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柝聲先生的一封信
在我的心裡,我一直覺得要寫信給你,但是我怕我的思想不夠成熟,所以一直遲延。我想,現在是時候了,我盼望你能好好地將此信排在 神的面前。

 

01. 禱告會的試探是講道或講話。禱告會是要禱告,話語一多良心就重,禱告會就會失敗了。
02. 講道不要太長或太多,不然信徒的靈就感覺疲倦了。說話的內容要拒絕平常的思想和卑下的話語,除去幼稚的比方和過於普通,使人感覺幼稚的理由。將最結晶的學習在半小時內說盡,不要以自己以為是津津有味者,就是 神的話。
03. 神的靈在教會中是不能勉強的。只有你順服祂,否則祂一不供應膏油,教會就感覺疲倦,可能厭煩。你的靈夠強,在十分鐘內就能「沖過」、「壓倒聽眾」,靈一軟弱,「大聲」、「說威嚇的話」、「用更長的時間」都不能補救反而有害。
04.

作領袖的人,要學習愛人,為別人打算,照顧人,為人捨己,將所有的給人。在人身上若不能捨己,就無法帶領人。學習把所有的給人,也按所沒有的給人,主就要起手祝福。

05.

在聚會中及教會中不要太緊張,教會中的事務,要學習不必這樣多的「躬親」。許多的事可以分配他們作,要他們學習斷案。你在事前給他們清楚的原則,事後看他們有照著而作否。「躬親」太多是錯的。聚會中要小心,不過分顯露,不然弟兄們要處處都覺得是你作的。學習信托弟兄,分散信托。

06.

工人裡面的力量,應等於外面的工作。若勉強、伸張、不從容、不充裕、緊張、缺乏水流、安排和走在主前面,都是不該的情形。裡面豐富時,什麼都是水流而不勉強。你只能是屬靈人,你不能作屬靈人。

07.

在你自己的斷案還未達到可靠的地步,被人聽從是危險的事,主要作工在你身上,叫你的思想受對付,人要破碎才能明白 神的心意,才能作權柄。權柄乃是根據於明白主的旨意,沒有主的旨意和心意就沒有權柄。

08.

一九四八年我們在鼓嶺的對付是非常之例外的。工人要多學習,才能起首有對付。若學習不夠,知識不夠,破碎不夠,斷案不可靠,就不能對付人。

09.

要學習不相信自己的斷案,以為對的,不一定對,以為不對的,不一定不對。若能謙卑的學習,最快也需要幾年。

10.

多人的難處,就是不破碎。也許破碎的字句聽見了,但是還不知道什麼叫做破碎,破碎對於事務,就不敢斷定,對於道理也不敢斷定。對人不敢自以為認識,對事不敢自以為能作。不敢作權柄,不要人接受自己的權柄,不敢斷定人是如何,而便宜的應付。破碎就不保護自己,就不有什麼是需要迴顧的。

11. 在工作上要學習聽,使徒行傳十五章的教訓,就是聽,聽所有弟兄的意思,恐怕內中有聖靈的聲音,要存心懼怕,不聽了弟兄的聲音,就不聽了聖靈的聲音,所有的同工與長老,要坐下聽他們,給他們絕對說話的機會。要軟、要碎、要聽。這封信寫得很長了,盼望你仔細在主面前讀過。我知道這些話是難的,我盼望主能破碎你,使你在祂手裡有用處。

倪柝聲

一九五○年三月十日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