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時的大衛
「諸天述說 神的榮耀。穹蒼傳揚衪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衪的量帶通遍天下,衪的言語傳到地極。 神在其間為太陽安設帳幕。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歡然奔路。它從天這邊出來,繞到天那邊,沒有一物被隱藏不得它的熱氣。」【詩篇十九篇】

這首詩篇是年青時的大衛寫的,他那時不過是一個牧羊人,每天都要把羊牽到廣闊的平原去,一日復一日;一年復一年地牧養他父親的羊。但從這首美麗的詩篇裡,我們可以發現大衛的靈是何等的高貴,何等的潔淨。他並沒有厭煩每天枯燥的生活,亦沒有要求要爭脫黑版的梱鎖;他乃是盡力做好自己牧羊人的本份,把父親交付他的工作一天一天地完成,而父 神在暗中就一天一天地把大衛的靈提起。我們試想一下,大衛每天在廣闊的平原裡,看著 神所做的天,天上的雲,天上的雨;又看著 神所做的地,地上的草,地上的花,他和他所認識的羊就安躺在溪水旁,享受著 神所做的一切,是多麼的美麗,多麼的嚮往。大衛對 神必然是絕對的信任,又有非常聖潔的認識,就算 神讓獅子臨到他的羊,他也靠 神從獅子口中搶回;我們可以看見一位又高貴,又強壯,充滿靈力活力的年青人站立在 神面前,毫無虛偽假冒。 神找到有這樣的一位年青人,有著絕對純潔的信心, 神就把他提起,再提起,提到成了以後的大衛王,永遠為以色列王,而 神更讓主耶穌基督從他而出,一切一切也因著牧羊人大衛那種對 神高貴的情操。

過了些時候, 神親自把大衛的生活改變,先有撒母耳,後有掃羅加入他的生命裡,但最令人驚而又喜的事莫過於巨人歌利亞了。我們再試想一下,兩座大平原充滿著非利士和以色列的士兵,沒有數十萬也該有數萬人在聚集,在呼喊,在叫。而兩座平原之間有一淺谷,身高九尺的歌利亞全副軍裝地駡陣,這樣的場面,若果我們在場也必覺膽怯,就連勇猛的掃羅並他的精銳將軍也沒有人敢步出淺谷。但非常奇怪的事發生了,大衛本來只是替父親拿食物給哥哥們,做著這些“小事中的小事”,還要被哥哥們駡了一頓,叫他回去看羊,可以說是把他看成“豆丁”一名。但這名“豆丁”一看見歌利亞駡著永生 神的軍隊,他長年累月在廣闊的平原裡被 神操練的那高貴的情操,並對 神絕對純一的信任發生效力,因此他完全沒有理會環境如何,人數如何,處境如何,聲勢如何,只知這人在駡他所認識的主是不合理的,他就朝向淺谷進發了。掃羅的鎧甲頭盔,他全不需要,只是拿了弦和石頭就走出去了。在場幾萬人看著這“豆丁”在做什麼,當中也不知多少人在諷刺他呢!但大衛知道永生 神與他同在,因他深信“諸天述說 神的榮耀。穹蒼傳揚衪的手段。”這樣片刻間,大衛的生活從此完全改變了。

從後來的大衛和年青的大衛做比較,他是愈來愈狡猾了,他那對 神純一不雜的心,因著掃羅一次又一次的逼迫而消減,但因著年青時他那麼美好的腳蹤,這也不能再削減他對 神的認識及信心,雖然他的失敗愈來愈大,但也因著 神的憐愛,使他更認識自己的罪,己的不可靠,並世事的愁煩,從而他晚年仍可寫出“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的詩篇。

年青人哪!我們又如何呢?是否每天也埋怨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呢?時常希望環境改變,生活更多姿多彩,為主作些大工呢?請不要忘記, 神現今正在尋找有否多一位年青的大衛,在 神安排的“黑版”環境上,操練著大鷹的翅膀,等候 神的提起,並展翅上騰。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