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訊非尼哈
以色列人來到靠近摩押的什亭居住。忽然來了數以萬計的米甸女子,主動地「獻身」,要與以色列的族長和百姓行淫,引誘他們拜巴力毘珥,向偶像獻祭燒香。耶和華的怒氣就向以色列人發作,一天之內用極重的瘟疫擊殺他們二萬四千人(參民25章全),相信這是歷史上最厲害的瘟疫事件了。

這時,耶和華對摩西說:「將百姓中所有的族長在我面前對著日頭懸掛,使我向以色列人所發的怒氣可以消了。」 神要對付所有族長,當然是因為他們帶頭叫全會眾行淫和拜巴力毘珥。但是,要對付以色列所有族長豈是那麼容易呢?所以摩西吩咐所有審判官,說:「凡屬你們的人,有與巴力毘珥連合的,你們各人要把他們殺了。」命令下了,但是沒有一個審判官敢採取行動。

這邊無法對付這些犯罪的族長,那邊 神的瘟疫以極高的速度殺人,怎麼辦呢?摩西和以色列全會眾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只能在 神的會幕門前急得哭泣起來。這種情景,真叫看見的人心急如焚。

誰知就在這樣的一個時刻,西緬支派的一個族長竟然當著摩西和眾審判官眼前「帶著一個米甸女人到他弟兄那裡去」(民25:6),然後進亭子進去行淫,視摩西和眾審判官為無物,真是豈有此理!

當時亞倫的孫子非尼哈還是一個少年人,眼見自己的爺爺亞倫大祭司、自己的父親祭司以利亞撒、叔公神人摩西、眾長老和眾審判官都呆在那裡,眼巴巴地望著那個膽大包天的西緬族長,嬉皮笑臉地拉著那個米甸女人進亭子進去行淫,竟然沒有一個長者敢起來對付那個無恥的族長。少年人非尼哈就感到忍無可忍了,他靜悄悄地起來,拿著一枝槍,跟隨那人進入亭子,趁他們在淫行中樂極忘形之際,出其不意地將他們二人由腹中剌透,「這樣,在以色列人中瘟疫就止息了。」(民25:8)

這是一種謀殺行動!可以想像,西緬支派的人絕對不會放過非呢哈,他們立即捉拿他,把他帶到摩西和眾審判官面前,控告他「謀殺」!

「神人摩西和眾審判官,我們要控告亞倫的孫子非尼哈謀殺我們的族長。」西緬支派的人氣忿忿地指控非尼哈說。

「我不是謀殺, 神豈不是早就吩咐摩西和眾審判官,要將所有族長殺死嗎?我只不過是執行 神的命令而已。」非尼哈辯道。

「你是誰?你只不過是一個少年的小伙子而已。你父親、你的叔父摩西和眾長者都沒有判決甚麼,你憑甚麼權柄替 神殺人?」眾人叫道。

「我沒有權柄做甚麼,但我眼見長輩們都怯於族長們的權勢,不敢照 神的吩咐採取行動對付他們。我認為長輩們不對,因為他們將 神命令的權威置於族長的權威之下,所以我才不得已起來採取行動,要顯示 神更高的權威,將姦夫淫婦二人殺死。現在我要反過來問你們,你們又憑甚麼權柄違反 神的旨意去與米甸婦女行淫和拜巴力毘珥呢?」非尼哈很有力地反駁說。

「甚麼行淫這麼難聽?她們是自願的,怎算行淫?就以你所殺死的西緬族長心利來說,他所交合的不是妓女,而是米甸宗族首領蘇珥的女兒哥斯比。你想米甸宗族的首領會這麼隨便叫自己所愛的女兒出來與一個陌生人行淫嗎?你想米甸人會無緣無故派數以萬計的女人出來與我們行淫嗎?再者,摩押人豈不是羅得的後裔麼? 神豈不是吩咐我們不要攻打摩押人,因為他們是我們的弟兄麼?現在我們既然經過摩押地,他們又這麼熱情出來招待我們,不但請我們吃肉,還送來數以萬計的女子,叫我們暢快身心,我們豈能恩將仇報,拒他們於千里呢?我們在曠野走了幾十年的路,所遇見的都是仇敵,從來沒有遇見過有一族人這麼熱情前來招待我們的,我們豈不應該與弟兄和睦同居嗎?摩押人原是羅得與自己女兒行淫生出來的後裔, 神既然也原諒他們,並且賜福與他們,我們與他們結合豈不也同樣會得到 神准許和賜福嗎?睦鄰以減少仇敵豈不是上上之策嗎?他們不是派兵出來與我們爭戰,乃是派數以萬計溫柔體貼的女人出來與我們做好朋友!難道這種友誼還有甚麼敵意嗎?」

「狡辯!」非尼哈說:「與他們打交道就要行淫嗎?睦鄰就要拜他們的假神巴力毘珥嗎?不錯,米甸的宗族首領不會這麼容易叫他所愛的女兒出來與一個陌生人行淫,也不會派數以萬計的女人出來與你們行淫,正因為如此,你們應該看出來,這是一個陰謀,你們怎麼沒有察覺呢?」

「他們的盛情,我們怎可以推卻?」那些人堅持說:「如果說,我們做得不對,我們還不如你這個小伙子這麼偏激,竟然謀殺我們的族長!」

「我偏激?我衝動?你們竟然沒有將瘟疫殺二萬多人的事放在心上,還以為行淫和拜巴力毘珥是小事?」非尼哈氣忿地指斥他們說。

「你怎麼知道瘟疫的事與我們行淫和拜巴力毘珥的事有關?這只不過是你一個人的見解而已。」

「我一個人的見解?」非尼哈怒目看他們說:「 神豈不是吩咐摩西,要將所有族長掛起來,面對日頭嗎?摩西豈不是吩咐眾審判官要捉拿你們的族長,將他們殺死嗎?這算是我一個人的見解嗎?」

「無論如何,你謀殺了我們的族長,我們就要控告你。我們請求列位審判官主持公道,根據十誡,殺人的是不是要處死?」他們激動起來高叫說。會眾中也有不少人支持他們,也認為非尼哈犯了謀殺罪,應該處死!

面對非尼哈和面緬族人的辯論,摩西、亞論和眾審判官感到非常為難,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才好。就在這個時候,耶和華的話忽然臨到摩西說:

「祭司亞倫的孫子,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使我向以色列所發的怒消了,因他在他們中間以我的忌邪為心,使我不在忌邪中把他們除滅。因此,你要說,我將我平安的約賜給他。這約要給他和他的後裔作為永遠當祭司職任的約,因他為 神有忌邪的心,為以色列人贖罪。」(民25:10-13)

 神的話作了最後的判決,任何人都不能反駁了。 神賜非尼哈「平安的約」,意思是任何人都不得對付他, 神自己要保護他,賜他平安。並且 神認為今後所有祭司都要學非尼哈一樣,有耶和華神忌邪的心才有資格事奉。因為 神是至聖的,凡到祂面前來的人都要聖潔,這是最基本的條件。

雖然,非尼哈忌邪的心使他殺人,是極度偏激的行動,是一般人無法接納的,然而 神卻十分欣賞他,與他立永遠的約,讓他的後裔可以世世代代做祭司。但是,按實情來說,非尼哈的行動還不算偏激,因為還未夠徹底。 神倒要徹底追究這事,將所有策劃這陰謀的人殺死,根除全部罪惡為止。所以耶和華再曉諭摩西說:「你要擾害米甸人,擊殺他們,因為他們用詭計擾害你們,在毘珥的事上,和他們的姊妹米甸首領的女兒哥斯比的事上,用這詭計誘惑了你們…。」(民 25:16-18)

耶和華 神證實米甸人派數以萬計的女人出來與以色列的族長行淫是一種事先安排好的「詭計」,為要陷以色列百姓於不義,借 神的刀,就是用瘟疫來殺死以色列二萬四千人。在被殺的人中,以西緬支派所佔的人數最多。我們若比較三十八年前後兩次數點民數(民1章比較26章),就不難發現,有六個支派減少了人數,平均約減少一千至八千人不等。但西緬支派卻減少了三萬七千一百人,只剩下二萬二千二百人,可見西緬支派受族長心利的淫行影響,以致死了超過五分之三的人口,何等嚴重!

於是摩西吩咐百姓派一萬二千人去與米甸人交戰,由非尼哈做領隊。他們殺了米甸五個王,並且擒獲比珥的兒子巴蘭先知(民31:1-11),帶到摩西那裡受審。在詳細審訊之中,以色列人發現一個大秘密,原來一切陷害以色列人的詭計,都是這個貪財的巴蘭先知策劃出來的,為要討好摩押王巴勒,得他所賜的金銀。

從巴蘭供詞得知,較早時,摩押王巴勒因為看見以色列人眾多,怕打不過他們,於是就用滿屋的金銀聘請巴蘭先知前來咒詛以色列人。可是, 神攔阻了巴蘭先知的狂妄,叫他三次咒詛變成四次祝福。這事原是在山上暗中進行,以色列人一無所知。現在審訊巴蘭才知道 神何等愛他們,暗中保護他們。以色列人現在知道了,感到何等慚愧。

巴蘭先知見 神攔阻他,不准他咒詛以色列人,以致巴勒王打算送他滿屋的金銀也得不到手,於是心有不甘。回家後,想出一條毒計,借耶和華的刀來殺以色列人。他向巴勒王獻上這毒計,建議派數以萬計的米甸婦女到以色列人營幕外面跳舞,引誘他們行淫,一同去拜巴力毘珥。巴蘭先知原知道,耶和華神是忌邪的 神,只要引誘以色列人行淫和拜偶像, 神必定向他們大發烈怒,親自滅絕他們。這樣,摩押王就可以不動一兵一卒,將以色列人消滅了。

巴蘭先知的供詞叫摩西和以色列人忿怒極了,摩西判決立即用刀將巴蘭先知殺死,根除以色列人行淫和拜巴力毘珥的罪。

筆者不是教讀者可以為信仰殺人。以色列當時是一個「 神治社會」,一切律法都由 神自己來厘定,有 神判斷非尼哈為合法殺人。但今天的社會卻不是「 神治社會」,而是「人治社會」,教會沒有殺人的權柄。但是,雖然如此,教會的領袖們應該明白,像非尼哈一樣有耶和華忌邪的心才配得過事奉至聖的 神。可惜,今天事奉 神的人極少同意這種忌邪的態度,反過來主張不要作太多的真偽分辨,以免影響「教會大合一」。其實與天主教、新神學派教會、靈恩派教會、和別的異端聯合,聖經稱之為「邪淫」。不少解經家指出,天主教就是那「大淫婦」,她「作世上的淫婦…之母」(啟17:5),意思是指凡與天主教合一的都是「淫婦」。今天的「大合一運動」比巴蘭先知的毒計更毒,因為是為末世的敵基督舖路。

今天我們起來指出大合一運動不對,人們就認為我們「偏激」。其實我們遠遠不及非尼哈那麼「偏激」,更不及耶和華 神自己那麼恨惡罪惡。試想有那一個先知或使徒不「偏激」的呢?如果有人認為非尼哈偏激,請這樣的人記取,非尼哈事件之後四百年,有另一個完全不偏激的非尼哈出現,但是 神卻要滅絕他們全家。

這個不偏激的非尼哈就是以利祭司的小兒子。以利本來是一個 神十分重用的神僕,他一身兼三職,就是大祭司、士師,和先知。他有很寶貴的屬靈經驗,曾親耳聽過 神直接向他說話的聲音。他給小兒子起名叫非尼哈,因為羨慕和記念四百年前的祖先非尼哈,盼望自己的兒子也像祖先非尼哈一樣,有耶和華忌邪的心。

誰知,以利晚年越來越糊塗,放縱兩個兒子與會幕門前的婦人行淫,搶百姓的祭肉,大大得罪耶和華。耶和華先派一位神人前來用極其嚴勵的話責備他,說:「…你…為何尊重你的兒子過於尊重我,將我民以色列所獻美好的祭物肥己呢?…日子必到,我要拆斷你的膀臂…在你家中必永遠沒有一個老年人…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你的兩個兒子…必一日同死…。」(撒上2:27-36)

神人責備完以利之後,他還是不悔改。 神又直接向童子撒母耳講話,藉著他責備以利,以利還是不悔改。最後 神忍無可忍了,就將以色列人交在非利士人手中,讓以色列人戰敗,約櫃被擄,以利兩個兒子被殺。以利聽到這個壞消息,猛然往後仆倒而死。這樣, 神用極其嚴厲的手段除滅以利家, 神寧願忍受約櫃被擄,放在非士利人偶像的廟中,也不願意讓以利祭司和他的兩個兒子前來事奉他。可見 神非常憎恨他們,全因為他們失去祖先非尼哈忌邪的心,不尊 神為聖。

今天事奉 神的人應該何等戰兢,立志恨 神所恨,愛 神所愛才對。因為失去耶和華忌邪的心,就等於失去事奉 神最基本的資格。

摘自「整全報」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