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認識自己
人最大的軟弱,可能是「不認識自己」。打從人類的始祖說起,既然 神看所造的一切都甚好(創1:31),為甚麼不准人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呢?因為當時始祖未夠成熟,必須與 神相交一段時間,建立足夠的「自制能力」,叫他們知善能行,知惡卻不行,才可以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然而蛇卻趁女人仍然在「不自知」的情況下引誘她,叫她憑自己有限的智慧去思考 神不准他們吃的秘密原因,是不是 神不愛他們,不肯讓他們得著如 神一般能分別善惡的智慧。結果女人在以為自己有能力分辨蛇對還是 神對的情況下,就接受了蛇的試探,最後吃了那果子。其實女人不知道,倘若她能憑自己的智慧去分辨蛇對還是 神對的話,她的智慧豈不是比蛇和 神還要高?果真如此,何需再想要得著到「如 神一般」能分別善惡的智慧?可見女人實在「不自知」。

 

人實在不認識自己

說來奇怪,自從人類墮落之後,人變得更狂傲和更不自知。信仰異教的人竟然想要得到超自然能力,好使自己能成為 神;無宗教信仰的人卻以為科學萬能,人定勝天,認定自己是「猴子的後裔」,將自己視為「禽獸」。今天最崇尚「人權、自由、科學知識」的西方國家,人越來越不認識自己,因為離婚率平均高達百份之八十,有一些城甚至高達百分之一百,這種先前認為配偶最可愛,後來又後悔與配偶結婚,自己否定自己先前的抉擇,是為不認識自己的證據。

靈性軟弱的基督徒也不例外。原來,所有靈性障礙的主因都與「不認識自己」有關。以最愛主的三個門徒為例:當雅各和約翰看見撒瑪利亞城的人不肯接待主,他們二人竟然氣忿的對主說:「主阿、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麼?」主耶穌立即責備他們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路9:54-55)意思是說,你們跟隨我這麼久了,怎麼心中仍然存有自私自大、殘酷殺人的報復念頭?自認為「老大哥」的彼得也是如此,他在山上看見主耶穌變化形像,全身發光,又看見摩西和以利亞顯現,一同談論主耶穌將要在耶路撒冷去世的事,他竟然衝口而出的說:「主阿,我們在這裡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聖經立即評論彼得「不知道自己所說的是甚麼!」(路9:28-36)因為沒想到「搭三座棚」的建議恰巧與耶穌將要「在耶路撒冷去世」完全衝突!人在最興奮的時候常常會說出一些自己也不明白的話來!

讀者最深的印象應該就是彼得三次不認主的事吧。早在最後晚餐之時,主耶穌已經對門徒說:「今夜你們為我的緣故都要跌倒……。」彼得卻以一種貶低別人、抬高自己的可恥語氣對主說:「眾人雖然為你的緣故跌倒,我卻永不跌倒。」主卻提醒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夜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太26:31-35)主的意思是暗示說,「你這個不自知的人,在眾門徒中是最軟弱的,你還說這樣的話麼?」彼得應該清楚,主耶穌從來不說沒有意義的話,主的預言也從來沒有不應驗的,現在主竟然預言他「三次不認主」,理應感到懼怕,儆醒起來才對,可是彼得竟然認為主耶穌所說的預言不實在,是惡意中傷衪,於是反駁主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沒想到,那一夜彼得果然三次不認主。當彼得聽到雞叫,又看見主耶穌回頭看他的時候,我們可以想像,他想起自己說過那句自大狂傲的話,內心突然被極度的慚愧、自責、羞恥、無顏面見主……所掩蓋,而使他出去痛哭得死去活來!內心深深責咎自己的「不自知」!

所以保羅勸我們不要論斷別人,因為我們的論斷都是不準確的。保羅以自己為例,說:「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的乃是主。」(林前4:3-4)意思是說,不要以為自己最清楚自己的事,其實我連自己是怎樣的人也不自知;就以我的良心感覺而言,我直覺自己沒有錯,但是我的直覺很不可靠,可能我的潛意識,我的心底深處,仍然隱藏著許多錯失我卻不知道,所以我不能因此自定為義,必須等主回來,由祂來鑑察我內心深處才能判斷得準確。

 

認識自己的隱惡

保羅說得很有智慧,人對自己認識尚且這麼膚淺,何來資格去論斷別人呢?當然主的判斷才最準確,但今天我們若要對自己判斷得準確,我們仍然可以來到 神的光照之下看自己。約翰這樣說:「 神就是光,在祂毫無黑暗……,我們若說是與 神相交,卻仍在黑暗裡行,就是說謊話,不行真理了。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 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中裡了。」(約壹1:5-8)約翰告訴我們的「秘訣」就是「赤露敞開地來到 神面前與 神相交;倘若被 神光照以致看見自己有罪的話,千萬不要『自欺』,說自己沒有罪,『誠實』和『常常親近 神』就是認識自己的大原則。」人若越親近 神,就必然越被 神光照;越被光照,就必然越認識自己。

今天我們不認識自己,是因為我們懶於靈修,疏於親近 神;又或者我們的靈修算不上是「靈修」,因為沒有在「靈裡面接觸到 神」。傳道人靈修,常常是為預備講章,不是為親近 神;信徒靈修,常常是為應付良心上的自咎,生怕不靈修會被別人笑。有的是為想要尋求通靈經驗,想要滿足好奇心,根本上不是為親近 神。倘若我們天天靈修,像天天與主會面一樣,我們的靈修必然是一種最高的享受,必然感到最甜蜜,必然常常被 神光照,也必然更深地認識自己,從而漸漸改變,面上滿有 神的榮光,生活滿有 神的樣式。我們不相信一個人天天靈修親近 神而仍然看不見自己的罪。焉有人在太陽光下仍然看不見斑豹的斑點?以賽亞看見耶和華的異象就立即想到自己是咀唇不潔的人,也住在咀唇不潔的人當中;彼得照主的話下網打到許多魚,因而想到主耶穌行這神蹟證明主耶穌就是 神,更進一步想到自己是罪人,要求主離開他。我們若深入認識主,天天親近至聖的主,怎可能會不認識自己不潔的本相呢?

聖經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17:9)這是真的,因為人許多的罪都深深地埋藏在人最深的心底裡,所以聰明的詩人大衛說:「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呢?願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錯。」(詩19:12)又說:「 神阿、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路•」(詩139:23)大衛的意思是說,人不能只在「活躍的思想層面」上(active mind)檢查了自己,就說自己沒有錯,因為人心裡頭還有「記憶層面」、「忘記了的潛意識層面」、「從遺傳而得、不易自覺的天性層面」、「自小培育出來的性格層面」、「遇到打擊,影響利益關係,面子感情受損才浮現出來的心靈陰暗層面」、「因著進深認識 神才被光照出來的屬靈層面」……,每一個層面都藏有許多不容易察覺的罪。因此詩人祈求無所不知的 神親自來「鑑察」(仔細檢查),又求 神「試驗」(用苦難、打擊、和用各樣管教來挑動人裡面的反應),這樣才能看到自己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

在患難中認識自己為此,「苦難」是很寶貴的,因為這是 神經常用來訓練我們,叫我們成熟的方法。正如保羅所說:「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致於差愧。」(羅5:3)這句話最寶貴的地方就是「知道」二字。因為我們在未受患難之前並不知道,受過患難之後就能真知道,才能在患難中「歡歡喜喜」。或問「知道些甚麼呢?」故然「知道 神的恩典」,同時也「知道自己竟然受得住患難,沒有在患難中犯罪埋怨 神,反而在患難中能生出忍耐、老練、盼望和不羞愧,因而歡歡喜喜」,這種經驗實在寶貴得難以形容,能這樣自知的人就是 神所重用的僕人了。原來患難是免不了的,正如保羅說:「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穌媟q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後3:12)主耶穌又說:「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的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5:11-12)意思是說,追求敬虔的人必須受逼迫,這是不能免的,因為所有先知都這樣受逼迫;只有肯受逼迫,肯受患難的人才能證明自己是蒙大福、得大賞賜的人,因為患難能試煉人,揭露人裡面的隱惡,證明他無瑕無疵。筆者想起主耶穌所說的「撒種比喻」,主指出那些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種子,因為土不深,發苗最快,但是正因為根札得不深,太陽出來一晒,就把苗晒死了(太13:20-22)。主耶穌解釋,長在土淺石頭地上的種子代表聽道而心裡沒有根的人;「太陽的晒」代表為道而遭受患難,或是遭受逼迫;苗被晒死了,代表不能得救。可是,讀者有沒有留意到,那些撒在好土的種子也同樣被「太陽晒」,但太陽不但沒有將它們晒死,反而叫它們長大,結出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的果子來!因此我們看見,患難逼迫會叫屬神的人長大和結果子,同時也會將不是屬神的人裡頭的假信心顯露出來,這一點叫我們有何等的儆醒。

老實說,雖然我們靠著 神的應許,確實知道自己能因信稱義,並且我們又靠著經歷到聖靈在我們裡面引導我們,指教我們,責備我們,保守我們,叫我們想起主的話,叫我們認識主基督和祂的豐盛,叫我們在患難中得到安慰……等,我們就確實知道自己已經重生得救;然而、對於那些軟弱的基督徒而言,因著他們「未能認識自己」,他們可能分辨不出自己是否真信主(他們會說是真信,其實有可能是為面子、為與別人比較、為某些隱藏的因素而跟眾表示相信),也分辨不出自己是否確實有聖靈住在裡面(他們會說自己有聖靈,但是因為常常消滅聖靈的感動,行事為人與未信主的人差不多,因此有可能誤解了良心作用當為聖靈工作),於是他們是否真正得救,是未能確定的,乃要等到「患難和逼迫」來到,試驗他們心裡面有沒有「根」才知道。

筆者常說,就算一般稱為「好的教會」也最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未得救,因為根據會友名冊來看,冊上有一千名會友,但經常聚會的可能只有二三百人,如果追究那七八百人到那裡去了,可能發現有許多已經失落了,顯出是未得救的。盼望親愛的讀者能「自知」,確實知道自己是 神的兒女,在生活上,尤其是在患難中,流露出 神兒女的氣質來。認識自己的困難或問,為甚麼人總是難以認識自己的呢?因為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沒有人能識透。人可能在許多事上都表現得很愚拙,唯獨在隱藏自己的缺點和罪惡上,人真是聰明到極點。請看熱心律法的法利賽人,和熟識聖經的文士,竟然會藉著施捨、禱告、和禁食這些「善行」來掩飾自己的「假善」,多麼詭詐!(參太6:1-18)

一般人在被人揭發自己的罪行之時,都會以最敏捷的行動,最不為人察覺的謊言和假證據來證明自己無辜;人在群眾當中,又會不甘落後的以各樣的驕傲、狂妄、自誇、忿怒、反駁、反指摘、辱罵……來掩飾自己的「自卑」。因此主耶穌要我們回轉像「小孩子」,又說「在天國裡面正是這樣的人」,因為小孩子不會掩飾自己,仍未有足夠智慧去假冒為善。難認識自己的另一原因,又因為我們「心靈願意,肉體卻軟弱」(太26:41)。

人人都有「肉體」與「心靈」交戰的經驗(也是聖靈與情慾交戰,參加5:17),叫我們不能作所願意作的。人總是比較容易明白屬於自己「肉體」的事,並且多方遷就、愛護、用盡一切力量去服事肉體;但對於自己的「靈」、人總是輕視、忽略、忘記,因為對屬靈的事總感到難以明白。當初 神創造亞當之時, 神只用「塵土」來造人的「肉體」,但卻以自己的「氣」(原文『氣』字與『靈』字相同)來造人的「靈」,意思就是要人明白,肉體是沒有價值的,是污穢的;人的靈才是永恆的,才是最寶貴的,因為靈才是人的真我。筆者發現,人一切的軟弱,教會一切的偏離,全部都與不明白屬靈為何物,忽略屬靈的重要有關。世人為了深入認識自己,就以「心理學」、「生理學」、「哲學」、「教育」、「用積極思想來建立自尊」、「用冥想打座來追求靈魂出竅」、「用交鬼問米來卜問前途命運」……等等來研究自己,然而他們仍然不認識自己,因為不知道「靈魂」的重要,也不肯正視靈魂與造物主的關係,這樣人怎能認識自己?

 

認識自己的重要

筆者一直羨慕但以理被天使稱為「大蒙眷愛的人」。後來發現,主要原因是在第九章,當但以理禁食、披麻蒙灰,向 神「承認自己的罪,和本國之民的罪」(但9:26)之時,天使長加百列就飛來向他顯現,稱他為「大蒙眷愛的但以理」了。為此筆者在飛往滿地可講道的途中,在飛機上流淚認罪禱告了二十分鐘,心中被「大蒙眷愛」這個稱謂大大感動。其實但以理是一個近乎找不到任何錯處的先知,何以他要在 神面前這樣懇切承認自己的罪?在我們來看是這樣,但在但以理自己來看卻不是這樣,他對自己有極深的認識,因此 神看中他,稱他為「大蒙眷愛的人」。深度認識自己是「蒙愛的秘訣」。彼得照主的吩咐把船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滿以為那個時間應該是沒有魚,誰知卻圈住許多的魚,彼得就立即想到行這神蹟的主耶穌是 神,既然主耶穌是 神,現在這個滿身罪污的自己竟然親眼目睹 神,怎能不懼怕呢?於是彼得就俯伏在地、對主說:「主阿、離開我、我是個罪人。」(路5:8)這位至聖的主怎樣對付這個「罪人」呢?希奇的是,主竟然對他說:「不要怕,從今以後你要得人了。」意思是說,因為你深深認識自己是罪人,你的罪就已經被赦免了,我不但不會離開你,你在我眼中反而看為非常可愛,像你這樣的人才合我用,所以我要用你去傳道救更多人。

 

認識自己寶貴的屬靈身份

深度認識自己很重要,但卻不要失之於偏。只認識自己可憎的一面,卻忘記自己蒙恩的一面,是不對的。保羅勸勉我們「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要照著 神所分給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羅12:3)「合乎中道」就是「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太5:37)這句話我們可以演譯成「有就說有,沒有就應該說沒有」,因為「人若無有、自己還以為有、就是自欺了。」(加6:3)

記得有一次,胡恩德先生在我們海外神學院的畢業典禮中講道,他勸勉畢業的同學說:「你們千萬不要講自己沒有的道!」真的,傳道人最愛抄書,講自己沒有經歷過的道;從書中抄來的「理論」並不是自己親自從 神領受的「道」,因為沒有經過感動,沒有成為自己生命的一部份。或問,若以「合乎中道」的眼光來看自己,我們該怎樣去認識自己?

 

從幾方面來看:

第一,我們不要單單認識自己是「塵土造的」,還要認識自己是「蒙恩的人」,為自己本來不配卻蒙了這麼大的恩而常常快樂。保羅說:「我們既然因信稱義…我們又藉著祂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並且歡歡喜喜的盼望 神的榮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羅5:1-2)

第二,我們還應該認識自己是「新造的人」(弗4:20-24),既然是「新人」,就當「脫去舊人……將心志改換一新」,表露出 神的形像,就是「真理的仁義和聖潔」。當初亞當照著 神的形像被造,全身滿有榮光;但人犯罪就失去了 神的形像,越來越敗壞,行為道德與禽獸等齊。如今我們在基督裡得以重新照著 神的形像被造,成為「新造的人」,就應該流露出比世人更好的行為,叫世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才對。(參太5:16)

第三,我們又應該認識自己是「 神的兒女」。主耶穌認為, 神的兒女不應為明天吃甚麼、穿甚麼憂慮,因為 父神絕對不會只愛野地裡的百合花,和天空中的飛鳥,而忘記自己兒女的日用飲食。因此,如果在我們信主得救後,還是常常為「所需用的」掛慮,天天向 神苦苦哀求,就證明我們不是 神的兒女,而是「外邦人」了(參太5:25-34)。我們有一位這麼豐盛的 神做我們的天父,怎麼還會擔心沒有東西吃呢?這種無需有的擔心只能證明我們不認識自己,也不認識 神;又證明我們誤解了天父,以為祂是個只顧念花和飛鳥,而不顧自己兒女的「二世祖」;或證明我們是最不乖的兒女,這樣天天為衣食憂慮,實則是天天羞辱 神。主要求我們這些做 神兒女的,為「祂的國,和祂的義」而求,意思是說,我們的天父原是「國王」,我們都是「王子」;人若認識自己是「王子」,焉有不為父王的國掛心,反而為沒有東西吃而愁眉苦臉?所以我們要認識自己是天國的「王子」,常常流露出「王子的風度」來。

第四,我們應該認識自己是「 神所至愛的教會」,是建造「新耶路撒冷聖城」的「碧玉」,是「羔羊的妻」(啟21:9-10,弗5:31-32)。本來,我們比天使微小一點(詩8:5),又犯了罪,應當永遠沉淪滅亡,但如今我們靠著 神的大愛和基督的救贖,不但罪得以赦,還蒙恩做「 神的兒女」,可以承受萬有。又靠著聖靈將我們合而為一,成為教會,成為聖城新耶路撒冷,成為羔羊的妻,得享 神豐盛的榮耀,地位比天使還要高,所有的天使都成了服役的靈(參來1:14),並且 神將萬有放在我們的「丈夫」主基督的腳下,我們成了主基督的愛妻,可以與主成為一體,這是何等的奧秘,何等的恩典,何等的地位,何等的榮耀,何等的幸福!!!

為此,我們要讚美再讚美至愛的主,我們要將貞潔的愛情獻給祂。噢!我們竟然在基督裡升到萬有之上,比天使還要高,那個墮落了的撒但肯定妒忌極了!我們又會與主基督合而為一,這真是蒙了何等大恩惠!每當想到榮耀的主有一天會回來接我們回去,我們就像等候行婚禮的「新娘」一樣,想得心花怒放,如癡如醉,春風滿面,天天會心微笑,天天興奮。噢!主阿,你甚麼時候才回來、讓我們投入你的懷抱呢?我們在這裡等得好不耐煩啊!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