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當知道的一些世事
近來全球對於金融海嘯的話題已成了家常便飯,無論同事、朋友、家人、夫婦以及主內肢體都對這次的全球性問題作出談論、分析、探討云云,甚至吃飯時、閒時、休息時都離不開這話題。有人指出,平均每人的資產總值由去年(2007年10月)至現在(2008年10月)已減少了30-40%,而且這次事件或許會比預期更嚴重,普通所謂散戶的損失可能小至幾萬,大至幾百萬也不定,以至人心惶惶,全球都慌慌不定。但我們作為基督徒,有否想過主如何看待這件所謂全球性的大新聞?

當人面對失敗,甚至是絕望的時候就會開始想到神,因為他們的金錢已經不能成為他們的依靠。手上的股票、債券等等,賣了又大蝕本,不賣又繼續貶值,他們已經不知如何是好,惟有寄望政府出手救市,但一次又一次地令他們失望。他們惟有開始尋找一些心靈慰藉,有時是配偶及家人的扶持,有時是一班「大閘蟹」的同病相憐,總認為有人陪總好過自己蝕。但可幸的是,他們當中有些人找到了基督教作為心靈安慰所,他們這樣的心態本是不健康的,但我們這些基督徒當初信主時又何嘗不是有些歪心態!主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所以,患難是對人有益的。

我們不去討論、批評及責問究竟基督徒應不應該投資,事後孔明倒不如明白真理仰望主。真信主的人有一個和世人很明顯的差別,就是心裡平安。因為我們有靈魂的錨,既牢靠又穩妥,就是主所賜的永生,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奪去。很多人以為這些思想,只是在患難中的心靈寄託,讓日子好過一些,是脆弱消極的做法。其實說這些話的人通常有一共通點,就是常常「以為」自己很堅強,能以面對全球的問題而自己會是得勝者或是不關自己事,但其實他們的「荷包」每日都不停縮水,只是他們以為「無人知就無事」,更甚的是他們多數都根本不知道世界發生著什麼事,只是人云亦云,其實他們相當天真!當真基督徒獨自一人靈修的時候,那種實實在在從主來的平安惟有自己知,現今世上的事比起將要來的大榮耀,實在是很「濕碎」。

我們現在來看到底世界將要發生什麼事,顯然沒有人能準確知道日子時候,但世界發展的方向是能夠看得見的,因為「天地都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而主耶穌始終都會再來的。

從尼克遜宣佈美元與黃金脫勾以後,那時為1971年,世界金融市場已經進入了一個激烈進化論的模式:物競天擇、弱肉強食在金融世界裡彼彼皆是。「貧者愈貧」是被淘汰的一群,而「富者愈富」就是被稱為進化的一群,而進化的定義就是由工業勞動進到資訊收集。以勞力為收入,或有或無投資也好,這都是貧者;而以資訊(或是他們所謂的知識)為基礎,繼而全面投資的,這都是富者。沒有了黃金本位的美元就是通貨膨脹的元凶,工資收入上升率遠遠追不上美聯儲印美元的速度,所以被政府(特別是美國政府)稱為中產階層的人就是進化模式下的貧者,因為他們不認識「遊戲規則」,只知道「打工搵錢,買樓買股票」這些「做法」。讀者請留意,這樣的遊戲規則是世界性的,但不是主所喜悅的,所以跟隨主的人總覺得在金融商業市場上很難生存,但基於全球化,就不得已地勉強生活。顯然主容許了這些變化,我相信是加速了主再來的時針,因為主會為著我們這群被人看為可憐,但被天父看為寶貴的人的緣故,不再遲疑地再來接我們離開這將要混沌的世界。

2007年:自1971年的36年後,世界金融市場到達了金錢頂峰,因為新一波的進化模式將要開始,就是現在被政府稱為富者的人將會成為貧者。據我觀察,「現在富將來貧」與「現在富將來更富」的分水嶺,將會由投資市場的「錢搵錢」進到「自己印金錢」的地步。簡而言之,全球的財富將會由現在少數富有的人進到將來極少數而極富有的人手中,而大多數的人將會被稱為窮人,全球的金融權力會落在極少數的人手中,並漸漸明顯出來。這些人不是政府官員,不是世界富豪,也不是公司老闆,而是有權力「印金錢」的人,可能他們已自覺進化到自稱為神的地步。

投資市場的出現是要產生貧富懸殊,而洐生市場的出現是產生全球貧窮。敵基督就是在世界共產與極權主義的條件下才可出來的,明顯地美國正向著這方向進發,世界現在又是跟著美國走。而2008年全球已開始進入萎縮期,意味著貧富懸殊將會被拉近,因為眾人都會開始變得貧窮。我實在不認為所發生的一切都是自由市場所奉行的「經濟週期」論,因為金融市場創造論的設計者永遠都誤導眾人看成為自然週期的進化論。但其背後隱藏的目的,就是那能夠「印金錢」的少數人或家族在從中盡最大努力去控制一切。顯然他們也沒有能力控制所有,否則這世界早早就已滅亡。但市場上的所謂預測、走勢、大局等等,實在是有計劃地嘗試創造他們所想望的環境出來。

看來我已經說得太遠,本文章的目的不是要導讀者轉向陰謀論學說,更不是嘗試指出「搵錢」的方向,而是作為基督徒,我們不能太過無知,世人無知是可以肯定的,但我們是有著永恆眼光的神國子民,應該要努力於認識神,勝過世界一切的迷惑。我們的著眼是永恆,永恆開始之時就是世界終結之時,世界終結之先必有那大罪人顯露出來,大罪人顯露出來之先,必先有大罪人顯露出來的局勢與環境!根據聖經,只因現在有「一個攔阻」,要等那攔阻被除去,那大罪人才會顯露出來。那麼「攔阻」是什麼?我不知道,只知道那攔阻只有一個,並已經有兩千多年了,我想或許是與「耶穌基督並衪釘十字架」的真理有關罷。

「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要求神蹟,沒有神蹟顯給你們看」。所以由主耶穌至今的世代,世人(甚至是基督徒)大致上神蹟都不能亦不是用來「見」的,只是「邪惡淫亂」不停加增,所以我們不當希望見神蹟,只希望明白聖經,在聖經裡更深入認識我們的天父。主說:「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現在的民打民、國打國、地震、飢荒隨處可見,人們甚至已經在新聞裡看得痳木了。所以,據主的話,我們一定要深信「瘟疫」必要來,雖然我們不想它來,但它必需先來。

當瘟疫來的時候,金融市場必會癱瘓,2003年香港的非典型肺炎已經預兆了。當瘟疫真的大規模臨到的時候,我們現在的商業市場恐怕還是太繁榮了。各位讀者一定要明白,我絕不是危言聳聽,只不過是太多人受了積極思想的灌輸而不自知罷。可能2009年的日子會如往常一樣,因為時候日子通常不是人能夠推測的,但若果你心想主再來可能還有幾百年的日子,你恐怕是「睡了的人是在夜間睡、醉了的人是在夜間醉」了。當人慌慌不定的時候,我們該知道世界的遊戲正在進行中,無需擔心疑惑,只需仰望賜我們飲食的主就夠。但當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我們就分外要小心了。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