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 神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以賽亞書40:31

這是我們大多數人在軟弱而需要安慰和加增力量時常用的一個應許。但我們是否發現這個祝福在我們的生活中很普遍呢?恐怕事實上更多的是:我們奔跑而困倦,行走而疲之。

我們再來看看---那等候耶和華的......」,這是那作爲結果的四個祝福的前題。無論一個人的年齡、地位或外界環境如何,這都是必要的前提條件。 神特意地將此給我們指出,這樣所有人便都可借此而使 神的祝福得以實現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講道、宣教、作牧師或在公開場合進行服事,但任何一個基督徒都能等候 神。這裡還有一點很鼓舞人心。這四個應許的祝福都有耶和華 神所說的字做後盾。這就賦之予能力與權柄。這不是人所說的,要借著人的軟弱而實現的話語或應許;這是天上 神的話語,與衪的名和衪的神性一樣地完美純正。這樣,問題便出在我們這方面---等候 神。只要符合了這個條件,那四個祝福必能實現。顯而易見,賜福不能降臨只能說明要麽我們沒有具備這個條件,我們不明白它的含義。

我們喜愛《聖經》中的某些應許是因爲我們感受到它裡面有一種堅強、美麗和得勝的喜悅。但我們卻從不真正去考慮這些應許意味著什麽?《聖經》上所說的等候 神究竟是什麽意思?一切都由此而定。

首先讓我們來肅清一個大家普遍都有的思想---等候 神絕不是指禱告。根據經文,等候絕不意味著禱告。這並不是指我們不需要禱告。禱告在基督徒生活中佔有極其重要和獨特的地位,我正希望我們能更充分意識到它的重要性和能力。不過,禱告不是我現在所想說的主題。如禱告在基督徒生活中佔有其獨特的地位,等候 神也有著自己的地位和含義。但願聖靈能幫助我們更清楚地知道它的含義。我們如果作了禱告,就能清楚地知道應怎樣以理智並且以信心來等候 神。這兩方面是不可分割的,禱告是等候的前題。

經研究,我發現聖經教了我們許多關於等候的功課。在舊約中就提到達76次,有25個不同方面不同程度的含義。新約中提到21次,有8種不同的含義。這個詞的這許多用法可以劃分歸類爲四個大的方面。我仔細考慮了這四個用法,將 神說等候 神時所隱含著的意義顯明於大家的心。

這個詞的第一個含義是安靜---安靜下來。這不像是祈禱或代禱吧?當然不,因爲我們己假定禱告已作完,現在我們靈已安靜屈服下來。(在信心中),正等候在 神面前。心中的一切都已傾倒出來,禱告的翅膀帶著資訊越過靜寂的空間,飛到父的寶座前。父聆聽了我們的禱告並著手工作。我們的靈便安靜下來,等候。詩人在詩篇62:1,5中運用了這個含義:

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 神,我的救恩是從他而來。

我的心哪!你當默默無聲,專等候 神,因爲我的盼望是從他而來。

他似乎在經受一個很大的試煉或壓迫,在禱告中他找到了極大的安慰,並在期盼 神的幫助時心中受到鼓舞。這樣的等候像一個聖潔的祝福,像是賜予生命的聖靈叫我們安靜的聲息。

它就像天上的甘露,滋潤我們焦燥的心。我們生活在緊張奔忙的時代,一種急切奔忙的心態充斥了這個氛圍。這心態對我們的靈命影響那麽大,以致損害了它的發展。我們心靈太不安靜。就單單在禱告生活中,來看看它是怎樣妨礙我們的。我們的心情非常沮喪和沈重,因而我們來禱告,並且我們可能花很長時間在 神面前傾訴。但大多次數我們立刻就站起來,離開 神,並試圖以自己的努力來回答禱告。我們作了禱告,但卻沒有等候。我們不要擔心在 神面前安靜下來是浪費時間。他並不希望我們總是一刻不停地在說---告訴衪一些衪知道得比我們還清楚的事。我們需要時間作適當的調整。我們的眼目應恰當地集中於衪身上,我們的心靈在衪面前安靜,我們的思想在衪面前順服,這並不都是通過禱告而實現的。禱告是需要的,它們是將需求傳遞給 神的帶翅膀的使者。但奇迹卻是在 神面前的安靜時間中,在與 神同在的安靜等候中實現的。

這個詞的第二個含義帶有指望和期盼的含義。這個詞的這種用法我們發現有22次。等候 神意味著指望 神。根據《聖經》,一個真正的等候的聚會,就是一個有指望的聚會。它含有依賴的意思。如今我們是多麽需要在指望的意義上等待 神啊。屬世的人總是那麽自信,他四處活動,並指望他自己、或朋友、或其他境況。當今教育的整個趨勢是建立起一個人的獨立性。這個趨勢現已擠身宗教領域。如今人們被教導說自己是自己的救主---除了自己,不要指望從任何方面得著幫助。這和 神的話語的教導是多麽大相徑庭。確然,在屬世生活中,人們會遇見有些情況須自力更生,不要有依賴性。但在宗教生活中,我們被告知不能依賴自己而要倚靠聖靈的力量。作爲基督徒,我們也許在救贖的最初階段既已學了那功課,並且深信當時我們尤其需要從 神而來的幫助。但我們是否也完全相信需要仰望 神呢?記住保羅的話: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還有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話:我憑自己不能做什麽。我們確實需要仰望 神。衪是多麽耐心地使我們安靜謙卑下來,衪有衪獨特的方法。如今我們願意順服衪,衪會降低我們,逼迫我們,鞭打我們,直至和古時的詩篇作者一樣。我們向 神呼喊:我的盼望是從衪而來。

要等候那和華。當壯膽,堅固你的心。我再說,要等候那和華。---詩篇27:14

在這裡,我們看見大衛又一次被壓迫,並且幾乎要灰心了。但他不企圖從自己的努力中得著指望,他並不看人的軟弱,而是借著得勝的信心向 神唱出他的心聲:我所有的盼望來自袮。

等候的第三個含義是注視、觀察、留神。這意味著我們要親近 神,要抓住衪所給的最微小的啓示。我們的心要十分敏感以抓住哪怕是最微弱的反應並能迅速地辨別出 神的聲音。這個含義在箴言8:34中很清楚地顯明了。

聽從我,日日在我門口仰望,在我門框旁邊等候的,那人便爲有福。

看守無花果樹的,必吃樹上的果子;敬奉主人的,必得尊榮。---箴言27:18

比如有這麽一個人在守著門,或許他是個僕人,或是戰士。他不知道他主人會什麽時候回來,需要他的服侍,或許送他一件禮物,究竟怎樣,與等候的那人無關。他的責任是等候(觀察並注意),這不是懶漢的等待,也不是做夢人的等待,這是一個束好腰帶時刻準備著的人的安靜的等候。要得到 神給我們的話語並不需要很長時間地密切注視 神的一舉一動。 神吩咐我們完成一些任務,爲衪說話、著作、禱告、訪問或唱歌。爲什麽?因爲我們與 神足夠親近,能感覺到衪的心。這樣我們就能在服侍中與主耶穌同工。在目前情況下, 神對我們說話。但有許多人卻不能明白 神的旨意,因爲他們還不夠親近 神或不夠安靜以去順從衪。作爲今天的五旬節基督徒,我們的信心並不因爲周圍的情況而遭到破壞,我們也不會被誘使去參加那遍及世界的教會改革運動。因爲我們知道這些情況意味著什麽。我們已經看見也確實看見 神掌管著這一切;並且因爲在我們心中有個獨特而聖潔的回應,我們知道 神已興起,我們的得贖之日已近了。

等候的第四個含義是服侍、或伺候,這緊接等候的第三個含義觀察。這個含義在撒母耳記下23章中清楚地表達出來。大衛有許多勇士,但在他們中,有三個人是首要的。是什麽特別的貢獻使得他們變爲首要呢?一天,大衛被迫殺正如他所說的像一隻鶴鴿,在以色列山中。當他遠離他的王位,只有靠信心才能以他爲王。當時非利士人的防營在伯利琚C

大衛渴想說:甚願有人將伯利瓻高顳リ姜怐漱竷捶茧鳩痝隉C這並不是一個命令。但這三個人聽見了大衛心中這個渴想的低語。於是他們冒著生命危險,闖過非利士人的營盤,從城門旁的井中打起了水,再殺回營中,將水奉給大衛,他們與大衛足夠近且足夠安靜以至能聽見大衛的歎息。那歎息對於他們便是一個命令。

如此奇妙的祝福只需要這一個條件---等候。我們等候了麽?我們在 神面前安靜下來了麽?我們的指望是從 神來的還是從我們自己,或從朋友和其他境遇中來的?我們有沒有密切注視 神的一舉一動以隨時伺候?

現在,讓我們總結一下等候這個詞的含義,構成一個以《聖經》作根據的定義。等候 神就是將心安定或安靜下來,並在盼望中聆聽 神的話語,並按著衪的吩咐去做。

現在讓我們再來考慮一下那必定會隨之而來的四個賜福,因爲 神說會來的。首先他們必從新得力」,這是個意韻深長的話語,並且非常有用。從新得力事實上意味著力量的交換。當言及衣服的更換時,用的也是一樣的詞語。他們將自己的力量置於一邊,並且如同穿上一件新衣一樣,他們用 神的力量來武裝自己。這是多麽具有啓發性啊。對於如今的基督徒來說又是多麽需要阿。許多人覺得他們自己很強壯,並且或許還以此誇耀。其實,他們還處於一個蒙昧的領域。而在基督徒生活的領域中,這種力量最終定會垮掉。我們現在極大的需要是擺脫自我的力量,那樣, 神就能賦予我們衪的力量。這就是應許給等候 神的人的第一個賜福。你是否注意過以賽亞書第40章整章都是一系列的人的軟弱、微小與 神的剛強偉大之間的對比?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惟有我們 神的話,必永遠立定!」「 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象蝗蟲。

在我禱告與 神交換力量這個想法時,我禁不住疑惑爲什麽有必要交換這麽多次數。主使我明白這是因爲靈裡的正常成長,正如自然成長一樣,需要經常更新衣服。我們是否都注意到一個年輕的男孩長得有多快,衣服很快就穿不下了,以致還未等穿舊穿破便需要換一套了,與其說這是個衣服破舊與否的問題,不如說這是個成長的問題。基督徒的成長也是一樣,我們需要經常更換衣服(屬靈意義上)。許多經驗,賜福和顯示,在基督徒發展的某一個階段起著極好的作用,如今卻絕對不能再達到原來的目的。因爲我們更深地進入 神並且心中有了更大的空間,我們對 神也有了更多的需求,需要更換一件衣服,需要衪聖靈更充分的顯示。衪是富有的,衪的櫥子是滿的,讓我們信賴衪,讓衪重新賦予我們。

對於很多人來說,這並不是一個令人愉快的念頭。他們認爲他們由此必須放棄或否定某些賜福與經驗,或背棄一些曾一度成爲安慰和亮光的 神的顯示。我肯定 神並不想讓我們否定忘記或貶低任何一個神賜的祝福,但衪也的確想要給我們穿上適合於我們年齡和發展的方便且合適的衣服。如果我們現在已是長大的兒子或甚至是以色列國中的父親或婦女宗教團體的女主持人, 神便不會想讓我們還穿著小孩子的衣服。如果我們還是年輕基督徒,毫無經驗,並且才剛剛體味到初生力量的喜悅, 神同樣不想讓我們穿老聖徒的衣服(屬靈意義上)。當一個年輕的基督徒還不具備任何老聖徒的品格,卻想讓他達到老聖徒的行爲和生活標準是相當愚蠢的,讓 神來做衣服。現在衪完全掌管著你,來爲你更換衣服。你是否感到不知怎麼地,先前的喜樂和高興的心情被剝奪了?是否感到生活中某個部分枯乾了?衪是在徹底改革你的禱告生活嗎?並且或許,你在禮拜時,不能用同以往一樣的能力來進道了。你通常以某種方式得著祝福,現在還以完全相同的方式渴望得著祝福,可是否覺得很難得著呢?你意識不到任何罪或失敗,但你卻不能像以往一樣使事情照常發展。哦,朋友,來讚美 神吧,這是個非常好的標誌。你已穿不下你的舊衣服, 神想給你穿上新衣。你遭遇這麽多失敗,因爲它帶來窘迫,使你站著不動、這樣, 神就能著手工作了。這些現象對於那些不用眼睛去看或靈境較差的人來說,似乎是退步,枯乾或冷酷無情。有許多人沒有足夠的信心和勇氣來忍受,於是他們便如那些意識到自己衣服太小的成長的男孩一樣,他們開始拉扯他們的袖子以使之看著長一點兒,並試圖將就著把衣服(舊的經歷)扣上---這多麽讓人不舒服啊。對於那些洞察這種情形的人來說,他門出了個大洋相(但卻是令人悲痛的)。不要試圖延續一個不再與你成長的目前階段相適合的經驗或祝福。這情況告訴給主,站著別動,直到 神實現了改變。在詩篇62篇二節等候這句話逐字翻譯的站著別動。如果我們想更新我們的力量,這一點是十分必要的。你有沒有試著給一個小孩穿衣服,媽媽們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在穿衣的過程中,是不是經常得說:站著別動,站著別動?」 神想要給我們這些孩子穿上靈裡的美麗的衣服時,也有如此多的麻煩。

現在讓我們考慮一下應許的第二個賜福。這個賜福只不過是等候 神並交換力量後一個邏輯的必然的結果。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我認爲 神在這兒有意拿鷹作典型是由於這種鳥的獨特性。有一個夏天,在黃石國家公園,我得著機會研究和觀察了一些在自然棲息地的鷹---借此學到了一些有用的功課。我認爲 神提到鷹是因爲它是唯一既能飛得足夠高又能保持它的高度的鳥。據知它們可飛及6000英尺。雲雀也可以飛及更高的高度並且唱出動聽的歌曲,但它在天空中卻呆不了那麽長。 神安排我們與基督耶穌同在天國。那裡是衪視我們新創造的生命所在之處,也是衪呼召我們居住的地方。我們生於天國,我們的喜愛也在上面。讓我們信賴聖靈將我們保持在高處。在那裡,我們看待事物的眼光有多麽大的不同。正如鷹一般,我們從高處鳥瞰這複雜而惱人的形勢和情況,但一旦我們從 神這一面來看,我們就能注意到一件事與另一件事間的聯繫。我們的心關心的是整體的最終的結局,而不是孤立的分割的細節與部分。只有那樣,我們才能充滿信心地繼續前進,因爲我們是從那一面來看待事物了。如果我們自己選擇,我們或許就會用屬世人的局限的眼光來看待事物(我們自己的判斷開始起作用),這樣我們不知不覺地就喪失了信心。我們要拒絕用塵世的眼光去看形勢---讓我們升到高空,振翅飛翔。

我發現鷹總是與大的物體相關聯---山脈、河谷、深淵和極高的高度。麻雀,可能在吵鬧的街上歡叫吵架就很滿足。但在大峽谷--一個自然展現於人類眼前,使之驚歎,欣喜的最宏偉而誘人的景觀之一。在那裡,我看到了在鷹的本性中,有一種高尚而振奮的東西,以至它會選擇這樣的環境作爲它生長的棲息地。 神真的給我們基督徒開闢了一個有著無窮潛力的生活,與世上的人相比,基督徒的生活涉及最崇高的現實,最驚人的事件和最奇妙的歸宿。願聖靈帶領我們更深地認識到這種生活的尊嚴與奇妙。過去的創造在我們心中激起的不應是驕做,而是我們的心被征服並順服所産生的謙卑,這就與 神所喜悅的天國永琲F西的性情有分了。讓 神用衪計劃的深遠、廣大和神秘來充滿我們的眼睛。這樣,我們就不會花那麽多時間於瑣碎的談話和無聊的事情上了。

鷹並非經常能看得見---它是所有鳥中最孤獨的。許多鳥很常見並且甚至能提供娛樂,比如鸚鵝就能說話,給人歡樂,引起人們的注意與讚歎。鷹卻是孤獨的。你有沒有聽說過一群鷹?吵鬧的鵝才是成群結隊的。但誰想成爲一隻鵝呢? 神尋找像鷹一樣的人。如果一個人還沒有學會在向 神的生活之中而單獨與 神同行,他就不可能意識到 神的最美之處。我們如有時間,可在《聖經》中追溯一下許多屬 神如鷹之人的生活。我們看到,亞伯拉罕獨自在高山之上,而羅得(一個義人並被拯救了),居住在所多瑪;摩西,對於埃及的智慧能運用自如,卻必須先在曠野與 神獨處了40年;保羅,滿腹希臘的學識,又曾受教在迦瑪列門下,卻也必須到阿拉伯學習與 神同行的隔絕的生活。讓 神來隔絕我們,當然我並不是指修道院裡那種狂熱的隔絕。在這樣的隔絕的經歷中,衪發展了我們信心和生活上的獨立性。這樣,我們的靈就不再需要朋友們不斷的幫助、禱告、信心或關心了。這種從其他人而來的幫助和鼓勵在基督徒發展中是必要的,並且有其一定的地位。但到了一定時候,這樣的幫助會成爲對個人的信心及其利益直接的障礙。 神知道怎樣創造環境使我們有一個被隔絕的經歷。我們屬於主,主會帶我們經歷一些事,當這一切都結束時,我們四周的人並不會減少一點對我們的愛,但我們卻可以不再依賴他們了。我們意識到 神已在我裡面成就了一些變化,我們靈裡的翅膀已學會搏擊長空了。

這種隔絕還造成另外一種很有特色的標誌---安靜。沒有其他的鳥能夠象鷹那樣如此長時間地保持沈默。一個人需要他的生命被重新掌握,是 神,而非其他任何可見的東西感動了他的心。哪怕是在最爲惱人的情形下,我們都可以依託主耶穌來掌管我們的靈。經常地,如果想要指責一個人,安靜(鎮定)和沈默比話語更有力量。我們可以看出這種帶有威嚴的安寧和平靜在基督的生活中是多麽地顯著。在保羅和其他完全順服主耶穌的人身上,我們也可以看到這一點。如果我們像鷹一樣展翅高飛,我們會經常使明智之人傷心,並且我們也必須作好準備被人誤解;但我們能保持安靜。聽聽保羅所說的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爲極小的事。我們必須避免以下的情況:我們築巢築得很低,以被一般的人理解,被人所束縛,也爲他們贊同:但如果我們來到高空,我們就必須像鷹一樣獨行。

現在讓我們考慮一下剩餘的兩個祝福。它們作爲等候與升高的必然結果隨之而來。他們奔跑卻不困倦,這似乎是一個大大的下落,像一個奇怪的突降。還有,行走卻不疲乏,這並不是個突降,而是等候的邏輯的必然的結果。人的順序是走,跑,然後升到高空。這樣即實現了基督徒在能力上,力量上的逐步增長。但 神在此告訴我們的卻有所不同,他顯示給我們以前所有這一切的目的是什麽。我們最終看到的是我們日常實際生活也要活在聖靈的權能與活力之中。我們升到那兒去,是爲了在這裡服務。

讓 神用衪的聖靈教給我們等候的秘密。然後我們才會發現那雙無形的手已經賦予我們能力,我們的靈魂也由此升到高處,在安靜之處與 神獨處。在飛翔中更新了我們的力量之後,我們就能高高興興地爲 神的事奔走。這樣,平凡、普通、毫無美麗之處的日常生活,便由於這祝福而變得充滿力量,並活在聖靈的能力之中。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