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識之 神

保羅在雅典等候提摩太的時候,看見雅典滿城偶像,心裡就著急起來,在街上和公眾場所向凡遇見的人傳福音。雅典人聽了,就請他到演講場去,讓他可以向群眾講道。因為保羅講的信息實在太精彩了,所以路加醫生有感動特別將它記錄下來(參徒17:16-34)。

保羅一開始就這樣說;「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原來雅典城有許多神,據說,神比人還要多: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神;每一間屋,每一條街,每一座建築物,都有一個神。其實雅典人的問題,就是「神鬼不分」,所以才弄出這麼多神。

雅典人的神太多了,以致保羅說:「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神,遇見一座壇,上面寫著『未識之神』。」這是說、雅典人拜盡所有神,還怕會有遺漏,於是就設了一座壇給一位他們還未找到,還未認識的神。本來這種徹底尋找 神的決心是十分可嘉的,但是因為他們尋找 神的原則錯了,所以尋遍天下仍然尋不到真 神。

讀者要明白,神不是越多越好的,反之、若能尋到「天地的主,至高的 神」,這樣一位就夠了。迷信的人認為,要發財嗎?可以尋找四面佛;要航海安全嗎?可以拜天后娘娘;要生子嗎?可以拜觀音……。他們以為神的能力是有限的,每一個神只能專長做某一樣事,所以就產生許許多多的神。但基督教尋求 神卻不是為「個人需要」,乃是為追尋「宇宙萬有的根源」。物理學家和天文學家不斷在尋求「宇宙的第一因」,他們認定,最早產生宇宙的那個「因」,應該是獨一的,並且是永恆的。不可能有多個「因」產生這個宇宙,不然、就很難解釋宇宙的根源和它的和諧設計現象了。基督教循這個方向尋找 神,於是就找到「天地的主,至高的 神」。老實說,如果人只一味按自己的需要來尋求神,人只能尋到鬼。因為人若想要利用神,這種錯誤和貪婪的心態,是真 神最不悅的。我們可以按常理來想一想,真 神怎可能肯被人利用?若那位神肯被人利用,不如說、其實他是鬼吧,因為鬼也想要利用人呢!但人若尋求天地的主,至高的 神就不同了,人不但不敢利用神,反之、人知道必定要照 神的旨意棄惡從善, 神才肯讓他們尋見,不然、 神必定會懲罰他們,因為 神既然有能力創造出整個宇宙,也必定有能力懲罰所有違反祂旨意的人。要知道,自然律是祂定的,道德善惡的標準也是祂定的。人的行為若不能符合 神所定的標準,人妄想可以尋到真 神。

因此保羅對雅典人介紹 神說、「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 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保羅在此以邏輯論證來指出,造物主怎可能被所造之物來限制祂所住的地方?怎可能被受造的人來服事祂,養活祂?若是這樣,豈不表示祂有所缺乏?是的、讀者應該明白,真 神既然可以從無創造出萬有,祂必定是全豐盛的,必定不需要人來供奉和服侍。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如果我們用這一個原則來劃分世上所有宗教,我們就會發現,大部份宗教都犯了這個毛病,因為他們的神要求他們燒各種各樣的祭物來供奉。孫中山先生小時跟母親往廟去拜神,母親帶了一隻煮好的雞去拜祭,孫中山先生趁母親跪地叩頭之時,就拿雞塞到萻薩的咀裡,請菩薩吃雞。菩薩當然沒有吃,反而母親拿回家吃了。幾天後,孫中山先生又與母親一同到那廟去拜祭,一進廟、嚇然看見萻薩的咀巴被老鼠咬得破破爛爛,因為菩薩的咀染滿了雞油。孫中山先生就對母親說:「你看,我請他吃雞他不吃,現在他反被老鼠吃掉他的咀巴,他怎可能是神?」

全豐盛的 神是不需要人供養的,祂反而樂意供養人,因此、保羅指出, 神「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是的、 神供養我們,我們竟然忘記祂,反去拿 神所賜給我們的來供養一位假神,那是甚麼話呀! 神有權賜人生命氣息,也有權收回。能賜人生命又能毀滅人生命的 神才是真 神。忘記「生命源頭」的人, 神收回他們的「生命」實在是應該的。

保羅接著又指出、「 神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 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意思是說、雅典人或猶太人,或地上任何民族的人,都是同源於一位始祖,都是 神所造的。只可惜始祖犯了罪, 神就將他們趕逐離開祂的面。本來,始祖犯了罪, 神要他們立即死亡的,但 神開恩,給人有悔改的機會,看人肯不肯悔改歸向祂。只是、機會本身表明是「有限」的,所以在時間上, 神定了人生存的「年限」,在空間上, 神定了人住的「疆界」,人就只能在這有限的時間和空間內認識 神,從而向 神表示悔改。人若肯想, 神既然創造和設計這個美麗的宇宙萬物, 神必定是一位全能至大至高的 神,人就尋找到祂, 神也會赦免人的罪,叫人就有機會得救。可惜人類十分驕傲,比古代的雅典人更愚拙,竟然狂傲地說:「宇宙是由大爆炸爆出來的,人類是由低等動物進化而成的,在宇宙萬物之中,人類最高,再沒有比人類更高的 神存在!」試想這種狂傲和愚拙的態度怎能叫人尋到真理?人怎能憑自己有限的智慧,又從有限的時間和空間內觀察,就否定 神的存在呢?

保羅指出:「其實 神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意思是說、我們想要尋找 神,或想要反叛 神, 神都清清楚楚地知道,因為祂就在我們旁邊觀察著我們。再者、人若要尋求 神,並不需要到老遠的廟宇去尋求,因為 神是不受空間和時間限制的。以空間來說, 神是無所不在的,祂離我們各人不遠,世上任何角落的人都可以同樣與祂接觸。以時間來說、 神是永活的 神,祂不受時間限制,因此不論古今將來的人,都同樣可以尋到祂。所以人若要尋求祂,絕對不困難,問題只在人尋求祂的途徑和原則對不對,如果不對,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尋不到;如果對,人隨時隨地都可以用心靈和誠實與 神溝通。人若肯尋找 神, 神固然樂意讓這樣的繼續「生活存留」,但那些不肯尋求 神的人, 神會在限定的時間屆滿之時,定他們的罪,將他們除滅,這就是保羅所說「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的意思了。

為了強化 神與人的正常關係,保羅引據一位雅典詩人一句話,說:「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祂所生的。」是的、 神創造人與創造其他萬物不同,因為 神在創造人之時,特別照著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所以人在未犯罪之前十分像 神,正如兒子像父親一樣。即使在人犯了罪之後,人類在所有動物之中,還是最像 神,這就是人類比其他動物智慧和能力更高的原因了。人與 神之間的父子關係,連雅典的詩人也可以揣摩得到,可見這是非常明顯的道理。事實上,聖經稱人類的始祖亞當為「 神的兒子」(路3:38),主耶穌又形容一個罪人悔改歸向 神,像一個回頭的浪子歸向父親一樣。人實實在在與 神有一個非常寶貴的關係,只是、人若不肯正視這個關係,卻一味想要尋找一個可以利用的神來叫自己發財,人是絕對不能尋求到真 神的。甚麼時候,人肯悔改,肯承認 神為父,從新重視這個父子的親情與關係,慈愛的 父神就必會讓他們尋見。這就是基督教與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了。

保羅進一步以這個關係和邏輯來提醒雅典人、說:「我們既是 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 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這就是關係「 神的神性」之邏輯,意思是說、創造人的 神,祂的形像是不可能由受造的人想象出來,或雕刻出來的。舉例來說,不久之前,電視台播影幾十年前一具外星人屍體被解剖的記錄片,當時有不少人相信那是真的,筆者卻在報張上著文指出,那具屍體不可能是外星人的屍體,因為從生物學的觀點來說,在不同環境下生存的生物就有不同的形體,好比在空中生存的生物就應該有類似鳥的形體,在水中生存的生物就應該有類似魚的形體,現今這具所謂外星人的屍體竟然百分之九十五與人類的身體相同,這表示這個所謂外星人必定是來自一個與地球百分之九十以上相同的星球,但據天文學家所探測的資料顯示,宇宙中很難有兩個星球如此高度相同,就如在顯微鏡下不可能有兩個雪花相似一樣。後來,果然美國和有關方面宣佈,那具所謂外星人的屍體,只不過是電影的道具而已。現在我們應用這個原則來推想,如果 神的神性真的像那些偶像的話,那些神一定是來自與地球極之相同的星球,而且都是有物質身體的受造之物,絕對不可能稱得上是神。我們在上文已經指出、真 神是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的,因此真 神沒有壽數,也沒有佔空間的身體。如果人們能明白這一點,就必定不致誤將偶像當作 神了。

保羅警告雅典人說:「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 神並不鑑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意思是說、過往世人蒙昧無知才製造 神的形像, 神也一直未加以「鑑察」或「審判」。但是日子快到了, 神必要追究,所以 神要人趁「如今」的機會快快悔改。悔改機會是不可能無限期的,所以保羅又指出、「祂( 神)已經定了日子,要藉著祂所設立的人(耶穌基督),按公義審判天下。」這已經定好的「審判日子」就是世界末日,那時悔改的機會就結束了,聖經稱「那日子」為「 神忿怒的大日」,因為那時 神真的要「鑑察」世人,追究他們將真 神變為偶像的罪。

或問、我們怎麼知道耶穌基督就是 神所設立要來按公義審判世界的主?保羅即指出、 神「叫祂(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這就是)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因為真 神是不受時間限制的,所以耶穌也不受死的限制;因為真 神是不受空間限制的,所以耶穌基督復活後升上高天,統管萬有。試問普天之下,還有那一位 神是永遠不死的?有那一位 神能復活升上高天,不再受空間所限制的呢?只有耶穌基督才是這樣。因此、只有死而復活的主才有資格救我們脫離時間的限制,叫我們得永生和復活升天,除祂以外,別無拯救。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