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倍的感動
【讀經】:列王紀下第二章。

本章經文,提到以利亞被提,以利沙因緊緊的跟隨,得著加倍的感動。按歸途上的神蹟,誠然是加倍感動的證明,中間插一段先知門徒的觀望,坐失良機。

先知學校的學生們,按著普遍性來看,都有 神的恩賜。因為同得 神的啟示,明白 神將要接取先知以利亞,但是他們沒有得著以利沙所得的加倍靈感,是因著他們缺乏需要的心,各人懷著一種到此為止的存心,成為得恩的攔阻。

以利亞曾兩次吩咐以利沙在此等候,用意是測驗他對於 神恩賜的態度。以利沙清楚他當得的恩賜,不是懶惰的等候,所能得著於是毅然的說:我必不離開你。這是他畢業的答卷,洽合試題的答案。同時更表明他渴慕 神恩賜的心靈,他懇切的說明,他的需要是:願感動你的靈,加倍感動我。他親眼看見以利亞被提,證明自己實在得著加倍的靈感。

當我們細細的讀本章經文,看見他的毅力和存心,有關於他得恩賜的必需性,略分述如下:

 

一、單獨跟從先知的門徒

確實的知道以利亞將要被提,異口同聲的給這事作見證,使以利沙明白自己的師傅,不久於世。但是他們毫不關心,以為是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情,漠然放過,結果一無所得,失掉大好機會。而以利沙覺得這件事,是和自己的前途,有著直接的關係。一方面覺得自己的責任,如果沒有加倍的靈感,如何能應付前面的工作。另一方面,他十分清楚以利亞在以色列中地位的重要,這重要的地位,是自己來承續,因著虛己的迫切追求,所以惟有單獨的跟從。

以利亞在國中的地位,確實重要。當他被取上升的時候,以利沙高聲說:「以色列的戰車馬兵阿!」由於這句話中,顯明這個重要性。試看當時重要的國情,真是列國雄峙,都有侵吞的意念。國內傾於偶像,許多的破口,無以堵塞,整個以色列國,將陷於混亂。如果沒有以利亞作流通信息的工作,以色列的國祚,早已歸給他人。所以說以利亞的職分,是以色列的戰車馬兵。

諸位同工們!在 神的工場上,當敬重自己的地位、職責,因為 神的工作,託付諸位,是關乎人和 神,與人和人之中的和平。雖然世人,都異口同聲的說,戰車馬兵是和平的工具,但是我們清楚自己的責任, 神給我們的啟示,是要作這時代的戰車馬兵,與撒但抗衡。以色列中有以利亞,國可安定。照樣教會在世界,是鹽是光,方能使世界還有今天的存留。趁著還有今日,我們當齊心奮起,領 神的兒女,走入正當的軌道,使罪人因 神子的救贖,得與 神和好。效法以利沙的跟從,免得落到先知的門徒的地步,在 神的工作上,白佔地土,願諸位勉力罷!

 

二、自己的需要

以利沙自己清楚自己,乃是接續以利亞的職分,同時覺得這職分的重要,為使職分的成就,成全 神所交付的職責。出於自己的努力,是無濟於事的,惟有得著加倍的感動,纔能成為忠心執事的器皿。

教會中大多數的傳道人,對於屬世的學問,雖不稱淵博,但是看他們的工作,常有驚人的成效,的確是聖靈的工作,顯出 神的大能。另一方面,看見教會的前途,擺著許多艱難,諸般的折磨,渡過這個時代的主力,惟有投降在聖靈的大能之下。因此能求 神興起有聖靈能力的人,調轉這個時期。

諸位同工,都當有以利沙的心志,有遠大而清楚的目光,知道自己地位的重要,追求聖靈的充滿,到邊遠荒漠之地,作 神美好的見證。不可苟且偷安,到此為止,淡然放過 神重大的使命。

 

三、態度的懇切

以利沙雖然經過兩次的攔阻,但不能使他終止,依然迫切直求。因為以利亞的攔阻,乃一種提醒,使他自權輕重,不必為著被動的主使,而走在茫然的道路,無意識的接受這個職責,是由於一種反應的動作。以利亞明白以利沙的決志,並曉得他接受自己的職分洽然合格,因而允許他繼續跟從。結果在交付職任的時候,以利沙得著加倍的感動。

 

四、得著的表顯

以利沙得著加倍的靈感之後,所作的工很多,不能件件都論,今僅談他醫耶利哥水的一件事,作為代表。該地的水,在外表上看,與眾水無異,不過內部缺乏供給果子成熟的效力,所以果子不熟而落。以利沙把新鹽放在水中,醫除根本的缺點,在供給果子的營養上,得新的效能。諸位請看前面的工作,真是奇態百出, 神的群羊,流離失所,我們當靠著聖靈的能力,供以新鹽。

耶利哥的先知門徒,正如不熟而落的果子,他們的奉獻不清楚,所以沒有持久和堅固存在的可能。在他們的身上,真是沒有果子,可以止人饑餓,因為果子,都是不熟而落。因此告訴我們,肩負 神的聖工,當有堅定的奉獻,不止息的前進,使所結的果子,得以常存。在我們這方面,祗要自卑, 神必要加給我們充足的活水,湧到各地。

以利亞同以利沙偕行四站,而以利亞被提,由四站的經過,作為我們的奮勉:

1.吉甲---輥開的意思。

2.伯特利---朝見 神的地方。

3.耶利哥---得勝仇敵的地方。

4.約但河---得勝的預表。

我們脫離罪的污穢,得成聖潔,在伯特利朝見 神面,而膽仰祂的榮光。結果得勝仇敵,而享受迦南各種屬靈的福氣。一些 神的工人,已經有這經歷,不過都是以往的經歷,現在的景況,都是跌倒與失敗。所以應當時常儆醒,既不跌倒,而又有能力行前路。到此為止的念頭一發生,正表明已經退步。

諸位在工場上,免不了被人譏誚、受人白眼、視為鄙陋,如同以利沙遭禿頭的戲笑。雖是如此亦不灰心,因為世人的看法,當然不曉得屬 神的事。 我們所作的工,是屬天的工作,雖遭諷刺,何足為害?況且主耶穌,成為我們的富足,還有甚麼不滿意?彼得對癱子說:「金銀我都沒有。」但他至富的主耶穌,使癱子得意外的獲得。世界對我們雖然鄙視,視為敗壞,但當此時,正是表明我們已經得勝了牠。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