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名無實的得勝
撒狄教會

【讀經】:啟示錄三章1-6節。

以前稍為提過這七個教會,是代表教會歷史的七個時代,推雅推喇,是論羅馬教的教皇掌權,教會的道德與行政,到了極黑暗的時代,雖則也有那般忠心的教會使者:持守主的真理,行善不稍懈怠,然而教會的大體,卻是敗壞了。撒狄是接著推雅推喇的,在那時代中, 神興起了一些祂的僕人,竭力為真道爭辯,雖在教皇的淫威之下,還是作了美好的見證,至終在1514年以後,路得馬丁,在 神特別的看顧引導之下,把基督教從羅馬教中領導出來,這是一個神蹟,是一個復興,是耶和華大能的作為,是我們今日值得紀念的。因為從那時候起,聖經被釋放出來,人可以自由直接的去誦讀 神的話,可以本著被聖靈感動的良心去事奉 神,可以直接的來到 神面前,與祂親近而不必再藉著神甫們來作中間人,罪過完全得著赦免了。但這純粹為愛護真理,向 神忠心的態度,維持的並不太久,以後即變為專與天主對抗爭鬥的一種勢力,甚至引起了爭戰,這與起初殉道的精神,相差不可以道里計,按外面是屬靈的,按實際說卻變為屬肉體的了。自從天主教直到如今,數百年來,更正教許多部分,總脫不掉這有名無實的形態,按名是更正了,但許多天主教的遺傳,制度儀式,仍依然未改而流行,屬世的勢力金錢,在教會中掌權,雖未若教皇之威福,卻也有相當的地位,而敬虔真理的智識,聖靈生命的大能,終未充分的表現,教會也沒有拆毀了當拆毀的,建立了當建立的,只是個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撒狄教會而已。

在這七個教會中,有兩個未曾受主責備的,就是士每拿和非拉鐵非,也有兩個只受責備,而未曾得著稱讚的,就是撒狄和老底嘉。依我們來想,推雅推喇,是罪惡到了極點,耶洗別的組織,明目張膽的反對 神,撒狄是推雅推喇的復興者;卻不料它竟然失敗到令 神傷心,一無可取的地步!按外面說它樣樣是更正了,但按實際來說卻是毫無生氣的。

一個教會或一個信徒,到了這種地步,是再可憐沒有了,因為別人不容易看出他的毛病,他自己呢?被一種自欺的空氣籠罩著,也不知道自己的實況,惟有那在金燈臺中間行走的主,是知道他的一切,因而發出慈愛的警告,我知道你的行為。

 

一.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撒狄教會有一個極好的屬靈名譽,是因它曾有一度的好,忠心熱誠的討主喜悅,悔改當悔改的,追求當追求的,它不從耶洗別深奧之理,也不走巴蘭和尼哥拉的道路,它對於這種罪惡的行為,深惡痛絕。在那一段時期中,它的生命活潑而長進,它的生活,也行走在 神的愛中,它知道是應當如此的愛 神而榮耀 神,在旁邊的聖徒,也真因她的長進而歆羡而稱讚,於是人都說它是活的,它自覺也是活的。誰料想正在這個時候,死亡的勢力暗襲進來,正在它大步行走的時候,漸漸地覺得後力不加,漸形疲憊、萎弱、愛心冷淡,敬拜成為儀式,禱告直是規則,工作只是應付,能力不加添、聖靈不同工,外面倒還強作支持,裡面卻是空虛混沌,到了如此地步,按名是活,其實是死的了。

「活」之一字在屬靈的事上,是何等美好,也是何等緊要,我們的 神是活的,而且活到永永遠遠,我們的主是死而復活的主,是得勝死亡的主,在我們身上的救贖,是當我們死在罪惡過犯中的時候,使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一個有了重生經驗的基督徒,基督的生命在他裡面,他的一切,即刻表現了活的能力,聖靈住在信徒裡面,一直是保守培養這復活的生命,使其根深葉茂,果實豐盛,事事證明他裡面有一位活的主、活的靈、活的生命,這是基督徒生活的自然表現。

這世界伏在那惡者手下,是在死亡的權勢之下,撒但是掌死權的,世人是一生怕死而為奴僕的人(來二14∼15),人一生的行為動作,是受死權的支配,是往死亡的路上直奔,基督徒在今日的世界中,乃是用基督的活,來對付撒但的死,在靈界之中,一直是生命與死亡的鬥爭,這種事實我們作基督徒的,當深切明瞭的,不然你就是白佔地土,縱或不至下地獄受第二次的死,卻是叫死亡的繩索,把你捆得結實,以至裡面的生命,到底活不出來,這是今日許多基督徒的靈性狀況。

一個基督正當的情形,應當是活的,換句話說清楚點,就是每一件事,是帶有生命的,不受死權支配的,而且是得勝死亡的,無論是對 神對人,都是裡面生命中活出來的、是聖靈的、是能力的、言語中有鹽調和,叫聽見的人得益處(西四6),行為上帶著基督的香氣,叫人死、也叫人活(林後二16)。禱告有 神的同在,讀經是 神的話語,在聚會中眾聖徒的敬拜,真是在寶座前的事奉,是使父 神悅納,而使鬼魔戰驚的(詩一全、卅一21∼24)。使徒行傳四章32∼33節作見證,是真活的見證,把基督活擺出來,傳福音是真福音,使罪人聽見父 神的聲音(路四18∼21),不但這些屬靈的事是活的、是生命的,甚至一言一行,居家在外,隨時的流出活水,使曠野有路,使沙漠有河,使迷路的回轉,使軟弱的有力,隨時隨事,把父 神的慈愛,基督的救恩,活出來、擺出來,這方是一個基督徒正當的生活,但今日要找出這麼樣一位聖徒一個教會,不能說沒有,真是鳳毛麟角了。

今日大多數教會與聖徒的情形,正是與此相反的,一切的生命工作,都是有名無實,甚至可憐到一個地步,名為教會而實非教會,名為聖徒而實非聖徒,根本就不是,那裡還提得到活,教會只是大門上的一塊招牌,裡面死氣沉沉,禮拜堂是不小,座位是空的,主日赴會的寥若晨星,就在這少數作禮拜的人中,明白自己真正的蒙恩得救,而有基督生命的信徒,也難找出三五個人來。這種光景,真是叫人慘得鼻酸,更可憐的,是慘不覺慘,死不知死,依然大夢酣睡,這種死透了的教會和聖徒,只好求那使死人復活的主,再施憐憫。

撒狄教會的死,並不是以上所提的光景,它是教會,是金燈臺,仍然被列在七個金燈臺中,是發光的(它的光快要熄滅了)聖徒是有生命的,它曾有一度忠心、熱誠、大發光明,它自己往活路上走,人也看見它是活的,它有生命,而且追求生命的長進,就是到今天,它的名還是活的,它自覺也是活的,它沒有犯普通人所犯的罪,沒有貪財像亞干,也沒有傳異端像腓力徒,它的信仰是純正的,組織是合法的,前進的目標,是向著生命之路, 神的話語,它的傳道,是有生命而且有主呼召的,是清楚奉獻的,教會的聚會是屬靈的,而非儀式的,傳道的工沒有放下,聖徒是有生命也有智識,財物的奉獻,也不落後,它樣樣是好,故此就有了頂好的屬靈的名譽,按名是活的了,但那鑒察人肺腑心腸的主說:我知道你的行為。

 

二.我知道你的行為

主知道我們的行為,行為的實際,也只有主知道,人的批評靠不住,自己的感覺也靠不住,普通人一提到有名無實,就以為是能說不能行,有信心沒有行為的人,但撒狄是有行為的,而且是好行為,不過它的行為在主的面光之中,是死的而已。它樣樣是對的,樣樣是好,然而卻有死的成分,參雜在裡面,並且漸漸地把全部弄得死僵,以致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了。它應當是叫主最快樂的,反成了叫主最傷心的了,別的人分爭結黨,貪財愛世,它一切似乎都走上正軌,卻不料反成了死的,到了如此地步,純正的信仰有甚麼用處,合法的組織,有甚麼用處,祈禱讀經,傳道作證,使撒但受不到損失, 神的名得不到榮耀,一切都不過是個「名」而已,實際是等於零的。基督徒啊!請你我在此留心!我們要有行為,要有好行為,要有名實相符的行為,更是要有活的名,也有活的實,主是活的,是生命,主也要我們是活的,是有生命的。能說不能行,是假冒為善,是虛浮,是自欺欺人,但行為是出於自己,出於肉體,或是帶著自己參著肉體,這在屬靈實際上,仍是個有名無實。罪的工價乃是死,取死的肉體也須死。(羅六23、七24)

讀這篇講題的弟兄姊妹,你看見嗎?你懂得甚麼叫死麼?為要使讀者更清楚一點的緣故,我就比較詳細的說一下,我舉一個例吧!你在聚會中,禱告中,或你個人,或是多人,常覺得空氣的死沉,講的沒有生氣,聽的也沒有興趣,或是唱歌讚美,外面是照例的作,裡面卻沒有活力,沒有力量,普通說這就是空氣發死,沒有聖靈的膏抹,主的同在,這自然是不好的現象。(有時是因撒但的攻擊,而致有如此)但是有的時候,因著講道人的口才、魄力、動人的熱情、巧妙的比喻,照樣的引人入勝,便有一時的果效,唱詩班的喉音嘹亮,音韻合拍,調詞和諧,餘音繞梁,這時候也似乎叫你與主親近,被提升天,這樣的光景,就是一個人沒有生命、沒有聖靈、也能辦得到的,就是人有生命有聖靈然而不靠聖靈,只靠自己,有時也能辦得到的,你從外面來看真難一時分清,不過在主面前,何者是活的,何者是死的,卻不能有絲毫的假冒,縱然人都說你是活的,主卻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是死的。

有些傳道人用交際的手腕,籠絡了好些人來作禮拜,勉勵了些好人奉獻捐錢,用捧場式的選舉,組織了執事會,來為教會負責,傳道人往來奔走,汗流滿面,信徒們滿口讚揚是為主忠心,卻未曾想到,主要把這些放在屬靈的天平裡,一共比空氣還輕,沒有實際的力量。

我國有很多的大廟古剎,是和尚們的募化,慈善家的布施,有些固然是沽名釣譽,但也有的是真心為善,然而無論是真心是假意,一概是出於肉體,是死行,不是生命。我給諸位說一個奉獻錢財的故事:有一次,慕勒先生(就是大有信心開設孤兒院的那一位)收到一位姊妹的奉獻一百金磅,由於她並非富有,竟奉獻如此之多,他恐怕她有甚麼作用或目的,他叫了她問道:「姊妹,妳為何要把這錢送來?是願意在善事上有分,還是想在孤兒院有點工作?」這姊妹見問,淚流滿面的說:「先生,我沒有其他的原因,主拯救了我,我是甚麼都沒有的人,我主恩大,無以為報,所以我把我多年的積蓄,一並拿來。」她再沒有說甚麼,但我在讀這故事的時候,看見一個被聖靈感動的心,向主所有的奉獻,和今日的教會,用許多方法所籌來的捐,雖然傳道人有了薪金,教會中有了費用,但屬靈之價值,何啻天壤:弟兄姊妹,總要分清,什麼是肉體、什麼是生命、什麼是活行、什麼是死行,免得成了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犯罪作惡的人受刑罰,我們這些按名是活的教會和聖徒也落在審判之下,我們是罪有應得,但主的心是何等傷痛呢!因此主在這裡又警教它說:你要儆醒。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