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香氣
感謝 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因為我們在 神面前,無論在得救的人身上或滅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氣。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這事誰能當得起呢?我們不像那許多人,為利混亂 神的道;乃是由於誠實,由於 神,在 神面前憑著基督講道。(林後二:14-17)

現在有些男士也用香水,以前男人用香水好像有點不好意思,現在就不同了。在這段經文中講到認識耶穌的人有一種香氣。它的上文是保羅為自己行程的改變有一些辯解。本來傳道人的行蹤臨時更改不是大事,但哥林多教會既然對保羅存心挑剔,他就需要稍為解釋他改變行程,先到別的地方,再到哥林多的原因。十四節以後是對上文的辯解的小結,說明他無論往哪裡去,都是為了要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他本來是要去哥林多,臨時改往馬其頓,這樣的改變也是為著要顯揚基督的香氣,也是為了順從 神的帥領,行走他所要行的路。所以這小段是上文解釋的一個結論。本文藉著這段經文勉勵弟兄姊妹,作為一個基督徒,身上應該有基督的香氣,而且顯揚出來。

 

一.甚麼是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

如果身上噴了香水,自然有香氣。認識一個人如何會有香氣呢?所以有人解釋這段聖經的時候,就根據一些經文歷史的考據,說古時軍隊凱旋回來的時候,民眾會燒香歡迎,所以保羅就借用了當時的風俗來形容我們在耶穌基督裡的得勝。其實中國人對凱旋歸來的軍隊,也會燒香甚至燒鞭炮歡迎,可惜那些不是香氣,而是煙氣。所以無論根據羅馬或希臘當時的習俗,也不如照聖經的上下文來領會更恰當。照下文十五節所講的“基督馨香之氣”,原文是一種很甜的氣味。甜味也能嗅得到麼?其實是指一種叫人感覺十分舒服的香氣。

有一次我到一個基督教出版社參觀,雖然只逗留了很短的時間,但我感覺得到那個出版社有很重的官僚氣味,上面好像有大老闆,下面有奉承大老闆的人。有時我們到某些場合,也會感覺到那裡的排場和氣氛。有些人只要跟他接觸,立刻覺得他的架子很大。那並不是五官感覺的結果,而是整體的感受。這就是保羅所謂“香氣”的意思,不過他肯定了這氣味不是壞的,而是一種馨香之氣。

保羅說:“感謝 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所以基督徒在認識基督耶穌之後,我們的人生應該有一種香氣,這種香氣是因認識基督而有的。我們要把這香氣顯明出來。有人因為不認識基督的緣故,很看重金錢,當你與他接觸時,會覺得這人滿身銅臭。所以保羅在這裡所說的氣味,實在不是身體發出的氣味,而是因為人認識了耶穌基督,他的靈性生命改變,使他的人生觀也改變了,以致他的言語行為和心思意念,影響了他對人的態度。所以在不知不覺中,就顯出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了。

 

二.如何顯揚基督的香氣?

保羅說:“感謝 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要顯揚基督的香氣,第一,我們要讓耶穌基督帥領我們。耶穌基督帥領我們,這種講法已含有爭戰的意味了。祂是元帥,我們是祂的軍兵。我們聽命於這一位元帥,祂命令我們到那裡,我們就到那裡;叫我們前進,我們就前進;叫我們退後,我們就退後,因為祂帥領我們。

保羅如何顯揚耶穌基督呢?下句講出另一點:“在各處顯揚”,就是在各種不同的新環境之下,照樣誇勝,照樣顯揚基督。這是因為他整個人生讓耶穌基督帥領。

要顯揚耶穌基督,還需隱藏自己。保羅是大有學問的人,他是否整天找機會顯揚自己的學問呢?不是。他說:“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二:2)保羅精通舊約的律法,他在當時備受猶太人尊重的拉比迦瑪列門下受教,是他的得意門生。按使徒行傳所記,保羅每到一個地方,都被邀請在猶太人的會堂講道,因管會堂的人對保羅也相當尊重,例如管哥林多會堂的所提尼,甚至為保羅被打(徒一八:17),保羅寫哥林多前書時,也題所提尼,稱為弟兄,把所寫的信,當作是他們一同發出的。(林前一:1)保羅刻意不願顯揚自己的學問,反而得到所提尼的尊重,甚至為他被打,可見是因他身上散發出基督的香氣。

求 神叫我們有一種自己應感受不到的香氣,不用每天噴香水,也會發出香味,叫人感受得到基督的香氣在我們身上。即使別人不喜歡我們這種香氣,那是他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如果我們所散發的不是基督的香氣,而是我們的“塵氣”,那就不榮耀 神了!求主施恩給我們,叫我們真像保羅那樣,能在各處顯揚基督的香氣。願各人反覆思想這段經文,使我們真正在人面前有基督的香氣。

陳終道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