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走天路
「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

使徒在這裡將信的恩賜在《舊約》中的聖徒身上所產生的光榮佳美果實,加以表揚。在本章前段,他特別敍述了亞伯、以諾、挪亞、亞伯拉罕與撒拉、以撒、雅各的信。他在提及這些人以後,就接著說:“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使徒在這些話裡似乎特別指到亞伯拉罕與撒拉,並那些與他們從迦勒底的吾珥與哈蘭同來的親族,這一點是在本章十五節的話上表明出來:“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

 

這裡我們要注意兩點:

這些聖徒承認,他們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經上記載亞伯拉罕的話說:“我在你們中間是外人,是寄居的。”(創二十三4)似乎列祖都承認他們在世上是客旅,所以雅各對法老說:“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歲,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創四十七9)《詩篇》三十九首12節上也說:“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我列祖一般。”使徒據此就推論說,他們要找另一處作家鄉。“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列祖既承認他們在世上是客旅,就會表明這個世界不是他們的家鄉,不是他們可以安居下來的。他們既承認自己原是寄居的,就表明這個世界不是久住之所。他們心中望著另一個家鄉前進。我們在今生度日只應以之爲前往天家的旅程。

 

謹將這一個意思闡明如下:

我們不當貪戀世界,卻當想念天家。我們當:“先求 神的國”(太六33),我們當首先想念天上的喜樂;與 神同在,與耶穌基督同住。即令我們在世亨通,有快樂的家庭,有令人滿意的親朋,更有可親可喜的伴侶,又有前程遠大的兒女,而左鄰右舍又都是和藹可親的;然而我們仍不當以這些爲滿足而不求上進。我們倒當在 神所安排的日子,願意離棄這一切。我們只當以這一切爲今生眼前的享受;我們一旦被 神呼召,就當立刻抛棄一切,樂意奔赴天家。

旅途中的旅客,即令在路上所遇到的是非常安舒悅意,卻不會以此爲滿足。他在途中經過佳美勝地,芬芳原野,幽雅樹林,他並不會以這些爲足而不再前進,卻只把它們視爲旅途中暫時的景物而已。他不會迷戀目前的美景而不思前進。他心中倒念念不忘旅程的目的地。即令旅舍中有安舒之處,他也不會想在那裡停留下來。他知道自己是旅客,這些東西都不是屬於他的,他只休息一會,或留宿一夜,又要再往前進。他一想到他已走完了許多旅程,心中就感到愉快。

同樣,我們當想念天家,勝於今生的安舒快樂。使徒認爲基督徒臨近天家,對他們乃是一件帶鼓勵與安慰的事。“現在我們得救,比初信的時候近了。”(羅十三11)我們當擺脫世上的一切,像旅客一樣; 神一旦呼召我們,我們就要欣然放棄一切。“弟兄們啊,我對你們說,時候減少了,從此以後,那有妻子的,要像沒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樂的,要像不快樂;置買的,要像無有所得;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爲這世界的樣子將要過去了。”(林前七29,30)世上的一切只是暫時借與我們,供我們目前之用的;我們的心當想念天上,以之爲我們永久的家鄉。

我們理當走那引到天家之路。這即是聖潔生活之路,我們當選擇並且歡喜走這條路到天家去,而拒絕走別的路;又當抛棄那足以阻礙我們的肉慾所加的重擔。“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來十二1)不管肉體的滿足是如何愉快,若它是一種阻礙或絆腳石,我們就必須放棄。

我們當不問難易,走順服 神的一切命令之路,抑制自己一切罪惡的傾向和興趣。往天之路原是向上走的,我們必得走上山路,不拘它是何等艱辛勞苦,且與我們肉體的意念相違反。我們當跟隨基督,衪所走的路,乃是上天正當的路。我們應當背起我們的十字架來跟隨衪,存謙卑溫柔的心,滿懷順服與愛心,努力行善,在苦難中忍耐。到天家之路,乃是過著屬天的生活,效法那些已經達到天家的聖徒,滿心喜樂,並敬愛、讚美、事奉 神與聖羔。即令我們從欲也還能到天上去,我們也仍當以克制自己,本著屬靈的福音之道,去過聖潔的生活爲美。

我們應當努力奔跑這路。遙遠的旅途總是使人辛苦疲勞的,特別是行經曠野之路。凡奔走這路的莫不料想有艱辛困倦。所以我們走這聖潔之天路,要用盡時間和精力來勝過旅程中的困難與阻擋。我們所要經過之地,乃是曠野;沿途有祟山峻嶺,我們必須跋涉險阻,所以,我們必須盡力以赴。

我們一生當奔跑此路。我們當及早起程。人一旦能行動時,就當以此爲首物。人一開始問世,就當走此路。我們當勤勉直奔。奔天路乃是每天必行的事。我們當時時想到旅途的目的地,每天走在引到天家的路上。凡在旅程中的人,總是想到他所要達到的目的地;他每天所掛念所從事的,即是要趕路程,善用他的時間,以求趕快達到目的地。照樣我們應當時刻念念不忘天家,和那進入天家所必經之路的死。我們在世一日,就當忍耐走這路一日。

“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來十二1)雖然天路艱辛,我們卻必須忍耐,樂意飽嘗艱苦。雖然路途遙遠,我們卻不當中途而廢,卻要堅持到底,直達到我們所尋求的地方。我們不要像以色列民,因路途的遙遠與艱苦而喪氣,總想退回去。我們心中的意念與計劃總要努力前奔,直達到目的地。

我們要在聖潔生活上不斷地進步,好得以更加接近天家。我們要努力更加接近天家,更有屬天的樣式;在聖潔生活,服從 神、認識 神和基督上,要更加像天家的子民。我們既更加接近那有福的景象,就當更清楚看見 神的榮光與基督的美麗,和一切屬乎 神的事之優美。我們當努力在神聖的愛上不斷求進步,好讓這愛在我們心中成爲發旺的火,直到我們的全心在這火中上升;我們當完全順服 神,與 神交往,叫我們在地上遵行 神的旨意,好像天使在天上所作的一樣;叫我們得享屬靈的喜樂與安慰,並與 神及耶穌基督相通。我們的路應當“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四18)我們應當饑渴慕義,追求公義的加添。“要愛慕那些純淨的靈奶,像纔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漸長。”(彼前二2)天上的完全應當作爲我們的目標。“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前面的,向著標杆直跑,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三13,14)

人生一切其他的事,都當完全居於此一目標之下。一個人旅行時,一步一趨都以達到旅程的終點爲目的。他所帶的銀錢與糧食,是爲供旅途之用。照樣,我們當將人生一切其他的事務和一切屬世的享受,完全居於奔走天路之下。如有身外之物,成爲奔走天程之阻擋障礙,我們就當立刻摒除。我們當將屬世的貨財與享受,都看爲是用來幫助我們奔天程的。所以我們的飲食衣服,以及與友朋的往來應酬,都應當爲著這一目的。無論我們有何經營,有何計劃,都當自問,這種經營與計劃,是否幫助我們奔走天程?如果不是,我們就當立刻放棄它們。

 

基督徒在世爲何是客旅?

世間不是我們的居所。我們在世,爲時很暫。人在世上的日子如同影子。 神未曾計劃將這世界作爲我們的家鄉。衪也未曾將這暫時的居所給我們作爲家鄉。若是 神給我們豐富的産業,衆多的兒女,或良朋密友,衪並不是有意叫我們在世上永久安居下來;只不過叫我們暫時享用,不久就要撇棄。我們經營世務,料理家室,若不把它們看爲向天旅程中的事,而別有用心,那就是枉費心機。若我們耗費終生來追求世上的幸福,例如財富快樂,世人的欽仰信譽,和兒女的成立等等。到頭它們對我們都是無關重要的。死要把我們一切的指望都化爲泡影,把所有的享受都歸於消滅。“那些一向認識我們的地方,不再認識我們了。”而且“那些向來看見過我們的眼睛,也不再看見我們了。”人必從這一切永遠被取去;這在何時發生,並無一定,可能是在我們得著這些之後,立刻就發生。當我們靜臥墓中的時候,這一切世間的事務和享受,都在哪裡呢!“人也是如此,躺下不再起來,等到天沒有了。”(伯十四12)

來世乃 神爲我們所規定的永遠安居之處。天堂乃是爲我們所預備的久居之所;只有在天堂,我們才有永久的産業。今生原是轉眼即逝的,來生才是永琲滿A我們所要進入的地方,必是永無變更的。我們的來生既是永琲滿A所以它較今生更爲重要,而我們對今生的一切願望,就當完全居於來世之下。

只有在天堂,我們才能得到最高的福分,達到最高的目的。 神創造了我們,原是爲衪自己。“萬有是本乎衪,依靠衪,歸於衪。”所以,只當我們被帶到 神那裡時,我們才達到最高的目的;但那是只當我們被帶到天堂時,因爲天堂乃是 神的寶座所在,是 神特別臨在的地方。人在今生,與 神只有很不完全的聯合,在重重黑暗中,對 神只有很不完全的認識,在很多的悖逆中,對 神只有很不完全的順服。我們在世只能很不完全地事奉 神,榮耀 神,因我們的事奉摻雜羞辱 神的罪惡。但當我們達到天堂時(我們若能達到的話),我們就得與 神完全聯合,更清楚地認識衪。那時,我們將完全順服 神,再沒有罪,因爲“我們將要看見衪的真體。”我們在天上要服事 神,盡自己的本份服事衪,在衪的愛火中獻上作爲聖潔的祭品。

 神是有理性之人最高的福分;與 神相交,才是我們心靈得到滿意之喜樂的唯一方法。到天家充分與 神相交,較比世上一切最快樂的享受,都要無限美好。父母,夫婦,兒女都只是影兒;只有與 神相交,才是本體。這一切都不過是放發出來的光輝,只有 神才是太陽。這一切都不過是支流,只有 神才是源頭。這一切都不過是滴水,只有 神才是海洋。所以我們理當只將今生看爲奔赴天堂的旅程,我們理當以追求最高的目的和最妥當的福分,作爲我們終生的事工;如此我們當將今生其他一切的事務看爲次要。除了我們的正當目的和真正快樂外,我們何必爲別的事情勞苦用心呢?

今生和一切屬今生的事,都是由萬物的創造者使人過渡到來世而預備的。 神創造了這個世界,作爲人達到來世的準備處。 神賦予人必死的生命,爲要使他準備好進入來生。 神所以賜我們今生的一切,都是爲著這個目的。太陽照耀,雨露下降,地面産生百穀,都是爲著這個目的。一切國家,教會,家庭,和個人的事務,都是創造管理萬物的主,爲著來世而替我們安排的。萬事都次於天國,所以,我們理當將世上的萬事,都放在天國之後。

 

從今生爲往天堂的旅程所得的教訓

這種道理,當我們喪失一生行善向義的親愛朋友時,可以使我們節哀。若是他們過的是聖潔生活,那麽他們在世的生活,乃是一種往天堂的旅程。當他們旅程完畢時,我們又爲何過於悲哀呢?死對我們雖顯得是可怕的,但對他們卻是一大福分。他們的死乃是幸福,較初生入世時更好。“他們死的日子,勝過他們生的日子。”(傳七1)他們生時,渴望天堂,選擇天堂,勝過世界和其中一切福樂。既然這是他們的渴望,他們一旦臨終歸天,我們又爲何悲傷呢?他們現在是歸返父家。他們所找著的安慰,較之在今世旅程中要多一千倍。今世乃是曠野。他們經歷了許多勞苦艱難,崎嶇山路。他們跋涉世路,無限辛勞疲憊,累日奔波,長夜漫漫;但如今他們已歸返天家,永享安息。“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啓十四13)他們回想過去的憂患艱難,以及人生中的種種危險,慶幸自己已經勝過了一切。

我們易於把親者的死看爲災禍臨頭,哀慟他們如今埋在幽暗的墳墓中,歸於腐爛和蟲子;從他們所親愛的兒女和快樂奪去了,好像他們是處於可怕的境況中。但這乃是由於我們的軟弱;其實他們是在幸福之境,享受想象不到的福分。他們並不悲傷,反而非常快樂;他們口唱快樂的歌,飲福樂河中的水。他們從所有世上的福樂和世間的伴侶,換到了天堂而並沒有憂傷混雜。他們在世時,縱然百事順利,但仍多有拂逆和憂患;但如今諸般困危橫逆都告終結。“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爲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 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啓七16,17)

我們誠然不能在此世再見他們,但我們當想到我們是向著同一處進行;他們在我們之前達到那裡,我們又何必心碎呢?我們追隨他們之後,希望於達到旅程終點時,可以在更好的景況中與他們重聚。當我們的近親密友去世時,稍表哀思,並不違背而反符合基督教的道理;因爲我們有血肉之體,免不了仍有動物之間的感情,但更“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帖前四13)這就是說,他們不要像那些不知道天堂福樂的非信徒一樣憂傷。所以,下一節又說:“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在耶穌裡睡了的人, 神也必將他們與耶穌同帶來。”

若我們的一生只是往天堂的旅程,那些一生走向地獄的人,乃是何等可哀呢?有些人從嬰孩時期一直到死,一生走滅亡的大道。他們不僅時時趨近地獄,而且日日增加他們滅亡的速度,一日一日與陰間的人同化。別人向著生命的窄路直奔,辛苦攀登,直達郇城,攻克肉體的情慾;這些人卻向永死迅速奔下,這是一切惡人每日的勾當,他們終日在罪中生活。他們清晨一醒來,就重新向地獄奔跑,每時每刻都過地獄的生活。從幼年就開始。“惡人一離開母腹,便走錯路,說謊話。”(詩五十八3)他們怙惡不悛。他們中間許多人活到老,仍不厭倦作惡,雖活到一百歲,仍不停止走地獄的道路,直到達到那裡。他們一生所行所爲,都以此爲主。惡人乃是罪惡的奴僕,他把他的才能都用來服事罪惡,真適宜於下地獄。他把一切所有,都用來求達此目的。人爲忿怒的日子花盡時間,積存 神的忿怒。一切在暗中行淫猥事的人,一切心懷惡毒的人,一切疏忽宗教本分褻瀆 神的人,都是如此。一切不義的人,和存心詭詐壓迫別人的人,都是如此。一切背後誹謗人的,辱駡人的,一切專心貪戀世上財物的,都是如此。一切醉酒的,尋花問柳的,和其他種種人,也都是如此。所以,世上大多數人都向滅亡的大道上奔跑;這滅亡的大道上,充滿千千萬萬的大衆,同心合意,奔向滅亡。每天總有千萬人,沿這條大道奔往地獄。千萬大衆不斷地墜下硫磺的大火湖中,正如大河不斷地將水傾入海洋一般。

因此人是在悔改以後,才開始行善,走當走的路。他們非到那時,是不肯走他們一生所應走的路的。在悔改之前,人總不肯在善路上走一步,當人悔改相信基督的時候,他才開始走上天堂的旅程;他對完全盡基督徒的本分一事上,還距離得很遠;對此事的關懷和努力,僅有一個開頭;他必須將餘下的歲月完全地獻上才是。

那些既已悔改並得到美好指望的人,若不像他們在醒悟時一般努力,他們就行得不好。他們理當在今後的歲月中,儘量殷勤努力,儆醒小心,是的,他們當更加努力。他們不能原諒自己,說他們已經悔改得救了。我們豈不當殷勤事奉 神、榮耀 神,好叫我們自己也快樂麽?若是我們已經蒙恩,我們仍當努力得著那擺在前面更多的恩典,像我們曾努力得著微小的恩典一樣。使徒保羅告訴我們說,他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腓三13)

是的,那些已經悔改的人,如今更當爲蒙恩努力;因爲他們如今已經看見了若干恩典的優美了。一個已經嘗到迦南地幸福的人,就當比以前更加努力向前。已經悔改的人,就當努力“使他們所蒙的恩召和揀選堅定不移。”(彼後一10)凡已經悔改的,並不就能堅定不移;凡能堅定不移的,並不就能知道會常常如此;竭力殷勤繼續尋求 神、事奉 神,才是保持救恩的方法。

 

勸人以今生只爲奔赴天家的旅程

你們當努力一心選擇天國,不昔棄絕世界來換取天堂。你們要努力專心一志去仰望天家與天福,這樣, 神若一旦宣召你們離開你們最好的朋友,貨財和享樂,歸回天家時,你們就會以與 神和基督同在爲樂。

你們務須決心走天路。那即是說,你們務須過聖潔、克己、悔過的生活,順服 神的一切命令,效法基督的榜樣;又效法天上的聖衆與天使,過天上的生活,你們要以奔跑天路爲每日的常課,從早到晚,謹守不懈;切不要讓世上的事阻止你們,或挫折你們,或使你們放棄天路。你們務須將世上一切的事務置於此一目的之下。你們務須想到叫你們如此度日所提出的理由:今世不是久居之所,來世才是永久的家鄉;人在世上的一切事務與享受,都只是爲奔向天家而賜與的。你們更須想到下列各點,作爲你們的動力:

天家是非常寶貴,配使你們把一生作爲奔跑天家的旅程。你們無論從本分或益處上著想,人生還有什麽比這更好的目的呢?你們能提出什麽旅程目標,比達到天家更好呢?你們生在世上,可以隨意選擇所要走的路,但只有一條路是引到天家。你們豈能選擇一條比這更好的路麽?各人活在世上,都有目的。有的人以追求屬世的事爲主;他們總在這些事上消磨時日。但那滿有永恆福樂的天家,豈不更值得你們追求麽?你們若將你們的精力,時光,才智,都用來奔走天路,使你們得以永遠與 神相交,在衪榮耀的面前,進入新耶路撒冷,登天上的郇山,滿足一切願望,不再有喪失福樂的危險,試問你們能將精力,時光,才智用得比這更好麽?無論人是否選擇天家,但是今世總非他的家鄉;他在今世是暫時作客而已。除天家以外,你們豈能選擇更好的家鄉麽?

我們若要視死如歸,只有常想到天家。我們度日,若把今生看爲原只是奔跑天程的旅途,就能擺脫一切的捆綁,並以那擺在前面之死的思想爲一件有安慰的事。難道一個旅客會以他的旅程將告終爲可怕可怖的事麽?當旅客想到他的旅程快告終結時,他難道以爲這是可懼怕的事呢?以色列民在曠野渡過四十年,一旦快要達到迦南時,他們豈是憂傷呢?其實這才是離世而無憂傷的方法。旅客到家,放下旅途中所用的杖和糧食,他心裡豈感憂傷呢?

當你們臨死想起你們的一生的時候,再沒有比想到你們一生如此度過,更能叫你們得安慰的。若是你們的一生從來沒有如此度過,那麽,你們一想到你們的一生,就必非常可怕,除非是你們心中存著幻覺而死。那時你們會知道,你們的一生都喪失了。那時你們終歸會看見你們所圖謀的一切,都是空虛徒然。你們想到世上的所有物和享樂,都不會使你們得快慰,除非是你們能想到你們曾把它們置於此一目的之下。

你們要想到,那些願以今生爲走向天家之旅程的人,必能達到天家。不管天家是如何崇高榮耀,卻是我們這些卑微不配的人可以達到的。我們可以達到那爲衆天使所住,甚至爲 神的兒子所住的榮耀地方;在那裡偉大的耶和華榮耀地臨在。我們不須花金錢,付代價;只要我們在世願意畢生順著天程走,就可以白白地得著天堂,永遠以天堂爲安息之所。

我們要想到,我們一生若不是奔往天路,便是奔向地獄。世上一切的人,在世暫時作客之後,死後有兩個歸宿:一是天堂,一是地獄。此兩者中之一,必是我們今世所走路途的歸宿。

在結束本講時,我願提出幾點,作爲奔跑天路的指導。要努力感覺到今世的空虛:今世的一切不能使人滿足,它爲時至暫,並在我們有最大需要時,即臨死時,毫無用處。凡在世上活了若干年歲的人,只要肯思想一下,就可以看透今世的虛妄。所以你們聽到或看見別人的死時,就務必運用思想務必把思想轉到這條路上來,以他人爲借鏡,看出今世的虛空。

要努力認識天家。你們若不認識天家,就不會一生努力奔跑天程,也不會覺得它可貴可愛。你們心中除非十分愛慕一種更寶貴的東西,就很難看輕現有的東西,將它們列爲次要,而願意爲得著那更寶貴的東西將它們捨去。所以你們務要努力對天家有一種確切的感覺,切實相信它的真實性,心中十分愛慕。

追求天堂要只靠耶穌基督。基督告訴我們說,衪是道路,真理,生命。(約十四6)衪也告訴我們說,衪是羊的門。“我就是門,凡從我進來的,必然得救,並且出入得草吃。”(約十9)所以,我們如果要趁今生,作爲奔向天家的旅程,就不當靠自己的義,卻要專靠基督,仰望基督,因衪憑衪的功勞,已爲我們準備了天家。我們也只有靠基督,才能得著力量來聖潔度日,跑那引到天家的路。

基督徒要在奔走天路上彼此幫助。基督徒有許多彼此幫助來奔走天路的方法,例如宗教的聚會等等。所以,他們要互相作伴奔跑天路,互相照應,彼此協助。同伴在任何旅途中都很緊要,在奔跑天路上,尤爲重要。他們要聯合前進,不要落後,以免彼此妨礙;但要用各種方法,彼此相助走上坡路。如此就在今生比較容易到達天家,並在天父榮耀的家中有更快樂的聚集。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