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靈工作的必須
“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裡面”(結卅六27)

基督所行的神迹有一件事是很顯著的───就是沒有一件不是必要的。那些神迹決不是能力的惡作劇,乃是能力真正的表現,所有神迹都有實踐的目的。論到 神的應許也是如此。聖經中沒有一個應許僅是恩典的虛飾,神迹是絕對必要的,照樣 神在聖經中所記載的應許也是必要的。從前面所印證的經文看,如果 神在祂與祂的百姓所立的約中,應許將聖靈放在他們裡面,那末這應許必定非常重要,接受 神的靈對我們的得救也一定是絕對必要的。如果我們想要得救,聖靈的工作是絕對必要的。

一、爲要證明此點,我們必須首先記得人的本性如何。有人說人自己可以得救───如果他聽道,他有能力接受,有能力接受這道。我們回答說,你不知道人性到底如何,否則的話,你就不能這樣說。聖經告訴我們,人已死在罪惡過犯之中。那並不是說他病了,他發昏過去,或是無感覺,乃是絕對死了。“死”對於身體的關係,正如人的靈魂對於屬靈之事的關係一樣。身體死的時候是無力的,不能爲自己作任何事;當人的靈魂死了的時候,在靈性上來說,也是完全無力,自己不能爲自己作任何事。如果你看見一個死人憑著自己的能力從墳墓裡起來,卷起衣服袖子,推開棺材蓋,高視闊步地,活生生地走在大街上,那裡或許你會相信已死在罪中的靈魂能歸向 神,爲自己再造新性情,成爲屬天的後嗣,雖然他們以前爲可怒之子,福音的意義是人已死在罪中,屬 神的生命乃是 神的恩賜;如果你以爲人離開聖靈的工作也能夠認識基督、愛基督,你就是與整個的福音潮流相撞(就是不合乎福音)。當聖靈找著人的時候,人的靈命是絕望的,就如以西結所說的枯骨;祂叫骨與骨互相聯絡,又叫氣息從四方而來,吹在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爲極大的軍隊,敬拜 神。若沒有 神的靈的感化,人的靈魂要躺在枯骨穀中,死了,而且死到永遠。

聖經不僅告訴我們人死在罪中,也告訴我們比這更厲害的事,就是人完全不願行在 神眼中看爲好、看爲正的事。“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 神爲仇,因爲不服 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羅八7),在全部聖經中,你就要繼續看到人的意志是與 神的事相衝突的。有些人以爲人不用 神的感化能來就基督,但基督是怎樣說的呢?祂先說:“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沒有人能到我這裡來的”;但祂又說些比以上更有力的話:“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沒有人肯來。這裡還有更大的禍患,不但他無力行善,他卻是有力作惡,而且他的意志與一切正當的事相敵對。亞米鈕派的傳道士啊,去告訴你的聽衆,如果他們願意就可以來,但要知道你的救贖主正面面相覷,告訴你說,你是在說謊言。人不能來,他們自己永遠不能來就基督。你們不能誘惑他們,你們也不能用一切的恐嚇手段強迫他們來,你們也不能用所有的召請引誘他們來,他們不肯來就基督得生命。若不是聖靈吸引他們,他們既不願意來,也不能來就基督。

從人的本性與 神的靈爲敵的事實來看,他是恨惡恩典,藐視救恩的方法,因這方法與他驕傲的本性相背,以致不能屈就接受他人所成功的救恩───所以需要聖靈的工作來改變人的心意,更正他的偏見,把他放在正軌上,然後再賜給他奔走天路的能力。如果你真明瞭人的本性,你就不能以聖靈工作的必需爲純正的觀點。有一位偉大的著作家說的很對,他說:“凡認爲神學大錯誤的人,都主張減輕人類墮落的教義。”亞米紐派說人墮落了,那是真的,但他意志力仍在,而且那意志是自由的,他能叫自己複起。他降低了、減輕了人類墮落的毫無希望的性格。另一方面,亞米紐派說,人不能作什麽,但他並不完全負責任,他不一定那樣去作,相信、悔改不是他的本分。這樣,他也輕看人的罪,對墮落沒有正確的見解;一旦得著了正確的見解:人是完全墮落了,毫無能力,滿有罪孽,污穢不潔,失喪受咒,你在各方面就看見耶穌基督的偉大福音。一旦相信人就是聖經中所說的人───一旦相信他的心已完全敗壞,他的情感受曲折,悟性昏暗了,意志背叛了,你就必須知道,如果這樣愁苦的人想得救,必是 神的靈的工作,而且惟有 神的靈才能改變人心。

二、救恩手段的本身不足以完成此功,得救必須是聖靈在我們裡面的工作,因爲救恩的手段(或言方法)本身不夠。救恩的手段是什麽?首先提的就是傳揚 神的道。借傳道引人歸向基督的,比任何別的手段都多,因爲 神的道是 神主要的工具;這就是聖靈的寶劍,是活潑的、有力的,連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 神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叫人靈魂得救的道理是什麽呢?我可以指出幾個禮拜堂,你可以到那裡去坐下心裡說:“這位牧師真是有學問,他能指教並啓發有理智的人。如果 神要作一個大工,祂必定用這樣的人。”你知道有什麽大有學問的人,因著他們的學問而引領人歸向基督嗎?那些好出風頭的講道家,口若懸河的說教者,大有學識的牧師,在引領人歸向基督上都是毫無用處的人。但是那些重生爲 神兒女的在哪裡呢?在人看不起的地方,在那些不學無術、言語粗俗、不被社會推崇的,每天跪在主前承認自己的愚蠢,感謝 神將寶貝放在瓦器裡的傳道人講道之下,罪人悔改了。我敢說,在每一世代中,最受人藐視的傳道人,是最有用的傳道人。爲什麽?因爲主總是喜歡這樣作,把能力賜給那軟弱愚拙的,但祂卻不把能力賜給那些自以爲有聰明智慧、有學問、有口才、有地位的人。每個傳道人都當像保羅那樣誇自己的軟弱。世界的人聽過你的講道要說:“噢!你的講道太粗俗,偏重一端。”是的,或許是那樣,但我們以爲滿足,因爲 神賜給這講道。還好在我們裡頭有軟弱,因此就清楚看出這工作不是人作的,乃是 神自己的工作。據說從前有一個人特別想見某大能勇士用以殺敵致勝的寶劍,當他看了這劍以後就說:“我在這把劍上看不出有什麽特別。”勇士說:“是的,沒有什麽特別的,但是你還沒有看到揮這把劍的膀臂呢!”所以當人們聽過一位成名的傳道人之後,很容易就說:“我在他身上看不出什麽特別的地方來。”是的,但是你還沒有看到用聖靈的寶劍收割莊稼的永久膀臂。假如你看過參孫手中所用的驢腮骨,你就要說:“什麽,用這東西殺人成堆?”爲何不用大馬色的鋼所製造的利刃呢?不,這都是叫 神在參孫身上獨得榮耀。對傳道人也是如此, 神往往祝福那最軟弱的去作那最好的工作。從此我們不是就看出聖靈工作的必要嗎?我們在器皿的本身上既然看不出什麽結果來,那麽當這結果發生時,這豈不是聖靈的工作嗎?讓我這樣和你說,聽了傳道人的講道之後,已死的靈魂甦醒,罪人悔改,最污穢的罪人得以成爲聖潔,決志不信的人始終被迫相信了。那麽這到底是誰作的呢?如果你說這是傳道的結果,我就不讚成你的理由,因爲傳道本身沒有任何東西能生出這個結果。那必定是聖靈借著傳道在人心中作工,否則決不能有這樣的事發生。如果沒有聖靈的工作,你盼望借傳道救人靈魂,就好像你在死人耳邊呼喚,盼望死人復活一樣。米蘭頓有一次沒有求聖靈就出去講道,他想要叫所有的人都悔改,但結果發現他的老亞當勢力太大(誇耀自己),於是他回去求聖靈的幫助,否則他就不能看見一個靈魂得救。所以我說傳道被 神祝福的事實(傳道的本身毫無所有),就證明人得救必是出於更高尚的能力。

另外的蒙恩之道就是聖禮:洗禮與聖餐。二者均被使用,成爲人的祝福。但讓我問你,在洗禮本身上有什麽可以叫任何人得福氣嗎?把身子浸在水中就能叫人得救嗎?關於在主晚餐時吃餅喝葡萄汁,能叫有理智的人明瞭在所吃所喝當中有什麽東西嗎?然而,無疑的, 神的恩典爲堅固接受聖禮之人的信心,甚至對於仰望聖禮而悔改的人,的確與之同在。那麽在聖禮之外有 神的靈,借著水、餅與汁作見證,否則,這些東西沒有一樣能作我們靈魂的蒙恩之道(方法)。聖禮不能造就,不能幫助我們與基督有交通,不能叫罪人悔改或堅立聖徒。從這些事實看來,造就我們、幫助我們與主有交通的,叫罪人悔改,堅立聖徒的,必定是更高尚,眼不可見,神妙的感力─── 神聖靈的感力。

三、聖靈若不將聖父和聖子所成就的啓示給我們均歸無效。首先我們相信 父神揀選祂的百姓,祂在萬古以先揀選我們歸祂自己;但讓我問你───若沒有聖靈進到人心裡,這揀選的道理對他能有什麽用處呢?我怎能知道 神在萬古以先已經揀選了我呢?我怎能知道呢?我能爬上天堂去翻一翻生命冊嗎?我豈能用武力撥開雲頭,擁進天宮,打開七印封的書卷,看我的名字是否在其中嗎?噢!不是的;若非有 神的靈先召我出離黑暗,而進入奇妙的光明中,揀選對於我就是死的字句。由於我被呼召,我看見我是被揀選,才知道我是蒙 神選召的,我知道 神在創立世界以前已經揀選了我,所以揀選的道理,對於 神的兒女是一件極其寶貴的事。但這事所以寶貴的原因何在?沒有別的,就是聖靈的感化。若非聖靈開人的心眼,若非有聖靈把這奧秘的啓示給人,就沒有人能認識這揀選。天使並未告訴人,說他是蒙 神揀選的;但是聖靈告訴人,說他是蒙 神揀選的。聖靈憑著祂的聖工,和我們的心一同作見證,說我們是爲 神所生的;這樣,我們能夠“清楚得見天堂內屬於我們那間大廈的門牌。”

其次,我們再看一看恩典之約。我們知道 父神與主耶穌在萬古之先立了約,在此恩約中, 神將祂一切的百姓賜給祂,而且是穩妥的;但是如果聖靈不把這約的祝福賜給我們,這約對我們有何用處呢?這約好像一棵高大的樹,其上結滿了豐盛的果實;如果聖靈不搖撼這棵樹,使果子落在地上,我們怎能得著呢?你去對任何罪人說,這裡有恩典之約,他能得什麽益處呢?他就要說:“哦,我非必然是在這約中,我的名字非必然記在其上,我或許未蒙基督選召。”但讓聖靈借著在基督耶穌裡的信與愛豐豐富富地住在他心裡,他就會看見此約,並與大衛說:“ 神卻與我立永遠的約,這約凡事堅穩,關乎我一切的救恩,和我一切所想望的。”

其次,再看基督的救贖。我們知道基督是爲祂一切的百姓代受刑罰,凡進天堂的人,不但以蒙恩的資格出席,也是本著公義的行動,因基督爲他們受刑罰, 神也就不能刑罰他們了。我們相信基督既擔負他們的罪債,他們在基督裡就有享受一切自由的權利───基督將祂的義賜給他們,他們就得永生,正如他們是完全聖潔一樣。但是,如果聖靈不將基督的事指示給我,這與我有何益處呢?你若不領受聖靈之恩,基督之血對你有何意義呢?也許你已經聽過牧師講基督的寶血一千次,但對你都如耳邊風,主耶穌的死對於你是毫無意義。你知道祂是爲別人贖罪,不是爲自己贖罪;但你認爲這不過是老生常談而已,或者你認爲是無稽之談。但當聖靈把你領到十字架下,開你的心眼,使你得見被釘十字架的基督的時候,你就真知道這寶血的意義。當祂將這血灑在你心門上的時候,你就得到向所未聞的平安與快樂。親愛的讀者,除非你裡頭有 神的靈,基督的死對於你是毫無意義。除非 神的靈在血泉中給你施洗,並從頭到腳洗淨你,基督就不能將福氣、現今與永遠的救恩帶給你。

我不過是提這恩約中許多祝福的幾項而已,爲要證明除非聖靈將這些福賜給我們,這些福氣對我們都是無用的。這些祝福是懸掛在耶穌基督被釘的十字架上,我們的身量矮小,不能支取; 神的靈將這些取下來給我們。它們猶如天上的嗎哪,不是我們的能力所及;但有 神的靈打開天上的窗戶,傾倒給我們,放在我們的唇邊,給我們吃。基督的血與義猶如酒藏在酒桶中,但是我們得不到。聖靈親自將我們的器皿裝滿了這甜蜜的酒,使我們得以暢飲;雖有聖父的揀選與聖子的買贖,但如果沒有聖靈,我們必要滅亡,猶如聖父未曾揀選,聖子未曾用祂的寶血買贖一樣。聖靈是絕對必要的,若沒有聖靈,聖父的工作與聖子的工作對於我們都不發生效力。

四、真基督徒的經歷乃一現實,但若沒有 神的靈是不能覺知這現實的。基督徒的經歷是什麽呢?現在讓我說一個比喻:今天早晨有一位本城中最享盛名的商人走進本教堂,他從來未犯過什麽(外表的)罪,素來是誠實的。可是現在他聽到他是被定罪的,是失喪的罪人,正如在十字架上爲己罪而喪亡的強盜一樣。你想那位商人能夠如此相信嗎?假如他相信,只不過因他看聖經而知道的,你想這人能感覺到他是個失喪的人嗎?你一定說:“那是不可能的!”你能想像到那人會說:“ 神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與娼妓和起假誓的人同站在一起,心中覺得與他們同有罪辜,並用同樣的禱告說:“主啊救我,不然我滅亡了。”這是你不能想像的,你能嗎?這樣好的人,若把自己列在罪魁之中,是與人性相反的。但在他得救以前,他必定要如此行;在他進入天堂以前,他必要如此感覺。我現在問你,除了 神的靈以外,誰能叫他有這樣與罪人平等的經歷呢?我知道,驕傲的本性是不肯低首下心。在我們的自以爲義上,我們都是個貴族,我們不肯謙卑下來,與普通罪人同列,那必定是 神的靈將我們丟在地上。爲什麽,因我知道如果有人對我說,我應當向 神求憐憫,並承認我是罪大惡極的人,我就要笑他,說:“我並沒有犯什麽特別罪行,我未傷害任何人。”然而如今知道我被列在罪魁之中就深引爲樂,讚美全能者的大愛,拯救我脫離罪惡。這種謙卑的心是誰造成的呢?就是恩典。在世人的眼光看來,一個誠實正直的人,感覺到自己是個失喪的罪人,是與本性相反的事。那必定是聖靈的工作,否則,就絕對不能有這樣的事。唯有聖靈才能叫人脫離自以爲義的外袍,一切血肉之體的能力,並迫使他單獨依賴救主耶穌基督。

這兩種經驗足以證明聖靈使人成爲基督徒的必要性。現在我要說基督徒得救的經驗,困難紛至驟來,有如狂風怒浪,但他能面對風禱說:“萬事互相效力。”他的孩子死了,愛妻離世,他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他的田産欠收;買賣不景氣,似乎一切付諸東流,只有等待貧困;他說:“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也不出糧食,圈中也沒有牛,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 神喜樂。”你見他又躺臥床上,在那種情況之下,他說:“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現在卻遵守你的話。”你見他行近死蔭幽谷,你聽見他說:“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爲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杆,都安慰我。”現在我問你,若不是有 神的靈,有什麽力量能使這人在百般試煉中如此鎮靜呢?你們懷疑聖靈感力的人啊,沒有祂,你們能生發這等人的經歷?你們去死基督徒的死,去活基督徒的生活,當萬事互相拂逆的時候,看你們能否有這樣的鎮靜!這樣的喜樂!這樣的信靠!如果你們能,我們就把這觀點撤回。基督徒在苦難時高尚的經驗,就證明必有聖靈的工作。

再看一看基督徒在喜樂時的情況。如果他是富足的, 神賜給他一切在世上心所願的。你聽他說什麽,他說:“我絲毫不以這些東西爲寶貴,除非這些是 神的恩賜,我對這一切,就是我的家產及安舒,都等閒視之,我寧願離世,與主同住,因那是好得無比的。我在世間毫無所求,我死了就有益處。”我看萬事如同糞土,如過眼雲煙,早晚都要過去。他在其中不過稍得其樂而已,他說:“在世乃是客旅,在天是我家。”他所尋求的是眼所不能見的城邑。他的喜樂根源是出於眼所不見的事物;他最快樂的片刻,就是他丟開這一切屬世的美物,而以可憐罪的姿態來到 神面前,並借基督與 父神發生關係,坦然無懼進到祂的施恩寶座前。世上還有什麽蒙 神憐憫的人會貪愛世界呢?這樣的人是不能以世上的財寶爲神的了!他的財寶乃在天上,而且只在天上。怎能如此呢?僅靠德行是不夠的。斯多亞派的教訓(控制自己的情感,企圖得到喜樂與自由)不能領人到達如此地步。不是的,這惟有聖靈的工作,而且只有聖靈的工作,才能領人過在世如在天的生活。貧窮人仰望天家,我並不希奇,因他在地上沒有可貪戀的。當你受苦多端的時候,我並不希奇你要唱:“耶路撒冷是我喜樂家!”但是更希奇的,就是那些在世有一切安舒條件的基督徒,仍然在唱:“在耶穌有我盼望,我靈魂極欲向往;衆天使將我擎起,飄送我直奔天堂。”

五、基督徒生活的善行乃由聖靈完成,這又是聖靈工作不可缺少的一點。基督徒生活的第一步就是悔改,你曾否嘗試悔改?如果你打算去勸一個人悔改而沒有 神的靈,你就知道勸他作一件不可能的事。在頑石可以流淚、曠野可以開花時,罪人也就可以憑自己的心意悔改了。如果 神將天堂給人,只以悔罪爲條件,那麽上天堂是不可能的,因爲這是憑善行;一個人自己悔改,就如同完全守 神的律法一樣,因悔改包含完全守 神的律法的原理。我以爲在悔改中有全律法的總結;如果一個人能自己悔改,他就不需要救主了,他就可以立即爬上西乃山的峭壁,直升天堂。

第二步就是信心。或者你以爲信心是很容易的,但如果你感覺到罪的重擔,你就不能以卸這重擔爲易事。當你無事可信的時候,你以爲信是世上最容易的事;但當你實驗信心的時候,你就覺得無力相信了。談事容易,作事難。許多基督徒就像伊索寓言中所說的那只鹿,它對自己說:“我爲什麽要怕獵犬呢?看我這對利角,和我這四隻快跑如飛的蹄;就憑我這兩件武器也能對付它們一群。我爲什麽不立定腳跟,用我的角跟它們拼個死去活來呢?我滿可把它們驅之千里之外。”言猶在耳,忽聞犬吠,鹿立即望影而逃。我們也是如此。我們常說:“罪算什麽,見罪惡我們就把它毀滅;有苦難我們馬上把它克服。”等到罪惡與苦難果真來臨時,我們卻束手無策,呆若木雞了。於是我們就呼求聖靈的幫助;借著聖靈我們能行作萬事,沒有聖靈我們一事無成。

在基督徒生活一切的行動中,或者是將自己奉獻給基督,或是每日祈禱,或是時常順服,或傳福音,或是看顧窮人,或安慰喪心的種種行動,除了聖靈的覆庇,基督徒都發現自己的軟弱和無能爲力。有時我去探訪病人,我就想我當如何安慰他們;但是我說不出一句值得叫他們得安慰的話;我的心如在苦膽之中,以爲自己能安慰在病患失望中的弟兄,但結果我一事無成,等我離開病房之後,我就說巴不得在我這一生中不再去看望病人;我這樣體會到我自己的愚昧。關於講道也有同樣情形。你寫了講章,用心學習,結果要到講道時還是一塌糊塗。於是你說:“我巴不得這一輩子不再講道。”這一切都告訴我們,在安慰人、在講道上,除了聖靈在我們裡面,本著祂的善意作所願意作的,我們就不能作任何 神看爲正的事。況且,我們沒有聖靈同在時所作的事,都不能蒙悅納;但在聖靈引導之下所作的任何事,不拘我們如何藐視, 神卻不藐視,因祂從來不藐視祂自己的工作,聖靈總是以滿足與喜樂的態度來看祂在我們裡面所作的工。如果聖靈幫助我歎息, 神必定要悅納這歎息。如果你能作世上最優美的祈禱,如果沒有聖靈, 神也不垂聽你的這個祈禱;如果你的祈禱是半吞半吐的,但出自聖靈的引導, 神就看中,並且說(好像祂看中創造之工似的):“都甚好!”而悅納之。

現在容我問這問題來作結束。讀者,那麽到底在你裡面有 神的靈沒有?我可以說你們大多數的人是有些宗教信仰的。但是什麽樣的宗教信仰呢?是自家造的東西嗎?你是你自己所造成的人嗎?如果是這樣,到現今你還是個失喪的人。親愛的讀者,如果你還是一意孤行走自己的路,你還沒有走向天堂的路,你是面向歧途;但如果你已得著非屬血氣所能指示你的,如果你被引領作你以前所恨惡的事,愛前所惡,惡前所驕,那麽,如果這是聖靈的工作,你的心快樂;因祂所開始的善工,祂也要繼續。從此你就知道這是否聖靈的工作,你曾被引導來就基督,而遠離自己嗎?你曾被引導離棄一切的感覺、行動、志願,祈禱爲你信靠與盼望的根基,而只靠基督已完之工麽?若事實是如此,這不是屬血氣之人所能教導的;這是人所爬不到的高峰,這是 神的靈所作的工,祂決不能半途而廢,你必要行走力上加力,你必站立在寶血所贖的大群衆中,至終在基督裡得以完全,在愛子裡成爲可喜愛的。如果你還沒有基督的靈,你就不是屬祂的。

願聖靈現在引導你進入內室,哀哭、悔改、仰望基督,並願你現在就得到 神的生命,這生命沒有今生與來世的能力可以毀滅。願 神垂聽這個禱告,祝福我們,奉基督的名,阿門。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