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更多的得勝上
推雅推喇教會

【讀經】:啟示錄二章18-29節。

「我知道你的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這是那眼目如同火焰的主,向推雅推喇,忠心的使者,所有的讚美。在當時,這教會內,有一個掌權的領袖,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行為不端,奸滑詭詐,然而教會的權柄,卻在她的手裡,她能牢籠一切信徒和一切 神的僕人,引誘他們犯罪,貪財愛世,另一方面她卻會假作敬虔,自稱先知,而且高言大志,談吐屬靈,講一切深奧之理,所以一般教會中無知的婦女(提後三:6),正合乎自己的情慾,因而趨勢追隨,捧場愛護。這位假冒為善的領袖,便趁機自成黨羽,表裡為奸,對於親近她的人,投以所好,特別關愛,如此日久,便根深蒂固了。在起初教會中一些真心愛主的人,也少有所覺,不過因這位耶洗別的權術機智,裝作光明,而且似乎滿有恩賜能力,口才智慧,許多虔敬的信徒,虛心領受,也得造就不少,這些誠實敬虔的聖徒,真被她欺哄得絲毫不防;及至一旦勢成,惡蹤敗露,欲除無術,投鼠忌器,薅稗子,又恐傷了麥子,以至遷延日久,就讓那位耶洗別,公然為奸,教會的地位權利都操持在她手中,並且使許多人陷在罪裡;她的行為,居然像舊約時代,以色列王,亞哈的妻子,性情驕淫,手段毒辣,引誘以色列人敬拜偶像,使亞哈王完全屈服在自己手下。所以主在這裡,明明說她,不是先知,乃是自稱先知,在教會中不是作工,乃是引誘信徒,順從她。這些服從她的人,靈性生命,並未曾長進,不過是犯姦淫,吃祭偶像之物(按:放縱肉體貪愛世界),她們彼此的連絡,並不是屬靈的相愛,乃是肉體的結黨,她的名字,決不是耶洗別,一定是非常屬靈的聖經名字,但主卻說她是耶洗別!她的結局也要如同耶洗別一樣的落在 神的震怒之下。凡服從她的人,也遭受了刑罰,主說要殺死她的黨類!對於教會中那般忠心的使者;主在這裡一面責備他們,因為在起初的時候,容讓了罪惡。以致耶洗別進入教會,使主的教會敗壞了,但另一方面,主卻誇獎他們的長處,而且更特別的,是末後所行的善事。

 

一.比起初所行的更多

這些使者,是主右手中的星,明白自己的地位,知道主的大恩大愛,對於主絕對的忠誠順服;他們的生命與生活,美麗而光明,滿了仁義的果子,有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並且始終不懈,結果更多。在起初教會聖潔,他們是滿有愛心,多結善果,及至耶洗別掌權、教會敗壞,信徒被引誘,工人走差路,葡萄園進來狐狸,自己因一時疏忽,未曾防堵破口,教會被撒但的使者敗壞,這忠心的使者,受了主的責備,一定是痛心疾首,自怨自艾,在普通的人,定然是心灰志餒無力前進了。一面悔恨自己的無知,又看見耶洗別的橫行,一日大似一日,甚至連自己在教會中作工的門路,都被排擠堵塞起來,這一個錯失,是終身無法挽救的,這一個破口,是不能防堵的。在如此的情況之下,他竟然能不灰心,不喪志,保守自己清潔,固守真道的奧秘,想起已往的無知,就更加力的追求,看見撒但的猖狂,就更加不搖動的信心,看見許多人愛世界,就更加自己愛主,看見耶洗別的淫污,就更使自己潔淨,看見許多工人,只知餵養自己,就更顧念群羊,更加殷勤牧養,看見不法的事增多,就更加使自己行善更多。這個屬靈的勇氣,使主的心是何等的得安慰,他沒有如同以利亞在羅藤樹下求死,乃如同以利沙使活水湧流,使沙漠地有水,使黑暗中有光。這真是教會中流砥柱,泰山北斗,使教會在荒涼中,黑暗中,一般 神的兒女,主的小羊,仍然有路可走,有光可見,是何等的寶貴,何等的得勝呀!

常看見一些教會領袖,一些傳道人,確實是有生命而且奉獻的人,也有主的呼召和恩賜,也有善行和榜樣,就是有一種普遍的弱點,在熱心的教會中,能作工,在犯罪和荒涼的教會中,便不能作工,他只能住在腓立比和帖撒羅尼迦,在那裡弟兄姊妹的同心合意,相親相愛,是叫他勇氣百倍,熱心服事主。但讓他來到哥林多和加拉太,看見信徒,嫉妒分爭,分門結黨,異端流行,假使徒掌權, 神的兒女受欺,這便叫他一天也忍不住,真要退避三舍了。若是主安排他在如此的教會中,卻去不能,他一定是偃旗息鼓,無力振作,不是唉聲嘆氣,就是為作惡的心懷不平,有時義忿填胸,做些過分的事,說些過激的話,甚至拔刀削耳,失去屬靈的安靜,效法血氣愛主的彼得,結果反叫事情愈弄愈糟,撒但毫不受傷,惡人毫不悔改,軟弱的弟兄,也不諒解,正如摩西打死埃及人,自以為弟兄必知道 神是藉著他拯救以色列人,豈知適得其反。他們一點也不明白,反倒甘心在法老王的手下,弄得自己立腳無地,只好逃往米甸,避世不見,作牧羊兒,終此一身了。今天這樣的人,正是不少,嘆息教會黑暗,領袖犯罪,自己無力挽救、無力改正,個人方面,也停止結果,停止作工,甚至於只知嘆息,卻忘記禱告。只知撒但猖狂,卻忘記耶穌掌權。只看環境,不仰望主耶穌,如此下去,不但不能叫教會得益,連自己也受了大損;不能得恩更多,恐怕連所有的也要被奪去了。這樣叫撒但何等歡喜,主心何等傷痛呢!所以聖經說:「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生出嫉妒,因為他們如草快被割下,又如青菜快要枯乾,你當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你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詩篇卅七:1∼7)。

在今日荒涼紊亂的教會時代,真巴不得有一班推雅推喇教會使者,不因別人犯罪而灰心,也不因別人跌倒而跌倒,在黑暗中,越發光明,在污穢中,越發清潔,不因不法的事增多而愛心冷淡,反倒因主快來,而行善更多,這也並不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的自潔行為;仍然是應當警告的便去警告,應當勸勉的便去勸勉,警告了,勸勉了,仍不見人悔改,不見有效驗。我這作 神僕人的,仍當站在守望所,事奉我的主,仰望我的主,即便為此受到委屈逼迫,仍是謙卑忠誠,只將自己交給那按公義審判人的主,不自己伸冤,不自己退步,這一種的剛強生命,何等榮耀,何等得勝。自古以來的先知使徒,無一不是如此,從來不知道膽怯,也不知道灰心,不計劃成功,只知道順服他的主,而討主的喜歡,美哉得勝,今日需要的得勝者!

一個生命薄弱,糊塗無知的信徒,在耶洗別掌權的教會中,當然是同流合污,與世為友,再不然就是聽從一些撒但深奧之理,而走入歧途,但一班真正蒙恩專心順服主的人,也是要如以上所說的失敗灰心,而不能勇往直前,行善更多,其故安在?當然是因生命到底未成熟,不老練,我想還有一個大原因,就是想成功的心太盛,一見環境不許,路多荊棘,不是一蹶不振,便是另尋道途,另闢工場,另立教會,這正是今日我們所看見的現象,故此我在這裡多說一點話。

貪財縱慾是肉體,自高自大是肉體,這成功興盛,也是肉體。禱告了一月一年,便指望教會大復興,講道一次兩次,便指望三千人悔改,青年男女奉獻給主,作工一二年,便指望成功如同司布真、衛斯理一樣。少有一點屬靈經驗,真理的亮光,便自命不凡,想作當代教會中的馬丁路得,豈知生命不豐,火候不到,經驗不老練,才能有缺欠,並且在主手中所受的造就,還膚淺得很。一些知識是從書本上學來的,抄襲別人的東西,一些理想的計劃,異想天開,及至走起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也不能說沒有主的恩典,主的同在,但自己的成分還太多,得不到 神的完全祝福。一遇到撒但作工,破口太多,無法防堵,只好完全放下,不敢伸手了。

試看近二三十年,我國教會的光景,有人立志跟從主,尋求主的旨意,一蒙了恩,看見了一些真理,得到了一些祝福,便立時停止生命上的尋求,去計劃外面的成功。我說停止尋求,自然沒有人承認,他在那裡仍是尋求的,不過不是專心了。用了許多力量,虛渡許多光陰,要成功個東西,甚麼團,甚麼會,甚麼出版物,效法司布真,又效法衛斯理,把約櫃放在牛車上,倒是滿腔火熱,及至 神發怒,牛失前蹄,約櫃東倒西歪,烏撒被擊打,在這時只有驚惶害怕,完全放下,不敢嘗試了,就是還不放下的話,不過是顧全面皮,勉強支持,最好的維持現狀,絕不會行善比前更多,再有的是說, 神的時候未到,其實是我們不長進。

最近一些時候,在我個人心中,一直思想一件事,就是 神教會今日的荒涼、紊亂,自然是末世必有的現象,但那行善比先前更多的光明使者在那裡呢?許多信徒想走,沒有人引導,想服事主,卻沒有正軌,想合一,卻沒有羊群的腳蹤,想奉獻的財物,卻沒有 神家的倉庫。真不放心把 神的東西,交給不忠心的管家,這一切的罪, 神恐怕都要向我們這些傳道人來討問了。我在河南某處教會講道的時候,一位姊妹對我說:「你們傳道人,把人害得真苦」,我真希奇她的話,對她說:「怎麼傳道人害了妳呢?」她便說:「各說各有理,各說各的對,指出許多路來,到底那條路是對的呢?」人也不知到底該聽誰的話,結果便成了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亞波羅的,還有些人,誰也不屬,站在那裡觀望屬他的基督,我不敢定人的罪,只請我們傳道人,捫心自問一下,若沒有完全看見了「山上的樣式」,最好是少講道、少說話、多禱告、多尋求,不求有成功,祗求認識主,連主耶穌自己,也不是求自己成功,乃是求父旨完成,「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保羅的目的,不是設立教會,(雖然他設立教會)乃是「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徒廿:24)。所以主耶穌在死的時候,倒說「成了」!保羅在離世之先,教會敗壞了,撒但作工了,異端進來了,他自己栽培出來的信徒,反對他、毀謗他(提後一:15;二:17)。但他卻大奏凱歌,「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今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四:7∼8)。他死的時候,兩隻手是空的,沒有保羅的教會,沒有保羅的成功,沒有與他同情之人,「只有路加在我這裡」,但他卻滿面榮光的去見耶穌,因他一生遵行了主的旨意。我們今天看見保羅生命的成功何等大,但這些成功都是保羅當日所未曾想到的,原來榮耀是主的,成功也是主的,所以他一生,不知道灰心,也不知道喪膽,以後所行的善事,比先前更多,年老了,仍要結果子!

我國近多年來,興起了好些 神的僕人,被 神使用了。或大或小,都是 神的榮耀,都是主的器皿,但多年,走道路只一段,工作只是幾年,很少有越走越好,越老越結果,一直到底,活水湧流的。我說這話,真求主的寶血遮蓋,絕不是有心輕看主的某某僕人,我自己樣樣不及那裡還敢批評,但是心中為自己焦急,願主在今天得著一個合祂心意的人,好使主的教會被建立,聖徒被成全。再回想近百年來,主在世界所興起來的人:慕迪、斐尼、衛斯理、懷特、戴德生,他們真是一直長進,一直結果,雖然死了,仍舊說話,願主憐憫我們!

 

二.容讓耶洗別的罪

推雅推喇教會的使者,被主誇獎,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但也被主責備「容讓了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這耶洗別當初是如何進入教會,這教會的使者,又是如何容讓了她,以致許多僕人被引導受引誘,陷入罪孽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若留心以前,在主向別迦摩教會的使者,所有的責備與警告裡,可以略知端倪,在那個教會裡有人服從了巴蘭的教訓,也有人服從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這兩種教訓,便是耶洗別進身之階,有巴蘭教訓人和世俗連絡,亞哈王便可以和西頓王的女兒,耶洗別結婚,這好進入以色列的王宮便用她迷惑籠絡的手段,使亞哈王,服在她的手下,以後自成黨羽,供養巴力先知,成為尼哥拉的制度,至此便更進一步。殺害先知逼迫 神的僕人,所以簡單的說,耶洗別的操權,便是別迦摩失敗的結果,也就是巴蘭和尼哥拉,兩種教訓的成功,不但使教會中有得利的機會,也有權柄的地位,兩種勢力,都在耶洗別一人手中,那些 神的僕人焉能不服在她的手下,你若不服的話,便沒有你在教會中作工的門路,在起初的時候,是隱忍著屈服,久而久之,靠著她吃飯也靠著她作工,自然一些軟弱的人,也就甘心背道,同趨下流了。

這一種光景按教會歷史說,也正是接著別迦摩,從主後700年到1500年,教會沾染了世俗化,一切服事 神的人,成了所謂的主教、神甫,起初的用意固然不錯,卻漸漸的成了一種制度,這便是教會成為天主教樣式的開始,繼而教會與政治不分,工人的供給成了俸薪,信徒們有例定的捐納,主教們不但有教會的權柄,在政治上也有了地位,在較大的都市便有了天主教,有了教長,由教長便產生了教皇,威福日盛,權力日大,教會在這時期,敬虔成了外表,敬拜成為儀式,工人有了階級,把教會生命的組織,變為世俗化的組織了。在主教和神甫中,也有不少敬虔的人,但勢力單薄,不能有為,除了獨善其身以外,無力把這種局面改變過來。其有剛強不屈,為道作證,指斥教會的罪惡,領導信徒真正拜 神的人,便遇到逼迫患難被禁下監的,為數甚多,這種黑暗情形,延長數百年,直到馬丁路得興起來的時候,這些事在教會歷史上,明白記載,無庸贅述。我願意我們注意的是,教會的敗壞,是由漸而然絕非一朝一夕之故,在使徒約翰還活著,推雅推喇城的教會,便有了此種情況,就是今天我們基督教中,也是很濃厚的有如此的氣味。雖然不如教皇威福之盛,耶洗別作惡之大,但按屬靈的實際來說,也是一般無二,在上次別迦摩教會的失敗中,我己略為論及,在此就不多佔篇幅了。我要使弟兄姊妹注意的,是主在此責備推雅推喇的使者,他容讓了耶洗別,他們若在起初不容讓的話,就可使教會仍然保存著聖潔屬天的地位,我們要注意一下,他們是如何容讓的。

 

三.耶洗別自稱是先知

耶洗別教導主的僕人,引誘他們,請注意!耶洗別自稱是先知,而且教導主的僕人,結果便引誘他們去犯罪,她自稱是先知,教會的使者,不去試驗,她是否是先知,就讓她去教導,不但是教導信徒,而且教導僕人,沒有試驗,便讓她作工,而且作大工,危險呀!引狼入室了。豈祗羊被吞吃,連牧人也有受傷的可能。在教會負責的使者啊!注意,看你的同工,看往來奔走的傳道,看神學院的院長教員,看教會中長老執事,注意,試驗一下,沒有經過試驗,沒有絕對的認識,屬靈的認識,憑一封介紹信,一兩個人說不錯,一張神學畢業文憑,便聘請了來,作牧師、作傳道、作教員、甚至作同工。恐怕你是請了一位巴蘭,一位尼哥拉,一位耶洗別,縱然只是講一次道,領一次會,也當注意啊!撒稗子在田裡,撒毒氣在生命中,結果都要使教會受傷,甚至於一次毀壞之後,縱然耶洗別除去了,教會三年五載恢復不過元氣來。就據我自己耳聞目睹的,尚不祗三五,都是在當初不小心,不試驗,用肉體的選擇,感情的介紹,只要看那人能說、能作、有才、有智,正合乎工作的需要,沒有經過屬靈的試驗,這敗壞的結果,是無法倖免的!

今日的神學院是容易鑄此大錯的機關,收進來的學生,畢業出去的傳道,我自己是曾在神學院畢業的,老實不客氣的說,頂少數是 神所揀選的傳道人,大多數是無用的傳道人,也不壞事,也不成功,還有少數,是巴蘭、尼哥拉、耶洗別,這是說正派信仰的神學,至於那些不信派的神學,根本就是敵基督的教訓,不在話下了。這些人中有一些有才有識,有手段,有本領,甚至也有恩賜,他們若不來傳道,就是在社會上,也要做出一番事業來。所以一到教會中,也不是平凡之輩,沒有靈性,卻有才能,所以結果,非使教會改換局面不可,卻不是改到好處,乃是把教會屬靈的工作,變成人意的事業。再壞一點的,貪財貪位、結朋結黨、不服不法、真不敢說把教會弄到甚麼田地,凡負著培養青年責任的,盼望他們將來服事主必須清清楚楚知道,他們是蒙召的,或者不至於出甚麼大錯。

再一就是遊行傳道領奮興會的人,當心啊!雖然只是十天半月的工作,比那常住在一處的工人,比較不甚要緊,卻也能給你撒稗子、撒毒氣,若你沒有彀多的禱告,十分把握的介紹和認識,最好是別冒然請來免得得的好處沒有壞的事大,我真看見過一些貪財貪色,卑鄙淫污的傳道人,講起來天花亂墜,背地裡道德淪喪,他自己若不悔改,將來是遭 神震怒的,但在教會中負責的使者,你若不謹慎容讓這等人和他所傳的教訓,教會聖徒們吃了虧,主卻要向你討這容讓的罪。

說到此處,真覺得在教會中作負責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門放寬了有這些狐狸進來,門關嚴了恐怕拒絕了 神的真僕人,他們是負有 神的使命,特別的恩典和信息,是為著復興眾教會的,在每一個時代,都有這樣 神的僕人,你拒絕的話,便是拒絕主,拒絕恩典和祝福。在今日我國教會,足可證實了我以上所寫的話,有許多教會的老牧師,牢關著大門,死守著講臺,但把禮拜堂講空了,進到裡邊,冰涼的空氣,死氣沉沉,幾個老信徒,入教多年,連生命的問題,都不清楚,真可憐至極。其實教會的元首群羊的大牧者,並非沒有顧到祂羊群飢渴,祂早已賜下恩惠來,卻被這一般耳聾眼花的傳道人給耽誤了。自己得不著恩典,也不讓信徒們得恩典,回想近二三十年以來,先有人講得救重生道理,使教會注意到生命問題,緊接著就有人講聖潔、靈洗、成聖的生活,捨己的道路,近來多處又有人注意到教會問題,如何使聖徒連絡,成為生命的組織,建立基督的身體,好使主的旨意得行,在地若天,這實在是那一位聖潔的靈,運行在全教會內,要使新婦快的長大,預備整齊,以待主來,在同時卻也有一班假冒派、模仿派,有意作偽,目的並非救人,乃是存心利己,混著進來,在教會中度著寄生生活,犯罪生活,教會的負責者,如不留心、不查考、不試驗,將來貽害之大,不堪言喻。

還有一件當留心的,就是為教會安排選舉負責的執事或長老,更是要格外謹慎。屬靈生命不長進,經驗不豐富,只憑信主有一點熱心,有一點屬世的智慧,一些財產,在教會經濟上能負一點責任,便選作長老執事;叫這等人,管理教會的事,聘請傳道人,安排屬靈的工作,那安能不漸漸的變成巴蘭、尼哥拉!自高自大,把持會務,傳道人都得仰其鼻息,屬靈的事一點都不明白,反而在教會中作大元老,坐頭一把交椅,到這種地步,再想推倒他,辭退他,卻真不容易了。再若所選舉的,是假冒偽善,撒但的差役,那教會受害之大,真不堪設想,所以保羅說:「初入教的,不可作監督,恐怕他自高自大,落在摩鬼所受的刑罰裡。」(提前三:6)我國教會,正在建立的時候,願意凡向主負責的使者,鄭重留意。

我們再想到推雅推喇的使者,是如何容讓了耶洗別?我們讀了這一段聖經,便知道耶洗別是有手段有口才的一位傳道人。並且能講一些深奧之理,她初進教會,一定是謙卑溫柔,殷勤傳講,信徒們得益不少,教會的使者看見他如此作工,信徒受益,當然非常歡喜,帶領提拔,耶洗別也就就勢進入,一面曲意奉承,非常順服 神的僕人,一方又竭力討信徒的歡喜,漸漸地雙方有了信任,工作有了地位,就為自己製造勢力,堅固地盤。這時教會中主的使者,倒也看出一些痕跡,不過總不往壞處想,只往好處看,這是一些忠實仁厚主僕人們的態度。不願逆料奸惡,凡事相信人好的方面。豈知原諒過甚,姑息養奸,一旦她的教訓愚弄好些信徒,她的手腕籠絡了好些同工。勢炎日盛,主的僕人反倒受她的欺悔。到此地步,你想把她去掉的話,是不可能的了。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