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到底的得勝下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

這是何等嚴肅!一般趾高氣揚,大搖大擺的信徒啊!願主的話使我們儆惕!一個有行為、勞碌、忍耐、聖潔、屬靈的眼光清晰,作工勞苦不倦,而且謙虛捨己,在教會中只知事主,不知利己,只作群羊的榜樣,卻不貪位謀利的以弗所教會的使者,主尚且對他說:我要責備你!何況今日的你我!

有的人要很希奇,是不是主太嚴厲了,太苛求了,如此好的教會,好的信徒,尚非得勝而在斥責之列,像我們將要如何?於是生出退步或灰心來,卻不知道正是因為主太愛以弗所了!你可以從主對她的要求,看得出來「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惟有愛我們的人,才注重我們的愛;才寶貴我們的愛!若是一個漠不關心的人,就我們愛,或不愛,有何足以輕重呢?

主如此的愛以弗所,也是因為以弗所在起初是太好了,向主的愛是熱烈的、新鮮的,一切的長進與工作,都是發源於此---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她知道自己蒙恩何等大,她也知道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於是就聖潔、勞碌、忍耐的服事主!在這種地步,主心何等滿足,正是看見了祂自己勞苦的功效,祂為她捨己,但她也獻上上好的愛!是純粹的,是毫無私留的,是基督新婦的新婚之愛!

但現在呢!工作仍然進行著,外表上也沒有出什麼事,弟兄姊妹仍然從她得幫助,她自己或者也更勞苦,更負責工作,如此的屬靈,如此的有成績,那能不使她做的更起勁!屬靈知識如此的老練,恩賜如此之多,那能不使她更寶愛!沾沾自喜,何等的屬靈,何等榮耀;榮 神益人的聖徒哪!當心!肉體乘隙而入,愛父的心就不在她裡面了,按外面是照樣前進,但那在七金臺中間行走的主,卻是察看得清楚。將起初的愛心離棄了!從前是愛主,現今是愛工作,從前是基督的愛激勵我們,現今是屬靈的成績激勵自己,從前是看見捨命的主,現今是看見自己工作,自己的華美;從前是基督居首位,現在是自己居首位!可怕哪!在不知不覺之間,私心進來了,自愛進來了,愛主的心減少!不是絕對不愛主,乃是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

在如此的情形之下,是叫主太傷心了,主不是因她犯罪、懶惰、污穢、貪戀錢財,而傷心擔憂,以弗所是殷勤的、聖潔的和世俗分離的;甚至教會中有了惡人,她都不能容忍的。主的傷心,是因她向祂失去了起初的愛!主不但是傷心,而且發出斥責,提出警告:你若不悔改,我就臨到你那裡,把你的燈臺從原處挪去......。我們真想不到一個愛心減少,就會使主如此責備,而且就有挪移燈臺的危險。

甚麼叫作挪移燈臺呢!普通的思想,以為教會關門,無人聚會,無人作工,禮拜堂出租給電影院,傳道人改了行,教會算是閉門歇業了......。不然!不然!不必到如此情形。我個人對禮拜堂出租,傳道人改行,倒不在意,以為是大不了的事,甚麼太丟臉的事:一些教會雖然仍舊聚會作工,卻是在人面前,在魔鬼面前丟臉、失敗、自己羞辱,使 神厭煩,到了使人言不忍言的地步,那倒不如早點閉門歇業,倒算是遵行 神的旨意!正如主藉先知瑪拉基所說的:「你們將瞎眼的獻為祭物,這不為惡麼?將瘸腿的、有病的獻上,這不為惡麼,......甚願你們中間有一人關上殿門,免得你們徒然在我壇上燒火。萬軍之耶和華說:我不喜悅你們,也不從你們手中收納供物,......」(瑪一8-10)。有些傳道人因著教會敗落,無人供給,即去改行,另尋職業,我覺得這樣人做的正對,不必厚非的;其實他若早一點就不傳道,親手勞苦,作正經事,作一個誠實的基督徒,那是頂好;當初實在受了人的聳動,因著自己缺乏屬靈的常識,甚或是其他作用,不正的目的,作了傳道人;其實就是任傳道職任時,也無道可傳,外面裝模作樣,裡面苦不可言,今天去另尋職業,我說是太好了,我一點不輕視批評,從心內替他們說聲阿們。

但主對以弗所教會,說要挪他們的燈臺,不是指著如此的情況說的,乃是指著一個教會,一位聖徒,失去了金燈臺的地位和性質,不能為主發光,不能作屬天的見證,別人從他看不見真理,看不見道路,光輝照不在人前。只不過是一些基督徒,一些工作,人從他們的工作中、生活中、聚會中看不見 神,看不見光,看不見路。聚會的地點,教堂還在,聚會也照常舉行;但不過是個聚會處而已,是個聚會而已,沒有見證、沒有能力、沒有 神的作為,沒有 神的同在,不發光,不是燈臺,更不是金燈臺,這樣的情況,便已經是被主將燈臺挪去了。

言念及此,何等的令我們驚心,多少的聖徒昏昏沉沉的度著生活,不發光輝,沒有見證,自己欺哄自己,作作聚會,作作禱告,說幾句屬靈的口頭禪。可憐哪!燈臺已經挪去了還不知道,倘若教會是如此的話,就雖強支門面,勉強維持,不從根基下手,徹底悔改,讓主把燈再點起來,究有何益?今日作這糊塗事的人正是不少,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那裡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巴不得聽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

應當回想,回想是悔改的起頭,一個人能回頭想,便能有轉機,便看見道路的錯謬,也便可看明是從那裡墜落的,也可以轉回到正路上。今天多數的教會負責者、許多的信徒,不回想,只計劃,不想悔改,只想辦法:結果,辦法是有了,卻無濟於事,計劃是實行了,聖靈卻不同工,作成了一些成績,卻沒有生命的價值,一所禮拜堂,一些聽講者,一些僱員式的男女傳道,卻不是金燈台,不是耶穌基督的見證,沒有屬靈的能力;因為是:根基立在金錢上、勞力上、幾個大人物上,是沙土,不是磐石!何時金錢沒有了,勢力沒有了,大人物離去了,便塌臺,歇業,可嘆可憐!

最好我們還是聽主的聲音,祂並不願意把我們的燈臺挪去,祂乃是願意我們悔改,「回想你是那裡墜落的並要悔改。」

是從那裡墜落的呢?親愛的弟兄姊妹,回想一下主必指示你,教訓你,剔亮你的燈,使你再作金 燈臺,來榮耀 神,現今我簡略的提出兩個離棄起初愛心的墜落點:

因道路的艱難而愛心減少---信徒因著主愛的激勵,聖靈的感化,奉獻自己,為主活著,滿想著一帆風順去成功 神的旨意,去作成主的事工;那知道天色不常睛,時逢風雲陰霾;道路不盡平坦,時遇巔踣泥濘;縱然又大又有功效的門開了,也免不了反對的人也多,甚或「太陽和星辰,多日不顯露,又有狂風大浪催逼,我們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徒廿七20)。在如此的情形下,不免嘆息流淚,灰心喪膽,當初的勇氣消失,愛火熄滅,雖不至跌倒退後,然而卻遲遲其行了。再有撒但的攔阻,同工反對,意見得不著同情,事實不照理想,好心好意的幫助人,結果是招來埋怨,誠誠實實服務,別人說沽名釣譽,這樣也弄得心灰意懶,敷衍其事了。一位西國教士,當初蒙召來華,滿腔熱血,理想中覺著中國人的可憐,可愛!預備了十足的力量愛中國人;及至到了上海,頭一下即碰著扒手,偷去了金錶,過幾天遇到騙子手的大師父,每月花錢不少,吃東西不多,處處遇著的,是些可惡的黃色人。以前覺得中國人的可愛,現今覺得中國人的可恨,於是在數年之間,作了一個不冷不熱的傳道人,禮拜天上講臺講經一次,其餘的時間全然消沒在公寓樓上,不與中國人接近了。

倘若在今天弟兄姊妹,有以上類似的景況,我請你聽主的話,回想是從那裡墜落的,並要悔改。這等失落愛心,是因為忘記主的話,用自己的理想遵行 神的旨意,用肉體的喜好,來作主的工夫。肉體常是喜逸惡勞,喜順惡逆,並且忘記主所說:「學生不能大過先生,差人不能大過差他的人,人既罵家主是別西卜,何況他的家人呢」!苦難是主的道路,十字架是主的成功,我們跟從主的人,也當在這一條血染的道路上,向前直奔。得勝的道路,就是背十字架的道路,要想不背十字架、不遇苦難、不爭戰、不犧牲,而平平安安的上天堂,這是妄想。

再者不為主受苦那能顯出愛主的心!俗語說得好:「家貧顯孝子,國難出忠臣」,生活無困難,工作無攔阻,弟兄姊妹都愛你,在如此的環境中聚會、作工、愛主、愛人,我怕是沒有價值,因為不是你愛主,乃是主愛你,不是你愛人,乃是人愛你,惟有經過試驗的愛心,是真愛心,經過試驗的工作,是真工作。

我們從保羅對提摩太的話中,能看出艱難困苦,灰心喪膽,能使愛心墜落,提摩太後書一章6-8節:「為此我提醒你,使你將 神藉我按手所給你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因為 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你不要以給我們的主作見證為恥,也不要以我這為主被囚為恥......。」

據以上經文,提摩太當時是有些退後了,膽怯了,因為看見危險逼迫頻來。許多人退後,保羅也下了監,愛心的火,是有些減少力量,故此保羅在這裡勉勵他;也有的解經家說,或者當時在以弗所作使者的就是提摩太,故此主在這裡責備說,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這就叫失敗,不得勝。一個得勝者,是當把起初的愛,堅持到底。

愛屬靈的成績過於愛主---以弗所愛心的離棄,另一個緣故,是我剛才說過的,因她太好了,以致把起初愛主的心,被這好吸引了。她的屬靈、美麗、完全、滿有成績,是被主稱讚的,也是被人欣羡的,漸漸的自覺滿意,有所享受;從前是貪愛世界,現今是貪愛屬靈!

有人要說,沒有愛主的心,還能作工嗎?還能勞苦嗎?還能忍耐嗎?我說能!實在能!我是一個傳道者,多少次我為愛主而講道;但也多少次,我為自己享受而講道。說理周到,多人獲益,多人得救,這是何等的愉快,舒服!許多人從自己得復興、得造就,這些屬靈的兒女追隨左右,那能不叫自己快樂,更加努力的照顧牧養!其實不是為主,乃是為自己了。

主的兒女們哪!當心魔鬼的詭計,牠用罪孽引誘你,用情慾引誘你;但牠也用屬靈來使你偏向,使你不貞,使你除主而外,有所愛慕,有所享受。無論是污穢的罪孽,是屬靈的恩賜,一被惡者利用,一經沾著肉體的氣味,就能使你與主遠離,使你生命受傷,願主憐憫我,光照我們,愛主的心,越久越深,才是得勝,是主所要的得勝。

在困難的環境中,多人的反對中,仍舊存著愛主的心,勇往直前;在聖靈的恩賜中,靈程的猛進中,仍舊謙卑的羡慕主、傾向主,不看環境,也不看自己,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死而復活的主活,這種心情,被主保守到底,便是得勝,是主所要的得勝!

在如此的情況中,生命的光,要漸漸暗淡,屬靈能力,要漸漸消失,工作是維持現狀,絕無活潑的進行,屬靈的名譽地位,一時受不到大的損失,然而實際方面,是外強中乾,是燈臺,卻不發光了......。

得勝者,便得賞賜,主為我們預備的,不但是永生,更是賞賜,永生在得救的時候已經有了,已經確定了,賞賜卻是必須等到基督的臺前,那時我們要從主得稱讚、尊貴、榮耀,主對以弗所的使者說:「得勝的,我必將 神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這是主的應許,是他當得的賞賜!

賞賜是隨著行為,行為如何,賞賜便如何!自然是豐滿的,榮耀的,超過我們所想的,然而卻還是公義的,保羅曾說:「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著,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提後四3)以弗所的使者,是有行為的、生命的,而且要保守到底,越久越盛,是生命豐富,花果繁榮,不憔悴、不萎敗,祂的賞賜,便是將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

論到將起初的愛,堅持到底,這是何等榮耀的得勝,有甚麼工作、勞碌、善行、美德,能比得上那一棵愛主的心,更能滿足主的心呢?而且是起初的愛、新婚的愛、上好的愛一直到底,是新鮮的,是熱切的,是誠摯的,我想將來在審判臺前,最榮耀的冠冕,是要被這樣的聖徒奪去了,所以主在這裡就給她最好的賞賜,「將 神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

這生命樹的果子,是亞當夏娃,在伊甸園中所失去的,是被魔鬼引誘,貪愛了那好看、好吃且增加智慧可愛的分別善惡之果以後,逐出樂園,不可再得的享受。讚美主!在羔羊代死的救贖內,亞當所失去的,都被贖回來了,再不是地上伊甸,乃是天上 神的樂園,那裡沒有蛇的腳蹤,蒙恩的得勝者。要在 神的懷抱中,喫生命樹的果子,這果子的滋味、能力,是含有永遠的福樂、甜蜜,永遠的豐富與長進,在永世裡,與主基督和諧的美滿,都包括在這裡面,就如同亞當未犯罪以前,與 神同居往來的生活一般,而且是千萬倍的超過了,這生命的愉快與滿足,是永遠屬於得勝者,就是那不但事奉主而且愛主到底的人。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