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靈高飛
怎樣才可以在靈修時集中思想,好像自己的靈飛到天上,來到 神的寶座前親近 神呢?這一個問題,許多所謂「靈修大師」都在不斷地尋求。可惜他們不肯在 神的話語中尋求,反而離開了 神的話語到印度教、天主教、靈恩派之中尋求,說這是「學術研究態度,不論正、邪都應該參考」云。筆者要清楚地告訴讀者們,物理學,天文學,化學等科學可以用「學術研究態度」去尋找答案,但屬靈的事卻不可以,因為科學的正邪都是人的意見,人是沒有絕對的;但屬靈的事不但有人意見,還有「絕對」的 神的意見,和「絕不對」的魔鬼的意見,試想, 神的兒女怎可以向「魔鬼」請教「親近 神的秘訣」呢?被 神驅趕的魔鬼還可能有甚麼好建議教導我們更親近 神呢?

 

以賽亞書的靈修指示

因此、論到靈修的秘訣,我們只有一條途徑,就是從 神的話中尋求。以賽亞先知責備百姓說:「主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曾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耶和華必然『等候』,要施恩給你們.必然興起,好憐憫你們,因為耶和華是公平的 神,凡『等候』祂的,都是有福的……」(賽30:15-18)請注意「歸回安息」、「平靜安穩」和「等候」這三個詞,就是靈修的秘訣了。 神指摘人不肯「歸回安息」,是針對人「生活太忙」,不肯享受安息日親近 神的福氣。讀者檢討自己,是否因為太忙的緣故而沒有靈修,或馬虎靈修?為甚麼我們不肯將靈修親近 神的事放在最先的優先次序?這是因為我們輕視 神!你若輕視 神, 神也必輕視你!你焉想存這樣的態度可以親近 神!如果你的「愛人」以這樣的態度來與你親近,你早就將他丟了! 神又指摘人不肯「平靜安穩」,這是針對人的「心境雜亂」,不但生活忙,連心境也忙,以致將許多雜亂的事物堆塞到心裡去,正如主耶穌所說「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在那裡」。倘若我們一早起來,腦子裡充塞著「家務」、「工作」、「賺錢」、「人與人之間的是非恩怨」……,這樣的心境怎可能會有好的靈修?當你與一個人交談,那人若一邊談話一邊東張西望,好像心不在焉,一點兒也沒有留心聽你所說的,請問你喜歡不喜歡與這樣的人交談?相信你會討厭這樣的人,因為你從他的態度知道,他在討厭你。同樣、我們應該明白,心境不能平靜安穩的人,是永遠不能有好的靈修生活的。經文指出:「耶和華等候要施恩給我們」,我們若能同樣的「等候 神」,我們就有福了。

「等候」是最重要的靈修秘訣。這不是說、 神不想與人親近,乃要我們等候很久才肯與我們相交。不、主耶穌清楚地告訴我們,「『凡』祈求的就給他,尋找的就尋見,扣門的就給他開門。」(太7:8)『凡』字表示任何人 神都歡迎,只要他們肯求,肯尋找,肯扣門,沒有不給他開門的,沒有不接見他的。所以我們「等候」,其實是「等我們內心裡面一切起起伏伏的心境平靜下來,等我們的思想從各處各方收回來,等我們裡面的焦急和雜念除去,等我們裡面出現一種愛慕 神的心境……。」這種「等候」也是以賽亞先知所說的:「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賽40:31)請看,經文不是很清楚指出,我們等候耶和華,是等候「從新得力」,以致我們的靈能「如鷹高飛」嗎?當我們「等候」的時候,我們的靈是在飛,「越飛越高」,直飛到天上 神的寶座那裡去,那時、我們的靈修就達到高潮了。經文形容這種等候「如鷹展翅上騰」,表示在禱告中,這種「等候」是享受,因為鷹不像小麻雀,要拼命拍牠的翅膀才能飛,翅膀一旦停止不拍,牠就不能飛了;鷹卻不是這樣,牠能找到空氣中往上升的熱氣流,只要展開翅膀稍微拍幾下,就可以在空中盤旋很久,越飛越高,完全不覺疲乏,因為牠能在高空休息。我們在靈修時若能學會這樣「等候」,就必能享受靈修,禱告良久而不覺疲乏。再者、飛得越高,地上的任何事物就顯得越小,越微不足道;靈修也是這樣,能高飛的靈修,就能看地上的一切物質、金錢、人間的恩恩怨怨等為極小的事,完全不值得放在心上。反之、在高空,心境何等自由,胸懷何等廣闊,屬天的事物越來越看得清楚,渴慕 神的心也越來越熱切。親愛的讀者,你要常常學習等候 神!

 

大衛在靈修中的心境

或問,實際一點來說,我們「等候 神」之時,心境在想甚麼呢?能否舉一個清楚的例證,說明這一點呢?可以!著名的詩篇一百零三篇就是最好的實例了。我們發現、在一百五十篇詩篇之中,作者曾經在詩中對自己的心說話的不多,只有第十六篇,四十二篇,四十三篇,六十二篇、一百零三篇,一百零四篇,一百一十六篇,一百四十六篇,合共八篇而已。在這八篇詩篇之中,以一百零三篇最顯著,最寶貴,因為作者在詩的開始和至尾都提醒自己說:「我的心哪,你要稱耶和華」,好像一個慈母教子一樣誨語諄諄。在靈修中、我們的心思常常像一個不乖的孩子,跑來跑去,不肯靜下來.這時,我們就應該學像大衛一樣,誨語諄諄地教訓自己的心要乖,要安靜,要專心親近 神。聖經所說的「心」也是「靈」。我們若仔細讀這篇詩篇,就不難發現,詩人大衛不但成功地勸勉自己的心靈靜下來,也成功地叫自己的心靈高飛,直飛到天上 神的寶座前,進入 神的懷抱裡,其間作者說出非常奇妙,非常寶貴的經歷。現在讓我們來欣賞作者在詩中所述說的奇妙經歷吧!

第一節是全詩的主題:「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我裡面的,也要稱頌祂的聖名。」大衛勸勉自己的心要稱頌耶和華。可是、大衛怕自己的心詭詐,常常說「自己已經專心」了,其實還是屬於「假意」,所以大衛指出,若要「真心」,就要將「凡在我裡面的」都拿出來,一併用來稱頌耶和華。人的「心靈」就是全人的「中央控制系統」,他控制了人的主權,感情,思想,意志,記憶,情緒,愛意,慾念,身體,動作,聲音,表情,以至自己的生命,時間,和自己擁有的一切。靈修時,我們先要喚醒自己的全人,叫自己裡面的全部功能都醒過來,能以回應聖靈的感動,以適當而自然的感情,思想,意志………等來配合聖靈的感動;聖靈若感動我們唱詩,我們就要開聲,釋放自己的感情來唱;聖靈若感動我們敬拜主,我們就要跪下,心眼好像看見主的榮耀威嚴一樣肅然起敬;聖靈若要我們回想主的恩典,我們就要以最敏捷的思想在記憶中搜尋過往所蒙的恩……。總而言之,靈修之前,必須全人裡面所有的功能都準備好,等候在最高的狀態中,好回應聖靈隨時的感動。靈修最忌在半睡半醒的狀態,心靈木納呆滯,如同老鷹拔了毛,一點也飛不起一樣。默想個人蒙恩心靈預備好了,大衛就開始默想,先由個人所蒙的恩典開始,他說:「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他的一切恩惠。」這是說,「忘恩」是叫自己的靈飛不起的主因。要知道,自己所得的。都是自己本來不配得的,因為我們原是塵土,是乏善可陳的罪人,我們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全部都是主的恩典。

人總喜愛數算自己勞苦所得的,不愛數算恩典。其實勞苦所得的、會叫我們更喜愛思想地上的勞苦;恩典卻叫我們喜愛思想天上的主,從而被主吸引我們的心思意念飛到天上去。試試數算主的恩典,我們的靈就會「快樂」,再數算主的恩典,我們的靈就會「興奮」,我們裡頭的快樂和興奮漸漸加增,我們就開始「得力高飛」了。大衛思想自己個人蒙恩,可以分為四方面:

第一、「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這是為「心靈」得醫治而感恩。心靈再沒有任何罪惡捆綁,才能自由高飛,罪一天不得赦免,必不能親近 神,焉有任何罪孽可以在 神面前存留呢?因此、靈修時自行檢討、自潔,這是不能缺少的例行檢討。倘若自己犯了罪,未能勝過,就要將靈修改為對付罪的禱告,直到心靈得著釋放為止,才可以進行靈修。

第二、「醫治你的一切疾病。」這是為「身體」得醫治而感恩。有一些疾病是從罪而來,有一些疾病不是從罪而來。但疾病得醫治卻肯定是從 神而來,因為我們的生命原在 神的手中,祂要我們活多久就多久,沒有人能超越 神的旨意。因此,大衛為這一點感恩,就是為 神讓他能存活感恩。

第三、「他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大衛感謝 神救贖他的命脫離靈魂的死(一切罪孽得赦免),又脫離肉體的死(一切疾病得醫治),使他的生命能存活得有意義,好像戴上仁愛和慈悲的「冠冕」一樣。這是說、大衛回想自己人生最值得驕傲的,就是得到 神的仁愛(loving kindness)和慈悲(tender mercies)。有人因戰勝列國而獲得冠冕;保羅因打完美好的仗,跑完當跑的路,守住當守的道,而獲得公義的冠冕;大衛卻認為自己蒙 神仁愛最多,雖然自己犯過大罪, 神又以最大的慈悲來挽回他,大衛看這些為冠冕,感受到自己的心靈如同得到父親特別寵愛的嬌嬌兒一樣,因此,大衛越想越感激 神,心靈越活潑越快樂。

第四、「衪用美物、使你所願的得以知足。」大衛為自己所得的物質財富感恩,但更重要的,是表示心靈感到「滿足」,對世物再沒有任何貪戀。這一點十分重要,因為當你的心靈要高飛之時,叫你飛不起最大的累贅就是這個物質的世界,所以聖經勸我們「不要愛世界,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或作 神的愛)就不在他裡面了。」(約壹2:15)

羅得的妻子就是為這個緣故而滅亡的。我們的禱告若是單單為肉體的需要,求 神賜這樣賜那樣,很不知足,心靈就不可能高飛。一個不知足的心,是無法進入以 神為滿足的境界的。感恩的結果:「以致你如鷹返老還童。」請注意,這句話的意思表示,大衛因為默想以上四項感恩的事,自己的靈就像老鷹一樣漸漸「反老還童」了。原來老鷹翅膀的羽毛如果折斷或弄壞了,牠會自動脫毛再長,像小孩子脫牙再長一樣.新長起來的羽毛非常有力,使老鷹高飛得更自如。我們從這篇詩的形容可以看到,大衛在默想 神的恩典中,他的靈就漸漸得著力量,開始飛翔起來了。親愛的讀者,這就是靈修時心靈高飛的第一段經歷了,你是否也學會?

 

默想本國蒙恩

大衛的思維現在開始「起飛」,離開了「個人的感恩事項」,回憶歷史,想到以色列人出埃及,他的靈好像看見他的列祖怎樣在埃及受苦,然而、他稱頌 神說:「耶和華施行公義、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以色列人在埃及實在「受屈」,被法老王欺壓,不但做奴隸,做苦工,得不到工價,還要遭受滅族之苦。法老王不准以色列人生男孩子,一生下來就要將之殺死,因為妒忌以色列人繁殖得太快。然而, 神垂聽以色列人的呼求,並且親自下來,差派摩西以十大災難打擊埃及全國和法老王,足足報應他們。又在全體以色列人離開埃及之時,奪去埃及人的財物作為多年做苦工的工價。 神這樣施行公義為受屈的以色列人伸冤,實在是值得稱頌的。一個活潑、能以在靈修時高飛的心靈,必須是一個不以自己的事為念,多以 神的國和 神的義為念的心靈。我們的禱告若事事為己,心境就太狹窄了。 神所重用僕人,必須先有廣闊的心胸,關懷 神國,這樣他的靈才可以高飛,與 神同心同行。大衛在詩中接著說:「衪使摩西知道衪的法則、叫以色列人曉得衪的作為。」默想這句話,我們就知道大衛的靈現在隨著摩西飛上西乃山,在那裡,他看見 神將一切會幕的「法則」向摩西傳講;山下的以色列人看見山上冒煙,有密雲、閃電、雷轟、地震、和吹長的角聲,又聽見耶和華以打雷的聲音親自說出十誡。以色列人親眼看見 神的威嚴「大作為」,顯出 神的可畏和至聖。然而,百姓竟在這個時候在山下拜金牛,大大犯罪得罪 神。於是摩西下山,摔碎法版,吩咐利未人將拜金牛的弟兄殺了三千。然後摩西再上西乃山替以色列人求赦罪恩典。摩西很了解 神的性情,所以他竟然在 神發烈怒的時候,求 神將 神的榮耀顯給他看。 神果然聽摩西的禱告,饒恕以色列人的罪過,並且指出,人不能見 神的面,雖然如此, 神還是讓摩西可以看自己的背,說是將自己「一切的恩慈」顯給他看。然後 神和摩西一同站在那裡, 神就向摩西宣告自己的名字。大衛在這裡所說:「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正是 神宣告自己名字的前半部,後半部又說:「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5-7)摩西聽見這後半部就急忙俯伏下拜,求 神赦免以色列人的罪孽。怪不得大衛說:「衪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衪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因為 神在大怒之中仍然將自己的一切恩慈顯給摩西看,又答應摩西的禱告,原諒以色列全體百姓,終於領他們進入迦南應許之地。

親愛的讀者,倘若我們靈修親近 神,能像摩西那麼得 神的喜悅,那麼了解 神的心,甚至在祂發烈怒之時還是要見祂的面,我們就必能作 神忠心的僕人了。我們從大衛用了較長的篇幅來形容這事,就知道大衛的靈被 神慈愛的性情吸引住,可見大衛十分羨慕更深地認識 神和親近 神。自己蒙赦罪,整體以色列人也蒙赦罪,從赦罪的恩典中深入認識 神的性情,這是靈修得 神喜悅的秘訣之一。開始飛向高空離開西乃山,大衛的靈就立即向高空飛翔,這時他以幾個「何等」來形容自己的感受,說:「天離地何等的高、衪的慈愛向敬畏衪的人、也是何等的大。」天離地究竟有多高?能向高空一直飛翔的人才能感受到。大衛的靈現在向著高天飛!飛!飛!噢!明明望見那顆細小的星,為甚麼飛了那麼久,那顆星還是顯得那麼的細小,一點兒拉近的感覺也沒有?可見天真是高!突然大衛感受到自己不是在「天空」中飛翔,而是在 神的「大慈愛」中飛翔,噢! 神的慈愛何等的大!真是超過人所能測度。偶然間大衛的靈眼轉過來向東向西遠眺,噢!一望無際,他就不其然地說:「東離西有多遠、衪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大衛在他的認罪詩中曾說:「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詩51:3)意思是,我的過犯常常前來控告我,以致我不敢親近 神,我因此沒有能力,沒有喜樂,沒有盼望。但是現在不同了, 神的怒氣真是轉眼之間,祂的恩典真是一生之久;因為 神已經赦免了大衛的罪,恢服與他相親的關係,使他的靈從新得力,能以高飛,面對 神無須再自咎,因為 神已經將他的罪帶去,像東離西那麼遠,完全看不見了。

讀者要確實的知道,毫無自咎感是靈修時自己的靈能「高飛」最基本的條件,正如聖經說:「我若心裡著重罪孽,主必不聽。」(詩66:18)想到這裡,大衛的靈感受到與 神的關係很親很親,就像父子那麼親,所以他說:「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衪的人。因為衪知道我們的本體、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父親看見自己的兒女因為學行路而偶然跌倒,絕對不會過份怪責他的,因為父親知道他們尚年幼,不論在經驗、體力、意志等方面很軟弱,跌倒是免不了的,只要能立即起來、終久必定學會走路,不再跌倒。 神看人更是如此, 神考慮到人的「本體」沒有足夠能力勝過罪的,因為人本是「塵土」,人出於塵土,人戀慕的事物也離不了塵土。犯罪的心就是如此,人放縱肉體的情慾,如同戀慕塵土中污穢卑賤的事物一樣。若不是 神將「靈」放在人的肉體裡,人類根本上是毫無價值的。因此, 神要救人的「靈」脫離污穢的塵土,就動了憐憫人的心腸,用祂的榮耀美德來吸引人,教人的「靈」高飛,在禱告中上升,好成為高貴,從新與 神恢服父子關係,這關係只能在高空中領會,不能在地上塵土的境界中領會。基督徒要學會在禱告中享受 神,尤如蒙慈愛的兒女享受父親的親情一樣,才能叫自己的「靈」飛進天父的懷抱裡。

我們在禱告中享受與 神父子的親情,這就是聖靈的工作,正如保羅所說:「因為凡被 神的靈引導的,都是 神的兒子。我們……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 神的兒女。」(羅8:14-15)大衛想到自己是 神的兒子,他就不其然地想到自己的靈好像從高空往下望,要看看世人的身分與自己有何分別,他就感嘆地說:「至於世人、他的年日如草一樣.他發旺如野地的花。經風一吹、便歸無有.他的原處、也不再認識他。」「世人」就是那些不認識 神,與 神全無關係,在地上塵土中過污穢生活,心靈只想到物質,並不關心屬靈和永恆的人。他們的人生價值如「草」,他們的成功如「草上的花」,經不起風吹就折斷了;尤其是沙漠的熱風括來,連根都枯乾了。草枯乾之後就會腐化,顏色與本質都完全與它的「原處」(泥土)相同,因為他們不關心自己的靈魂,也擺脫不了塵土的污穢。「但耶和華的慈愛、歸於敬畏衪的人、從亙古到永遠」,這是大衛想到自己蒙恩成為 神兒子的幸福,這幸福是永遠的,由於自己認識 神的慈愛和可敬可畏的性情而蒙恩得到的。

能對 神敬畏,才能享受 神的慈愛;因為敬畏叫我們的靈以 神為至高,享受慈愛的心叫我們的靈高飛去親近至高的 神。大衛想到 神應許說:「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出20:6)就相信自己蒙福,自己的後裔也必蒙福,所以衪說:「他的公義、也歸於子子孫孫.就是那些遵守衪的約、記念衪的訓詞而遵行的人。」子孫蒙福不是血統遺傳的,乃要教導子孫「遵守 神的約,遵行 神的訓詞」才可以。這裡又讓我們看見,大衛的靈雖然高飛,他也關心自己的子孫,希望他們也能高飛,好叫他們也能得救稱義。一個高飛的靈,必定是一個常在家中帶出美好見證,引領全家遵行聖經教訓的靈。倘若有人說自己有很好的靈修生活,而家庭生活卻不能帶出美好見證,使兒女也遵行 神的道,這人必定是在說謊。心靈飛到寶座前靠著兒子的身分,大衛大膽地默想自己飛到天上 神的寶座前,說:「耶和華在天上立定寶座.衪的權柄統管萬有。」大衛好像目睹 神坐在寶座上,在祂面前,和寶座前的玻璃海上,站著千千萬萬天使,並且在玻璃海以下,可以看見整個宇宙萬有,這一切、都在 神權柄的統管之下。默想到這種境界,心靈裡的感受,是何等的奇妙。大衛自己是以色列國的王,他有自己的寶座,但大衛感受到自己的國度比起 神的國度,實在微不足道。雖然如此,我們驚奇地看到,這時大衛竟然用「命令」的口吻來替 神向發號施令,指揮所有天使和宇宙萬有都要稱頌耶和華!大衛發出第一個命令說:「聽從衪命令成全衪旨意有大能的天使、都要稱頌耶和華。」噢!大衛竟然敢命令所有有大能的天使!!真希奇!大衛究竟是誰、竟敢用這種語氣令命所有大能的天使?是的,大衛認為自己既然是 神的兒子,就有權柄命令天使。這時,大衛的靈必定是投入 父神的懷抱裡,坐在 父神的膝蓋上,用手指著那些站在寶座前有大能的天使,命令他們都要稱頌耶和華。接著大衛發出第二個命令,指著天上的萬軍說:「你們作衪的諸軍、作衪的僕役、行衪所喜悅的,都要稱頌耶和華。」在此,我們注意到,大衛認為所有有大能的天使都是為「聽從祂命令,成全 神旨意」的使者;所有天軍和天使,都是為「行 神所喜悅的」僕役。或問、 神的命令,旨意,和 神所喜悅的是甚麼?大衛直接了當地替 神回答說:「就是稱頌耶和華!」如果 神要所有的天使稱頌祂,我們這些蒙恩做 神兒女的,若要討 神喜悅,要行祂旨意,豈能不稱頌天父呢?接著,大衛又發出第三個命令,指著整個宇宙萬有,不論生物,死物,說:「你們一切被衪造的、在衪所治理的各處、都要稱頌耶和華。」請注意,大衛每發出一個命令,他所指揮的範圍就擴闊一點,來到第三個命令,大衛指揮的範圍擴到最闊,就是「一切被 神造的,在各處被 神治理的」,無一例外,全部都要稱頌耶和華。這是說, 神創造萬有最高的目的,就是要萬有稱頌 神,宣揚 神的榮耀。倘若有任何受造之物不肯履行稱頌 神的責任, 神就要行使祂「治理」的權柄,將之丟在「地獄」裡。「地獄」一詞,原文是耶路撒冷城郊的「欣嫩子谷」,是城中居民常常出來倒垃圾的地方。這是說,祂看那些不肯稱頌祂的受造之物為「無用的垃圾」!最後大衛發出第四個命令,就是對自己的「心」(與「靈」相同)說:「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這是說,大衛擔心自己的心只會吩咐別人稱頌 神,自己卻忘記了。所以在這篇詩篇裡,大衛再度提醒自己要稱頌耶和華。一個不肯稱頌 神的「靈」,就是「不肯聽從 神命令」(反叛)、「不肯成全 神旨意」(無用),「不肯行 神所喜悅的」(可憎)、「不肯以受造物的身分來尊重造物主」(自大)、和「不肯以公民的身分來順服 神作王的治理」(該死)的靈。因此,大衛慎重地命令自己的靈一定要稱頌耶和華。

請讀者默想,大衛寫到這裡,他的心情怎樣?他的感受是怎樣?他心眼所見到的是甚麼?他怎樣享受與 神的關係?如果讀者真能從默想中領會大衛這些心境,你大概也能學會「享受 神」的靈修生活了。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