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為這個時代定位一
這幾年來,全世界不斷發生許多災難,例如:由於空氣溫度升高,引至海洋冷暖流失調,各地產生許多水災、風災、冰災、旱災……。此外,又有瘋牛症、口蹄症、九一一事件、美伊爭戰、禽流感、肺炎、經濟衰退……等。每發生一件事,人們就問,這些事在末世預言中,怎樣定位?我們距離主再來還有多久?當然也有不少人說:「最討厭是聽見有人動不動就說,這是末世現象。」親愛的讀者,彼得警告我們說:「第一要緊的,該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說: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堜O?」(彼後3:3-4)

 

多觀察,多比較

其實,主耶穌既然將許多末世兆頭告訴門徒,主的意思當然是要門徒留心觀察時事局勢,看看這些末世兆頭出現了沒有。然而,當時門徒的觀察都好像錯了,因為過了差不多二千年,末世還沒有到。例如,五旬節聖經降臨的時候,彼得觀察到,聖靈降臨是應驗約珥書第二章二十八節的預言。所以彼得斷言當時就是「末後的日子」。彼得這樣說,有沒有錯呢?沒有錯,聖靈降臨真是應驗約珥書的預言。只是,因為以色列人不信,按 神的計劃,福音就要傳給外邦人。等到外邦人的日子滿足了,末世後來到。因此,今天那些討厭聽到「末世預言應驗」的人,若在彼得時代,必然責備彼得不對,但彼得還是對的。

其實研究預言就是這個樣子了,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肯定,自己的研究是百分之百準確的。雖然不能肯定,聖經卻鼓勵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去研究、觀察、留意末世兆頭是否應驗。倘若研究和觀察錯了,或錯一半,並不要緊。要緊的是我們要謙虛,常常聆聽別人不同的意見,彼此照對,不斷修正。這樣才可以找到最終和最準確的答案。認定只有自己對,別人一定不對,是一個極端;因為發現有人不對,於是就反對任何觀察,也是另一個極端。

主耶穌第一次來世,只有東方幾個博士觀察到衪的星,猶太人卻沒有一個人觀察到。博士們來到耶路撒冷尋找新生王,希律王和耶路撒冷合城的人都不安,但他們當中卻沒有一個人肯採取行動,與博士們一同去尋訪聖嬰。伯利恆野地裡的牧羊人直接得到天使向他們報訊,他們也找到聖嬰耶穌了,但是他們到處傳講,卻沒有一個猶太人肯去尋訪耶穌!主第二次來世與他第一次來世大大不同,因為關係主第二次來世,新舊約聖經都分別記載數不盡那麼多「末世預言」,要我們留意觀察。我們豈可以因為有一些人的觀察得不夠準確,就反對這樣的觀察呢?

拿敵基督為例。聖經明言:「在這埵陷撮z,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他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啟13:18)這話豈不是勉勵人人都應當留心觀察,世界上那一個出名的政治人物有可能是666嗎?難道聖經叫我們應該做個愚拙人,不要計算獸的數目,只是為避免有可能計算錯嗎?兩約中間的希臘王「安提阿以比反尼」是敵基督的初步應驗;主後七十年,攻陷耶路撒冷城,屠殺一百十一萬猶太人,拆毀聖殿的羅馬王尼祿,也是敵基督進一步的應驗;有人又指出,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希特拉,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他的全名算起來也是666,因此,他應該也是敵基督進一步的應驗。預言有多重應驗的特性,凡是研究末世預言的學者都知道這一點。所以,基督徒留心觀察末世兆頭的應驗,也要作多方面的觀察和猜測,猜中多少不要緊。要緊的是不要過份強調自己的猜測,應該常常與別人的意見比較,並按照聖經不斷地修正自己。因為,預言在未應驗之先,任何人都沒有絕對權威,說自己的解釋是百分之百準確的。

大科學家牛頓,一生研究聖經的時間,遠遠多過研究科學。不但如此,牛頓竟然對「聖經密碼」非常有興趣,花了極多時間去研究這方面的奧秘。根據藏在大英博物館裡的牛頓著作,原來牛頓還相信2060年會有可能是世界末日。(對於「聖經密碼」,請參考筆者於一九九七年八月出版之「平安報」其中「聖經在電腦中顯神蹟」一文。)筆者不會說,牛頓是個大異端,但也不完全相信他的說法。但我願意放在心中作參考,比對,等候更準確的答案。因為主耶穌只說:「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太24:36)主並沒有說,那時代、那些年間,沒有人知道。牛頓可以作出他個人的猜測,任何人都可以作出自己的猜測,我個人猜測主回來的日子,卻比2060年還要早。我認為這些猜測都是健康的,代表我們各人對主再來的儆醒而已。我們千萬不要隨便給別人扣「異端」帽子,以為凡與自己的領受不同,就是異端。

我研究末世預言,已經有二十多年了。回想以往的想法,實在有許多錯處,所以我二十年來不斷修正自己。例如,有人問,今天的時代已經應驗到啟示錄「第幾隻馬」?有人說,到了「黑馬」;有人說到了「灰馬」。但我根據撒迦利亞書所形容的「四馬」,在地上「走來走去」(亞1:10-11),就明白啟示錄所說的「白馬、紅馬、黑馬、灰馬」,不是每一隻出現之後,又消失了,然後才出現第二隻,消失了,又出現第三隻……第四隻。乃是第一隻出現之後,在地上走來走去,然後「加入」第二隻,之後,再加入第三隻……加入第四隻……。四隻馬要在地上不停地走,直走到末世大戰結束為止。我的意思是說,四隻馬所代表的災難,要不斷地重覆又重覆出現,而且越來越頻密地出現,造成越來越不安的局面,作為世界末日的「背境性災難」。為此,當我們注意到,災難越來越頻密加劇之時,主再來的日子越近了。正如主耶穌形容打仗、地震、饑荒……等災難,說:「這都是災難的起頭。〔災難原文作生產之難〕。」(太24:8)請注意『生產之難』的意思,是以婦人生產時的「陣痛」來形容。這「陣痛」會越來越頻密、加劇。等到最後「大痛」出現,小孩子就出世了。小孩子出世,就喻意主耶穌再來,最後「大痛」,就是喻意「史無前例的大災難」(哈米吉多頓大戰)。因此,今天我們可以以災難的頻密程度來為我們的時代定位。

 

為我們的時代定位,還有許多途徑。例如:

從敵基督出現來定位:約翰說:「小子們哪,如今是末時了。你們曾聽見說,那敵基督的要來,現在已經有好些敵基督的出來了。從此我們就知道如今是末時了。」(約一2:18)約翰認為,為末世時代定位,最準確、最明顯觀察到的指標,就是「敵基督的出現」。因為敵基督若全面顯露出來,就是教會復活被提,世界大戰隨之而發生的時刻。有人說,約翰寫聖經時,已經有「好些敵基督」顯現出來了,如今已經過了差不多二千年,為甚麼教會還是未被提?怎見得敵基督的出現,就是最準確的指標呢?

要知道,按照但以理所預言「七十個七的奧秘」,敵基督是在最後「一七之半」出現的。他顯露的特徵,是使以色列的祭祀與供獻止息,並且行毀壞可憎的事(設立自己的像,逼以色列人拜這像)。最後 神的忿怒要臨到他,將他消滅(但9:24-27)。現在我們等待的,可能是以色列重建聖殿。因為有了聖殿,以色列人才有獻祭的事,敵基督才會禁止他們獻祭。

再按但以理書「四個獸的異象」來說,第四個有十角的獸,就是羅馬帝國,而獸的「十角」,就是從羅馬帝國發展出來的歐洲十國(全整數字)。經文預言,從這「十角」中長起一個「小角」,這「小角」就是敵基督。他要將「其中三角連根拔起」,並有口說「誇大的話」。有人指出,德國的希特拉發動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時,曾將歐洲三國永遠消滅。希特拉也是一個說誇大話的人。希特拉可以說是敵基督的一個預演。我們還要等候一個更可怕的政治強人敵基督出現。

再按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的預言來說,「那行毀壞可憎的(敵基督),站在聖地」之時,就是末世兆頭中,最後的指標了。因為主耶穌特別要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太24:15),我們要「會意」的,是「站在聖地」的,是指敵基督的「像」。那時世界大戰就要爆發,主耶穌勸以色列人要立即逃到山上,不要回家拿東西。但對我們基督徒來說,那時,我們已經復活被提了。所以敵基督出現,對我們來說,確實是最後,和最清楚的末世指標。

再按保羅在帖撒羅尼迦的說法來說,他指出:「論到我們主耶穌基督降臨,和我們到衪那裡聚集(指教會被提)……的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又稱為『敵基督』),顯露出來。」(帖後2:3)這也是說,敵基督顯露,和他帶動的「離道反教的事」,就是教會被提之後最後和最準確的指標。只是,保羅又告訴我們:「那不法的隱意已經發動。只是現在有一個攔阻的,等到那攔阻的被除去。那時這不法的人,必顯露出來。主耶穌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帖後2:7-9)「不法的隱意已經發動」,是指「敵基督系統」必須先出現。這系統發展到末世時,「敵基督個人」(也稱為「不法之人」)才會顯露出來。約翰在古時見證「有好些敵基督已經出來了」,意思是「敵基督系統漸漸擴大」了。等到「敵基督系統擴大到普天下」之時,主耶穌就要駕雲降臨,將他消滅。現在我們要留意的,是「那攔阻的」怎樣被除去。很可能包括「巴別塔變亂口音的攔阻」(據說歐洲開始製造一種全新的共通語言)、「中世紀神聖羅馬帝國復現的攔阻」(據估計,天主教教皇正在等待歐洲聯盟選出總統來,然後教皇可以與之重組神聖羅馬帝國)、「教會大合一的攔阻」(聯合國早於1994年已經開始推動「聯合宗教」,天主教也一面推動「教會大合一運動」,另一方又推動「宗教大合一運動」)、「真理辨別的攔阻」(現今世人普遍討厭真理辨別,因為認為會引致宗教之間不和,影響世界和平)、「教會和聖靈仍在世上的攔阻」(聖靈不斷感動教會分辨真理,攔阻教會大合一運動。但等到教會突然被提,聖靈也隨之而離開,全世界就再沒有任何力量阻止敵基督和假先知的迷惑工作了)……等。以上這些現象,我們都隱隱若若地看見了,很可能敵基督會很快出現。

啟示錄對於「敵基督系統」的發展,也有很詳細的形容。聖經用一條「大紅龍」來代表這系統,指出,牠曾經藉著希律王來殺害伯利恆的嬰孩,想要藉此來「吞吃那婦人所生的男孩子」(啟12:5),就是殺死耶穌基督。但耶穌基督復活升天,從那時候開始,魔鬼就在空中與天使爭戰。這場爭戰一直打到末世,天空中所有污鬼和撒但都被摔到地上來。這時,天上就有大聲音宣佈說:「我 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衪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總意是救恩成就了).因為那在我們 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罷(意思是,諸天潔淨了,適宜讓教會被提到天上,過快樂的日子)。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意思是,地上最後大災難來到了。這大災難就是哈米吉多頓大戰,是這些被摔下來的污鬼撒但攪出來的。)」(啟12:10-12)所以,我們從這世界出現越來越多邪惡、越多災難的現象,就知道天空中的污鬼撒但快要全部被摔下來,基督徒復活被提的日子也快到了。

從大淫婦的情況定位:敵基督就是那個七頭十角獸。他是從羅馬帝國出來的一個政治強人,在末後日子要領導歐洲,甚至想要領導全世界。而「大淫婦」卻騎住那獸,意思是一個變節的教會,控制著歐洲聯盟。關於這個「大淫婦」,Dave Hunt所著的“A Woman Rides the Beast”一書,有很詳細的解釋,她就是天主教教會。其實,世上再沒有一個教會像天主教那樣,在歷史上控制著歐洲列國長達一千年之久的。聖經又預言,「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使他冷落赤身。又要喫他的肉,用火將他燒盡。」(啟17:16)意思是,歐盟不甘被天主教控制,所以要擺脫她、孤立她。自從神聖羅馬帝國解體之後,天主教一直低沉下去,失去大部份的政治與國教權勢。這正是現今天主教的現象。從前她與神聖羅馬帝國的國皇聯盟,統治整個歐洲。十字軍成了她的御林軍,殺盡千萬基督徒。按照預言的程序來說,我們現在所要等待的,是末世出現一位政治強人,但聖經形容他是一個「卑鄙小人」,他要以說謊和誇大的話成為強盛,最後成了敵基督(但11:21)。這個敵基督要與「大淫婦」彼此利用,各懷鬼胎,重組神聖羅馬帝國。為此,歐洲許多基督徒都竭力勸自己的國家不要加入歐盟,更不要與天主教教皇聯合,重組神聖羅馬帝國。

按啟示錄的啟示,敵基督不但與「大淫婦」有著像夫妻的關係;也與「假先知」聯合,是政治與宗教的聯合,互相支持。「假先知」要行大神蹟、大奇事,醫好敵基督的死傷,迷惑普天下的人,叫他們拜敵基督的像。如果有人不肯拜這像,就要被殺(啟13:7-10)。因此,基督徒也可能會遭遇到那一次大屠殺,但是大屠殺之後不久,基督徒就要復活被提了。(啟11:12)

或問,那個「假先知」是誰?他出現了沒有?我們若仔細研究啟示錄,就發現記載敵基督和「大淫婦」在一起之時,是不提及「假先知」的;相反,經文若形容敵基督和「假先知」在一起之時,也從不提及「大淫婦」的。這是說,「大淫婦」是天主教教會,而「假先知」就是指天主教教皇。他們既然迷惑「普天下的人」,就意味著,敵基督要藉著「聯合國」來領導全世界;而「假先知」卻要藉著「聯合宗教」,或「宗教大合一運動」來領導全世界。目前,我們看見天主教教皇已經非常成功地與基督教、東正教、推動「教會大合一運動」,另一方面又與所有宗教推動「宗教大合一運動」。我們可以肯定,我們這時代已經來到末世邊緣了。

「教會大合一運動」和「宗教大合一運動」必定要成功,而且會很快成功,因為極端的回教組織常常發動許多恐怖襲擊,造成世界混亂、美國世貿大廈被兩架民航機撞擊、美國急於消毀阿富汗,和伊拉克……。結果全世界各國,每一個人都盼望早日制止回教徒的「聖戰」,早日達成中東和平。然而,人人都明白,也會極力讚成,「要有世界和平,必須先有宗教和平;要有宗教和平,必須先有宗教合一」。於是,全世界一致地呼喊「宗教合一」。那時,凡不肯支持「宗教合一」的,就被政府法庭判為「危害世界和平分子」。這樣,我們這些持守信仰,至死不肯改變的基督徒,就成了他們逼迫和殺害的對象。應驗聖經的預言,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6:114,8:11,結13:10)。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預言,以三個「許多人……」來形容末世基督徒的景況,說:「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漸漸冷淡了。」(太24:5,10,12)我們可以想象,基督徒必要越來越少,因為大部份都被迷惑了、跌倒了、冷淡了。但是,「假基督」和「假先知」所發動的「大合一運動」必要成功,且成了人類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宗教大合一組織」。因此,我們看見1994年和1997年,二十幾位世界著名的基督教福音派領袖,與天主教的代表,兩次簽署“Evangelicals and Catholics Together”宣言,引至聖公會、世界信義會、香港中華基督教會…等教會正式宣佈與天主教聯合。目前,差不多全世界大部份神學院都讚成某一個程度與天主教恢復交往。這些現象都是在告訴我們,我們這時代的定位,非常接近末世了。

從書卷的「七號」來定位:為這時代定位,當然不能缺少研究啟示錄「七印、七號、七碗」的結構。筆者研究啟示錄多年,一直不太滿意自己對啟示錄的解釋,因為無法圓滿地將其中所形容的災難,一一接合起來。其中最大的困難,就是「第六印」。按所形容的內容來說,它應該是屬於「最末後期的災難」才對。因為根據約珥書,和馬太福音二十四章所形容的,第六印所說「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天上的星辰墜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啟6:12-13),應該是在哈米吉多頓大戰完結,主快降臨之前的現象。若是這樣,為甚麼聖經將這樣的形容放在「第六印」裡頭,而不是放在最末後「第七碗」裡頭呢?

感謝主,經過二十年的思考,不斷的更正,最後我終於明白了。我發現原來「七印」所說的,是書卷的「目錄」而已。因為「七印」的作用是為「封住」書卷,叫人不能展開和觀看。「七印」中的「前六印」所描述的,應該是寫在書卷外面的文字,其性質是書卷的「目錄」,為要介紹書卷的內容。等到揭開最後一印,就是「第七印」之時,「天上寂靜約有二刻」,這是指啟示暫停,因為書卷正在展開。既然「第七印」沒有啟示,「第六印」應該就是「目錄」最後的一個啟示了。怪不得「第六印」所形容的,是「最末後期的災難」。

當書卷展開了,就可以看到裡面的內容。原來書卷裡頭的內容就是「七號」和「七碗」,怪不得「七碗」所形容的,與「第六印」所形容的相似,因為兩者都是指「最末後期的大災難」。書卷內容既然分為「七號」和「七碗」,研究起來,「七號」原來是形容「前三年半」的災難;「七碗」是形容「後三年半」的災難。古人吹號,用意原是為要通知全體百姓,「預備聚集」、「預備爭戰」、或「預備迎見君王」。這樣,吹響「七支號」的意思,應該是為大災難的來臨,作最後「七個準備」,就是準備復活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和預備面對哈米吉多頓大戰(就是「七碗之災」)。因為「七碗」所裝載的,是 神大怒的酒,為要報應住在地上的惡人。

至於「七號」和「七碗」的結構,研究起來,我們又發現,與「七印」的結構相若。因為「前四印」是自成一組的,屬於「背境性的災難」;「前四號」和「前四碗」也是自成一組的,也是指「背境性的災難」。這樣,「主要的災難」就只有第五、六、七號,和第五、六、七碗所啟示的了。但是,「第七號」吹完了,意思應該是,「最後準備」也完了,世界末日大戰即將開始。根據保羅所說:「就在……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林前15:52)號筒末次吹響,就是「第七號」吹響,這時,最後預備期完了,死了的聖徒要復活被提,在天空中聚集,與萬王之王主耶穌會面,哈米吉多頓大戰也快要爆發。感謝主,自從我明白了這個結構之後,我發現啟示錄裡頭有十幾個地方,清清楚楚地顯示「教會復活被提」。同時也明白,末世程序的「定位」是怎樣的。

例如,如果吹「第七號」就是教會復活被提,我們自然會問,我們來到第幾支號?原來「前四號」是形容「陸、海、河、空」整個地球的環境漸漸受到污染。這污染一直加劇,直到前三年半完了,嚴重程度達到「地上三分之一的植物被燒、海中三分之一的活物死了、河水的三分之一因為了中了「茵陳」毒,死了許多人、日月星辰的三分之一黑暗了。」以上這些形容,我們確實看見漸漸應驗了,只不過未到「三分之一」的程度而已。尤其是其中所提及的「茵陳」(wormwood),很可能是「病毒」。我們豈不是看見近代越來越多「瘋牛症」、「口蹄症」、「禽流感」、「登革熱」、「非典型肺炎」……等變種病毒,大大毒害這個世界嗎?

或問,整個地球受到如此污染的主要源頭是甚麼呢?相信「第五號」可以給我們解答,就是「從無底坑裡冒出煙,好像大火爐的煙。日頭和天空、都因這煙昏暗了。有蝗蟲從煙中出來飛到地上……好像地上蠍子…。」(啟9:2-3)研究這災,它應該是指蘊藏於地底的「石油」被人類開採出來,推動各式各樣像蝗蟲的飛機、火箭、汽車、坦克…,因而造成陸、海、河、空,越來越嚴重的污染。我們現今的環境污染程度,與石油未被發現之前相比,真是快到「三分之一」的地步了。這是我們親眼看見的預言應驗。不但如此,石油污染一直發展到「後三年半末期」,就是哈米吉多頓大戰達到最高峰之時,那時「陸、海、河、空」的污染達到「百分之百」。於是「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指極厚的煙雲將天空遮蓋了)。天上的星辰墜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指大戰中,各式各樣的炸彈落下來)。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指厚雲移動的狀態)。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指第七碗所帶來的大地震)。」(啟6:12-13)但今天,我們這時代已經看到「第五號」吹響了。

「第六號」形容「把那捆綁在伯拉大河的四個使者釋放了。…他們原是豫備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時、要殺人的三分之一。馬軍有二萬萬。」(啟9:14-15)古時「伯拉大河」是惟一溝通東西方的通道。啟16:12又指出,「伯拉大河要乾了」,成為「日出之地的眾王」派到西方打仗「二萬萬大軍」的大道。這是說,當東西方溝通到一個地步,好像伯拉大河成了大道那麼通順之時,東方「日出之地」就有一支二萬萬聯軍,派到西方去參加末世的哈米吉多頓大戰。能派出「二萬萬大軍」的東方國家,除了中國之外,再沒有任何國家有資格。這分明是說,自從近代的航運、電話、電腦網絡……大大進步,溝通了東西方之後,中國大大吸收了西方的科技、知識、經濟……,而興起成為超級強國,將來要在哈米吉多頓大戰中,舉足輕重。中國和東方國家興盛起來,擺脫幾千年落後於西方的弱勢,這就是「把那捆綁在伯拉大河的四個使者釋放了」的意思。我們現在親眼看見中國在近十年間突然富強起來,這是「豫備好了」,將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指哈米吉多頓大戰是突然爆發的),要殺人的三分之一。」不過,那時所有真基督徒都復活被提了。我們現在親眼看見中國富強起來,就是「第六號」吹響了。現在我們要等候的,是「第七號」吹響,也就是「號筒末次吹響,死人復活」(林前15:52),教會被提的時候來到。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