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博士的得救經歷
很難得,聖靈感動中國最偉大的佈道家宋尚節博士天天寫日記,使我們能了解 神大大用他的原因。其中令筆者最希奇的,是他重生得救的經歷。

宋尚節的父親是一位牧師,而宋尚節本人自小就非常熱心教會生活。1909年九歲時、他參加一次「奮興大會」,受感動開始常常禱告,且稱經常到的山為「禱告山」;課餘又協助父親編輯「奮興報」,人稱他為「小牧師」。不過他的脾氣非常大,常與父親作對,甚至撞頭到大水缸去,將水缸撞破。一次疫症流行,大姐死去,幼弟亦受到感染,宋尚節禱告向 神許願,如果弟弟蒙 神醫治,願意終身做傳道。

1920年到美國讀書,成積為全校之冠,三年讀完四年大學課程,一年後再得碩士學位,兩個月讀通德文,一年半再得博士學位,全國轟動,得金鎖匙獎。讀書期間,常被各教會邀請去講道,三年內多達一百次;使聽者非常受感動,甚至美以美會贈送他一張傳道人執照。在一次下鄉佈道的夜間、在異象中見十字架如鷹飛到海上,拯救極多沉溺的罪人,因而靈性大得復興。唯他感到自己還有許多罪惡未能對付,例如:惡待哥哥,大發脾氣;雖然一生考試都誠實,但在大學畢業最後一次考試卻不誠實;在工作上,虛報工作時數,騙取更多薪酬等。

這時、一位牧師認為他不像科學家,乃像傳道人,他就想起自己向 神所許的願,於是進入紐約協和神學院讀神學。協和神學院乃屬不信派的學院,於是宋尚節的靈性大跌,竟然研究諸教,天天打座念佛經,又翻譯道德經,認為「殊途同歸」。一次參加某教會的奮興會,驚奇聽見一個年輕的女傳道人講道高舉十字架,靈力充沛,遂非常渴慕得著新生命與能力。回家禱告時聽到聖靈對他說:「我要滅絕智慧人的智慧,廢棄聰明人的聰明。」(林前1:19),於是整夜不能眠,直到天亮。自此、天天為罪憂傷,向 神痛哭認罪,長達一個月又二十天。在禱告中,他看見主耶穌釘十字架,鮮血淋漓,慘不忍睹,然而主耶穌對他說:「小子,你的罪赦了。」他認為這才是他真正重生得救的經歷。這經歷實在太大了,以至他時而讀經,時而流淚痛哭,時而高歌讚美,時而指摘院長是魔鬼,以致院長認為他患上精神病,把他送進精神病院去,關鎖一百九十三日天。後得朋友救他出來,他就回國到處佈道,帶領數十萬人歸主。成為中國教會史上最偉大的佈道家。

讀了他的日記,驚奇他早年的表現仍是屬於未重生得救,肯定今天教會裡有極多人仍未得救。這種靈裡的經歷,未得救的人反以之為「不正常」,因為他們實在無法了解在「靈裡接觸到主」是甚麼意思。

宋尚節早期的熱心很可能是宗教心理:因為他是一個牧師的兒子,加上本性聰敏,性格倔強,又被人稱讚為「小牧師」,在這種心理之下,他的「禱告山」經歷,獻身做傳道,在美國讀書時到各教會講道一百次,讀神學等等,都很可能是宗教自然反射作用而已,就像一個電影明星的兒子,也為演戲熱心一樣。因此、各人都要留意,你的教會生活和熱心,是出自「屬靈生命」呢?還是出自「宗教心理」呢?

宋尚節未得救的跡象:我們可以注意到,雖然宋尚節有這個熱心,但他的脾氣很大,小時為反抗父親而將頭撞到水缸去,將大水缸撞破;在美國讀書時,惡待哥哥,在冬天將哥哥趕出房外;在讀神學時竟然研究諸教,打座,念佛經….這些都是他的本性,他太聰明,因此他的自我太大,自我一天未死透,「重生」還是無望。

宋尚節得救的關鍵:就在那一次奮興會,驚奇聽見一個年輕女傳道講十字架,靈力充沛,使他非常感動和羨慕。回家禱告時,聖靈對他說:「我要滅絕智慧人的智慧,廢棄聰明人的聰明。」於是天天為罪憂傷,向 神痛哭認罪,長達五十天之久。在禱告中看見主耶穌釘十字架,鮮血淋漓,然而主對他說:「小子,你的罪赦了。」他才經歷到「重生得救」,看見自己犯罪的本相,將自我「破碎」,在靈裡接觸到主,使他經歷重生改變。啊!真盼望我們教會人人都在靈裡接觸主,不要只做個「宗教熱」的基督徒就算了。

宋尚節被人看為精神病:因著靈裡接觸到主,他就時而讀經,痛哭,讚美,指摘院長是魔鬼。院長本是未得救的新派分子,所以無法了解宋尚節的表現,反以為他患上精神病。大家不要以為牧師就一定得救,中國的宋尚節和西方的衛斯理約翰,都是傳道多年才清楚得救的;在新神學的神學院和教會裡的人,全部都不能得救;「你」得救了沒有?你不能拿你的熱心或在教會裡的地位來作保證,除非你「重生」了,就是經歷過「破碎自我」,徹底承認自己是罪人,靠主的恩典重新建立起愛慕屬靈的追求生活,否則、你肯定未得救。

當別人說「你可能未得救」,你第一個反應是甚麼呢?如果你的反應是憤怒,抗拒,你就死定了!如果你內心產生焦急,那還好,只要靠聖經真理弄清楚就可以安心了;如果你想起自己重生的經歷,又知道自己一定勝過罪,與 神有很好的關係,因而內心出現平安與感謝,那就恭喜你了;如果你無動於衷,以冷笑回應,你就是撒但撒進來的「稗子」,你不是麥子。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