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騰日記(五)
我發現我很假,這假在我心裡很久,當我想真的時候,一些事實就會發生以至叫我假起來。人的心詭詐是不容置疑的,但我是信主的人,為什麼在我心底裡還有很假的心呢?原因就是我認為裝假對我有利的時候我就會有「能力」去裝假起來,在平素無關痛癢的時候,真又何妨,但事出突然的話,假一會都可以呢!「假」有時會是說謊話,有時會是裝模作樣,總意就是令人對我或是我的事情有「另外」的想法,而可以避免我的一些麻煩或不願意或甚至是危機。另外的那些想法或許是編做出來,或許是事實的一半,又或許是事實的全部但移開了重點等等。自古以來,真與假是對敵的,要「真」就要對付「假」,而心裡剛強就是對付假的力量。人對主的試探常是:衪「如果」這樣答就這樣回應,那樣答就那樣回應,這次看衪如果答!「為什麼試探我」、「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是主對試探衪的人的回應,既要納稅亦要奉獻。

試想一下,我通常在什麼時候假,什麼時候很假,什麼時候必需假呢?都是在面對不同人的時候了!又或說,到底我最真的時候是何時呢?就是一個沒有人看見的時侯並地方的所作所為就是現況最真的我了。想到這裡,我又不禁心寒,因為我假得離譜,真得可憐。當我想起,主耶穌「在暗地裡沒有說什麼」,對著何種地位種族的人衪也是有立場、有勇敢,我就真的慚愧不堪。因為我在暗地裡說很多,在何種人面前我就會「自動波」轉變成為何種人,還心裡自以為了不起,不作長頭草,有性格等等,全都是糠稗!心裡剛強的人不是自以為有性格的人,更加不會自欺欺人,認真面對自己的罪吧,主是會赦免的。

要成為中琉低柱是有條件的,簡單來說,那條件就是「固執於聖經」。所知、所聽、所聞、所見是每日不斷發生在人身上的東西;眼睛、耳朵是不能關閉的,世界不會不給我不想知不想見的事。反而之,看進去、聽進去之後裡面如何處理就是關鍵了。關鍵就是要訓練自己成為一個死硬派,懶理世上一切不合聖經的東西人事物,以一個「喊路」或是像以利亞般諷刺一下巴力先知的心去看待它就好了,不合聖經的「任何事」,總之在心裡和它說聲「拜拜」就是了。要不然怎可能是中琉低柱,當人人走,人人跟潮流文化,「人人」的時候你又如何!我想我們當中真有人以為自己是不跟著人走的,因為我也是在心裡自驕我不是「人人」,但可憐的我看清自己的時候,發覺自己連「人人」也不如。

因為我不跟著人走並不等於我跟著主走,可能只是跟著「自己的一套」走而已,但「人人」何嘗又不是各有各的一套而暗自尊大呢!主要求那少年財主放棄他的財富,並幫助窮人。我曾聽見有人說,時代不同了,主不是叫每個人都放棄財富跟從衪,只是那少年財主而已。錯,又按自己的一套來經文補充了!說這話是因為把現實和真實相聯起來,但我們在之前已了解,主看的「真」不是「現實」,而是靈,是生命,好比我們會說:「看,有一個蘋果在桌上,是真的可吃啊」!我們通常說的「真」,是現實可吃的蘋果,但主說衪的肉衪的血「真」是可吃可喝,你斷不會走去咬衪一口罷,這就是當時的以色列人的反應了,也是我們常常看待「真」的反應。但主再三提醒我們,衪的說話是靈是生命,那就是說,少年財主若不放棄財富,他不能進天國,因為財主是很難進天國的。我們從靈從生命去看就會知道,主是要那少年財主放棄他的所有,因為財富就是他的依靠,他是事奉瑪門的人,他就不配,亦不能事奉主。讓我再強調,我們若不放棄瑪門,若吝惜而不施捨,我們就不配,亦不能事奉主。主不要他放棄一半,而是全部,他現實裡是會變成很窮的,但請記著神的應許,「施比受更為有福」。所以我們要「施」,我們就更有福。現實來說,那窮寡婦把兩毫子捐給賊窩;真實來說,她把養生的兩個小錢全數奉獻給神,又請記著,她不是奉獻「一個」小錢,而是全部。當論及財富的時候,常常有人叫你小心,主不會要你所有云云。我只想說,瑪門是這等人的主,因為現實對他們來說是重要的。我當叫你,也叫我自己:若果窮,就把一切養生的奉獻給主;若果富,就把所有的幫助窮人。我們不當說我們還未到這地步,因為需要心裡剛強才可以「行」出道來,和「想」出來的道差天共地。簡單總括說,主要你要我真實地放棄瑪門,你我若果不行,就不當自命清高說錢對你對我不重要,因為行為是真信心的果子,有三十、六十、一百部的結果。

其實我也多次嘗試想找出平衡的做法,因為我是一個懂得「撈世界」的基督徒,這名稱真可笑並諷刺,什麼「光明會、共濟會」、「十三家族」、「世界新秩序、單一政府」、「恢復金本位」、「價值投資」、「聯邦儲備的印美炒技倆」,「中國並俄羅斯的崛起對世界金融的改變」等等等等,對我來說是耳熟能詳的,也叫我常常觀察敵基督的隱意去到那地步。但總歸來說,主再來時我真的無面目見衪,沒有什麼可交的賬。「世上眾肢體也是如此活,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罷」是最影響我的一個想法,但我深心渴望「我的永遠」是有價值的,而偏偏神定規了今世的真實價值定奪了永恆的一切榮耀。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