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世俗的得勝上
別迦摩教會

【讀經】:啟示錄二章12-17節。

稍微明白啟示錄的人,就知道本書二章、三章所提的七個教會,是當時實有的七個地方教會,也是代表 神的全教會,並且是代表教會的七個時代。按歷史來說,以弗所是代表使徒時代的教會,士每拿是代表受迫害時期中的教會,別迦摩是代表教會在經過十大迫害之後,到主後三百廿五年,羅馬的皇帝君士坦丁作了基督徒,教會便由迫害危難中出來。在社會中有了地位,成了人所歡迎、所重視的。外面的興旺,物質的豐富,漸漸地都享受起來,教會到了這個地步,便是馬太十三章所記,芥種成了大樹,天空的飛鳥來宿在枝上的時候。按外面說,天朗氣清一帆風順,但按屬靈說,卻是危險萬分,陷阱四伏,撒但的使者,趁虛而入,宿在枝上,使基督化的教會,變為世俗化的教會了。

撒但對於 神的教會,是攻擊不遺餘力,這是我們作聖徒的,時刻不容忽視,迫害患難,毀謗凌辱。是吼叫的獅子,猙獰可怕,撒但用這一副面孔,來威嚇 神的兒女,要使我們膽戰心驚,畏難退後,逃跑四散,不承認主的名。但是那狡詐的仇敵,卻也多時另換一幅面孔,是甜言蜜語,朋友鄰舍,是共同攜手,體貼袒護,使我們 神的兒女,視敵為友,自卑自賤,同流合污,毀貞變節,事奉瑪門而走向沉淪之路了。我有時想到,這朋友的面孔是比獅子的面孔,更難應付、更難得勝。逼迫患難叫士每拿更忠心,更親近 神,但歡迎重視,卻叫別迦摩沾染污穢一蹶不振。古時在曠野的以色列人,敵擋那來攻擊他們的亞瑪力人,有約書亞率領著,大獲全勝,但那米甸女子,來引誘的時候,卻叫他們許多人吃祭偶像之物,行姦淫的事,使以色列人陷在 神的震怒之下。危險呀!主的兒女!當心仇敵的詭詐奸計,「應當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在吼叫獅子前,容易失掉信心,但在摩押的友好,米甸的女子前,容易失掉了貞堅。現在容我們看別迦摩教會,是如何沾染了世俗,教會的主,卻來警告她,要她作個脫離世俗的得勝者!

 

一.別迦摩所站的地位

是有撒但座位之處,教會在世界,是跟隨他們的主來與撒但爭戰的。各人守著自己的陣地,不使敵人襲擊,更是仗著主的能力,向仇敵進攻。這個教會所守的陣地,是特別重要,是有撒但座位之處,別的地方,是撒但的差役,撒但的勢力,這個地方,是撒但的座位,撒但的據點,撒但的大本營,司令部。牠的權柄威力,集中在這地方,牠知道得著了別迦摩,牠便執著勝利的左券,使教會漸漸地成了牠的勢力範圍,而被牠的魔力所侵略。好危險哪!別迦摩教會的使者;你站在這樣的火線上,堅守你的陣地吧!

這教會的使者:倒是忠心的,聖徒們也是些精兵壯士,所以當與仇敵交鋒時,頗佔上風,他們足能與士每拿相伯仲,有威武不屈的精神,撒但一下手也是用獅子的威風,來與他們決鬥,他們中間的壯士,主忠心的見證人。

 

二.安提帕殉難了

何等壯烈光榮,與他的主一同受苦,效法主的死。因忠心作見證而被殺,這和在彼拉多面前作美好見證的耶穌基督相似,提前六章十三節,榮耀啊!是得勝者!那能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牠。馬太十章廿八節,今日的教會,太平安了,沒有爭戰,也沒有流血,舒舒服服的過日子,每天專是為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來打算、來經營,傳道人無精打采的講道,信徒們瞌睡打盹的作禮拜,作什麼見證,更提不到忠心,這樣的教會,是被撒但用迷魂藥弄昏了的,或者竟作俘擄了,那裡還有陣地可守?親愛的讀者,你是基督徒嗎?是教會嗎?是從軍的教會嗎?是打仗的戰士嗎?要作見證,要忠心放膽的作見證,這樣的見證人一出來,是惹撒但紅眼的,是叫牠特別嫉恨的,牠要把砲火集中在他身上,是不容他活著的,他活著來作忠心的見證,是撒但受不住的,是使撒但的座位震動的。故此撒但先要他的命,我們的主也許可這攻擊臨到祂忠僕的身上,他便被殺了,和使徒先知一樣的被殺了,是失敗了嗎?決不是!讚美主!有榮耀的復活在等候他。

安提帕當日的見證是忠心的,但他的見證到底是什麼,就使得撒但與他勢不兩立呢!聖經在這裡雖未明言,但看到他的戰友們所共有的見證和態度,也就知道了。這裡提到當安提帕被害時,別迦摩教會的使者,還繼續的堅守。

 

三.堅守我的名沒有棄絕我的道

這便是這個教會所有的持守,所作的見證,向元首基督所有的忠心。主對於這教會的使者;如此稱讚,便可知道那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所作的見證是甚麼了。「堅守主的名,不棄絕主的道,」在別迦摩地方是有許多的名和許多的道,邪神的名、偉人的名、鬼魔的道、異端的道、宗教學問、邪術迷信,充滿了那個地方,這便是前面所提撒但座位的基本勢力,牠就是用這些來迷惑人,引誘人,使人遠離真 神和 神的救恩。但教會在這地方是惟獨高舉主耶穌的名,稱祂為主,只信主耶穌的道,惟祂是從,絕不把主的名與假神並列,與甚麼宗教家並列,如孔子、老子、釋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也不與甚麼大政治家、慈善家,古往今來的偉人,如法老、該撒、拿破倫、華盛頓、皇帝、元首等量齊觀,惟有基督是萬有的主,永遠可稱頌的 神,這樣的堅守是基督徒當有的態度,當有的見證。

世界好多人都信耶穌,一些非基督徒也承認耶穌,不過他們所信的耶穌,是一位猶太的宗教家、革命家,絕不是 神的兒子!人類惟一的救主。倘若我們把基督教算為宗教之一,把主耶穌看作教祖之一,這樣就一點不受毀謗,不遭迫害,基督徒就一點不惹人討厭,如同孔教徒、佛教徒一樣。我們若說宗教都是好的,都是勸人為善的,萬教歸一,異途同歸,這一點都不妨礙鬼魔的工作,不惹世界的惱怒。但我們卻一直的作見證:「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這是從古以來,教會遭受逼迫的大原因,基督徒在世界的社會中,總是與人不合流不妥協,叫撒但的行事,不能順利的進行,犯罪的人,不能隨心所欲,他常是大聲疾呼,指出社會的黑暗,人類的罪孽,假道的欺騙,一切宗教的無能,這便惹得世界的嫉恨,要除掉祂,把祂釘在十字架了。

有一次我讀到一本宗教概論,是基督教的學者所編的,在它的序言中有這樣的幾句話:「一切的宗教都有真理,我們若有一個尋求真理的心,那麼孔子、釋迦牟尼、穆罕默德、耶穌,他們在天之靈是如何的安慰呢!」(原句之意)還虧得他把耶穌也放在教主之列,別人輕看耶穌,這先生倒還重視,但無論如何,在我的心中,不能把這樣的人,算作基督徒。可嘆哪!今日的基督教會中,有不少這樣的牧師、傳道、信徒,大門上掛著基督教的招牌,我不知道這樣的教會為主作甚麼見證,我要告訴讀這篇道理的人,這樣的教會永遠不會遭迫害,受患難,就是到將來敵基督者出現之時,它還有存在的可能。

說到這裡有人要向我質問了,現今也有教會是如此的信仰,(即所謂社會福音)但照樣的不得自由集會,禮拜堂被佔用,怎樣說不遭迫害呢!我們要知道今日的中國基督教會,並沒有遭到危難、壓迫,這不過是受政治的牽連,國際的影響。地方的當局,並沒有為著主的名、主的道,而加逼迫,(間或一二處有之)社會上的人雖然不太歡迎基督教,但今天卻也沒有特別加以仇視,加以排擠,今天的一點難處,說不到為主受苦,我想這是因我們不長進,決沒有別迦摩教會的力量、勇敢、見證,主也看我們不彀為祂受苦,不配為祂受苦,所以我們今日尚是平安無事的度日,倘若一天我們真是堅守主的名,不棄絕主的道,逼迫患難,恐怕要接踵而至。

我們是信奉主耶穌基督,歸在祂名下的人,因祂的名,我們蒙了救贖,蒙了悅納,領受了一切屬靈的福氣、權利,因著祂的名連鬼也要服了我們,祂是我們的救主,我們的元首,我們的新郎,我們是歸於祂的,永遠是屬祂的,而且是只屬於祂。一個女人不能同時屬於兩個丈夫,我們也不能在主的名之外另去歸於別的名,這是我們所當堅守的,「我嘴唇不提別神的名號」(詩十六篇四節)。在這裡請注意兩個字---「堅守」,我們今日要覺得並沒有人來強迫我們承認 神的名,和其他任何的名,似乎在這點上無須費多大力量,即可堅守。弟兄姊妹,請留心,若在平安的時候你不親近主,信靠祂,跟隨祂,高舉祂,恐怕一旦風雨猝至,你的旗幟,要從你手中被擊落地上了。

還有一件類似的事,我在此處也要附帶著論一下,就是今日的教會中,復興的教會中,熱心的基督徒中,發現一種屬靈的通病,就是在主耶穌的名以外,另高舉了別的名。一個奮興家,一位 神的僕人,我是從他蒙恩、得救、受靈浸、受造就,這樣就衷心喜悅而誠服的,欽佩、聽從、愛戴、跟隨 神的僕人,看他和耶穌一樣。雖然是知道不當看人過於主,但是事實卻正是愛人過於愛主,聽人過於聽主,高舉人過於高舉主,愛主是在口頭上,愛這位 神的僕人卻在事實上。自然愛 神的僕人就是愛 神,但在心目中,不知不覺這位 神的僕人,佔了主的座位,甚至於他講的對,我來聽從,他講的不對,我也來聽從,只要話從他口中出來,我就毫不分辨的來接受,心目中,只是這一個人,再若屬肉體一點的話,就念茲在茲的在他身上,一旦 神的僕人離去,真如掉了魂一樣,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若有人稍微提到這位 神僕的弱點,那真要怒髮沖冠的去對付、去分辯、去袒護,真看他如同 神一樣。親愛的讀者,小心哪!高舉人過於高舉主了,在主尊名之外,又有所尊之名了。到這地步,就成了哥林多前書第一章所提「我是屬保羅的,屬亞波羅的,屬磯法的了。」這樣依外面看尚不打緊,但在屬靈一方面,是給撒但機會,進來敗壞 神的僕人,敗壞 神的教會,屬靈的實力反倒一落千丈了。結果,存心是愛 神的僕人,反倒害了 神的僕人,存心是愛教會,反倒敗壞了教會,存心是愛 神,反倒是得罪 神、褻瀆 神,一位 神的僕人到了這種地步,一定在不知不覺間,能力漸漸減少,外強中乾,甚而至於被主斥退,再不結果。危險哪!今日作 神僕人的同工們,當特別留心,一旦看見信徒有如此的傾向、舉動,就當警告、勸勉,萬勿自鳴得意,恐怕要犯大衛數點百姓的罪了,撒母耳下廿四章一節至十節,保羅真是我們最好的模範,一看見有人說:我是屬保羅的,便當下警誡、斥責,「保羅為你們釘十字架嗎?你們是奉保羅的名受了洗嗎?」(林前一章13節),讚美主,這真是 神僕人的態度!

再進一步來說,今日教會的分門結黨,不得合一,原因亦在於此,一些 神的僕人,都在那裡牧養群羊,卻是為自己牧羊,使羊來歸在自己的名下,自然為自己謹慎,為全群謹慎是牧者當有的態度!但愛耶穌也得愛我,聽耶穌也得聽我,是耶穌的羊不錯,但是在我的圈中作耶穌的羊。因而就黨同伐異、互相攻訐,到了一個地步,放下救恩不傳,人的靈魂不救,已經有三百五百信徒,就知足了,以後就專作堅固王位,修理羊欄的工作,可嘆哪! 神的教會,竟而有此種現象。弟兄姊妹,謹慎小心,堅守主的名,不提假神的名,也不高舉人的名,不去高舉人,也不讓人高舉自己,只謙卑誠實的尊祂的名為聖,也永遠傳揚這可愛可敬的尊名, 神的僕人、 神的兒女,再別爭競嫉妒了,快去同心合意的傳揚那釘十字架的耶穌,願人都尊祂的名為聖,今天成千成萬的靈魂下地獄,饑餓的小羊嗷嗷待哺,快去分餅吧!快去救人吧!使人都聽見那永遠當高舉的名,主耶穌基督!

再論不棄絕主的道,這也是別迦摩教會的使者,忠心的見證,主的道就是主的話,也就是全部聖經的話,是主藉聖靈感動祂的眾僕人所寫出來的,這書裡面所說的話,就是主親自說的話,我們不敢加添,也不敢減刪,並且誦讀、傳揚、遵行。怎樣便叫作棄絕主的話呢?就是輕看,不鄭重,不遵行,隨私意解說,隨私意行事,放縱肉體,不聽從主的命令。古時的以色列人,正是如此,希伯來書第三章十五節,「經上說,你們今日若聽祂的話,就不可硬著心,像惹祂發怒的日子一樣。」司提反也曾見證這些悖逆的猶太人說:「你們受了天使所傳的律法,竟不遵守」(徒七章53節),今日的教會、信徒,若僅僅守著儀式的禮拜,規則的聚會,敷衍的捐錢,卻在生活為人上,教會事工上,不遵守主的話,視為具文經典,這就是棄絕主的話而不謹守的人,撒但根本不怕這樣的教會,這樣的信徒。並且不聽從主話的信徒,也根本作不出見證來。這樣,在家庭社會中,也遭不到毀謗逼迫,有時竟然為行惡受苦,卻沒有為行善受苦,若教會一直如此的話,你決看不見被殺的安提帕,被扔在火窯中的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也沒有獅子坑中得救的但以理。保羅曾告訴提摩太說,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後三章十二節,這些人,就是那些有了主的命令又遵行的人,主說是的我們說是,主定罪的我們定罪,重要的經言我們聽從,似乎是其次的我們也聽從,只要是主的話,我們就不分輕重,不分高下,隨聖靈的引導,靠聖靈的力量來遵行,願主祝福我們。

 

四.巴蘭的教訓

別迦摩教會正在為主作見證與撒但爭戰的時候,撒但是失敗了,雖然他們的勇士安提帕為道殉難,但他們仍舊堅守主的名,不棄絕主的道。撒但見從這一處攻不進去,便別思巧計,不作正面衝鋒乃從側面攻擊,這種攻擊也不是用炮火,乃用政治手腕,改頭換面,假作和好,伺機敗壞教會的內部。這一條計,教會的使者,沒有注意到,便被牠乘虛而入,使教會受了重傷,這便是巴蘭的計謀,教導巴勒,將絆腳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們吃祭偶像之物,行姦淫的事。(民數記廿五章)

這是用往事來作比喻,當日的以色列人如何在這點上失敗,別迦摩教會也照樣失敗了,主在這裡責備說:「你那裡有人服從了巴蘭的教訓。」使徒彼得曾說:「巴蘭就是那貪愛不義工價的先知。」(彼後二章繨`)先知貪而受工價,而且是不義的工價,這便是撒但奸計的施行,使先知失敗,使 神的子民沾染污穢。不但是有這等行為而且是成了教訓,就叫這種行為,有了掩護依仗,沒有人敢來指摘批評,因為是有道理可講,久而久之,便根深蒂固的成了教會不變的章程了。但教會的主,卻用祂那兩刃的利劍,刺入剖開,發其隱,彰其祕,使教會的使者知所覺悟,知所警惕。

在使徒時代的教會,傳道人生活一項,是不多注意:新約聖經是提到了「傳福音的當靠福音養生」,但似乎極自然的一件事,沒有像今日經濟問題,竟成了教會的命脈,是傳道人的先決問題,作工先提待遇,薪金無著,便請不起牧師,薪金不彀生活,傳道人便去而他往,這先知而有工價,是從別迦摩教會開其先河。千餘年來,每況愈下,愈演愈奇,甚至排擠暗鬥,拉羊捉肥,成了一種普遍的現象。傳道人是抬約櫃的祭司,是指責罪惡的先知,是建立教會的工頭(弗二20),自己有了此等行為,那裡還有權柄指責人,就是指責的話,豈不是打自己的臉,剛在執事會上講了工價,又到講臺上講靠主生活,豈不洩氣,令人齒冷,自己貪愛錢財,又叫信徒不愛世界,那信徒只能外面點頭,裡面冷笑。牧師啊!我若不去貪財,誰來給你捐錢哪!咱們最好還是彼此敷衍的作禮拜就是了,你別說我,我也不說你,彼此做好,一好了事,就這樣一直下去只有個作禮拜的會堂,卻沒有與撒但爭戰的教會,信徒們不冷不熱,吃祭偶像之物,與世為友,行姦淫的事,貪愛錢財,牧師們敷衍了事,專顧工價,撒但到此,即可高枕無憂了。

最近我國教會,有一種好現象,就是脫去了西差會的經濟,自立自養,傳道人的生活,是本地信徒負責,這是對的,也是合乎聖經的,「在道理上受教的,當把需用的供給施教的人」。但請注意,求主叫我們做得對,做得徹底,從前一些傳道人,是作西差會的工,掙西差會的錢,好歹教友們問不了,管不著,只要西國牧師說好就成,那裡有錢那裡就有權,傳道人就完全在西國牧師的支配之下,做事講道都是討牧師的喜歡。(我不是完全反對用差會的錢,有許多確也出於主的工作)今天呢?是中國領袖負責,本地信徒奉獻金錢,傳道人又得想法對付管事的領袖,奉獻的信徒一時弄得不好,飯碗又出問題了。曾有一位同工對我說,我們傳道人比作兒媳還難,凡事得看婆婆的臉,從前差會當家,是伺候一個婆婆,今日執事們當家,是伺候七八十來個婆婆,一個應付不好,都出問題。做這傳道人,真不容易哪!弟兄姊妹,我們若盼望我們的教會前進,先得從解決工人的問題下手,工人是主的僕人,是先知,是堵破口的,是代 神說話,是建立根基的,弟兄姊妹都當順服他、聽從他、愛他的教訓領導,生命知識都增長,成為基督的身體、精兵,來與魔鬼爭戰(弗四章11、12節)。但工人也要吃飯,也要養家,也要工作,當然這是信徒當負的責任,要供給主僕人一切需用,和他合作、同工,一同服事主。但怎樣供給呢?我們當照聖經的吩咐,聖經的榜樣,是供給,不是薪金;是需用,不是定額;是馨香的祭,不是按名指定,按數分配;是各人隨聖靈的奉獻,主的僕人從主領受,不是從人領受;工人憑信心,教會也憑信心;工人仰望主,教會也仰望主。不是彼此依賴,乃是各人討主的喜歡。有的時候,教會的奉獻若有問題,工人可以不受。如同保羅對哥林多教會一樣,寧可兩隻手作工,供給自己和同人的需用,也不累著那屬肉體的教會。但有時雖然離開腓立比,卻仍然接受腓立比的餽送,使教會在福音的工作上,一同有分。不是一成不變的規矩,乃是屬靈活潑的見證。工人榮耀主,教會也榮耀主,千萬別把對施教者的供給成了工價,竟或成了不義的工價,那可是中了魔鬼的毒計了。

再聽一句徹底的話,工人依靠工價,便失去屬靈的能力,若再貪不義的工價,那便要成了撒但的奴僕了。傳道的失去能力,貪財圖利,教會何有復興建立的希望,這豈不是讓撒但大大得勝麼!我們若留心的話,或者也看見過幾個 神曾經使用過的工人,在初傳道時,當是饔飧不繼,生活簡單,卻是依靠 神的應許,不缺不短作見證的能力,大有果效,靈性也是一日千里的長進。到一旦功成名就,奉養豐富,便沙發高坐,著書立說,其實是外強中乾,失去能力,倒還能博得閱歷深到經驗豐富的美名。但恐怕閱歷只是靈程初步的閱歷,經驗也只是初傳道幾年的經驗,以後便是人事的閱歷,屬世智慧的經驗了。我說這話,並非心有所指,挖苦那一位 神的僕人,乃是戰兢恐懼,連自己這卑微落後,毫無成功可言的,也放在裡面。求主憐憫我們,使我們在屬靈的深造上,前進不息。

在別迦摩教會,竟然有先知成了巴蘭,貪愛不義的工價,作人的僕人,而不作 神的僕人,照著人的意思講,而不照著 神的聖言講,奉承有錢的領袖,而不敢指斥教會的罪惡,領著信徒走上貪財之路。反過來倒引經據典,巧辯其詞,說是聖經的教訓,主的旨意。教會上了軌道,傳道人生活沒有問題,方能專心致志的盡職作工,說來頭頭是道,有情有理,實是籌畫自己生活問題,撒但在這點上得了勝,進而作第二步的攻擊。在別迦摩又傳進了尼哥拉一黨的教訓。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