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過心理壓力
據聞,基督徒患精神病或神經衰弱病的,比一般人的機會更大。雖然筆者無從證實這個說法,但可以想像,基督徒的罪咎感一定比一般人大,對生命素質的要求比世人高,因為在基督徒的良心上多加了聖經極高的標準。越愛主、越想要照主的教訓去做人或辦事,對自己要求就越高,心理壓力也隨之越大。他們不像世人,犯了罪之後,常以「天下烏鴉一般黑」這句話來安慰自己,那麼即使下次再犯罪也就心安理得,患心理病的機會自然也減少了。

聖經告訴每一個基督徒,心裡恨人已經等於犯了殺人罪,眼見婦女而動淫念已經犯了姦淫……,而且還要求我們要「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樣。試問照這樣高的標準,犯罪的機會何等的大?罪咎感、挫敗感、自卑感、無安全感、無出路、灰心、懷疑、恐懼、自恨、自閉、失眠、憂慮等等……也隨之而來,內心被各種幻想重重困住,不能自拔,胡思亂想,無法自制,落在惡性循環的自我恐嚇狀態中,那種痛苦是何等的大?又有誰了解?為此,有一部份信心不夠堅固的人,因為想不通,也受不住心理壓力的煎熬,決定乾脆放棄信仰算了。也有不少基督徒似乎想通了,知道離開主就是永死,不敢只為叫自己好過一點而放棄信仰,卻又無法勝過日益加增的心理壓力,於是落在長期的痛苦中。

我們的信仰真的為我們帶來如此厄運嗎?不!自古以來,許多屬靈偉人豈不是同樣面對聖經如此高的要求嗎?他們豈不是比我們更嚴厲地要求自己去行真理嗎?為甚麼他們可以做一個快樂的基督徒,而我們不能呢?原來我們只注意信仰要我們「對付自我」的部份,極少注意聖經也要我們「學像主」,以及因為更像主而產生更大喜樂的那部份。舉例來說,我們知道發脾氣是不對的,於是我們竭力對付自己的脾氣,不准它發出來。但是任何人在這樣做的同時,都會經歷到,這是何等的痛苦又何等的難成!可是,如果我們只稍為加上一個念頭───「我若面對別人的誤會而不發脾氣,我豈不是更像我所愛的恩主?」一想到「更像主」,我們會立即感到控制脾氣不但容易得多,且還樂意得多。因為每當別人刺激自己的時候,自己的思想並非集中在別人的不是上,乃是集中在「更像恩主」的念頭上。若是出於愛主和羡慕主的心,脾氣就能控制自如,內心的壓力也就可以消除了。

因此,我們不要只為「離開罪惡的生活」而做基督徒,也要為「得與 神恢復父子關係」而做一個快樂的基督徒;不要只為「怕下地獄」而悔改信主,也要因為「愛上天堂」而決定跟隨主;不要只為「免得有禍」才傳福音,也要因為「甘心傳就有賞賜」而傳福音(參林前9:16-17);也不要只為「忍受罪人的頂撞」而背十字架跟隨主,也要因為學像主「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而輕看十字架的羞辱(來12:2)。

請看我們的主,有誰比祂在地上生活的時候,受到的挫折和壓力還多呢?然而,主一生從沒有表示過難於忍受任何壓力,因為主會自我開解。拿馬太福音十一章後半部的記述為例。當時,主在諸城中行了許多異能,而那些城的人終不悔改。當然主很傷心,用今天的話來說,主實在受到了挫折。所以祂說:「哥拉汎哪,你有禍了!伯賽大阿,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中間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推羅西頓,他們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推羅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容易受呢?加百農阿,你已經升到天上,將墜落陰間,因為在你那裡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所多瑪,他還可以存到今日。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你還容易受呢?」(太11:20-24)

讀者試試看這樣想,如果你是主,你會有甚麼感覺呢?你定會感到很難過、失望、挫敗、無奈、灰心……,對嗎?因為你在這些城裡行了這麼多神蹟,他們還是不肯悔改信你,再進一步想,主讓我們所受的挫敗還不只一次阿,祂的一生都是這樣!而且眾人由不信祂,發展到恨祂、攻擊祂、要拿石頭打祂。到了最後,猶太人要殺祂、從前跟隨祂的人都離棄祂、猶大要出賣祂、彼得三次不認祂……。你會說,如果我是主,我早就受不住,精神崩潰了。對!一般人確實是這樣。然而我們的主卻不是這樣,因為祂會開解自己。

 

主的秘訣

或問,主怎樣開解自己呢?請接續讀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五節至二十七節。經文說:「那時(諸城的人不肯悔改,主受到挫敗之時。然而,根據路加福音十章二十一節的記載,當時主被聖靈感動,甚至『歡樂起來』),耶穌說:『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指那些自以為聰明通達,不肯相信主所行的神蹟,也不肯悔改的人,天父的福音向他們是隱藏的),向嬰孩就顯出來(指那些肯謙卑如嬰孩,肯相信主所行的神蹟,又因而向主悔改的人,天父的福音就向這些人顯明,叫他們明白和相信)。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意思是,只要父的旨意成就,我就歡喜了。我卻不介意自己的工作不成就)。一切所有的,都是父交付我的(指一切所有屬於主的人,都是天父賜給主的。反過來說,現今這些人不肯悔改,不肯相信主所行的神蹟,並不是主的失敗,只因為這些人不是天父所賜的,所以主得不著他們,主認為用不著難過灰心,用不著感到挫敗)。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主內心的感受如何,沒有人知道。然而,主認為,只要父知道自己的感受,就心安理得了,何必要人知道呢),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人,沒有人知道父(既然自己行了這麼多神蹟,應該夠了,這些人不肯相信也不肯悔改,主也不願意進一步將父指示給他們,就讓他們不知道好了)。』」

讀者注意到了沒有?倘若在我們遭遇到挫折之時,能像主一樣想,「只要父的旨意成就,不要自己的工作成就,我就快樂」;「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天父賜給我的;我所失去的一切,因為那些都不是天父賜給我的,我何必因為失去那些而難過灰心」;「只要天父知道我的內心感受就夠了,何必要求別人知道」……這樣,我們還可能有甚麼挫敗感嗎?讀者要明白,一切心理壓力,一切神經衰弱的病,一切自己內心認為受不了的痛苦難過,全因為這個「自我」要求成功,要求被人讚賞,要求在地上擁有更多,一旦不成功,這個「自己」就瀕臨崩潰了。倘若我們學主,沒有了「自我」,只有父旨得成,我們還可能有甚麼痛苦嗎?

 

筆者的見證

筆者自身就是一個患了多年神經衰弱的人,了解甚麼是「受不住的壓力」。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筆者現在勝過了,只是筆者花了二十幾年的光陰才慢慢學會,真是學得太慢了,因為要對付這個「自我」真是不容易啊!頭幾年時間,筆者從藥物著手,一點也不見好轉。後來將所有安眠藥、鎮靜劑都丟了,反倒好些。之後筆者又從心理方面著手,買了一些了解自己心理的書來看,又研究許多心理病,發現好些心理學家所謂「開解別人」的方法,只不過是將對方的罪咎感、挫敗感、自卑感……歸咎於別人,例如遺傳、家人、環境、社會、教育……等等,極少指出對方心靈裡的癥結。最後筆者回到 神的話語裡去找答案,發現原來 神的話語裡面,早就有各種醫治心理病的良方,而且是從根本上對症下藥來醫治。 神的話指出,因為我們太過注重「自我」,所以一切罪惡、一切心理壓力、一切內心的痛苦,就接踵而來。假若我們肯將自我與主耶穌基督一同「釘死在十字架上」,一切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與主同釘十字架」也是保羅得勝的秘訣。試問有誰比保羅所遭受的壓力更大呢?然而,保羅在腓立比書裡面多次說:「我靠主大大的喜樂」(腓4:4,10,此外,也請參考1:4;18;24;2:2;17-18;28;3:1)這幾年來,筆者從胡恩德先生的教導中,得到非常大的幫助。聞說他教導人追求的路線是「死」,筆者感到十分希奇。然而,當筆者在許多次的默想和細心查考聖經之後,就越來越感受到其中的奧秘,也漸漸領會其中的竅門。後來有一天筆者去拜訪胡先生,他對筆者說:「弟兄,真的,因為連我們的主也是這樣。祂若不死,就不能吸引萬人來歸祂呀!」於是筆者就更加注意「死」的功課。結果,筆者越學越感到寶貴,以致在書信中告訴胡恩德先生說:「胡先生,我感謝你,我現在漸漸學會『死』,越死越輕鬆,越死越快樂,因為我再無所求了。我不求別人欣賞我,不求名、不求利、不求人記念……,只求主喜悅。」真的,當這個「自我」死透了,再沒有要求,地上還有甚麼事捆綁得住我呢?怪不得倪析聲弟兄的臨別贈言表示:「讓我愛而不受感戴,讓我事而不受賞賜,讓我盡力而不被人記,讓我受苦而不被人睹,只知傾酒而不知飲酒,只想擘餅而不想留餅,倒出生命來使人得幸福,捨棄安寧而使人得舒服,不受體恤不受眷顧,不受推崇不受安撫,寧可悽涼寧可孤苦,寧可無告寧可被負……。」

 

讓主分擔

也許有人會說,我不是倪析聲,我就是無法忍受!慢著!慢著!親愛的弟兄,主知道你的痛苦,所以請你將馬太福音十一章這段經文接續讀下去,聽聽主說: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28-30)

「勞苦擔重擔的人」包括擔了「犯罪不被人接納的擔」、受盡「凌辱冤屈的擔」、「孤單無助的擔」、「身患絕症的擔」、「經濟貧乏的擔」……,任何擔子我們的主都可以替我們分擔,因為祂降世成為人子,目的就是為要分擔我們的擔子,正如經文記著說:「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祂也親自成了血肉之體……,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而受苦的人。」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