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的人減少了

約翰福音第六章記載了一件「奇事」,那些吃了「五餅二魚」的群眾,花了整天的工夫追蹤主,結果追到了,主卻講一堂他們聽不明白的道,說祂的肉是可吃的,祂的血是可喝的,結果將他們全部嚇跑了,退去不再跟隨耶穌;主耶穌好像完全不打緊似的,還對十二個門徒說:「你們也要去麼?」因為主很想猶大也退去就好了,結果彼得起來對主說:「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跟隨誰呢?」言下間,表示十二個門徒也不明白主的肉為甚麼可吃,主的血為甚麼可喝,但他們認為有一點他們明白的,就是跟隨主可得永生之道,離開主就是死路一條,所以他們決定,雖然眾人都退去,他們仍然跟隨祂。這件事明顯指出,主知道那些吃了五餅二魚,還要追蹤祂的人,並不是真心相信祂,他們只不過是為餅而來,並不是為永生之道而來,主耶穌故意講祂的肉可吃,祂的血可喝,為的是要將他們的「假信心」顯露出來,使他們退去。人少得救的時代或問,像這一類假信主,未真正重生得救的人在教會裡多不多?筆者認為「多得很!」按筆者的經驗,今天在一般正常的教會裡,未重生的假基督徒約佔三分之一,信仰不純正的教會更不在話下了。根據聖經,尤其是越靠近末世,假基督徒會更多,甚至可能佔百分之九十幾都是假基督徒。主耶穌指出:「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的日子也怎樣。」(太24:37)早在亞當的孫子以挪士的時代,人就開始求告耶和華的名了;到了以諾時代,以諾與 神同行三百年,應該影響不少人信主才對;到了挪亞時代,挪亞更是以傳義道見著的,但是,等到挪亞進方舟之時,得救的只有八個人,其他全部都滅亡了,因為在洪水快要來臨之前,大量「 神的兒子們」失落,隨著自己的私慾與「人的女子」(不信的)通婚,結果 神的靈離開他們,他們就都變成不信的「假聖徒」了。

倘若挪亞時代有這麼多 神的兒子們失落,主所預言祂將要降臨的日子會不會也有類似大量基督徒失落的現象?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啟示錄給我們看見,越靠近末世,敵基督迷惑人的工作就越大,甚至普天下所有人都被他迷惑,都拜牠的像,受牠的印記;那時,凡不肯拜牠的,都要被殺,單單在以色列,被殺的就有十四萬四千人之眾。經文似乎特別要我們注意,到那時、那兩個見證人被殺,普天下的人都互相餽送禮物,慶祝他們被殺,由此可見,那時真基督徒何等稀少。事實上,即使在主耶穌在世的時代,得救的人還是不多,我們從整個聖殿都變成賊窩這一點就看到了,那時,在熱心宗教信仰的人士中,竟然沒有一個撒都該人,法利賽人,文士,祭司,律法師,長老願意悔改信主得救的,讀者要明白,這實在是非常恐怖的事實。設若今天所有教會的長老,傳道人,神學院裡的博士,教授,福音機構裡的領導人,全部沒有一個得救的,你想你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嗎?然而,這個事實真的就在主耶穌的時代出現了。因此,我們的主清楚地說:「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的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從教會歷史看或問,怎見得少?彼得一出來傳道,就領三千人信主,再傳道,又有五千人信主;以後,雖然門徒受到逼迫而四散,他們卻以「爆炸式」的速度,到各處去傳福音,使整個歐洲不少教會一下子就建立起來,怎可以說是少?對!但我們也立即看見,在保羅的書信裡,差不多每一卷都充塞著勸勉教會要小心假弟兄和異端思想,加拉太教會險些全部變了質,被「別的福音」迷惑了,保羅急得反覆地對那些傳異端分子加以「咒詛」。如果我們循歷史看下去,雖然二百年的逼迫未能消滅基督教,羅馬帝國反而被基督教征服,但到了公元三二五年之後,基督教變成羅馬帝國國教,教會就全面變質,到公元五九零年就變成天主教,於是教會落在一千年黑暗時代裡,信仰純正的分子都被天主教屠殺,那時,屬 神的人實在稀少。

後來宗教改革使歐洲出現曙光,及至十八至十九世紀時代,普世佈道運動使世界各地得聽福音的人大大增多,各地也出現規模宏大的教會復興運動;可是到了近代,除了極少數地區之外,復興的現象已經很難見到了,取而代之,我們看見「教會大合一運動」,「靈恩運動」之類的假復興,我們看見今天大量福音派教會與天主教聯合,我們又看見教會不斷強調「社會福音」,「發財,成功,置富的福音」,「以功德補贖的福音」,甚至不少人開始傳說「信仰任何宗教都可以得救」的福音。筆者不是說,今天我們已經來到最後末期,普世教會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能得救,筆者要指出的,是教會裡確實存在著大量假基督徒,而且看情況,假基督徒增加的速度實在非常迅速。親愛的讀者,筆者知道,這樣的論調是極之不受歡迎的,已經有不少人說筆者是「偏激分子」,但筆者自問,因何自討沒趣,講一些別人不喜歡聽的道?全因為「忠於 神的話」之故而已,作為一個時代的「守望者」,明明看見「不平安」,怎可能虛報「平安」?從「撒種的比喻」看請看撒種的比喻,我們就會多了解假基督徒實在不少了。

1.那些「撒在路旁的」,當然不能得救,因為他「不明白」所聽的道,那惡者來把他心裡所聽的都奪走了。但這樣的人不會叫人混淆,因為他們不會留在教會裡造成混亂。

2.但那些「撒在淺土石頭地上」的,主指出,「土既不深,發苗最快,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這是代表「人聽了道,當下歡喜接受,只因心裡沒有根,不過是暫時的,及至為道受了患難,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讀者要留意,主的意思是,這些假基督徒是仍然留在教會裡,表示歡喜接受真道的,非等到「患難」或「逼迫」來到,看不出他們「沒有根」;「患難」和「逼迫」來了,他們就死了!我們若問,這一類人在教會裡多不多?我們雖然不能提供準確的答案,但任何在教會裡有經驗的人都會指出,這樣的人實在多得很。許多時候,不必等到逼迫來臨,只要教會裡發生一點點不愉快事件,與別人產生一點點磨擦,或他發表的意見不被接納,他們就立即離開主了。中國文化大革命來臨之時,各教會極多人都表示放棄信仰,更有不少稱為基督徒的起來告發其他弟兄。不過,說來奇怪,那些真基督徒不但不會因為日頭出來一曬就枯乾了,反而越曬越強壯,因為種子的本質是需要日頭來曬它才能長大的,所以文化大革命也帶來另一批真心信主的人,真基督徒與假基督徒就從逼迫中分別出來了。「患難」能分別真假基督徒,這一個道理在聖經中是非常普遍,就如主耶穌對門徒說:「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隨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太10:34-39)當然主耶穌的意思不是說,凡信祂的人都要恨自己的父母;主乃是「預言」真基督徒因為明白了福音的寶貴,甚至不怕自己親生父母對他們逼害,反之,凡因為怕父母逼害而放棄信仰的,都是假基督徒,都不能得救。可是,今天到底有多少基督徒曾經這樣考慮過,就是死也不會放棄信仰呢?其實,他們在受浸成為基督徒之時,已經鄭重地向 神,向人,向天使,向魔鬼,作了一個這樣的見證,表示「藉著浸禮與基督同死,同埋葬,同復活」,意思是說:我這個人、現今接受浸禮,願意藉此公開見證,今後就是死,也不會放棄信仰,因為我願意藉著這個浸禮與基督的死和復活聯合起來,永遠不分開。但是,說句老實話,真心作這樣見證的基督徒,到底有多少?如果真是很多的話,為甚麼我們看不見這樣的基督徒熱心起來,到處傳福音,甘心奉獻,為主活為主死?為甚麼今天大部份教會仍然是那麼不冷不熱?憑這一點、我們就可以推測教會裡未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所佔的比率不少了。

3.那些「落在荊棘叢中」的,主指出,是因為他們「聽了道,後來有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把道擠住了,不能結實。」筆者從前誤會了這些不能結實的基督徒,只屬一些軟弱但仍然可以得救的基督徒,後來想清楚一點,主人撒種的目的原是為要收成,種子若沒有結實,對主人來說、與那些被飛鳥啄了去的種子有何分別?我們可以想象,到世界末日燒荊棘的時候,必然將這樣的人一併燒掉,結局是永遠滅亡。然而,我們要注意,主的意思是要指出,這些落在荊棘叢中的人是一直存留在教會裡,好像不斷生長,有外表多少生命表現的,只是他們連一粒悔改的果子也不能結出來,因此不能得救。在聖經裡,「結果子」的意思代表「生命本質自然流露出來的行為表現」,就如主說「好樹結好果子,壞樹結壞果子」,都是自然的表現。如今這些撒在荊棘叢中的麥子未能結果子,就是未能流露出「麥子」的生命本質來,其外表的葉子是不能滿足撒種主人所祈望的,因此、保留在教會裡參加各類活動而未得救的人實在很多,因為他們將結果子的精力和時間全部消耗在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上,活不出真基督徒的見證來。這不是說,我們要靠好行為才能得救,我們乃是說、要靠好行為來活出得救的新生命,這就是結果子的意思了。雅各一針見血地指出這一點說:「我的弟兄們,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心,卻沒有行為,有甚麼益處呢?這信心能救他麼?……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是死,必有人說,你有信心,我有行為,你將你沒有行為的信心指給我看,我便藉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雅2:14,17-18),雅各要求的信心,就是能證明給別人「看」的信心,其意義與「結果子」是一樣的。

從這一個角度來看,讀者認為今天在教會裡,真能用行為活出信心來的基督徒有多少?一般不信主的世人能否從他們身上看出福音的好處,或看出基督徒新生命的特徵來呢?相信大家都會懷疑,那些與世人無異,甚至行為比世人還差的所謂基督徒,會不會因為洗了禮就得救?不要說別的了,單單思想一下主在「主禱文」之後特意加上去的兩句話、主說:「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這是何等肯定的警告,但是我們看見,教會裡仍然充塞著「彼此仇恨」、還常常厚著面皮念「主禱文」說:「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的人,他們的禱告何等虛偽?嚴格一點說,主耶穌豈不是給我們「一條誡命」,就是要我們「彼此相愛,如同主愛我們一樣」,這樣,才能叫眾人「認出我們是主的門徒」?試問,今天教會裡充塞著的所謂基督徒,有沒有這樣「彼此相愛」?能否叫眾人因此認出他們是主的真門徒?不,我們只看見一個怪現象,今天絕大部份基督徒只會說:「新約時代不用守十誡了,因為主耶穌只給我們一條誡命就代替了舊約全部十條誡命!」話雖然說得對,但行出來卻比舊約時代的猶太人還要差!試問,今天有多少基督徒真的行了這唯一的一條「誡命」?老實說,大部份基督徒連「誡命」的意思就是主的「命令」這一點也忘記了。歌羅西書明明的說:「你們若真與基督一同復活(意思是真得救,有復活生命的表現),就當求在上面的事,那裡有基督坐在 神的右邊(意思是與基督一同復活,就必一同升到天上坐在 神的右邊),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因為你們已經死了(意思是藉著浸禮表明與基督一同死了),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 神裡面(意思是既與主同死同埋葬同復活,生命就與基督一同聯合在 神裡面、不能再分開),基督就是我們的生命,祂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祂一同顯現在榮耀裡(意思是既然生命與基督聯合不能再分開,這樣,基督在榮耀中降臨之時,我們也必與祂一同降臨)。」(西3:1-4)我們又捫心自問,今天教會裡有多少基督徒真的常常以天上這樣的事為念,不以地上的事為念?我們豈不是看見世俗化的基督徒多得很?他們豈不是處處表現出只愛世界而不愛天父?到底今天真正追求屬天和屬靈好處的基督徒有多少?讀者自己的良心會告訴你,真是少之又少!從「撒稗子的比喻」看最後,我們再來想一想,除了撒好種子的比喻之外,不要忘記還有「撒稗子」的比喻,那是最清楚不過的,因為主指出,那是「仇敵夜間撒進田中,為要混亂麥子而作的」。我們雖然無法知道仇敵夜間究竟撒多少「稗子」進入田裡,但按常理必然多到一個地步,足以混亂麥子;如果仇敵狠心的話,他們還可能會不斷撒「稗子」進來,增加混亂的程度,直至主人想要放棄整塊「麥田」為止。最慘就是無法將「稗子」拔出來,因為拔「稗子」勢必也將「麥子」一同拔出,所以主人決定等到收割之時才將它們分開。今天教會的情況也是這樣,因為我們實在無法將「新神學派的主義」,「與天主教聯合的思想」,「靈恩運動的毒素」,「新紀元運動的念頭」,「教會大合一運動的毒根」這些「稗子」完全清除,許多真基督徒的根已經與它們的根纏在一起,不能分開了。今天我們不是不能分辨誰是「麥子」,誰是「稗子」,有經驗的僕人還是可以分辨出來的,只可惜、教會出現不少「騎牆派」的好好先生們,將異端分子,異端思想和做法,帶入教會,以致兩者的「根」就纏在一起,不能分開。讀者要注意,這是主的「預言」,今天我們清清楚楚看見應驗了。

最後總括來說,親愛的讀者,你讀完這篇文章之後,第一要緊是要清楚自己是否已經得救;當別人指出「你」可能還未得救之時,你千萬不要生氣,倒要好好反省自己,有沒有自欺欺人?聖經說:「人若無有,自己還以為有,就是自欺了。」(加6:3)自欺的人是最愚蠢的,因為他本來有機會可以悔改、重新得著自己所沒有的一切,只因為自欺的緣故,就永遠失落了。第二要緊的,千萬不要以為教會人多就一定是對的,乃要弄清楚,他們所走的是「窄路」還是「闊路」,免得一同走到滅亡的終局。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