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工人下

【讀經】:列王紀上第十三章。

神人的持守

 神聽猶大神人的禱告,使耶羅波安的手,僵而復癒,這個明顯的神蹟,使他不能不稍受感動,於是請神人回家喫飯,且頒賞賜(第6∼7節)。這種不悔改罪惡,只講究面子的好意,神人決不接受。「神人對王說:你就是把你的宮一半給我,我也不同你進去,也不在這地方喫飯喝水,因為有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不可在伯特利喫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於是神人從別的路回去......」(第8∼10節)。

這種富貴不淫,威武不屈,凜然不可犯的神聖態度,真使我得著莫大的策勵!傳道人的貞操,是今日特別當注意的一件事。我國幾十年前,士大夫尚講品節,今日的社會,道德破產,人格下流,競爭於升官發財,沉緬於酒食聲色,甚麼高風亮節,無人過問了。最驚心的,是主的僕人也有此頹風,自然不明目張膽的追逐酒色,卻是對於生活,無節操、無持守,只要善辭令、善交際,頭腦清晰,手段靈活,便是好工人。上了講台,一片屬靈,頭頭是道,有的還真有恩賜,言語動人,使得聽眾受感,簽名信主,立志奉獻,看起來,真是了不起的時代工人!但你細查他的生活,卻是與常人無異,貪財、嫉妒、污穢、淫亂,有的還假冒為善,外貌敬虔,在你的教會領會十天半月,還像個聖潔的神人,你若到他本鄉、本會去打聽,真叫你驚奇的啼笑皆非。

自然有的沒有如上述的那麼壞,卻是類似的失去聖徒的體統。傳道人奉 神的差派,也受 神的供給,雖是經過人的手,卻是祭壇上的禮物。今日有些教會、有些傳道的,見錢就要,不問來源,若真有耶羅波安來一筆捐款,那真是無上的厚賜,受寵若驚,那裡管他悔改不悔改,聖潔不聖潔?亞拿尼亞的破產奉獻,那是聖靈充滿的教會,在今日還是少有呢?然而在彼得洞若觀火的屬靈眼光之下,絲毫的罪惡是無法立足的。亞拿尼亞若生在今日,他的大名一定要被刻在教會禮拜堂的基石上。

弟兄姊妹,願我們聽主的話「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廿二11∼12)。願我們聖潔、願我們行義、願我們持守純正!忠於 神言,大膽傳說,不愛錢財,持守清正,這個神人的風度,正是今日作基督人作傳道人的模範,若沒有這種生命、這種生活,那只好作老先知,不能作時代的神人。

 

神人的失敗

這位神人向耶羅波安說了以上的話,揚長而去,照著 神的吩咐,不從原路歸回猶大,沒有喫飯、沒有喝水,行未幾時,感覺身疲力倦,於是在樹下歇息,不料,即在此時走上了失敗之路,聽從老先知的話,進了老先知的家,受款待、受供給,卻違背 神的命令,以致在歸回的路上,被獅子咬死,橫屍路旁,作了耶羅波安和後世人的警戒,這是何等的令人警惕!一個大有能力,大有節操的神人,有了如此悲慘的結果,這實在給我們極大的教訓,以下我們來交通神人失敗的原因。

神人是被獅子咬死了,獅子是代表撒但,彼得說:「我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喫的人。」(彼前五8)是的,這件事是由於撒但,牠用詭計誘惑了夏娃,來反對 神的計劃,牠也替耶羅波安拿定主意,使以色列國敗壞,使他自己走上敗亡之路,在這裡牠反轉頭來,又咬了神人一口,好可怕呀!聖經囑咐我們,應當儆醒謹守!

讀聖經我們知道神人走錯路,是受了老先知的引誘,他不是自己親口說,我不可同你回去,進你的家麼?但神人如何能受引誘呢?他不是已經有 神清楚的話語麼?在此我們看見老先知未曾說話之先,在神人的思想中,已經有了機會,使魔鬼的引誘乘虛而入,疲乏的身體走著崎嶇乏味的山路,前半日興奮的精神,漸漸消失在無聊的情緒中, 神為甚麼不讓我吃飯、不讓我喝水?我比別人忠心、比別人勇敢,背逆的耶羅波安,固然不當得他的供給;但 神為甚麼根本不讓我在伯特利喫飯喝水,為甚麼不讓比耶羅波安好的人招待我呢?想到這裡,心的深處,不免稍有埋怨,覺得 神作的無理,好了,就在此時來了一位先知,滿有殷勤的招呼,那能不入其彀!

當心哪!思想的無聊、肉體的情慾,給撒但作工的地位,使牠有機可乘,思想中先發了軟弱,在環境中的門戶一開,極自然中便可進入迷途,因此聖經的話說:「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四23)。

神人失敗的第二步,是受了老先知的引誘。那天若是一個普通的伯特利人,絕不能成功撒但的詭計,但老先知說:「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有天使奉耶和華的命對我說,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叫他喫飯喝水......」(第18∼19)。今天一位外教人大概不能叫你去犯罪、違背 神命,一位冷淡退後的教友,也不能令你改變心志,惟獨一位先知和你一樣。或比你更有資格、閱歷,事主多年的老牧師、老傳道,正是引你走岔路的導師。在前面我提到我們不可作老先知,在此我要特別提醒遵行 神旨的弟兄姊妹,要謹守儆醒!不僅慎防魔鬼,也當慎防撒但的差役,不僅慎防世俗中來的差役,更當慎防穿光明衣服的使者,和那在靈性上耳聾、眼花的老先知!

這位老先知究竟為了甚麼大發愛心,招待 神的僕人?在家安居就是了,何必出來替人惹禍?但無論他的動機是好是歹,我總要說這是撒但的激動。今日青年的蒙召,願意跟從主的弟兄姊妹,我不是要你輕看主的老僕人,志高氣傲,乃是要你謹慎。若在你行走的路上,有人無緣無故的干涉你,替你拿主意,要你如此如彼,或是他看你是可造之材,就拉攏你到他的工場,再或是憑他一時的思想,不經禱告,沒有主清楚的話,就替你設計、安排,這一切都是你當拒絕不接受的。因為他沒有清楚主的意思,單憑他一己的私意,來替你決定,雖較比是好,也不能正確的視為當行之路,惟獨有一位,從來自己遵行主旨,對於別人決不輕加可否,等到經過禱告,真有主的感動、主的話語,慎重從事,這種人,纔可向他請教,他若不清楚,他也決不向你冒失發言。我是看見今天青年的傳道人,向人請教者多,隨便代人定主意的也太多,所以請這樣的人注意!不上老先知的當。

但有人要說,在這裡所說的神人,是受老先知的欺哄,因為老先知清楚的說,他是有耶和華的命令,這怎麼防備呢?他的失敗當完全由老先知負責,為甚麼 神刑罰他呢?請注意, 神是不改變的,祂的話也是不改變的,祂不能是忽是忽非,在祂只有一是(林後一19)。 神已經告訴他「在伯特利不可喫飯喝水......。」 神說不可,就是不可,決不會中途變卦。在此我們可以明白一個最要緊的屬靈原則,就是「 神不改變」,所以神人可以不受欺哄,可以明白老先知是謊言,可以用對付耶羅波安的態度,對付老先知。這個原則用到今天也是一樣的,我也敢說到永遠也是一樣的, 神的命令我若尚不清楚,那是一件事,倘若明白了就不可,就不能稍有改變。

 

吼叫的獅子(保守之道)

在這裡又叫我們學習一個要緊的道理,就是如何保守自己,不受惡者的陷害「我們知道凡從 神生的,必保守自己,那惡者也就無法害他」(約壹五18)。

撒但雖然各處遊行,但牠所吞喫的,是那些可吞喫的人,有些人,牠根本不可吞喫。你看見麼?似乎在每一個 神兒女的四圍,有一個 神定的界限,是撒但不可越界來侵犯的,牠最多可以吼叫,但牠不可吞喫,這界限就是 神的命令。耶羅波安的大怒,伸出手來,叫人拿住神人,他的命令等於廢話,也是一理,他的聲音是獅子的吼叫,卻不能絲毫傷害神人一點,但到老先知的家,神人走出了 神吩咐「不可喫飯喝水」的命令,則撒但就可以傷害他。

當心哪!弟兄姊妹!你若不走出 神「不可」的界限,那惡者就無法害你,切記「不可」!何等神聖的保障!任牠怒目而視,張大血口, 神的同在,其奈我何!

 

獅子、屍身、驢

他就去了,在路上有個獅子遇見他,將他咬死,屍身倒在路上,驢站在屍身旁邊,獅子也站在屍身旁邊,有人從那裡經過,看見屍身...獅子...驢(第24∼25節)。

這是一件奇妙的事,獅子咬了他,卻不喫他,也不離開他,驢也站在那裡,一直的站著,直到有人經過,直到老先知和他兒子們來到,足有不少的時間。屍身、獅子、驢,都擺在那裡,一副驚人的圖畫,一個神蹟,這事也傳入耶羅波安耳中,因為發生事故的地點,距伯特利耶羅波安敬拜金牛犢的地方不遠,還在以色列的境內。

這是 神作的事,是一個見證,一個警告,和神人向耶羅波安的見證,一樣的用處,人若行走在 神的旨意中,便是行走在平安穩妥的路上,你若越過 神的命令便走在敗亡的路上,可惜耶羅波安經過了神人的警告,又看見了 神所行的神蹟,仍然不悔改惡行「這事叫耶羅波安的家陷在罪裡,以致他的家從地上除滅了」(第34節)。

何祗耶羅波安一人呢!多少的基督人、多少的傳道人,都聽見了 神的話語、都看見了 神的見證。屢次的有屍身、獅子、驢,擺在我們的眼前;回轉惡道,走上正路,有幾人呢?仍舊在籌劃、定妥,用自己的智慧、手段,鞏固自己的地盤,擴張自己的事工、傳揚自己的名聲,卻不專心倚靠 神、順服 神,總覺得自己的手段,較勝於 神的應許。可憐哪!到了終局都和耶羅波安一樣的收場。

 

答覆疑問

多少人在這裡有個疑問,可憐的神人,遵行了 神的旨意,只在回家的路上一次失敗,便受了 神的懲治,被獅子咬死,那說謊欺騙引誘神人的老先知,反倒平安無事,壽終正寢,甚麼緣故呢?我們可從哥林多前書第十一章D節,得著解答:「我們受審的時候,乃是被主懲治,免得我們和世人一同定罪。」在聖經中我們一直看見這個原則,「耶和華在親近祂的人中顯為聖」(利十3)。在一個已經墮落被 神廢棄的人,他的審判是在將來「和世人一同定罪」;但在一個 神所看為寶貝的器皿,他一沾染污穢,是要立刻被潔淨的。神人雖然死了,但他仍是神人,雖然死了,卻仍舊說話!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