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工人上
【讀經】:列王記上第十三章。

 神在每一個時代中都有祂特別的作為,這作為是藉著祂所特選的人來作成功的;這個真理在全部聖經中都有明證。我們看見在舊約時代的以諾、挪亞、亞伯拉罕和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進迦南的約書亞,建立王國的撒母耳和大衛,挽回人心歸向耶和華的以利亞、以利沙,警告將亡的國家,指明生死禍福道路的耶利米、以西結,被擄歸回的以斯拉,重建聖城的尼希米,保全種族的以斯帖,承接舊約,開啟新約,主耶穌的先鋒約翰,掌管天國的鑰匙,開福音之門的彼得與眾使徒,那一個不是在 神的旨意中控制時代,扭轉全局的 神的用人。我們為著節省篇幅,就不能一一舉名,但這個真理卻願意向諸位讀者鄭重的提出來。

我所以要提起這個信息來,乃因今日的時代環境方面,令人惆悵悲憤,不知所為。社會的黑暗敗壞、天災人禍、滿目瘡痍,我們姑置不論。教會荒涼,燈光暗淡,實令人痛心疾首;破口太多,需人防堵,莊稼成熟,急待收割,信徒靈性,急待栽培,今日確是一個要緊的關頭,但誰是 神所揀選、所差派,起來響應當前急需的時代工人?

我讀經讀到列王紀上第十三章,論到一位無名的神人,來警教耶羅波安王的經過,心中深有所感,願依據此段經訓,與諸位讀者,交通到「時代工人」的問題。

 

今日的時代

以色列國的歷史,自掃羅至所羅門,經過一百二十年的統一政治,王權鞏固,國勢富強,正在這黃金時代,因著羅波安的少不經事,一篇講詞,弄得人心離散,國家分裂;耶羅波安因利乘便,而建立以色列王國,此時真是躊躇滿志,奠都撒瑪利亞,治理以色列十個支派,而與大衛家猶大國對抗。在這時他作王是沒有問題,然最不放心的是人之心思,再歸故王,平時不打緊,一旦逢到耶和華的節期,百姓都到耶路撒冷去朝拜耶和華,而以色列人與大衛家原沒有甚麼深仇大怨,不過因所羅門的賦斂繁重,羅波安幾句大話,激起來的叛亂,倘若羅波安再來個好言撫慰,收買人心,說不定百姓會向他倒戈,驅他下台,想到這裡,不免使耶羅波安,大傷腦筋。於是便籌劃定妥,鑄了兩個金牛犢,一隻安置在但(以色列之北部),一隻安置在伯特利(以色列之南部),並且伯特利因與猶大接壤,形勢重要,耶羅波安就在此處建造殿宇,安設祭司,另立新的宗教,領導百姓敬拜偶像,這事作得大背 神道,惹 神震怒,以致使他自己國破家亡,使以色列人陷在拜偶像的罪裡面。

我們讀過聖經的人,都知道舊約記載選民的歷史,自始至終的一個題目,就是他們的興衰存亡,完全是繫於對 神的真誠與背逆。何時敬畏耶和華,何時便得順利,何時遠離耶和華,何時便得禍患。就連猶大的分裂,羅波安的國權衰弱,都是因為所羅門年老時的受誘,違背 神命所致。而耶羅波安在即位之先, 神也藉著先知,清楚的應許他作王,並警戒他萬勿蹈所羅門的覆轍,這是他一清二楚的事。到現在為要保存自己的王位,便又走這違背 神命,專靠自己的下策。一人喫虧不要緊,而引導全國百姓走上拜偶像的路,這是何等可憐又可怕的無知!耶羅波安是大有才幹的人,他的這種行為,使以色列的歷史急轉直下,趨於敗亡。所羅門的罪,只使國家分裂為二,減弱了大衛家的榮耀;但耶羅波安的罪,卻使以色列民族陷於 神怒,走上受罰被擄的途徑。在這個非常的時期, 神就差遣了一位神人,從猶大來警教他。

今日教會的光景,活顯是一個耶羅波安的時代,能有幾個會堂,不是伯特利的殿?(耶路撒冷的殿,是耶和華立為己名的居所,伯特利的殿,是為人留名的居所)能有幾個祭司不是凡民?(工人由於人意)多少教會的節期,全是遺傳(連神聖的復活節也要加上歐美偶像的風俗,要喫個復活蛋。這是歐洲的神話,說他們一位女神是從一個蛋生出來的。)多少教會去拜金牛犢,差會的錢一運來,教會便轟轟烈烈的熱鬧起來,西國教士一走,傳道人便煙消雲散,各奔前程。落下個空的禮拜堂,讓幾位老太太在那裡禮拜。

多少教會的大員,真像耶羅波安,滿有才幹,作事精明,不順從 神的旨意、靠 神的應許,去作工救人,乃是專靠自己的智慧,籌劃定妥的,為自己圖謀大事。 神為我們開了工作的門,這時大員們卻頂有眼光,抓住機會,成全自己作王的心願,卻美其名曰:「 神的大恩、 神的賜福」。使一般熱心有餘而知識不足的信徒,受其愚弄、供其驅使,自以為虔誠事主,那裡知道是代替耶羅波安捧場,所以我們今日不僅求 神打發收莊稼的時代工人,更是求 神興起整理 神家的工人,使祂的教會,走上真理聖潔之路。

 

從猶大來的神人

當耶羅波安正在伯特利胡作非為,建聖殿、築祭壇、守節獻祭,一位神人突如其來,大聲呼喊:祭壇哪!祭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裡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刺耶羅波安之耳)他必將邱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第2節)這呼聲真震動了那天群眾的耳鼓,那些穿著伯特利制服的祭司,盔甲鮮明的軍士,擾擾攘攘的百姓,威風凜凜的耶羅波安王,和這一位的神人,衣裝樸素,征塵滿身,雖似鄉愚,卻是面貌發光,有若天使,態度從容,凜然神聖,幾句神言傳佈之後,耶羅波安能不心驚?然而為著他王的尊嚴,維持面皮,只好大發其怒的,向侍從說一聲,拿住他罷!誰知侍從尚未下手,而王的手卻枯乾了。好糊塗的耶羅波安,你以為 神的僕人,是可以隨便欺侮的麼?君王的權勢在神人的身上,是毫無能力的;哈利路亞!

今日事奉 神的弟兄姊妹,你看見麼?只管大膽的傳揚主的話,指明人的罪惡,教會的危機,把生與死、禍與福的道路,擺在人的面前;不要忽是忽非,半吞半吐,為迎合人心,而歪曲真理,為懼怕人的緣故,而閉口不言。使徒保羅說:「我若討人的喜歡,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

 

伯特利的老先知

 神為甚麼從猶大差這位神人來,以色列中沒有先知麼?有的,不僅是有,而且就住在伯特利,耶羅波安的作為,他一概知曉,他親眼看著犯罪的王在那裡建聖殿、鑄牛犢、守節獻祭,這些是惹 神震怒的事,作來何止一日!始終在老先知的眼前,然而他噤若寒蟬,不發一語!

這位老先知曾經受過靈感、得過指示、傳過 神的話、作過 神的工,為甚麼在這全國走向背逆的道路緊要關頭,耶和華的話不臨到他呢!可憐的老先知,是已經被 神丟棄不用了, 神為甚麼不用他,聖經雖未明言,但我們卻仍可看見。

我想當耶羅波安犯罪之初,老先知不能沒有感動、不能沒有 神的話,但他卻畏難怕死,膽怯不言。王的勢力那麼大,我已經老了,能作甚麼?一輩子平安度日,臨老落個白頭見殺,真不是上算;而且家中是何等舒服,有飯喫、有驢騎,不僅有飯,而且可以供客(第5節),不僅有驢,而且可以奉獻(第23節),老先知也真是不吝嗇、樂善好施、接待遠人,真彀得上一位老牧師的風度!年青時,勞苦傳道,往來奔波,年老時,正應該在家安居,受子女的奉養了(第11節)。

可巧恰逢國家多故,分裂為二,北王耶羅波安背 神律、拜偶像,按理說,我蒙 神恩作先知,正應老當益壯,膽敢直言,挽此狂瀾,以正人心;但又一轉念,明知說了不好,何必多此一舉,況耶羅波安又不是昏昧無知,乃是明知故犯,不用我說,他儘會知道 神的律法明載經典, 神的應許曾經宣佈(王上十一37∼38)。他自己背道,何用我去多言?老先知想到這裡,聖靈的感動消滅,良心的責備停止,於是把伯特利城外,向 神的大叛逆,置諸一旁了。可憐哪!喫飯、騎驢、養尊處優、渾渾噩噩,終此一生!

 

 神不使用的老先知

今日的教會豈在少數,弟兄姊妹捫心自問,你是如何作 神的僕人,世界的財貨、肉體的享受,奪去了多少傳道人的能力!那般拜金牛犢、背棄信仰,作耶羅波安祭司的傳道人,不必細說,他們根本談不到事奉 神;但是多少曾經為 神用的先知,轉眼之間,偃旗息鼓,無聲無息的作老先知,推緣其故,多半是受了金錢享受之累。

當蒙恩之初,感激涕零,全身許主,赴湯蹈火而不辭,只願愛主,不顧享受,素菜白湯,靈中自樂,一旦受信徒之愛戴,得多人之供給,環境順利,衣食豐足,肉體趁機掌權,靈力漸漸消失,不知不覺,安逸、自私、膽怯、徇情、謊言、詭詐、自尊、自傲,長此以往,只添老毛病,不加新能力,只講舊道理,沒有新亮光,不能按時分糧,使人飽足,只可敷衍一生,作老先知了。

今日莊稼多,工人少,到處呼聲,何人應召?感謝主!仍有猶大的神人奉 神差派,在人看是無名小卒,在主眼中卻是掌上的珍寶。前些日子我看見一班往西北去傳道的弟兄姊妹,沒有神學的文憑,也沒有博士的方帽,卻是滿腔愛火,跟隨主耶穌,在今日滿地烽煙,交通梗阻,他們卻男女老少,魚貫前行,拉撒路式的基督精兵,正是屬靈戰場上的英雄。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