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人的長進
【讀經】:歌一1;二7;三5;八4∼17。

當 神要引導祂兒女們「長進」的時候,祂要在人的心中作更深的工夫,就是對付那些己的特點。這些特點是長進的礁石,常攔阻我們的進步。在尋求更深的認識 神,和完全的愛祂,我們的道路都是一致,任 神在動機的根本上,要除掉雜質,使我們所存的,正合乎祂的旨意。

「所羅門的歌,是歌中的雅歌」(歌一1),這「歌中的歌」包含著極大的奧祕,是指著 神與祂教會的關係(弗五32)。這關係,也只有雅歌方能形容到他們的密切。雅歌都是歌的體裁,著者所羅門在靈交與 神最親密的時候所寫的。世上並沒有任何的歌如此好聽,這歌的完美更不是著名詩家心血的結構。這歌是超然的歌,奏出基督與教會的關係,是祂用寶血所買來顯出更高榮耀的團體,表現著豐富美妙相親相愛的描述---因祂是「歌中的雅歌」。

歌是情緒緊張到最濃厚的時候,所發出一種自然的流露,表現著自己的心意。 神的恩典激勵我們的心,在愛的極點上發出一種讚美。這讚美是興奮著述說 神無限的美德。荒郊的青塚旁,陣陣微風吹來那母親哭兒子,妻子哭丈夫的酸楚哀聲,她們情緒緊張所發出的聲響就是歌。隨著搖籃的手所發出的催眠歌,和那苦痛呼聲的語氣也是歌。基督人和主的光景,如果沒有歌來表顯,那一種親愛的程度,還是幼稚。與主相愛到最濃厚的時候,心絃上一定奏出和諧的聲音,或是欣然的讚美,或是戚然的歌泣。有的人在 神用愛來振動他心絃的時候,並沒有與主相歡的一種反應。從來沒有流過那因感激而下的淚珠,他的靈性依然可憐。

與主相交最深,在愛的增長上有深厚的享受時,這一種熱誠的親愛,世界所有的福分都不能把他奪去。一般奔波在窮荒僻野,度著獨身生活,專誠在福音上的僕人,他們從不感覺著寂寞和無聊,主安慰滿足他們的愛。撒但所興起的波浪,怎能搖撼那能嘗 神愛者的人呢? 神是奇妙的, 神使人因著與祂相交到更親密的時候,得著更豐富的恩賜,在聯合的程度上,如雅歌聲一往無阻的彈奏著,成了「歌中的雅歌」。

以弗所書第二章10節:「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工作」在原文就是「詩」的意思。主將得救的人聯合而成一個音樂的曲譜,更是一首奇新老當的詩調。鋼琴只有一鍵,就不能奏出一首好聽的歌曲,必要安置適其位置的多數鍵子,纔會配合而發出抑揚幽美的音調。照樣,一個字的單獨存立,也不會成為詩章,詩是眾多數的字,按著各字的功用,配置洽合,讀之順適。又不因詞害意,諧協融通,異於言語,故謂之詩。 神對於祂的兒女,願意互相和協順序,毫不紊亂的,而成為一部快意的歌。試問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教會,現在是否表顯著一首詩,或是一曲歌呢?

一些信徒的心絃上發出的聲音,常是如銼銼鋸,既然不是一首詩,又使人聽了感覺十分的不快慰。一種噪音的出現,證明還沒有經過調整。同時也會發現一些信徒,他們從早到晚,一種自律有節,愛人有致的生活,充分的表現著一種歌的生活。

中國古書喻夫婦的和睦,常用「如鼓瑟琴」,我們這被重價所買的罪人,正當在 神的大愛中,親密的與祂相交,歌出那和樂的歌曲。我們到 神前的時候, 神要我們成為祂的歌。祂於是安置我們在一個音階的某位置,不是我們自己當有的選擇。有的時候,祂要加緊了某一根絃,用著一個強制的力量,加緊了我們那放任的生活。如此纔能奏出和諧的調子,纔會親近 神,有適當的長進。 神這種的作法,正是要叫我們百節各按其適,我們有獨立的生活,也當有全體聯合的生活。 神願意祂的教會,在聯合的生活上表現一種天上的契合。但是在我這一點上,常會發出噪音,就是由身體作祟,而發出一種不順服的動作來,擾亂了歌的清音。為著這緣故, 神要特特地對付這一點,好成了那任 神旨意所成的那配搭合適的位置,作成一首的音樂。以下讓我們看信徒受對付的幾點:

雅歌書不講得救的問題,乃是講信徒與 神相交的事情。在更親近 神的程度中,纔會常生出些毛病,這些毛病, 神要對付它,好讓信徒有正常的長進。

雅歌書第二章7節,第三章5節,和第八章4節,同有「情願」,意思就是絕對的順服 神,接受祂的對付。肉體弱至極點,致不能反對主,謂之情願。主因馬利亞曾疑惑生主耶穌之事,她的難處是不合乎生理,和丈夫的為難。因為天使告訴她所生的是聖者,她同時知道 神的大能和所生者為至高 神的兒子,她就不疑惑了。在情願的領受中,得了聖靈的充滿;這個順服,今日還得傳譽它。

雅歌書第一章12節和第二章4∼5節,顯出不情願的心意,因這緣故,在第二章前,第一章末,同在的良人至第二章4節就不見了,於是一種思慕渴想,從心中發出。

既是情願,為何主又隱匿?自然也有其他意思在內,但是「起來,與我同去,」(二10)這話表明新婦仍寶貝良人的動作,致使良人有所催促。所以保持與主時時親密,則當常與主相交絕對順服。

 神常對付我們肉體的感覺,和屬靈享受。如同在第二章前半,那種享受 神的愛情,而怠於其他,原不是 神的旨意。良人是願意我們十分情願,與祂一同下山,雖有荊棘刺足、烈日曬頂,但良人所行過的道路,我們當竭力的跟隨。主耶穌向祂的門徒,宣佈祂要受難被釘的時候,顯出一種不同心的阻止。這也正是我們現在信徒的光景,我們願意與良人有親密的交通,天天的陪伴我們,用厚厚的愛傾注著愛我們。但是那下山的工作常是不和祂同心,十字架的道路,單單的拒主獨自行走。

第三章至第五章,良人在窗外觀看,第五章良人走開,這一種走開,並不是見怪或是發怒,乃是 神又一度領我們長進。當我們伸手出來要拉住主,總是失敗。這告訴我們主真是不能拉,惟有跟隨。主自己也如此的重視這點,所以纔對彼得、雅各說:「來跟從我!」

恩賜是 神促進我們的愛情,激發跟從祂的心。 神在相當的時候,會把它收回,是因著我們太注重肉體,和感覺的快樂。跟隨主是單獨的,為著恩賜, 神要我們無條件的愛祂,所以不用觸媒的作用表現屬世的熱愛。在這一種對付上,我們的長進是知足的信心,不是感覺的生活上。

《荒漠甘泉》中,寫了一位基督人夢見三個同作肢體的姊妹,跪著禱告。她看見主漸漸走近她們,當祂走到第一個姊妹面前,祂臉上帶著榮光可愛地俯身下去,用頂溫柔頂甜蜜的聲音,安慰她、勉勵她。隨後到第二個姊妹身邊,只伸出祂的手來,在她頭上一按,點點頭就走了。最末後,當祂走到第三位姊妹那堙A祂一聲不響,連看都不看就去了。那個作夢的基督人自言自語地說道:第一位姊妹必定靈命頂深,所以主頂愛她;第二位姊妹也不錯,可是不及第一位;第三位姊妹必定在甚麼事情上得罪了主,深深地傷了主的心,所以主不屑理她。

我們不知道她究竟作錯了甚麼?為甚麼主對她們有這麼大的不同?當她正在猜疑之間,主站在她旁邊說:「無知的婦人,妳完全誤會我了。那第一位跪著禱告的女人,最軟弱、最幼稚,她時刻需要我的扶持與看顧,否則她在我的窄路上簡直一步都不能行。她時刻需要我的愛和幫助,否則她就會失敗跌倒。

那第二位跪著禱告的女人,較好得多,她有較強的信心,和較深的愛,我能彀信任她在無論甚麼環境中因我而站住。

那第三位跪著禱告的女人(就是我不去注意把她略去的那一位),她的靈命頂高、頂深,她的信心和愛心頂大、頂強,我正用一種猛烈的方法訓練她,為著她將來最高、最聖潔的事奉。她已經完全認識我、信任我,她不需能聽、能見、能摸、能覺的幫助;她不因我所安排的環境,而灰心喪志跌倒。雖然理由不能通過,天性不能佩服,但她是絕對順服我---因為她知道,我的用意是為她將來永遠的榮耀,我所作的,她如今雖然不知道,將來必明白。我默然愛她,因為她的心不是言語所能表達的,也不是人心所能領會的。」

經過這種的對付,因著己的有長進,至第四章就見果子結出了,在南風、北風中,都不能阻止他的發香。但另一方面,在第五章仍然有己的存在,那種恐怕傷了自己的清潔,和誇耀自己的工作,正是慢待良人,因功自恃的傲慢,這卻是長進後的信徒們一種通病,求主憐憫!

一位女傳道,夜間夢得一棵纍纍結滿了果子的樹,一位天使拿刀把所有的果子都割下並切斷了樹枝,最後用斧子把全樹砍下。她驚問是甚麼緣故?天使回答說:那樹結果子,和它所有的生長都是為它自己,所以沒有留它的餘地。她醒了以後,纔知道自己愛工作,整日的忙碌,是要在工作上表現出自己的功效。這種野心,是為自恃的材料,把愛主本身的心,挪到這件事的華美上, 神要剪掉所恃的長處,好叫愛屬乎 神的本身。

雅歌書第七章10節,你我的關係,內中仍然是有我存在,到了第21節,在工作上,有合一的表示了,我們顯然是我,就是良人,良人也是我,我和良人的工作,彼此合一,不能分開,父家的事,沒有可分離的必要。

雅歌書的金句,第八章5節,新婦與良人相倚而來,緊緊的貼近,中間並沒有任何的空隙。跟隨還有自力的作用,遠近的分別,靠著還是表明相合的意思,進入安息的生活。我們在世上被主拯救,在心靈上與主相親,同作同行,沒有任何的分別,這是合一的表現。

求主照明我們的心,使我們得著那無己的地位,凡事與主聯合,在愛情上有正常的長進,在工作上有適當的成功。能幫助人,當歸給人的分給人,當歸給 神的獻給 神,自己所得的,惟有良人;因為真正的聰明,乃是獨得良人。肯這樣纔是按時分糧,忠心有見識的僕人,到那日必欣然在主的宴席上。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