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認罪的智慧

上一期我們指出大衛著名的「認罪詩」(詩51篇)裡面藏有許多寶貴的真理,我們談論過他「最懼怕的刑罰」,今次讓我們來談談大衛在認罪詩中的「智慧」。

讀者可能認為,認罪就是認罪,還有甚麼智慧可言?你錯了,你看那個出賣耶穌的猶大、聖經說、「他看見耶穌已經定了罪,就後悔,把那三十塊錢,拿回來給祭司長和長老、說,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太27:3-5)祭司長不理他,他就出去吊死了。看情形他是知錯的,但他沒有智慧,以為死了就可以消除自己的罪咎感。正如保羅責備哥林多教會那些犯罪的基督徒,以致他們懊悔,保羅就說:「依著 神的意思憂愁,就生出沒有後悔的懊悔來,但世俗的憂愁是叫人死。」猶大就是依著世俗的意思憂愁,結果這樣的憂愁叫他死了!

大衛卻不是這樣,他對 神說:「你所喜愛的、是內裡誠實.你在我隱密處、必使我得智慧。」大衛犯罪之後,先在拿單先知面前痛哭表示悔改,然後跑到自己的「隱密處」,單獨與 神會面。

啊!親愛的讀者,「隱密處」是何等重要的地方!「隱密處」能恢復我們與 神的關係,因為我們在「隱密處」可以向 神傾心吐意,可以使我們的靈魂甦醒,可以使我們從世俗的憂愁中轉過來變成為依著 神的意思憂愁,可以使我們得智慧。試問世上有那一個人從不犯罪的呢?但那些肯到「隱密處」來與 神單獨會面的人, 神就會將他們從罪惡中解救出來。

也許魔鬼會對你說,你既犯了這麼卑鄙的罪,你還敢去見 神的面嗎? 神公義的性情會殺死你的!不錯, 神是公義的,但 神也是慈愛的,祂的公義與慈愛結合在一起沒有分開,所以當 神的公義要殺死罪人之時,祂的慈愛卻叫耶穌基督來代替罪人死。因此、我們雖然犯了罪,仍然可以靠著耶穌基督來到 神面前親近祂。

大衛就是存著這樣的心來到「隱密處」向 神認罪,說:

「 神阿、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我知道我的過犯(簡言之、這是說「我知錯了!」).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控告我)。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意思是、我犯罪之時,以為沒有任何人會知道,唯獨你知道,但我還是當著你面前,叫你眼巴巴看著我犯罪,我真是罪大惡極,我極利害地得罪你)、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意思是,你吩咐拿單先知前來責備我,顯出你的公義;拿單先知問我、應該怎樣判斷那個惡人,他將鄰居貧窮人唯一的羊羔奪過來,款待自己客人,我就判斷他是該死的,想不到、原來你用這個方法來使我判斷自己, 神啊,你的判斷實在是清正的)。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意思是說、我未出娘胎就遺傳了祖先的罪性,所以我生在罪孽裡,從一出生至如今,一直未停止過犯罪,我骨子裡就是一個罪人)。

然而、這樣徹底認罪並沒有叫大衛因羞恥而不敢見 神,因為 神使他有「智慧」,使他能了解 神的性情,知道怎樣認罪才摸著 神的心。我們分析大衛「認罪的智慧」,發現有許多點真理,今次先與讀者分享如下六點,其他的下期再談。

 

1.按 神的性情認罪

按 神的性情來認罪就是最智慧的認罪,因為知道 神最喜歡甚麼,最不喜歡甚麼。大衛能這樣深入認識 神的性情,因為他在隱密處與 神有很深入的相交.為此、筆者十幾年來一直朝這個方向追求,想要深入了解 神的性情、做 神的「知己朋友」。

這篇詩最低限度有兩處經文顯明大衛深知 神的性情。第一處是第六節:「你所喜愛的,是內裡誠實。」第二處是第十六節:「你本不喜愛祭物,若喜愛,我就獻上,燔祭你也不喜悅,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痛悔的靈, 神阿,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因為大衛知道 神最喜愛「內裡誠實」,所以他勇於公開認罪。雖然他的罪實在卑鄙可恥, 神卻沒有丟棄他,反而稱他為「合 神心意的僕人」,就是因為他肯「誠實」認罪,在拿單先知面前痛哭悔改,又寫這篇認罪詩公開認罪,沒有半點隱瞞。他還將這篇詩交與伶長(詩班長),讓詩班公開唱,從古唱到今。相信世上再沒有任何一位君王像大衛這樣誠實和勇敢認罪。

新約時代、主耶穌無法從文士當中找到一個門徒,也不能從熱心律法的法利賽人中找到一個肯悔改信主的,即使是聖殿裡的祭司,也沒有一個得救的,他們竟然將聖殿變成賊窩,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假冒為善」,即「內裡不誠實」所致,可見 神最恨憎「內裡不誠實」。

其實在 神面前不誠實最愚拙,豈不知 神是無所不知的嗎? 神既然早已知道一切,為甚麼還要隱藏呢?再者,不誠實也是對 神一種侮辱,因為這等於以 神為瞎眼的,無知的……。主耶穌向那個撒瑪利亞婦人宣告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祂。」(約4:23)請注意「真正拜父」和「父要這樣的人拜」這兩句話,表示聖殿裡整套祭禮儀式都要全部取消,從今以後,父只喜歡那些「內裡(即心靈)誠實」的人前來拜祂,因為父看這樣的敬拜才是真正的敬拜。父不再喜歡人用舊約的祭禮來拜祂,因為人們的存心不誠實,敗壞了舊約整套祭禮。以色列人不認識 父神的性情本是「誠信真實」,所以不知道「內裡誠實」的重要,也不知道父要這樣的人拜祂。

或問、聖殿的祭禮豈不是 神自己設立的嗎,為甚麼要廢棄呢?讓我們分開兩方面來回答:

第一、在神學方面,主耶穌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太5:17)原來新約代替了舊約的意思,並不是廢掉了舊約的祭禮,反而因主耶穌的來臨而「成全」了。舊約的祭禮原是預表,耶穌在十字架上完成的救恩才是這些預表的應驗。正如保羅形容舊約是「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

第二、在實際方面,舊約祭禮之所以被取消,全因為以色列人存心虛偽,以為只要有錢買一隻牛獻為贖罪祭,就可以放心犯罪,沒有想到 神設立祭物的原意是為叫人知罪悔改。

當大部份的以色列人都不明白這真理之時,大衛竟然能明白「 神本不喜愛祭物……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痛悔的靈」,實在難能可貴,可以說是劃時代的。親愛的讀者, 神不要你的「祭物」(可能代表你的奉獻和工作等), 神要的是你這個人, 神要你坦蕩蕩地將自己擺在祂面前,要你誠實認罪,憂傷自卑,這就是 神所喜悅的祭。

 

2.按本相求潔淨

大衛禱告說:「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原來在舊約時代,「牛膝草」是用來蘸血,洒在不潔淨的人身上,使他們潔淨用的(利14:1-9)。例如大痲瘋病人,一旦得到痊癒,就要將身體給祭司察看,祭司就要宰一隻鳥,將它的血流到一個盛有活水的瓦器裡,然後再用一隻活鳥,連同牛膝草,香柏木,和朱紅色線,蘸於血中,洒在他的身上,宣佈他痊癒了。現在大衛求 神用「牛膝草」來潔淨他,因為想到自己犯罪的本相好像長大痲瘋那樣難看。至於「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這句話,他可能想到自己的罪好像「硃紅」那麼深色,很難再變為白,但 神仍然能使他潔白如雪(參賽1:18)。

換言之、大衛在 神面前看見自己犯罪的「本相」非常醜陋和不潔。如果大衛是一般人,他第一個自然的反應必定是「掩飾」自己。這樣掩飾自己的人、只能看見自己的「面具」,看不見自己的「本相」。於是他就極力爭辯,表明自己是清白的。以色列人有一個習慣,就是為了向 神表明自己清白,常常「撕裂衣服」,表示向 神赤露敞開,並不隱暪。但日子久了,這種習慣漸漸變成虛偽的做作,他們動不動就撕裂衣服,內心卻仍然隱藏著許多罪惡污穢,因此、 神對他們說:「你們要撕裂心腸,不撕裂衣服,歸向耶和華你們的 神。」(參珥)

但大衛看見自己犯罪本相,感到羞愧得無地自容,不知道將自己的頭鑽進那一個洞才好。本來人性的反應叫他掩飾自己,但他沒有這樣做,他不隱瞞自己的本相,因為他在「隱密處」得到「智慧」,知道越徹底露暴自己的本相, 神就越樂意徹底「潔淨」他,使他潔白如雪。 神不像世人,發現別人犯罪的本相,就會歧視他; 神反而欣賞罪人肯誠實認罪,多過憎恨他所犯的罪。筆者也十分欣賞大衛在認罪時說「…我就乾淨…我就比雪更白」,這表示他對 神的性情充滿了信心,知道 神必定肯潔淨他。

 

3.按愁苦求重新得力

大衛又說:「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踴躍。」這句話表示大衛內心很苦,連聽到快樂的聲音也不覺得快樂,靈裡面完全失去能力,好像骨頭被壓傷一樣。本來,自己因犯罪而失去喜樂是活該的,因做過極其卑鄙的事而失去能力是必然的,但大衛很有智慧地求 神恢復他的喜樂和能力。試想世上那裡有一個罪犯敢這樣求法官的?即使是兒女也沒有這樣求父親的!但大衛認識 神的性情,知道這樣求不會「過份」,且是 神所喜悅的。

再者、「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這句話又顯示出、罪在大衛裡面使他屬靈的耳朵「聾」了;「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踴躍」這句話又顯示罪在大衛裡面使他屬靈的腿「跛」了。「屬靈的殘廢」使他不能讚美,不能事奉,因此他感到十分痛苦。可是他不甘心這樣「聾」,不願意這樣「跛」,他求 神使他完全恢復過來,使他重新有喜樂和能力,他相信 神會喜悅這樣的禱告, 神會同情他的愁苦,因為他深深認識 神的性情。

親愛的讀者,當你屬靈的耳朵聾了,你行道的腳跛了,你會不會像大衛那樣來到 神面前求?許多人卻認為聾了,聽不見聖靈責備的聲音反而樂得清閒;跛了,用不著他來事奉反而覺得輕省!這種樂於「屬靈殘廢」的心態是因為不認識 神,也不認識自己。

 

4.按犯罪的事實求塗抹

大衛說:「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塗抹我一切的罪孽。」意思是說,大衛感受到自己犯罪,已經成了一個「不能挽回的事實」!啊!這「事實」已經記錄在歷史上,記在人民的心板上,永遠不能磨滅。啊!怎樣才可以將這個事實取消呢? 神阿、怎樣才能將這個犯罪的記錄刪除呢?我知道在人不能,人也不肯, 神阿,在你仍然能,因你有豐盛的慈愛!這樣、你可以不可以「掩面不看我犯罪的事實」呢?如果你不能不看的話,你可以不可以從案卷上塗抹我犯罪的記錄呢?

嘿!這樣求會不會太過份?!試問世上有那一個罪犯敢這樣求法官的呢?試問世上有那一個心胸最闊的大法官肯答應這樣的請求呢?大衛自己犯罪,就要 神限制自己的自由,求 神不看,求 神不追究,這是甚麼話呀?!但是、奇怪極了, 神卻喜悅大衛這樣的求,因為這樣的求正表示大衛還是 神的「嬌嬌兒」,還是 神的心上人。筆者記得有一次,我那三幾歲大的小女兒做錯事,被媽媽責罰,她表示知錯了,但她大哭,哭得很利害,於是我上前安慰她,勸她不要哭,她卻不肯受安慰,還是繼續哭。我問她為甚麼還要哭?她竟然說:「媽媽的樣子很兇,你去叫她不要這樣望著我,我才不哭!」結果內子不望她了,她還是哭。我又問她為甚麼還要哭?她竟然得寸進尺地要求說:「你去叫媽媽笑一笑我才不哭!」結果內子要將忿怒的面變為笑面,她才不哭!

 

5.按腐敗求重造

大衛又說:「 神阿、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這句話顯示大衛的祈求越來越得寸進尺,本來自己犯罪,心靈污穢了,求 神「潔淨」自己的心靈,這已經是過份的祈求了,現在大衛竟然進一步說:「我的心靈因犯罪而敗壞了,不如再為我造一個全新而清潔的心靈可以嗎? 神阿,你知道、我有了這樣的心靈,日後說起話來才可以理直氣壯!」

大衛認為,求 神「潔淨」他的心靈,這只是為針對「過去」犯罪的記錄,現在求 神為他「重造清潔而正直的靈」,是為他「將來」事奉的需要。 神可以潔淨,也可以重造, 神真的有這樣大的恩典和能力,因為 神能「重生」人。啊!親愛的讀者,你相信嗎?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大衛就是因為這樣相信,他才能再站起來事奉,才能繼續被聖靈感動寫成日後的詩篇,才能被選為耶穌基督永遠作王的預表,他的國度才能存至永久。日後,雖然人們還會記得他犯過可恥的罪,但卻沒有一個人會認為他所寫的詩篇不能載入聖經正典,更沒有人懷疑 神會收回對他的應許,以致不再「從他的後裔中興起基督」。

 

6.求免除應得的報應

這段經文一直記載大衛求,求,求,但到了這第六個求,大衛突然將之轉變為兩個「不要」,好像一個犯了罪的孩子,大聲對媽媽說:「媽媽呀,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大衛就是用這樣的心境向 神喊著說:「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我們在上一期已經詳細指出,這就是「大衛最懼怕的刑罰」。大衛這樣求真是有智慧,因為他知道、能否「得見 神的面」和「得著 神的靈」,就是生與死的關鍵,其他任何刑罰都顯得不重要。他怕 神會趕逐他離開 神的面,像趕逐該隱一樣;又怕 神可能會收回祂的聖靈,像收回洪水前住在 神兒子們裡面的聖靈,以致他們全部滅亡一樣。筆者相信,大衛寫到這裡,一定哭得最利害,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怕爸爸趕逐他,因而向爸爸苦苦哀求一樣。

筆者記得一次在路上看見一個女人,非常忿怒地責打她的孩子,她的孩子拼命喊著說:「媽媽呀,不要打我,不要打我!」那女人氣忿忿地對他說:「好,我不打你,你走吧,從今以後不要做我的兒子,你去做乞兒吧!」她的孩子立即抱住她的腿,大聲喊著說:「媽媽呀!你打死我,我都不走呀!」

在這個兒子看來,被媽媽打並不重要,若被媽媽趕逐離開媽媽的面,那才是最可怕的刑罰。大衛呼求 神「不要…不要…」,正是這樣的意思。親愛的讀者,人間的父母尚且不會離棄肯認罪悔改的孩子,何況我們在天上的父,祂豈不更因為大衛這種出於「親情」的呼求而更喜悅他嗎?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