十四篇12-26節的這段經文放在我心中。

現在我的心中滿了安慰,我感覺這次試煉對我的意義非常重大。每當我回想起的時候,心中還深受著安慰,爲著這次經驗中 神所教導我的,我要稱頌 神!當然,主在其他的事情上也恩待我;我就好像在戰場上勝利的人,奪回了許多財物,如今將之分別爲聖,用來修造 神的殿,獻給 神(代上二十六27)。

 

第四章、結語

論到我一生中所遇見的試探,最厲害的就是懷疑 神的屬性,以及福音的真理,而且這也是最難忍受的。當這個試探臨到時,我都變得渾身無力,並且拆毀了我腳所立的根基。我常常想到以下的經文:“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作什麽呢。”(詩十一3)

有時當我犯罪的時候,我就會期待有從 神來的大管教,但我卻重新發覺祂的大恩典,因祂並沒有懲罰我,所以當我經歷 神的平安時,我就會想,我在困難時被打倒,實在是個愚昧人,爲什麽不求 神的平安呢?所以當我在患難中的時候,我不知道是否該尋求 神的安慰,因爲這兩樣對我來說都是祝福。

雖然有的時候 神很奇妙地祝福我,可是不久之後我又會落入黑暗中,甚至記不起先前所得的安慰,這件事對我來說實在很奇怪。

有的時候我從聖經中得到許多幫助,可是有的時候全部聖經於我又是味如嚼蠟;或者說我的心對聖經好像死了一般,雖然我到處翻閱,但是卻連一絲絲使人甦醒的亮光也沒有。

論到臨到我的一切恐懼,都是由於基督的寶血所促成;論到一切的喜樂,其中最甜蜜的,就是參雜著爲基督的憂傷。

到目前爲止,我在自己心中發現了七項罪惡:

1.傾向不信

2.突然地忘掉主對我所施的慈愛與憐憫

3.趨向律法的行爲

4.禱告時心神不集中及對禱告冷淡

5.忘記且不在意禱告得蒙垂聽

6.因缺乏而發怨言,但都濫用所擁有的

7. 神所吩咐我的事,我一樣也沒有做,卻還繼續犯著罪。“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爲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羅七21)

這就是繼續不斷壓迫我的七件事,然而我卻知道, 神是本著祂的智慧,爲了我的益處,才將這些事臨到我。

上面這些事是爲了要我:

1.憎惡自己

2.不靠賴自己的心

3.明白人本身的義是不夠的

4.認識逃往基督耶穌的必要性

5.迫使我禱告 神

6.指示我要謹守、儆醒

7.刺激、提醒我要禱告 神,借著基督帶領我渡過此生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