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克己身
【讀經】:林前九23∼27;羅五17;林後四1∼12。

 神為要使祂的兒女們內心剛強,在心靈中日日的奮進,所以祂一點不體貼我們的肉體。雖然那種屬靈相近,自己辨別不清的一種肉體動作, 神還要找出來,把它對付掉。當這時候身體似乎難過,另一方面在 神的引導之中,除掉了自憐的心,放自己在 神的面前,叫新人有力量來與主聯合,對付取死的舊人。保羅的攻克己身,正是與主同行的,攻敗了舊我,使它服了新人。這不是一種勉強的負擔,似乎成了一個重擔。主耶穌給我們的十字架,為我們戰勝了容留害我們的撒但巢穴,正當欣然的背負主的十字架,而除掉古利奈人西門的心,和勉強的態度。保羅因著立在 神的旨意中,與 神聯合的對付己,他曾捨棄了己的道路和己的選擇,走在十字架的路上。所以他能高唱那種得勝有餘的凱歌,為著更向前長進,惟有倚靠十字架的能力。

當我們新人與主相親、同行的時候,因拒絕著肉體的喜好,它會竭力的攔阻和公開的不同意。當這時候,就要順服心靈的選擇,除掉肉體的希望。主耶穌為那一杯的下咽,祂行了 神的旨意(太廿六39)。祂向門徒宣佈了祂受苦的事後,就行在前面。那是一種順服的表示。在這樣的一條路上, 神要在我們行祂旨意中,施行更大的恩典。同時也感到這一條難行的路,必須行完的,所以充滿得勝靈力是一種必需品(林後四10)。形容這條路的困難!心塈@難和四面受敵,似乎是撒但的圈套內,遭遇逼迫,常被攻打,但這都不會使我們灰心,因為得勝的主帥領我們勝過這一部分艱難,除掉了肉體的逃避。當死在自身上發動的時候,就是肉體受十字架的對付。不必顧到由肉體中看見的苦難,完全立在 神的計劃上, 神必顯出祂的大能,在各方面使我們得勝。在我們一方面,對於自己是天天攻克己身,工作上順從 神的旨意,順服著接受 神的吩咐。

「攻克己身」是行屬靈道路必有的標準,用來完成 神所派遣的工作。保羅為著 神工作的緣故,更是在他身上所特顯的旨意要迅速的完成,於是棄絕了他正當享受的權利(林前九4∼13),甚至屬靈的享受,他都棄絕了。為福音的緣故,如此的攻克了由肉體來的愛好。同覺著在他的生活中,有一種特殊的力量,作了規則來管治著他,好得將來在天上的賞賜。雖然似乎是一條嚴緊的路,但在心靈中卻是十分的寬敞。

蒙主引領我們奔那屬靈的道路,攻克己身的叫身服我的度過這種生活,在這條路上,不能體貼肉體的思想,妥協的行前上進。

得救後,新生命管治的新生活開始了,它常表顯出反對肉體的動作。長時期的順序長進後,就能分辨一種行動的發出,是出於肉體或是出於新人。同時新人常取反對肉體的態度。當我們更清楚肉體的活動和新人的主張時,就要與主聯合的站在同一條戰線上來攻克己身,叫我的全人直接的事奉祂。

某次為了一件事禱告,但有一種反抗的力量來攔阻內心的本意。這顯然是出於肉體的建議,於是拒絕了牠的聲音,順著內心的意思。三、五句話之後,內心得著了自由,禱告的事也順適的成就了。所以學習站在聖靈之中對付肉體,當取一種進攻的態度,沒有留下任何時間是體貼肉體的,如此纔是長進的方法。

在我們的靈工團內,有數十名弟兄姊妹學習事奉主。一天,我到女生院內,立時覺得空氣中如同冰霜。不日,知女生與一老教士發生意見。這一種不祥的事情經過愛心的規勸,學生方面已經諒解了,但老教士亦稍有差處。聖靈提醒我,當說明她的錯處,經過了禱告,還是帶著懼怕的心,走到她的房間,很率真的說明了。當下她有些難過,禱告完,辭去。次日又往見她,並問她心中平安否?她帶笑的回答說:「願主在生命中作王,自然不能體貼肉體的情面。」這種從心中所出的態度,正是站在 神一方面攻克己身。

當我們走完了這一條似乎淒苦的路, 神在祂榮耀中給預備了完全的喜樂和享不盡的福氣。十字架引導我們進入 神的稱讚、尊貴、榮耀之中。今天的努力是要除掉帶累,奔跑在十字架修平的道路上,預備快慰地朝見天父。

「攻克己身」的工作,在 神的祝福中有特殊的成效。當我們顯出死的時候,那生的工作要在相當關係方面顯出來。有一種特殊的表顯,使我們以後的工作會發生信心,學會了仰望和順服 神。先知以西結因著對付自己,制服了肉體,所以 神能召他作那枯骨復活成大軍隊的工作。

在我處的教會,一次為領袖開一退修會,會開三日,我從外邊回來,領了一個早禮拜,真是死氣沉沉,毫無生機。但我仍要往別處去,只有戚然的走開。後來接到同工的信,知道在聚會的末後一日,因著他們在 神前用心的禱告, 神叫那堅硬的磐石裂開,同時復活了一些枯骨,成了一隊忠心事奉 神的精兵。所以工作的成效,先是取決對付自己。

我從前作工的時候,因為信心不堅固,常是靠自己的方法。在不能成功中間,常是發怨言,而責問 神。後來 神告訴我,那不給我成功的緣故,是要治死己的努力,專一的仰望 神。當時明白 神的意思,經過這次的對付後,於是站在 神一方面攻克肉體中來的動作。 神以後在各事上,證實了祂的豐富。所以我們只有行在 神所賜的路上,祂要負我們完全的責任。

倚靠 神的人,他的軟弱常是變為剛強,與 神站在同一的地位上對付肉體。屬靈的得勝要保守你的生活,直到見主的面。有時肉體發出一種自惜、自慰的態度,正是體貼肉體的表示,是從肉體中自然發出的一種動作。在這種自顧的情形之下,常順服了肉體的趨向,但是想到十字架的道路,主的孤單和祂的受苦,有甚於我們的可憐。客西馬尼園中的三個最親愛的門徒,在漠不關心中淪入夢鄉。主何曾找到一個與祂同心的人,明白祂汗如大血點的滋味?寂靜的夜晚,僅僅留著半輪淒涼的明月,斜掛在橄欖山腰。試想風聲鶴唳,萬敵當前的主,祂心中可痛的情地,豈是我們今天所過的苦處能相比的麼?但願 神可憐我們,接受祂而來的那對付肉體的能力,並且與 神聯合來對付牠。雖然有時候是失敗、灰心,但是總不要終止敵對的生活,至終還是新人得勝的。

所以,「攻克己身」是信徒最高的選擇。主耶穌已經在肉身中行完了這條路,既然是祂的旨意,必要給我們開這一條路。在我們一方面,當放下所有的重擔,擺在 神面前,靠 神的大能大力來行走。另一方面,選擇那上好的恩典,就是 神給預備的享用;就如 神給我們一張一等車票,就當享用一等車的權利,怎要到三等車裡受無理的擁擠呢?

在哥林多前書第十章1∼11節,看見那些後退倒斃的人,他們所以倒斃的,就是因著他們的心退後。一方面撒但攻擊那些有帶累和能纏繞他們的人,一方面是留下機會作撒但的襲取。這樣看來,當你反對背負十字架的時候,撒但就把牠的軛放在你的頸項上。當我們為謀計著肉體的自己生活和屬世的享用,撒但立時送來猶大的道路,如果是為主棄絕一切,則必成全一切。一個簡單的賬目,請一算得失;當我們算完這損益之後,必要專心順服 神,欣然的接受那暫時的苦楚,為要得著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彼前一6∼7)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