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認罪中的盼望

我們已經在前兩次分別詳細談論過大衛在詩篇五十一篇中所表示「最懼怕的刑罰」,和「認罪中的智慧」,現在我們再繼續交待大衛在這篇著名的「認罪詩」中所流露出「認罪中的盼望」。

親愛的讀者,我們在向 神認罪之時,最要緊是存著「盼望」,因為這就等於對 神的性情有深入的認識,和對 神仍存信心。沒有信心的認罪就是「叫人死的懊悔」,猶大就是因為這種懊悔死了;有信心的認罪就是「依著 神的意思憂愁,因而產生沒有後悔的懊悔」(參林後7:8-10)。不錯、我們因為相信 神有赦罪之恩,所以我們才向 神認罪,但信心強的人、不但相信 神有赦罪之恩,還相信 神有全面恢復人對 神事奉之恩。請看大衛在這方面的信心,這信心使他摸著 神的心,叫 神日後仍然大大使用他,稱他為合 神心意的僕人。

我們研究大衛這篇認罪詩的結構,發現來到第十二節這裡,經文的筆法就轉變了,接連出現四次「求你……我就……」的句法,意思是「求」 神答應他認罪中的請求,然後大衛「就」履行接著所許的承諾。這四個「承諾」正道出大衛在認罪中所存的「盼望」。他知道自己犯了極其卑鄙的罪,不配再事奉 神,但他更知道 神既有赦罪之恩,也必願意全面恢復他對 神的事奉。

我們按常理得知,犯了罪的人、心理一定非常複雜,一方面感到自己不配再事奉 神,另一方面又很想恢復自己對 神的事奉;一方面怕別人不會接納自己的事奉,另一方面又感到連自己也很難接納自己可以再事奉;一方面被魔鬼控訴、今後再沒有資格事奉,另一方又聽到聖靈隱若安慰和鼓勵的聲音,鼓勵他信靠 神去恢復事奉……。這樣的矛盾心理、好不容易才能勝過。然而、大衛卻能在這樣矛盾的心理下,堅定相信 神會樂意恢復他的事奉,因為大衛深深了解 神的性情。讓我們來詳細分析大衛這四個承諾怎樣道出他想要全面恢復事奉的盼望吧。

 

第一個承諾:指教有過犯的人

大衛說:「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THE JOY OF THY SALVATION),賜我樂的靈(FREE SPIRIT,或譯作WILLING SPIRIT),扶持我,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罪人必歸順你。」

請先注意「仍得」(RETORE)與「扶持」(UPHOLD)這兩個詞,前者表示「恢復過去事奉的喜樂」,後者表示「扶助將來事奉的意願」,有信心的禱告,不但為「過去」求赦罪,還會為「將來」求事奉。大衛知道、「喜樂」和「意願」這兩個內心因素就是事奉最重要的動力,人若失去裡面的動力,人還能作甚麼呢!

一個人在罪中失去「喜樂」,他的事奉就完了,因為「自咎感」會叫他無力,叫他提不起勁來,尤其是在傳福音的事工上更是如此,因為自己也被罪捆綁,怎能向別人傳講救人脫離罪的福音?別人看見我們自己也沒有喜樂,怎會相信我們所作的見證?這就是大衛所說「救恩之樂」的意思了。親愛的讀者,你試過因犯罪而失去喜樂嗎?你會為失去或得回這種喜樂而緊張起來嗎?人若因此而緊張起來,證明他還十分重視與 神的關係,但那些毫不打緊的人有禍了,因為證明他們的良心已經死透,與 神的關係完全斷絕。

「救恩之樂」與「樂意的靈」原是相輔相承的,失去了前者,後者也就隨之而消失了。「樂意的靈」也是「自由的靈」,兩者合起來意思就是「事奉的意願」。過往因為犯了罪,大衛感到自己的靈受到捆綁,失去自由,想要事奉卻不敢事奉,想要起來而不能起來,想要悔改而無力悔改.這種苦況、也就是保羅在羅馬書第七章所描寫「痛苦人」的苦況。讀者可還記得自己犯罪的經驗嗎?當你一旦犯了罪,你會發現靈裡面出現「甚麼事奉都不想做,也無力去爭扎起來」的心情。這時候,你心靈間會有一個聲音呼叫起來:「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就在這個時候,聖靈來了,聖靈不會奪去你的自由意志,反之、祂用「責備」來加強你的自由意志,使你能醒悟過來。這就是 神差派拿單先知前來責備大衛,使大衛能立即為罪痛哭起來的意思了。能為罪痛哭,就是「自由意志」恢復的第一步。雖然在表面上看來,為罪痛哭這種自咎感叫人完全失去事奉的能力,但在 神看來,人肯為罪自咎,自以為不配事奉 神, 神反而欣賞這種自卑而重新恢服他的事奉。因此、大衛進一步求 神幫助他,使他有「樂意和自由的靈」,就是使他裡面重新有「事奉的意願」,好叫他能享受全然的釋放,這樣他就可以起來重新事奉 神了。

大衛向 神說、 神阿!求你賜我「救恩之樂」和「事奉的意願」來幫助我,我就答應你,我起來之後一定會指教有同樣過犯的人,罪人就必歸順你,那時、你得到的就不是我一個肯悔改的罪人,而是許多肯回轉過來的罪人了。大衛深知這樣的禱告必蒙垂聽,因為他知道 神不願意一人沉淪,乃願意人人都悔改。親愛的讀者,我們犯了罪,本來就不配事奉 神,但是、如果我們願意為 神作自己失敗的見證,使其他罪人也悔改, 神就認為我們這樣的人還有用得著的地方。所以每一個基督徒都天然有一個責任去領犯罪的人歸主,就如主耶穌對那將要不認祂的彼得說,「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我們需要為主作見證,不但是作自己成功的見證,也要作自己失敗的見證,因為失敗的見證最感人,最真實。世人都喜歡作自己成功的見證,不肯作自己失敗的見證,其實成功的見證含有許多虛假的成分,為要眩耀自己。因此、 神倒喜歡人常常作自己失敗的見證,請看、自古至今,千千萬萬人豈不是因為大衛在這篇認罪詩裡的失敗見證而受感動,勇於悔改歸向 神嗎?試問、聖經裡面諸多的見證,還有那一個人的見證比大衛這見證更能感動人呢?

 

第二個承諾:歌唱 神的公義

大衛說:「 神阿,你是拯救我的 神,求你救我脫離流人血的罪,我的舌頭就高聲歌唱你的公義。」

大衛十分深入認識 神的性情。他知道 神最喜悅罪人悔改,所以他自己悔改,又承諾指教其他罪人悔改;他也知道 神第二最喜悅的,就是人歌唱讚美 神的美德,所以他承諾要再度歌唱 神的公義。在這裡、大衛想到日後他起來歌唱 神是公義的時候,群眾中或會有人起來指證他曾用卑鄙污穢的手段殺死烏利亞,奪了他的妻子拔示巴,並且說:「你說 神是公義的,為甚麼 神不報應你這殺人犯?為甚麼 神還賜福給你?」啊!這樣的控訴,誰能抵擋得住呢?一想到這樣,大衛就感到自己的舌頭像打了結一樣,怎能再見證 神呢?怎能再寫詩篇唱歌 神的公義呢?

但是 神確實是公義的,祂雖然赦免了大衛的罪,但也懲罰大衛,首先叫大衛與拔示巴所生的第一個兒子死了,以後 神讓淫亂和刀劍從大衛的家中興起。我們不難想到後來大衛的長子暗嫩怎樣以卑污的手段姦污了他同父異母的妹妹他瑪,他瑪的親哥哥押沙龍又怎樣為了報仇而起來殺了暗嫩全家,過了一段日子,大衛雖然原諒押沙龍,押沙龍又起來叛變,攻進耶路撒冷奪取政權,並且追殺父王大衛,在光天化日之下與大衛的妃嬪同寢,這些慘痛的事,都是 神足足報應大衛,為要顯明 神的公義。

至於大衛個人,因為他真心痛悔,寫這篇認罪詩公開認罪的緣故, 神還要用他, 神還沒有收回對他的應許, 神實在是既公義又滿有恩慈的 神。讀者可知道, 神為堵塞日後會有人指斥大衛所事奉的 神是不公義的, 神就採取了如此嚴厲的報應行動,這樣、大衛就可以「用舌頭高唱 神的公義」了。

大衛視「歌唱讚美 神」為最重要的事奉之一。雖然大衛是一個勇士,會打仗,但大衛也是一個詩人,會彈琴、作詩和歌唱。他的勇力足以殺死哥利亞,但他所寫的詩卻足以感動從古至今千萬巨人。大衛的勇力沒有留給後世的人,但大衛許多寶貴的詩篇卻留下備受萬世景仰的信息。為甚麼大衛歌唱的事奉這麼蒙 神重用?不要說別的,只說他在這篇認罪詩裡求 神恢復他歌唱的事奉好了,大家可以看到,他並沒有為 神可能廢除他的王位而懇求 神,也沒有為 神可能懲罰他失去百姓的擁護而懇求 神,他只求 神使他再能用舌頭高聲歌唱 神的公義,可見他那顆愛 神的心,那顆熱切討 神喜悅的心,實在叫人敬佩。

 神是公義的, 神要真心悔改,肯受 神對付的人起來歌頌祂, 神不要那些唱得好,但內心充滿詭詐,暗中犯大罪而不肯悔改的人來讚美祂,今天我們在教會中唱詩讚美 神的人真要小心 神公義的報應行動。

 

第三個承諾:傳揚 神的話

大衛說:「主阿,求你使我的咀唇張開,我的口便傳揚讚美你的話。」

大衛知道 神第三樣最喜歡的,就是「傳揚 神的話」。當然「 神的話」包括了整部舊約聖經,但在大衛來說,他最熟悉的,就是他被聖靈感動而寫的詩篇,詩篇就是他所說「讚美 神的話」了。大衛自己故然常常讚美 神,他還希望全國上下每一個人都學會讚美 神,所以他感到最快樂的事奉就是將自己讚美 神的心得教導別人。可是、現在大衛感受到自從犯了罪之後,就一直無法張開自己的口去讚美 神, 神怎會聆聽污穢的口所出的讚美呢?所以大衛在求 神赦免他的罪的同時,也求 神使他的咀唇得以張開。

在第一個承諾裡面,大衛求 神賜他「樂意的靈」,那是指「裡面立志的主動力」,在這裡大衛求 神「使他的咀唇張開」,是指「外面實行的行動力」,兩者合起來,就是由裡到外都要依靠 神赦罪的恩典來恢復他的事奉。

親愛的讀者,你有過失去「裡外動力」的經歷嗎?只有懼怕 神的人才會有這樣的經歷。那些懼怕 神的人,一想到自己犯罪得罪 神,就整個人裡外都失去事奉 神的力量;但那些不懼怕 神的人,他們犯罪之後不但還敢向 神裝模作樣地讚美,他們甚至在被 神懲罰之時,還向 神說出狂傲和褻瀆 神的話來。聖經告訴我們,將來 神在末世大災難之中,天使將盛載 神大怒的「七碗」傾倒下來之時,那些跟隨假基督假先知的惡人就三次「褻瀆那有權掌管這些災的神的名,並不悔改將榮耀歸給 神。」(參啟16:9,11,21)。然而、他們真的可以這樣一直勇敢下去嗎?不!當主耶穌駕著天上的雲回來的時候,聖經說、眾目都要看見祂,地上的萬族都要因祂哀哭,他們懼怕到一個地步,要求山和巖石倒在他們身上,好遮蓋他們,把他們藏起來,躲避全能者的面孔,和羔羊的忿怒,因為 神審判他們的大日到了(啟1:7,6:15-17)。但人若能在犯罪之後立即懼怕 神,就能悔改,蒙 神赦罪之恩,而懼怕 神的自然表現,就是裡外都失去動力,連咀唇張開的力量也沒有了。因此、真心悔改的人,也必同時想要恢服事奉 神,讚美 神,傳揚 神。親愛的讀者,你若要摸著 神的心,就要學像大衛,一方面為罪懼怕 神,甚至連開口讚美 神也感到失去力量;另一方面又為盼望 神徹底赦免自己的罪,就求 神全面恢服自己的事奉,可以起來傳揚讚美 神的話,叫更多人認識 神的公義。

大衛說:「你本不喜愛祭物,若喜愛,我就獻上;燔祭你也不喜悅,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痛悔的心, 神阿、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那時、你必喜愛公義的祭,和燔祭,並全牲的燔祭,那時、人必將公牛獻在你壇上。」

根據摩西的律法、人若要認罪悔改,就必需獻上贖罪祭。意思是向 神表示定自己的罪是該死的,不過、請求 神接納這隻贖罪的祭牲代替獻祭者死。其實人犯了罪,怎可以用牛或羊來代替自己死?根本上不同生命。好比我欠你一萬美元,我怎可以用一萬日元來償還?所以希伯來書告訴我們,牛羊的血斷不能除罪。 神設計獻牛羊為祭,目的有兩個,其一、是為了叫獻祭者想起自己的罪來;其二、是為要預表 神的兒子耶穌基督將來被獻為祭,如果獻祭的人肯信和肯真心悔改, 神就會將獻祭者的信心接駁到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恩上去,這樣、獻祭者的罪就真的可以得到赦免了。

只是、這道理到了新約時代才啟示得清楚明白,舊約時代並不是每一個猶太人都能明白,尤其是那些犯罪犯慣了的猶太人以為, 神要求的只不過是獻上一隻牛或羊而已,只要有錢買一隻牛或羊獻上,就不用怕犯多少或多大的罪了。但大衛卻不是這樣、他明白因為有錢買一隻牛獻為贖罪祭就不怕犯罪、這是不合理的,若是這樣, 神豈能算為公義的 神呢?所以大衛能說出「你本不喜愛祭物」這句話,實在不容易,表示他很深入認識 神的性情。

他又說:「若喜愛,我就獻上」,意思是說,我有很多牛羊,獻上這樣的祭物何其容易,我之所以沒有獻上,就是因為我認識你的性情,你的本意並不是要我們獻上一隻祭牲這麼簡單,如果我知道你喜愛這樣的祭的話,我早就獻上了。

大衛接著又說:「燔祭你也不喜悅。」我們知道,燔祭被稱為馨香的火祭,代表火熱事奉,是最能討 神喜悅的,為這個緣故,連祭壇也稱為「燔祭壇」。大衛知道這個時候無論獻甚麼祭都無用,因為自己犯了甚為卑鄙的罪,得罪 神。所以大衛以十分強調的語氣說:「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痛悔的心, 神阿、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憑這句話,我們知道大衛極之了解 神的心,因為大衛明白,為罪痛悔才是 神設立祭禮的最主要目的。外表看來,好像「獻上祭物」含有更重的懲罰意義,因為既隆重又麻煩得多;但只在 神面前「為罪憂傷痛悔」,就似乎太簡單太容易了,好像犯罪者沒有受到甚麼損失似的。但大衛就不是樣看了,他知道人是看外表的, 神卻看人的內心,這樣 神又怎會輕看人為罪真誠痛悔憂傷呢?所以、我們可以想象,大衛寫到這裡,他必定哭得很厲害。他不可能裝假,因為知道 神是無所不知的;若裝假、倒不如獻上祭物還來得像樣一點!

為自己個人,大衛知道只獻上憂傷痛悔的心就夠了。但為全國,大衛又知道,自己身為一國之君,如今犯了罪,勢必連累全國,在敵人面前成為被別人譏笑的破口,所以為全國的需要而獻上祭物是不可以少的。於是大衛繼續為國家禱告說:「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那時、你必喜愛公義的祭,和燔祭,並全牲的燔祭,那時、人必將公牛獻在你壇上。」

在此、凡在教會或國家有領導地位的都必須注意,為領袖的、在行政事務上怎影響全群,在屬靈的事上也怎樣影響全群。牧者的質素怎樣,全教會的質素也就怎樣。我們若在社交的場合遇到一些基督徒,問及對方是在那一間教會裡聚會的,對方一說出他常常聚會的教會名稱,我們熟行的人,就會立即想起他教會的牧者是誰,跟著也就會聯想到對方是一個怎樣質素的基督徒了。屬聖公會的基督徒,逃不了一定有聖公會那種質素;屬小群教會的基督徒,也一定或多或少有倪析聲弟兄的質素;屬基督徒會堂的基督徒,也多多少少有王明道弟兄的質素。從屬靈的角度來看,牧者被魔鬼擊打而犯了罪,牧者所牧養的羊群就必定分散。大衛就是想起這一點,所以他求 神隨祂的美意善待全國的首都「錫安」,不要將國家交給仇敵來蹂躝;又求 神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不要讓仇敵趁機會攻進來。因為一個人犯罪而禍害全國,這實在是非常痛苦的事。親愛的讀者,你若是一個普通的基督徒,你也應該常常檢討自己是不是「亞干」,你若是一位教會領袖,你就更應該像大衛一樣為全群和自己儆醒.因為你的一切狀態,都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間接,影響你所屬的教會。

大衛的意思是說、等到自己的憂傷痛悔蒙 神接納,以致 神肯憐憫全國,並且賜福與他們,使他們在屬靈的層面上做好防守工夫之後,那時、人就將各樣的祭獻上, 神也就真真正正會悅納這些祭物了。大衛在這篇認罪詩的最後部份表示,他不但求 神赦免他的罪,他還要求 神全面恢復他的事奉,就是恢復他「指教罪人歸向 神」的事奉,「唱詩讚美 神」的事奉,「傳揚 神的話語」的事奉,和「領導全國獻祭敬拜事奉 神」的事奉。這四種「事奉的恢復」,就是大衛認罪之時心中所存的盼望,親愛的讀者,你有沒有大衛這樣能摸到 神心的經歷呢?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