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忠心的得勝下

四.撒但一會的人

今日全世界基督教的名稱很多,你卻找不出一個撒但會來,誰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撒但一會的人,但那眼目如火焰的 神之子,洞鑒人肺腑心腸的卻直截了當的說,這樣的教會,這樣的信徒,是撒但一會的人。基督徒啊!省察自己的地位,工作信仰意念、心懷,免得成為自欺,和那一般稱呼主啊!主啊!卻不遵著主的旨意行,至終被主斥責的惡人同類。(太七21-23)

甚麼是撒但會呢?撒但是 神的仇敵,凡事與 神作對,破壞 神的旨意。有些教會,名稱雖是 神的教會,但實際卻是和 神站在反對的地位上,儀式上是敬拜 神,心靈中是反對 神,沒有 神的啟示, 神的見證, 神的話語,聖經成了封住的書卷,卻口口聲聲的說自己是教會,是基督徒。對於在教會中特別尋求主,跟從主的人,因為他們敬畏主不能苟且行事,自然是說不到一起,也作不到一起,即目之為叛道,為不法,為蔑視教會,為不服領袖,其實自己卻是行在 神的軌道之外了。

人叛道與 神反對,不一定就是明目張膽的大奸大惡,兇殺貪淫,不仁不義,謊言欺詐,若是如此,當然是撒但的奴僕,就是仍然誦經祈禱,傳道救人,而內心卻不讓 神作主,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假冒為善自欺之人,保羅曾明說這等人是十字架的仇敵。(腓三18-19)

又有一等,自以為明白聖經,想要作教法師,卻不明白敬虔生命之道,引誘一些初信主的人,不在信心和愛心上建立聖徒,卻倚靠聖靈入門又靠律法成全(加三3),服從一些不可嘗,不可摸等類的規條(西二21-23),如同保羅時代的律法派和智慧派,從古至今,在每一時代,都有一些撒但會的人,用人意、肉體、字句、混亂主的道,偷進人家,牢籠無知的婦女,反回頭來,又逼迫那真正屬靈的兒女。

當主耶穌降生到猶太的時候,猶太人在聖殿中的事奉,外表上,何等敬虔(路十八11),法利賽人的禱告,正代表了那時代一般自稱猶太人,亞伯拉罕的後裔---「 神啊!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但他們正是撒但一會的人,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

基督徒啊!我們不必輕易的罵人,說某人某會,就是聖經所說的撒但會,當自己謹慎,不作撒但會的人,也防避撒但會的人,就是到你受到他們毀謗的時候,求主使你忍耐到底,至死忠心。

「你將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們中間幾個人下在監裡,叫你們被試煉,你們必受患難十日,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

這是主對於受苦的士每拿,所說鼓勵與勸勉的話,在前面主說到,祂知道他們所受的苦,在這裡主是說,在受苦難的時候,根本的不用害怕。「不用怕」三個字,在聖經裡好幾次題到,每次都是那位人子,對於他所寵愛的聖徒所說的,這話是何等的安慰、體貼、溫柔慈悲,更是何等的有力,真能叫那大大愁苦,毫無氣力的但以理,心中堅強(但十18-19),又要叫驚惶失措,恐沉下海底的門徒們,放心大膽的毫無疑懼了(太十四27)。這話在別人是不能說,也不配說,不敢說。教會正在磨難中,撒但勢力,燄高萬丈,逼迫淩辱,接踵而至,在這時候,說「不用怕」,豈不是等於廢話。但這位死過又活了,且活到永永遠遠的教會的元首,祂說「不用害怕」,就是真的「不用害怕」了。

 

五.幾個人下在監裡

主不但是說不用怕,也是告訴他們不怕的原因、理由。苦難真是可怕的,受苦至於下監,更是難堪,這鐵窗風味,嘗過一次的人,都是言之蹙眉,不願有第二次的嘗試。黑暗污穢的小房間,臭氣逼人,手足上了桎楛,縲絏被在頸項上,囚犯的呻吟,獄卒的殘酷,是言語不能形容的苦。但主在這裡說了不用怕的原因,是魔鬼要將你們中間的幾個人下在監裡,不是全教會,不是男女老幼,不是無一倖免的,乃是幾個人,這幾個人,是 神揀選的,預定的,要藉著苦難,使 神得榮耀,使教會蒙祝福。所以 神就許可,容讓魔鬼把他們下在監裡,其餘的聖徒,不在這數目中的,連一個撒但也沒有權柄來害他們,五個麻雀不是賣貳分銀子嗎?若是你們的父不許,連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太十29;路十二5)。今日有好些 神的兒女,在逼迫中、患難中、疾病中、貧窮中,主說:「我知道你所遭遇的一切,並且不用害怕,因是你們的父所許可的」,魔鬼的權柄決不能越過 神的旨意, 神規定士每拿的聖徒,有幾個是當在監牢中榮耀祂,魔鬼就只能夠把幾個下在監裡,少一個不可,多一個也不能。

 

六.叫你們被試煉

提到試煉,當下就想到寶貴的金銀,在匠人的手中,這是因為他有要製成的器皿,經過了思想計劃,才開始把用作尊貴器皿的金銀放在爐中,這裡面有目的,有計劃,有手續,接著便有榮耀的成功,跟在後面。使徒彼得曾指著信徒所受的試煉,是這樣說:「叫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讚、榮耀、尊貴。」(彼前一7)想到這裡,就更不必有所懼怕了。不但是說撒但的權力有限,不能把我們全數都送到監獄中去,就縱然是父 神的許可,我們正是在那幾個下監的數目中,如此的話,更該歡喜快樂了。因為這患難,正是 神用火來煉我們的火爐,使我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火爐對於金銀,決不是為燬滅,乃是為成全,為煉淨,為提高品質,為滿得榮耀, 神把他所愛的兒女,放在火爐中,決不是盲目的,不管好歹的,乃是滿有計劃,時刻留心的。因此雅各也告訴我們說:「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當以為大喜樂」(雅一2)。帶有渣滓的金銀,匠人是無法使用的,照樣,沒有經過試煉的聖徒,在 神的手中,也是無法使用的,歷來蒙 神喜悅的人,都是在百般的試煉中,陶鑄出來的。

 

七.你們必受患難十日

聖徒是要有患難的,撒但是要把幾個人,下在監裡,但主告訴他們說,不用怕,因為苦難是 神許可的,而且經過之後,是為 神的榮耀,我們的益處。不但如此,主在這裡又告訴他們受苦難是有日子的,是有期限的,人數有規定---幾個人,日子也有規定---十日,少一日不可,多一日也不能, 神定十日,就是十日,決沒有人能把我們關在監獄中,到十一日或十二日,多一刻鐘也不能。讚美我們的 神,祂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祂的寶座安定在天,祂的權柄統管萬有,宇宙的一切,無一不在祂全能的命令之下,就連撒但雖然在 神的容讓中,似乎兇猛猖狂,肆無忌憚,但是 神所不許的,牠仍然沒有權柄越過。在這裡我樂意題到約伯記所記的, 神如何讓撒但來苦害祂的僕人,但 神卻有一定的命令和限制。請看 神是這樣的說:「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伯一12)「耶和華對撒但說: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伯二6)我們注意到此處的話嗎? 神把約伯所有的交在撒但手中,而不能害及他的身體,因為 神禁止牠說: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在第二次 神把約伯的身體交給撒但,卻又說只要存留他的性命,這樣撒但只能叫約伯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卻無法危及他的性命。基督徒啊!你因著今日的患難、貧窮、毀謗,有所懼怕嗎?患難只管的逼來,貧窮的日不聊生,只剩下一把麵一點油了,但請放心,那慈悲的父 神,不但要試煉我們使我們成為聖潔,寶貴合用,更知道是我們力量所不能擔當的,他決不至於加在你的身上,他知道你能經過十日,他知道十日是為你好,九日是不成功的,他就讓十日的難處臨到你的身上,你也一定能擔得起,許多的時候,重擔是從思想出來的,是從害怕出來的,事實並不那樣重,那樣怕,是因你一直看患難、看貧窮、越看越怕、越想越重---明天是要絕糧了,妻號寒子啼饑,別人譏笑,怎麼辦?但主說:「不用怕!」因為是父 神的許可,救主的看顧,並且「 神是信實的,在你們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想到這裡,還怕甚麼!

 

八.你務要至死忠心

撒但的權勢,最大的是死,一到死,牠就再不能作什麼了,就到此為止了,這是 神容讓撒但最終的止點,過了死,便沒有牠的絲毫勢力了。牠的毒釣、爪牙、火箭、能力,不能越過死再進一步,牠對教會的陷害,聖徒的逼迫、患難、貧窮、毀謗、下監,再甚的話,到死為止,到了死,牠再不能作,再不能進。故此主告訴祂的教會說:「你務要至死忠心。」就是說,我們若存著至死忠心的心,就對與撒但的決鬥戰無不勝了。有這樣不怕死的心志,就叫撒但術窮力竭,無所能為了。患難不過是叫人苦死,貧窮不過是叫人餓死,一切的一切,也不過是死,然而也未必就死,就是主是要我們用死來榮耀祂的話,我們也就當歡歡喜喜的去領受、去跟隨,至死忠心,這就叫撒但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基督徒啊!你怕死嗎?你到底對於死,是怎樣的看法,死是悲慘麼?是可怕麼?在死門的那一邊是什麼,你曾想到嗎?在沒有指望的外人,確實是可怕的,有審判和第二次的死在等著他們,有永遠的痛苦和沉淪是死後的結局。但在 神的兒女,死是榮耀的門,是得勝的門,是睡了,是安息,是在肉體之外得見 神,是與主面對面,是脫去這必朽壞的帳棚,是與主永遠同在。因此保羅說:「離開肉體與主同在是好得無比的。」聖徒啊!你今日所傳的,在那一天都變成眼見,今天我們和榮耀的家所隔的,只是這一個死,肉體的死過去,便是榮耀,便是永生。哦!我們是何等的願意過去,得登彼岸!在那裡我們要見祂,要唱哈利路亞!主若要我們在家中、在床上,被親愛的聖徒和兒女們唱著詩,歡送我們去,那是快樂的死。但若在屬靈的戰場上,與撒但爭戰而致死,那是榮耀的死,是榮耀的活---是永遠的活在榮耀裡。主若今日不來,今日還未被提,這兩種死法,我們都歡喜的說:阿們!

全世界的人都有死,都是可憐的死、悲慘的死,都是被撒但致死的,都是要死了又死的,可以說,沒有一個人,不是為魔鬼死的,不是為鬼殉難的。貪財致死,犯罪致死,不得其死而死---投河、跳井、服毒、自縊、爭戰鬥毆、拼命賣命,都是為魔鬼不怕死的人。說清楚一點,你不為耶穌死,你也得為魔鬼死,如何去死,請我們斟酌一下,計算一下,保全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主喪掉生命的必保全生命!

我們不但是至死忠心,也是說,就是今日沒有逼迫、陷害,也當把如此的心志,當作兵器,去抵擋一切的試誘、罪惡、肉體的情慾、撒但的攻擊。彼得曾說:「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們也當將這樣的心志,作為兵器,因為在肉身受過苦的,就已經與罪斷絕了。你們存這樣的心,從今以後,就可以不從人的情慾,只從 神的旨意,在世度餘下的光陰。」(彼前四1-2)就是每日有甚麼引誘試探,就當心志剛強,取一種受苦至死也不犯罪的態度,來對付一切。一個怕肉體受苦的人,決不會得勝,決不會遵守 神的旨意。情慾的事都是叫肉體舒服,佔一點便宜,把人議論一下,批評一下,吃喝宴樂一下,說幾句放肆戲笑的話,做幾件喜好痛快的事,叫肉體好好的享受一下,這樣要叫靈性吃很大的虧,一定有失敗、跌倒、羞辱主的結果,隨在後面。若凡事存著肉身受苦的心志,它想說批評議論人的話,把別人懷恨一下、嫉妒一下,當下你便對肉體說:「死也不批評,死也不嫉妒,我的主為我死了,我今天不是自己的人,不求自己的喜悅,惟求主的喜悅。」讚美主!得勝了!肉體雖然難受,不能好好的發作,心靈卻是釋放,大得生命與平安,對於一切屬靈的爭戰,都當存這樣態度,靠著加力的主,一定要得勝有餘了。

說到我自己一個小的見證:一次有一件關係工作,和心靈緊要的環境,我就定意在主面前好好禱告。奇怪!在那一個時候,獨自在一個房間裡,不能禱告,頂害怕,尤其是在晚上,總覺得鬼影憧憧,令人毛髮森然,跪下一閉眼睛,總覺身旁有個東西,頭上有個手來摸,一直攪擾得我不能禱告,也知道主同在,總是害怕。我明白是撒但攻擊,但總是勝不過,末後我如此求主,忽然有主話,是說你要至死忠心,突然心中有了力量。我對撒但說:「你決不能攔阻我的禱告,你摸我的頭,也決不能把我摸得死,頭摸扁了也要禱告,死也要禱告。」感謝主!忽然間,一切懼怕都沒有了,房子內覺得乾乾淨淨,沒有鬼的蹤跡,禱告也就活活潑潑的做下去。主的兒女啊!至死忠心是得勝,也是得勝的秘訣!

 

九.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

這是得勝者的賞賜,他們為主的名、主的道,經過了患難、困苦、下監、貧窮、毀謗、淩辱,而且至死忠心,按公義審判的主,就要把生命的冠冕賜給他們,冠冕是得勝的表示,也是作王掌權的榮耀。他們在這世界,屬靈的生命,是達到作王的程度,威武不屈,貧賤不移,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他們裡面生命的長大、剛強,使愛他們的主,大得榮耀,他們是如此的愛祂、跟從祂、服事祂,只知道有他們的主,不知道有自己,這真是捨己的生命,在將來的榮耀中,他們得著了榮耀的冠冕。

親愛的讀者,要想著將來的榮耀,今日生命必須長進到榮耀,要想著將來的作王,今日的生命,必須達到了作王。 神今日藉著聖靈,住在我們裡面,也就是為著這件事,祂的照亮、提醒、安慰、扶助、不只是為叫我們得平安,更是為叫我們的生命長進。今日不少的信徒很歡喜的知道自己是 神的兒女, 神的恩惠、能力、權柄、信實,都是為著我們的享受。是的,不錯,祂的一切都是為著我們,無限的恩惠都是為我們存留,但請注意,享受卻不是 神最大的目的,祂的目的是祂的兒女,都和祂一樣,故此祂不但使我們享受恩惠,祂也使我們經歷患難,這些患難是要使生命長進,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以致將來不但得著王的冠冕,也能承受作王的權柄。

我們曾留心享受與承受的分別麼?許多今世的富翁,家資巨萬,兒女是滿有享受了,但是他們最焦慮的一件事,就是他們的兒女,是否將來有本領來承受產業,而能永久的享受;或者竟然是將祖宗的遺產,轉眼之間,揮霍一空呢!

我們的主,從高天來到世間,也不只是用大能使我們脫離死亡進入永生,乃是把自己的生命傾倒了,經歷了一生的風波、困苦、勞碌、傷痛,末了被釘在十字架上,被 神壓碎,被人棄絕,卻又藉著 神的大能,因從死裡復活,顯明是 神的兒子。祂就是把這死而復活的生命,放在我們的裡面,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裡去(來二10)。祂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祂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祂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來五8-9)基督徒啊!主的榮耀是我們的,主的道路也是我們的,在生命的路上得勝的人,是要得著生命的冠冕。

 

十.得勝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要明白第二次的死是什麼,請讀啟示錄廿章6、14-15節。「在頭一次復活的有福了,聖潔了!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他們必作 神和基督的祭司,並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

不受第二次死的害的人,就是在頭一次復活的人,他們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他們得勝死亡,得勝撒但,他們的主是得勝的,他們也照樣得勝。主給了他們生命的冠冕,主也給了他們王的寶座和權柄。第二次死的勢力,一點碰不到他們,這是超過死亡的榮耀,是因為他們在世的時候,至死忠心,願我們有耳能聽聖靈向眾教會的宣告。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