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啟示錄的步驟

「啟示錄」(Revelation)這詞的原意,是「揭開了,讓人人都可以有機會明白的秘密。」因為曾被殺的羔羊能以揭開全能者右手所拿的書卷,配觀看其中的奧秘。

因此,只要我們屬於主,得衪的喜悅,主耶穌就會將「書卷」中的秘密啟示給我們明白。倘若人不屬主,不得主的喜悅,人就是智慧極高,也無法明白。正如我們在上一篇文章所詳細解釋的。所以讀者必須清楚得救,全心追求認識主,得主的喜悅,這樣,得主喜悅越深,就能明白得越深;得主的喜悅越淺,明白的也越淺。

現在筆者試圖將自己蒙恩,得以明白啟示錄的心得寫下來,看讀者能明白多少。也許讀者蒙恩比筆者更深,明白更深,這樣,就盼望讀者能將你更深的心得與我分享,好讓我能與你一同進入真理,作 神忠心的僕人。

 

一、了解書卷的外形

解釋啟示錄的學者或派別,真是千變萬化,各派的意見可以是非常不同的。主要原因是未能掌握啟示錄的結構。結構一旦誤解了,全盤解釋就都錯了。最基本的誤解,在於沒有將古時「書卷」的特色放在考慮之內。其實古時的「書卷」是一塊捲起來的羊皮,不是今天一頁一頁釘裝的書。

聖經形容全能者右手所拿的「書卷」是用七印封嚴的。所指的「印」,乃是燒熔的石漆,滴在捆綁書卷七條絲帶的結上,然後用鋼印印在其上,等火漆冷卻,凝固,才拿起鋼印,這樣火漆上就留下鋼印的印了。人若想要觀看這「書卷」,必須先弄碎絲帶結上的火漆印,才能解開絲帶,展開和觀看書卷。

這「書卷」的另外一個特點是「裡外都寫著字」。要了解,「書卷」外面的字,應該是書的「目錄」。裡面的字,應該是書的「內容」。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許多解釋啟示錄的學者,將「七印」接續「七號」,再接續「七碗」來解,就全然解錯了。要知道,「目錄」的性質是書的大綱,這大綱已經將全書簡略地介紹一次,然後我們看書的「內文」之時,我們乃是從頭開始再看的,只不過是詳細得多吧了。因此,「七印」與「七號七碗」不是連接的,而是並行的。我的意思是,「七號七碗」所講論的,是從頭開始,將「七印」所簡介的,詳細講解出來。千萬不要以為,「七號」所說的災,是接續「七印」所說的災。這一個關鍵錯了,全書的解釋也必定錯了。

還有一個特點是我們必須注意的,就是「寂靜的第七印」。經形容,揭開第一至第六印之時,每一次都有啟示的內容宣佈出來。但是等到揭開「第七印」之時,就沒有啟示了,經文只說:「天上寂靜約有二刻」。這是甚麼意思呢?可惜,許多解經家連「寂靜二刻」也解出一大堆話來。其實我們要明白揭開七印的過程:第一至第六印是「目錄」,但第七印一旦揭開了,絲帶就全部鬆綁,「書卷」就立即展開了。因此,揭開第七印是沒有啟示的,這就是「寂靜約有二刻」的真正意思了。

 

二、第一至第六印」結構

現在,讓我們來研究「揭開第一至第六印」結構。如果我們細心研讀這段經文的話,我們不難發現,揭開第一至第四印之時,經文所描述的內容,其性質與揭開第五印和第六印的頗為不同。因為第一至第四印的啟示均指出,「四活物」分別介紹出「四匹馬」所帶出來的災。但第五印和第六印卻不是「四活物」所介紹的,也沒有用「馬」來形容。因此,我們可以肯定「前四印」是自成一組的。與「第五印」和「第六印」的類別不同。

因此,關鍵在於「四活物」的特徵。經文形容他們分別有「獅子」、「牛犢」、「人子」、和「鷹」的臉面。這分明是主耶穌四個屬靈身分,就如馬太福音形容他為王(以獅子為代表);馬可福音形容他為僕人(以牛犢為代表);路加福音形容他為人子(與人臉相同);約翰福音形容他為神子(以鷹為代表)。「四活物」之所以有主耶穌四個身分的臉面,是因為他們是最接近 神的天使,因為他們的臉長期朝向主的緣故,結果反映出主耶穌四方面的榮耀;正如摩西在山上親近 神,臉面反照 神的榮光一樣。

這樣,我們就明白了。「前四印」的災由「四活物」介紹出來,意思是當福音傳開,主耶穌基督的四個身分,就是四福音書所介紹的屬靈身分,隨著福音而被人認識的時候,這些災難就重複地發生了,像四匹馬出來,在遍地上走來走去一樣。

再者,按「前四印」的內容來說,洽與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講論末世兆頭之時,所說的「前四種災難」相同。就是假基督帶來的大迷惑、打仗和打仗的風聲、饑荒和地震、這些災重複出現,像婦人產難陣痛不斷加密出現一樣。這樣,我們就可以下一個結論了:「前四印」就是福音傳遍天下之時所發生的「背境性的災難」。這一點可以從「書卷」的內容得到證明,因為「前四號」和「前四碗」所形容的,都是屬於「背境性的災難」,是預言末世時,「陸、海、河、空」受污染的程度,越來越厲害。只不過「前四印」所論的以「歷史」(時間)上的災難為「背境」,而「前四號」和「前四碗」所論的,以「環境」(空間)上的災難為「背境」,都屬「背境性的災難」就是了。

至於剩下的「第五印」和「第六印」,既屬「目錄」性質,應該就是「書卷」最主要的內容了。因此,從「目錄」的角度來說,「書卷」所記載的災難,最主要就是「第五印」和「第六印」所介紹的災難。按但以理書的「七十個七的奧秘」來說,「第五印」就是末後一七的「前三年半末期」所發生的災難;「第六印」就是「後三年半末期」所發生的災難。

研究「第五印」的災難───祭壇下許多聖徒的冤魂要求 神為他們伸冤, 神卻安慰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啟6:11)意思是,「前三年半末期」必有一個短短的「片時」,那時會有大量「弟兄」被殺。然後「前三年半」一完,被殺的數目就「滿足」了。這樣的形容,與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所預言的末世程序洽好相同,因為主指出,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堙A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太24:9)

研究「第六印」的災難───太陽變黑、月亮變紅、眾星墜落、大小罪人躲藏起來,怕見全能者的面孔和羔羊的忿怒,暗示主即將降臨,施行審判。如果我們比對馬太福音二十四章主所講論的末世兆頭,我們知道,這樣的形容已經來到「盡頭」,就是主降臨之前(參太24:29-30);若比對約珥書第三章類似的形容,也是這樣。(參珥2:21)。

換言之,除去「前四號」和「前四碗」論及背境性的災難之外,「第五印」其實是講論「第五、第六、第七」這三支號所帶來的災難;「第六印」其實是講論「第五、第六、第七」這三個碗所帶來的災難。

因為「第五印」主要論及許多聖徒被殺,直至「滿足數目」為止,以後就不再有聖徒被殺了。因此,「第五、第六、第七號」所講論的災難,也以假基督,和假先知的興起,他們聯合起來,屠殺聖徒為重。這是「前三年半末期」的情況,也是啟示錄10-13章所記載,從海和地上來的兩個獸,牠們聯合起來,屠殺大量不拜獸像,不受666印記的聖徒。但經文指出「被殺的弟兄滿足數目」,暗示以後再沒有弟兄被殺,因為就在這個時候,教會復活被提,地上再沒有基督徒了。

「第六印」主要論及「第五、六、七碗」,就是 神使最大的災難臨到敵基督和假先知的國,方法是使獸的國黑暗了,以致假基督所發動的哈米吉多頓大戰,倒成了消滅假基督和他的國的主要災難。 神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藉以報應他們。

 

三、「插曲」

當然,讀啟示錄的任何人,最想要知道的,就是那獸(假基督)怎樣屠殺聖徒。所以,啟示錄就用「插曲」的方式來解釋「教會的情況」。這樣的「插曲」,就是使啟示錄最難明白的原因。

例如,當介紹完「六印」所帶來的災之時(第七印是沒有啟示的),經文就在第七章出現第一個「插曲」了,為要交待「教會在地上」(以色列有十四萬四千人,在大災難之前信主得救)和「教會在天上」(在天上有無數穿光明潔白細麻衣的聖徒,暗示這全教會復活被提)的情況。

之後,「書卷」展開了,「第七號」吹響的前後,又再插入「教會在地上」(那獸屠殺那兩個見證人。為了解釋那獸是誰,經文又插入大紅龍的歷史,指出牠在末世時,從海中和地中提拔兩個獸上來,他們就是假基督,和假先知。他們代表「政治」和「宗教」聯盟,殺害不肯拜獸像,受666印記的聖徒。這是十至十三章所詳細形容的。)和「教會在天上」的情況。(這時,十四萬四千人已經來到天上。為了解釋這一點,經文指出天上怎樣出現一位坐白雲的人子,「把鐮刀扔在地上,收取莊稼」,意思是全部聖徒都復活被提。這是十四章所形容的。)

最後「七碗」介紹完了,又再插入「教會在地上」(因為真教會已經被提,留在地上的只有假教會,即大淫婦。她必在一天之內遭到焚燒。)和「教會在天上」的情況。(被提到天上的真教會,像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同進新天新地,天上的新耶路撒冷享福。)這就是十七至二十二章所詳論的。

仔細研究這些「插曲」非常重要,因為這些經文非常豐富地顯示「教會被提」的情況。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