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為這個時代定位二
上一期我們在這個主題上,曾經討論過如下幾點:第一,「從敵基督出現來定位」,我們指出但以理預言中的「小角」出現,正是末世最準確的指標。今天我們看見歐盟即將組成,很可能「敵基督」會很快出現;第二,「從大淫婦的情況定位」,我們指出今天天主教帶動的「教會大合一運動」,和「宗教大合一運動」,正是「大淫婦」與「敵基督」重建神聖羅馬帝國的前奏,因此我們這時代真的來到末世邊緣了;第三,我們再「從啟示錄的『七號』來定位」,指出七號是「預備性」的災難,第七支號吹響,就是保羅所說,「號筒末次吹響,死人要復活被提」的時候。但今天我們已經看到第五支號───「石油燃燒所帶來的污染」,和第六支號───「中國興起,將有能力差派二萬萬大軍到西方去打仗」吹響了。這是說,我們很快就會聽到第七支號吹響,我們在空中見主面的時候快到了。

今期我們將繼續討論,第四、「從以色列國發展來定位」;第五、「從福音遍傳天下來定位」;第六、「從道德敗落程度來定位」;和第七,「從靈界現象來定位」。盼望這七點,可以幫助讀者較為清晰地,為我們這個時代「定位」,得知主再來的日子實在非常接近。我們現在比以往任何日子更儆醒才對。現在讓我們逐點來研究:

 

從以色列國發展來定位

我們知道,約翰出來傳道,早就勸勉以色列人要悔改,說:「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不要自己心裡說,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我告訴你們, 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路3:7-12)約翰在比喻中所說「不結果子的樹」,是指以色列人。如果以色列人不肯悔改, 神能從如同石頭一般硬心的外邦人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然而,約翰雖然指出,「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很快就要將這棵不肯結果子的樹砍下來,卻還有三十幾年才到主後七十年,羅馬人屠殺猶太人,放火燒聖殿,然後以色列人四散列國───不結果子的樹終於被砍下來了。

主耶穌接續約翰出來傳道,宣講「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4:17)。然而,主傳道「三年」,以色列人還是普遍不肯悔改。於是主又設一個比喻,說:「一個人有一棵無花果樹,栽在葡萄園裡。他來到樹前找果子,卻找不著。就對管園的說:『看哪,我這三年來到這無花果樹前找果子,竟找不著。把他砍了罷,何必白佔地土呢?』管園的說:『主阿,今年且留著,等我周圍掘開土,加上糞,以後若結果子便罷,不然再把他砍了。』(路13:6-9)主在比喻中所說的主人,就是主自己,僕人就是聖靈。聖靈後來藉著眾使徒,花了三十三年時間,「周圍掘開土,加上糞」,意思是行更多神蹟奇事,更廣闊地傳福音,要叫以色列人悔改。然而,以色列人始終不肯結出悔改的果子。於是,主後七十年的災難到了,羅馬大軍前來攻陷耶路撒冷,焚毀聖殿,屠殺一百一十萬猶太人,叫其餘的以色列人四散列國,這無花果樹終於被砍下來,枯乾了。

主是無所不知的,主早就知道以色列人不肯悔改。所以主在最後一週,進入耶路撒冷之時,「遠遠的看見一棵無花果樹,樹上有葉子,就往那裡去,或者在樹上可以找著甚麼。到了樹下,竟找不著甚麼,不過有葉子,因為不是收無花果的時候。耶穌就對樹說:『從今以後,永沒有人喫你的果子。』……早晨,他們從那裡經過,看見無花果樹連根都枯乾了。」(可11:13-14,20)請注意經文指出,那時根本上「不是收無花果的時候」,主耶穌當然找不到果子。所以主咒詛那棵無花果樹,叫它枯乾,其實是故意借用它來解釋之前在比喻中所說的那棵無花果樹,他因為不肯悔改信福音的緣故,最後在主後七十年滅亡、枯乾了。

我們有了以上的背境資料,就可以明白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的預言了。主在講論完「末世許多兆頭」之後,說:「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作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這樣,你們看見這一切的事,也該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太24:32-36)

主在這裡所說,將要「發嫩長葉」的「無花果樹」,應該就是主咒詛枯乾了的那棵「無花果樹」。如果這一點沒有解錯,這棵「發嫩長葉」的「無花果樹」,就是要告訴我們,以色列雖然「枯乾了」,他還要在末世時代再次「復國」。正如以西結先知預言平原中那許多的骸骨必會「復活」一樣。 神親自解釋這一點說:「人子阿,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他們說,我們的骨頭枯乾了,我們的指望失去了,我們滅絕淨盡了。所以你要發豫言,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我的民哪,我必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領你們進入以色列地。…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我將你們安置在本地,你們就知道我耶和華如此說,也如此成就了•」(結37:9-14)接著, 神又吩咐以西結先知將兩根杖「接連為一」,然後預言說:「我要將…以色列支派的杖,…與猶大的杖一同接連為一…。我要將以色列人從他們所到的各國收取,又從四圍聚集他們,引導他們歸回本地。我要使他們在那地,在以色列山上成為一國,有一王作他們眾民的王.他們不再為二國、決不再分為二國。」(結32:19-22)

親愛的讀者,以色列國豈不是確確實實的在1948年5月14日復國了嗎?世上那有一個國家,亡國超過二千五百年還會復國的呢?這豈不是那「枯乾了的無花果樹」再度「發嫩長葉」嗎?這豈不是以西結先知所預言的「枯骨復活」,以色列要成為一國,不再像舊約時分為二國嗎?如果這一點我們人人都同意的話,請注意,主的意思就是說,從1948年開始,我們因著看見以色列復國,我們已經進入主所說,「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的時代。主又用非常強調的口吻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問題是,「這世代還沒有過去」是指著甚麼世代而說?會不會指著「1948年出生的那一世代」呢?究竟「一代」有多長時間呢?如果40年為一代,那是不可能了,因為1948年加40年=1988年,那不是已經過去了嗎?如果我們按摩西所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詩90:10),這樣,會不會1948年加70,或加80年=2018年,或2028年,那時,這預言就全然應驗呢?筆者無意表示,這是準確的計算法。因為1948年只不過是以色列初步復國而已。很可能「無花果發嫩長葉」這句話是指1967年,以色列「重新得回耶路撒冷為首都」而說;或指著「重建聖殿」,或「開始悔改」…來計算。而且,主指出,「這世代還沒有過去」,意思應該是「少於一代」時間。無論如何,我們這時代的「定位」,確實是非常接近主再來了。有一點讀者必須注意,主只是說:「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主並沒有說:「那時代沒有人知道」。不然,主怎會鼓勵我們留意末世的兆頭,叫我們儆醒等候主回來呢?

今天以色列人雖然仍未悔改信主,但我們已經看見,1967年六日閃電戰爭,他們成功奪回耶路撒冷,作為首都。今天他們也準隨好一切,可以隨時動工重建聖殿。根據聖經預言,等他們在聖殿中獻祭之時,假基督和假先知已經聯合起來,統治歐洲,和支配著以色列。假基督要強逼以色列人與亞拉伯諸國和平,假先知要藉著大神蹟大奇事,迷惑以色列人,叫他們相信假基督。於是,假基督得以將他的像,放在以色列的聖殿中,供人敬拜。那時,假基督會殺死以色列的兩位先知,甚至坐在殿裡自稱是神。當兩位先知被殺後三天半,他們要復活升天,他們的敵人也看見了。聖經既然定規,聖徒復活不能分先後,乃要等待歷史所有已睡的聖徒一同復活(參來11:35,40;帖前4:15),所以我們相信,這兩個先知復活的時候,也就是所有聖徒復活的時候。那時,我們千萬聖徒要在空中與主相遇。

至於那些不肯悔改的以色列人,他們卻要在大災難中,就是稱為哈米吉多頓大戰中,被熬煉。他們中間會興起一些「智慧人」(但11:33),漸漸揭發假基督和假先知的假冒,於是他們拆毀假基督的像,潔淨聖殿,全家痛哭悔改歸向 神。這就是這棵無花果樹終於結出悔改的果子的時候了。然而,聖經預言假基督的大軍要攻陷耶路撒冷,殺了全地三分之二的以色列人。餘下三分之一人著橄欖山逃走,他們向主呼求,主就使地裂開,吞了假基督的大軍,拯救了以色列人。然後主要駕著天上的雲降臨,消滅假基督和假先知,平定天下,在耶路撒冷作王,統治全世界。

 

從福音傳遍天下定位

我們觀察福音傳遍天下的實況,也可以為我們這時代「定位」的。因為根據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的預言,說:「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然後末期才來到。」(太24:14)細心想這句話,就可以推敲出其中所暗示的道理:

其一,經文並不是說,全世界所有人都信了主,才算為「福音傳遍天下」。這是不可能,也不會符合聖經的預言。其實經文乃是說,當全世界都有過聽福音的機會,末期就會來到。我們知道,普世佈道運動由十七世紀開始,到二十世紀初就漸漸慢下來了。時至今天,西方教會的宣教運動已經過時,因為許多國家反對白人,也反對白人向他們傳福音。但 神卻興起福音廣播電台,其廣播範圍,包涵了全世界每一個地方,真的成就讓人人有機會聽到福音的預言。「福音傳遍天下」既然已經在我們這時代實現了,可能末期就會很快來到。

其二,福音傳遍天下之後,「末期來到」(指大災難期),如同黑夜來到一樣,人就不能作工了(約9:4),福音也不能再傳了。保羅在帖前指出:「弟兄們,你們卻不在黑暗裡,叫那日子臨到你們像賊一樣。你們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黑夜的,也不是屬幽暗的。」(帖前5:4-5)保羅的意思是說,我們這些得救的人是「光明之子」,因此我們將要在「黑夜未到」(大災難前)之前,就是「白晝將盡,黃昏日落的時候」,全體復活被提。所以,大致上我們可以這樣預測,當福音越來越難傳,人們越來越不願意信主的時候,我們就知道,我們復活被提的日子近了,因為這就是「日頭將落,黑夜快到」的現象了。主耶穌勸勉我們,應該趁著白晝,就是福音仍然可以傳講的時候,趕快傳福音,因為人心漸漸變硬,越來越不肯悔改信福音了。

但是讀者要明白,我們並不是說,末世時,地上教會不再注重福音事工。要知道,假教會仍然會熱心傳講假福音,拉人入教,為要支持假基督。並且他們會越來越興旺,這樣才能造成「大迷惑」。只是傳講叫人悔改的真福音,必要越來越少人傳,也越來越少人信。正如保羅所說:「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提後4:3)我們今天真的看見,傳道人越來越怕講福音,願意講的人也盡量避免講得罪人的話,不敢斥責罪惡,乃將福音「娛樂化」,變成「楝篤笑佈道會」、「福音嘉年華晚會」…。講的是哲學、心理學、社會福音…。變成越來越不需要人悔改的福音,將福音的標準降低了,遷就世俗污染的文化。這樣變了質的福音,勢必叫教會充塞著許多假基督徒,為假基督的出現舖路。

其三,「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意思相等於「 神救人的使命完成了」,正如啟示錄十一章那兩個先知,他們是在「作完了見證」之後,才被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假基督)所殺的。 神的旨意是,他們一天未作完見證,假基督也一天無法殺死他們。所以,「福音傳遍天下,然後末期才來到」,其實是暗示,以後地上再沒有人傳福音,同時也因為再沒有人願意悔改信福音。如果我們仔細研究「七碗」倒下來的形容,我們也會發現,那時地上的人不但不肯悔改歸向 神,還肆意褻瀆天上的 神(參啟16:9,11,21)。這暗示了,「福音傳遍天下」,等於「外邦得救的人數添滿」(羅11:25),又等於「主已經有足夠的活石來建造靈宮」,也等於「主為我們預備好了地方,很要再來接我們到他那裡去」。(彼前2:5,約14:2-3)同時,也等於「號筒末次吹響,死人復活」的時候到了」(林前15:52),因為「吹號筒」的用意原是為「預備聚集、預備爭戰、預備迎見大君王」。那時,歷史上所有的聖徒都要復活,被提到空中一同聚集,迎見我們的大君王主耶穌基督,而地上的世界大戰也開始了。「教會被提」也相等於「收割莊稼的時候到了」,這時「麥子」(得救的人)要收入倉裡(被提),唯有「稗子」(不能得救的假基督徒)要留著燒(不能被提,乃要經歷地上的大災難,和被扔在硫磺火湖裡而滅亡)。

親愛的讀者,如果你熟識近代史,和目前全世界的屬靈狀況,你一定全同意,從二十世紀中葉開始,這世界已經再沒有像芬尼、宋尚節…等偉大神僕,所領導的「大復興」出現。取而代之的,是歷史從來沒有過的「教會大合一運動」,和「宗教大合一運動」。我們看見葛培理佈道團變質,帶動基督教與天主教合一、福音的內容大大改變,變成娛樂化、變成遷就污染了的文化、變成信甚麼宗教都可以得救…,我們就應該明白,黑夜真的將到,白晝真的將盡,我們見主面的日子也快到了。

 

從道德敗壞程度定位

我們要明白,世界之所以會面臨「末日」,是因為整個世界都敗壞了。正如挪亞時代,聖經說:「世界在 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 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 神就對挪亞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創6:11-13)

以挪亞時代來說,當時人們的道德敗壞,主要是因為「 神的兒子們(信主的人),看見人的女子(不信主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人不再理會 神的旨意,信與不信的通婚)。耶和華說:人(信主的人)既屬乎血氣(一面倒地遷就情慾),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 神要收回衪的聖靈,因為聖靈住在這些信主的人心中,他們全不理睬。)」(創6:2-3)

其實,如果按今天我們這時代的觀念,我們會感受到, 神可能太過嚴勵,信與不信的通婚,就算不對,也不至毀滅全世界啊!原來, 神審判人的標準是這樣的:越早期的人犯罪, 神懲罰他們越嚴厲,因為他們認識 神越深,受前人犯罪的影響也越低;但是,越後期的人犯罪, 神懲罰他們也越輕,因為他們比較從前的人不認識 神,受前人影響而犯罪的可能性也越高。我們看見所多瑪城犯同性戀的罪,比挪亞時代的人犯異性戀的罪更甚,但 神並沒有毀滅當時的世界,只毀滅所多瑪和俄摩拉二城的人而已。以後,我們看見以色列人犯罪,比所多瑪和俄摩拉二城的人更甚(賽1:9,太11:23), 神還是沒有將他們消滅,乃將他們交與外邦軍隊,擄掠他們,叫他們亡國。可見,越後期的人犯罪, 神懲罰他們就越寬鬆,因為他們受到前人犯罪的影響也大。從這個觀點看來, 神忍耐我們這個時代的人犯罪,比任何時代更甚,因為我們是最後期的人。

保羅在提摩太後書三章一至五節那裡,預言「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指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然後保羅一口氣說出了二十樣罪為例。就如:「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 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

細心思想這二十樣罪,不難發現,全部都是以「專顧自己」為中心。用今天的詞彙來說,這就是濫用人權自由,放縱自己的現象。研究人類行為表現的「心理學」,不但未能改善人類的道德行為,反而普遍地叫人更放心犯罪,因為心理學將他們的罪咎感歸咎於社會、環境、遺傳因子…等。人類普遍引用「進化論」來支持自己如禽獸般的道德行為,例如性放縱、性戀態、性解放、性多向、性混亂等,連美國總統性侵犯過百女性,也視為平常。同性戀運動發展得快速驚人,達到猖狂的地步。不但不知廉恥,還視為光榮。人們普遍不尊重長輩、輕慢主治的、毀謗在尊位的、不知順服為何物。學生不受老師責罵,反而仇殺老師的案件充塞了今天的美國社會,影響世上所有以美國為藍本的各地社會,導至青少年大量失落。離婚率異常之高,單親家庭問題成了社會災難性的問題。吸毒、賭博、娼妓、同性戀樣樣合法化……。這一切罪行,豈不都是「專顧自己」所致嗎?豈不是應驗聖經預言鐵一般的事實嗎?

 

從靈界現象定位

最後,按啟示錄十二章所形容天空中屬靈爭戰的情況來說,打從主耶穌復活升天開始(啟12:5),天使長加百列就帶領他的使者與魔鬼爭戰,魔鬼也帶領屬於他的污鬼邪靈與加百列爭戰。(啟12:7-8)經文又指出,以天上的爭戰來說,魔鬼和他的使者是一直打敗仗的。結果一隻一隻污鬼被摔到地上來(啟12:9)。最後,天上就有大聲音出來宣告說:「我 神的救恩(指聖徒復活,救贖工作完成)、能力(指 神要在大災難中顯衪報應地上惡人的能力)、國度(指主快降臨,奪取敵基督的國,成為衪的國)、並衪基督的權柄(指主要作王,統治全世界),現在都來到了(快要應驗了)。因為那在我們 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罷(指魔鬼不能再到天上控告聖徒,天上潔淨了,適合聖徒復活,返回天上居住)。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指教會復活被提之後,魔鬼和各樣污穢的靈,就可以在地上任意而行。那時,地上要爆發哈米吉多頓大戰,情況更混亂。)」(啟12:10-12)

從上述的經文分析,我們知道,越靠近末世,越多污鬼被摔到地上來。地上也就越來越多出現各種邪靈,牠們要利用各種虛假的神蹟奇事來迷惑人。這是最真實不過的形容,我們從近代全世界越來越多出於邪靈迷惑人的神蹟奇事,就大致上可以知道我們這時代的「定位」了。

例如:在東方,我們看見中國興起「氣功熱」,隨之而興起的,是數以億計的人學「法輪功」。始創人李洪志自謂「如來佛托世」,練功之人必先拜祭神明,據說能治病,和發生許多神奇果效。這熱潮甚至影響西方許多城巿也趨之若鶩。中國共產黨也吃驚,何以法輪功人士竟然能在短短數年間,動員數十萬人在包圍天安門,進行靜坐抗議。其實法輪功乃氣功,或瑜伽打坐的變化形式,乃通靈術的一種。與西方早已興起的「超覺靜坐」同出一門。

眾所週知,印度教潛入西方,在一九七五年發起「新紀元運動」(New Age Movement),其迷惑人之處,亦是瑜迦打坐,叫打坐者經歷許多靈魂出竅的奇事,能叫身體升起至六尺,甚至九尺高。現今西方教會各宗派均在大衰退之中,唯獨增長得最快者,就是「新紀元運動」。從「新紀元運動」發展出來的另一種通靈術,名叫「積極思想」(Positive Thinking)。據說能治病、致富、成功。西方差不多大部份商業機構的行政人員,均接受「積極思想」訓練;連美國各大城巿的所有公立學校,均採用「積極思想」來教學。「積極思想」已經滲入心理學、醫學、軍事、政治、行政管理…等,如水銀瀉地,無微不至。

此外,「新紀元運動」又促使西方普遍興起交鬼玩意。西方社會已經普遍不許人在學校裡傳福音,甚至連個人靈修祈禱也不准。唯獨慶祝“Halloween”鬼節,則全國上上下下爭相慶祝。著名邪術小說“Harry Porter”,一時間流行起來,並拍成電影,迷惑極多青少年人。以致不少青少年人熱愛玩一種名為“Dragon and Dungeon”的交鬼遊戲,導致他們鬼上身,藉殺死自己的父母來尋求一種「地獄能力」。據一些未經證實的消息稱,現今世上許多國家竟然興起「利用邪術作戰熱」。據說,世上研究邪術作戰最先進的國家竟然是德國,其次是俄國。啟示錄形容天使倒下第六碗的時候,就有「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裡,叫他們在 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啟16:13-16)經文的意思是說,本來任何人都會明白,發動第三次世界核子大戰等於自殺。因為核戰之後,活著未死的人才是最痛苦的。但是,因為魔鬼在這時代興起邪術熱,許多人全不介意與鬼交接。結果,普世許多國家元首都被邪靈迷惑,邪靈要他們聚集到以色列的米吉多平原,參加在那裡爆發末世哈米吉多頓大戰。

以教會來說,保羅也十分清楚地警告我們:「無論有靈、有言語、有冒我名的書信,說主的日子現在到了,不要輕易動心,也不要驚慌。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帖後2:2-3)保羅的意思是說,邪靈也要在教會裡借用基督的名,利用大神蹟大奇事來進行大迷惑,叫極多的人離道反教,形成假基督和假先知的大集團,非常成功地統治這個世界。親愛的讀者,上述的這些邪靈現象,豈不已經越來越普遍地應驗在我們這一個時代嗎?看來,我們見主面的日子快到了。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