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世俗的得勝下

五.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

這件事主曾經誇獎以弗所教會的使者,沒有落撒但的圈套,並且恨惡痛絕,不過那裡是說尼哥拉一黨人的行為,這裡竟然又成了教訓。那等行為,人可以恨惡,但一成了教訓,就有經可據,有理可講,不但不能恨惡,而且得順從,再有糊塗沒有屬靈知識的信徒,以為是正道當行,順服 神旨了。這教訓是什麼呢?我前曾略提,就是那高抬地位,壓制別人,爭位抓權,在教會中好為首領,使徒約翰所說的丟特腓,也就是這流人物(約翰三書九節),在剛下手時,並不敢明目張膽,趾高氣揚,一旦得勢,人心服從,便事權獨專,壓制群羊,再或引用同黨,盤據要津,學校醫院會計司賬,都是自己的心腹,這一下居然小王獨霸一方了。若有人稍加反對,他便說主的僕人是有權柄的,並且聖經明言教會當加倍的敬奉勞苦治理教會的長老。並且事權專一,就叫工作容易進行,說來真是道理,使徒們在世的時候,教會是何等的順從,但他們卻忘記主的教訓,說不是轄制群羊,乃是作群羊的榜樣(彼前五章三節)。

按聖經的教訓,主的僕人是有榮耀,有地位,是主右手中的星(啟一20),是教會的監督,是羊群的牧人,是 神的管家。(徒廿28)但 神向他所要的是忠心、見識,是治理牧養,是群羊的榜樣,是勞苦傳道教訓人。(徒廿28;提前三1-7;彼前五2-3;提前五17-18)決沒有提到他可以貪圖高位,以此為享受,為誇耀,反倒因著 神的恩典,格外勞苦,格外謙虛,作工比別人多,享受比別人少,如同保羅所說:「服事主凡事謙卑眼中流淚,因猶太人的謀害經歷試煉」(徒廿19)。凡事作榜樣,領著信徒長進、愛主,在 神家中的職分,就是本分、工作、服事、勞力。並沒有外面屬世的顯赫、威風、權利享受。自然一個愛主的工人,弟兄姊妹都愛護他、順服他、供給他、服事他,但這些愛護服事,都是在主內而作。為愛主而作,是屬靈的,不是章程的;是自動的,不是法律的。一個信徒,愛主的僕人,聽從他、恭敬他、要從主得著莫大的祝福,但若一個信徒,不知道愛主的僕人,反倒轄制凌辱,這樣的人自己受禍不錯,但主的僕人卻不能向他質問,或勉強,說:「你為什麼不愛我,不恭敬我,不順服我,不供給我呢?」這一些都是屬靈的,而非法律的。

在教會的起頭,人來服事主,是主的選召,分派,自動甘心,無位可據,無利可圖,反倒為主的名,奔波勞苦,甚至捨命流血,在世界毫無享受。但教會的眾聖徒,卻也是琱萷磽u使徒的教訓,供給使徒的需用,體貼 神僕人的艱辛,甚至一同坐監,一同勞苦。有的聖徒是接待餽送,洗腳、伺候、使風塵僕僕的 神僕,隨時得到休息和安慰。這雙方都是主愛的激勵,一同得主的賞賜。但漸漸地在教會中起來一些假先知、假使徒、假作敬虔,牢弄群羊,不是為服事主,乃是為得奉養。在使徒時代,這等人是不少。他們看見在教會中,雖然不是如同社會上的名譽地位,但這些信徒誠心誠意的接待供奉,謙卑順服,倒比世界上那些以力服人者所得的享受,還格外的牢靠有滋味。於是乎也假作謙卑,熱心工作,投信徒之所喜好,講信徒之所喜聽,外面看起來比保羅、彼得,還有愛心,還要體貼信徒的難處,他們就用這種卑鄙的假冒,進入教會工作之門,便也一樣的作牧師,作長老了,一般人也照樣佩服尊敬,這就是那偷進人家,牢籠無知婦女的工人(提後三6),也就是在加拉太教會中毀謗保羅的割禮派。熱心待人,不懷好意,無非離間破壞,好使自己得門而入。加拉太書四章十七節,這樣的人,在以弗所、士每拿時代,不過是偶有其人,但到了別迦摩,就風行一時,成了一種教訓,並且:

 

六.有人服從了

到主後三百年,皇帝信了耶穌,教會的地位抬高,教會的工人激增,有些人真是服事主,但有人是投機而入,專為自己,因而人設的教會,人立的工人便多起來。教會屬靈的組織,漸漸成為屬儀式的章程,再加上一些人看為好的遺傳制度,傳道人受特別待遇,甚至國家供其俸祿,依外面說,是教會穩固,形體大成,其實是全體發酵,已經被惡者攻入腹心了。世界有地位,教會亦有地位,世界有利祿,教會亦有利祿,在許多事上,把屬靈的恩賜,變成屬世的樣式,此後便變本加厲以致成了中世紀黑暗世代的天主教。

時至今日,雖然過了馬丁路得的改革,(路得的改革多是信仰方面,對於制度,提的不多)一些教會的光景,何嘗不是如此。許多傳道人和信徒,居然把牧師長老等聖職,看作如同社會上的省長縣長,聖徒奉獻在壇上的供給,變為俸祿薪金,地位高的待遇優厚,地位小的待遇菲薄,甚至傳道人成了比教友還小,受執事們支配的一種差使,這樣作了傳道,便希望作牧師,作了牧師,便希望作監督,一個神聖的教會,成了爭名逐利之場。一旦教會錢少人少,無名無利,便一哄而散,自尋門路,為念及此,我真不願多說,惟願主的兒女讀經至此,多加思想,不要以為是說到古時的別迦摩,今日,巴蘭、尼哥拉的教訓,正是盛行一時呢!我真盼望中國教會,在今日轉機之時,一直向著主的話走去,信仰組織,工人待遇,一本聖經的教訓,使教會成為 神的家,傳道人是 神僕而非僱工,聖職是恩賜而非地位,工人的需要,是靠 神而非靠人,是奉獻而非薪金, 神家中無名可圖,無利可貪,只有服事,只有勞苦,只有交通,只有愛心。這樣,教會不是宗教機關,乃是基督精兵,我真該聽 神向別迦摩的使者所說的警告。

 

七.所以你當悔改

「若不悔改我就快臨到你那裡,用我口中的劍攻擊他們。」在這裡你看見,那教會的使者是聖潔的,未曾沾染污穢,主要攻擊的是他們,就是那般服從巴蘭教訓和尼哥拉教訓的人。主要用口中的劍攻擊他們,這就是說,主要用祂的話,指明他們的暗昧,揭穿他們的黑幕,並要宣布那假冒為善者所將受的刑罰和咒詛,使他們的奸計破露受羞辱受懲罰。但我要大家注意的,是主對這些聖潔的教會使者說:「你當悔改」,那些人犯罪我悔改甚麼呢!他爭名爭利,我是聖潔事主,他們悔改就可,我卻何悔何改?主卻在此連這些真正的教會使者,也責備起來,警告起來,並且說:「所以你當悔改!」

教會是團體的,不是單獨的,是軍隊,不是散兵。一個肢體受傷,全體就軟弱,一個肢體得榮耀,全體就快樂,一點麵酵能叫全團發起來。使者的職任,是監督,是守望者,當撒但的使者,伺機而入,教會中有了貪名圖利的氣味,多數人有了此等行為,便當警告、斥責、除去臭污。但別迦摩的使者,自己聖潔作工,卻對於這般假冒為善的工人,寬容放縱,不管不問,沒有效法古時的非尼哈(民廿五7),把那惡人從他們中間趕出去,以致這樣的教訓,進入教會。甚至不但是有巴蘭的教訓,又有尼哥拉的教訓。危險哪!教會成為社會,成為世界,你自己縱然聖潔無玷,教會卻有破口漏洞,若不趁早防堵,恐怕一旦勢成,堵不可能、欲防無術了。

犯罪的人,主要攻擊,叫他們得敗壞的結果,在民數記廿四章25節,只提說「於是巴蘭起身回他本地去」。這裡你似乎看見他是清清白白的,正直無私的傳了 神的話,誰知他貪心未去,轉而作奸,教導巴勒,引誘選民,倒是得了巴勒的金銀,但是到 神懲罰米甸的時候,「摩西就打發每支派一千人去打仗,並打發祭司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同去......他們就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與米甸人打仗,殺了米甸的五王,就是以未、利金、蘇珥、戶珥、利巴,又用刀殺了比珥的兒子巴蘭」(民卅一6-8)。可憐的巴蘭,作了先知,傳了 神的話,末了受 神的刑罰,與惡人一同被殺,他的罪狀,被聖靈宣布了,「巴蘭就是那貪愛不義之工價的先知」(彼後二15),主那兩刃利劍的攻擊是何等的可怕哪!主內的同工們,千萬別裝沒聽見,作了一次二次,主未懲罰,就以為不相干,一直的下去。請再聽主的話說:但 神對惡人說,你怎敢傳說我的律例,口中提到我的約呢?其實你恨惡管教,將我的言語丟在背後。你見了盜賊就樂意與他們同夥,又與姦淫的人一同有分......你行了這些事,我還閉口不言,你以為我恰和你一樣,其實我要責備你,將這些事,擺在你跟前(詩五十16-21)。

容忍人犯罪,而置之不理,各人自掃門前雪,這種行為,雖不至於受刑,卻是要受罪人之累,使教會敗壞,無法收拾,在主面前受責,因未曾盡看守之職,而使小狐狸進入園中,葡萄收成減少,園主的心傷痛,你這看守的人,焉能推為無過呢!但在今日的教會中巴蘭的教訓,和尼哥拉的教訓,根深蒂固,甚至許多人視為天經地義。不但不知悔改,並且一直在這上面建造,作牧師便傳道,不作牧師不傳道,有薪金便去任職,沒有薪金不去任職,給權柄便作長老,不給權柄,便事不過問。這種情況,幾乎是教會普遍的光景,我們怎麼辦呢?但請聽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八.得勝的

主要我們作得勝者,不但自己不沾染污穢,也要提醒、勸勉、看守、擒拿。(歌二15)使教會成為聖潔,傳道人廉潔自守,信徒自然遠避諸惡,傳道人只知有主,不知有己,視萬事如糞土,甚麼金錢名譽,不稍存心,信徒們也自然明白如何捨己跟從主了。對於犯罪的人,犯罪的事,不避權威,不怕批評,指明錯誤,反對罪惡,教會已往似是而非的錯章程,毫不顧惜的改革,一切效法世界的樣式,不避非難的廢除,虔心祈禱,聖靈將啟示山上樣式(出廿五章40節)。竭力尋求,主將澆灌以上面的能力(徒一章8節),如此教會蒙福,主名得榮,切願主在今日的教會中,興起以斯拉、尼希米這樣的領袖,除去教會的罪惡,恢復 神的言語,再有非尼哈一樣的人起來,嫉邪為懷,離絕一切的惡人,也明知知易行難,但我們卻不當畏難苟安,只仰望我們的主,一步一步的前行,我們的主絕不把難擔的擔子放在我們的肩頭上,並且祂給得勝者極寶貝的:

 

九.應許和賞賜

得勝的我必將隱藏的嗎哪給他,並賜給他一塊白石,石上寫這新名;「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啟二章17節),這裡主給得勝者賞賜,是有兩種,第一是隱藏的嗎哪,第二是白石上的新名,我在此處分開的解說一下:

嗎哪是以色列人在曠野時, 神給他們從天上降的食物,以色列人藉這食物,度過了四十年曠野生活,直等進了迦南,這食物完全是仰給於 神,並且是每日收取。多無餘,少無缺,形狀潔白,生命豐富的芫荽子,這正是信徒在世的生活,更是 神僕人的生活。雖然是與世人一樣的衣食,也要親手勞苦,作正經事,但究竟無掛無慮,無欠無缺,不紡不織,百花自然美鮮,無倉無庫,雀鳥尚有口糧,聖父在天,自將更好的東西,賜給祂的兒女,細細地體驗主話,是何等自然,何等信實, 神的僕人, 神的兒女,自當凡事交託,努力事主,但今日如此生活的人,真是鳳毛麟角。倘有一二神僕一二信徒,如此態度,皆視之為信心生活,人間罕有的事,其實這正是 神的一切兒女,當有的生活狀況。

按今天說,自己度信心生活,是不容易,不過還不遭別人的非難,或者還得一個屬靈的美名,但你若在教會同工中,度如此生活,就要背十字架了。不但要信心,還得要受苦,因為這樣作,不合教會的定章,也給別的同工們難堪,到這地步,不但不稱讚你,反倒要非難、譏笑、誤會、批評,再或看你是翻騰之馬而排斥了。一個傳道人到此地方,遭上峰厭惡,同工白眼,你若再去指責別人,當靠主不當靠錢,當事主不當事錢,再說教會當事者的暗昧罪惡,教會規章的不合經訓,這簡直要看你是毀壞教會,擾亂天下的了。在如此環境中,你可真要淒涼孤單,內無助、外無援,除主以外,無處表白,再者,你若是多年作工,得信徒的稱讚,有多人的認識,雖然教會中掌權者對你白眼,然而信徒們還對你佩服,近處的人或對你疏遠,而遠處的人卻對你景仰。這樣按外面說,總還有路可走,若你是初出茅廬,外人不知不聞,近人不諒不解,這恐怕要真的飢寒交迫,窮無立錐了。我也知道多少弟兄,正是在此路口,蹲躇徘徊,不知是否敢行,弟兄們,只看主,別看路,只要清楚是主的旨意,別的即無問題,我不願意人盲從的走信心之路,我只願人遵行主的旨意。請注意此處所說是隱藏的嗎哪,意思是說,亞倫把嗎哪收貯於金罐,以傳後世,那金罐是放在約櫃中,和 神的約永存不變。今世以色列人的約櫃,雖然失了蹤跡,但天上的約櫃和嗎哪,仍然在 神那裡,是隱藏的,非明顯的,連你自己也不知道,也不當知道,也不要知道,你的嗎哪藏在何處,今天的需用,是烏鴉送來呢?是寡婦供給呢?讚美主!你們需用的這一切,你們的父是知道的。

再說白石上的新名,在前面他棄絕了巴蘭的工價, 神卻給他隱藏的嗎哪,在這裡他不要尼哥拉黨的地位, 神卻給他白石上的新名,這是古希臘人的表記,作基督徒得勝者的教訓,白石上刻著名字是希臘人競賽者優勝的獎品,也是新婚夫婦的結婚紀念,主用這作祂得勝新婦的賞賜,是何等的對我們鼓勵。今天我們若要不走巴蘭的路,不走尼哥拉的路,就無財可得,無名可圖,在屬世的教會中,也或者沒有你的工作,沒有你的地位,沒有你的享受和榮耀,但弟兄姊妹!請你留心聽主說:「我要給你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主也曾告訴祂的門徒說:「不要為鬼服了你們歡喜,當為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哈利路亞!我們的名記錄在天上,在那塊白石上,而且是主記錄的,將來在天上的眾使者和眾聖徒面前,你要聽見主提起你的名,說到這裡,我們的靈,真要飛騰直上,圍繞寶座了。

我說到巴蘭的教訓,和尼哥拉的教訓,就要附帶說一點今日各教會所有的一種現象,固然在教會中有貪名圖利的人和貪名圖利的事,但就在尋求長進凡事靠主,盡力作工遵行真理的人中,也當小心謹慎,免得不知不覺陷在魔鬼的網羅中,千萬不可大意,說別的人是走巴蘭、尼哥拉的路,我自己是走捨己背十字架的路,恐怕就在你的十字架的道路上,也沾染了巴蘭、尼哥拉的氣味,就在名為信心生活的路上,也成了巴蘭的路,也成了屬靈的尼哥拉,這樣害人害己,比那外面的巴蘭、尼哥拉,還要更深十倍了。

 神所特選的僕人,遊行各處傳 神的消息,復興主的教會,於是就有許多人接踵而起,作遊行佈道,自由佈道,也是信心生活,靠主生活,倒是熱熱鬧鬧往來奔走,大凡被復興的信徒,多半是如飢如渴的追求, 神的僕人又不能久住,這些人就趁機而入,謙卑耐勞,容易招待,就把多少剛才蒙恩心中火熱的幼稚信徒,喜的眉笑眼開,歡喜接待,以為是 神所興起的彼得、保羅。這些人也就趁機牢籠,信徒們倒誠心誠意的奉獻,他們就半推半就的收納,這種路道,又有屬靈的美名,不掙薪金,信心生活,實際上他們若真在一處教會作工,恐怕才能不濟,能力不足,無人聘請,生活難以維持,這樣作,只要有幾十篇講章,幾十首詩歌,倒還有名有利,普通人的生活,還沒有如此舒服呢!但如此行的人,決沒有長久下去的,因為原來就是假冒摹彷,遇著金錢的誘惑,弟兄姊妹的愛心,自己根基不深,撐不住氣,結果劣蹟畢露,不是貪財,就是污穢。前些時復興人,現在又絆倒人,自己吃虧不打緊,教會跟著受傷,信徒跟著跌倒,主名跟著受辱,連一些 神的僕人也跟著受累,不會分辨的外人和信徒,看傳道的人,一文不值,真是些化緣和尚、無業的流民,這種現象,我親眼見的,不止三、四次。此等工人,不但不是 神工前進的幫助,反倒是攔阻。願教會負責的守望者,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會試驗那自稱是使徒卻不是使徒,看出他們是假的來(啟二章2節)。

但那真正跟從主的人,教會的使者,卻不是如此,或作一處教會的治理,或作眾教會的守望,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礙,免得這職分被人毀謗,反倒在各樣事上,表明自己是 神的用人。就如在許多的忍耐、患難、窮乏、困苦、鞭打、監禁、擾亂、勤勞、儆醒不食、廉潔知識、琝堔朵O、聖靈的感化、無偽的愛心、真實的道理、 神的大能、仁愛的兵器在左在右,榮耀羞辱、惡名美名,似乎是誘惑人的,卻是誠實的,似乎不為人所知,卻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六章3-10)

在如此的境遇、工作、態度、存心中,事主事人,作 神僕人的心中和身體,外面和裡面,是要經過什麼滋味,是需要何等力量,是有多深的苦愁,是得著多豐盛的生命,真是局外人不得參透,只能說他的一切,只有自己和 神知道,別人無從設想的,故此主所給他在白石上的新名,也是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

名字是代表實際的,自然世界上名實不符的太多,但在那審判主的台前卻不能有絲毫的假冒。今日的基督徒,今日教會的使者,凡有耳的,就應當聽,你要不沾染世界的名利,也不沾染教會中的名利,不作外面的巴蘭、尼哥拉,也不作屬靈的巴蘭、尼哥拉,在這條路上得勝,真需要出代價啊!正如以上保羅所說的話,你所經過的是何等的苦愁,何等的磨煉,世上沒有字義可以表明。沒有名稱可以彰揚,但主那時要給你在那塊天上的白石上,寫出你所配得新名來,作為你的優勝紀念,直到永遠。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