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教會的危險
教會最大的危險不是外界的逼迫攻擊,乃是內部的腐敗墮落。教會內部如果清潔健強,外境順利的時候固然是很容易發展進步。縱使不幸外界的攻擊像疾風暴雨一般的打來,也不過使她更堅固更清潔罷了。教會內部若先腐敗墮落,外境一有困難,自然不免於崩潰覆亡,即使外境順適,從外面看教會或者好像很興盛富足,其實也不過成為一座大巴比倫城等候 神的毀滅罷了。今日的教會雖然因為世上惡勢力的發展開,與無神派的猖獗,感受了不少的打擊,但這並不是真正的危險,真正的危險乃是在教會裡面。可惜許多信徒對於教會中這些最大的危險是一點不曾覺悟;那些覺悟的人又多是因為瞻徇他人的情面,避免一己的損失,不肯明說,也不敢明說。因此現代的教會裡面雖然危險然叢生,但教會的領袖和大群的信徒仍然在那裡度他們那種醉生夢死的生活。在這種可怖情形當中,若再沒有人投袂奮起,大聲疾呼,教會前途真令人不敢設想了!使命在身,不敢不言。因此將現代教會的幾種最大危險述說出來。

 

一、崇拜金錢

崇拜金錢是全世界上極普遍的一種現象。大多數的人心目中所看見的所思慕的只有金錢。金錢蒙住了他們的心,遮蔽了他們的眼,以致他們看不見 神,看不見父母,看不見弟兄,看不見朋友,連他們自身的利害前途的危險也看不見。為得金錢,可以損人利己,可以賣主賣友,可以不顧廉恥,可以喪掉良心,可以犯罪,可以殺人。社會中一切的罪惡大半都是由於崇拜金錢的心理所釀成。「貪財是萬惡的根源。」經上的話真是確切不移的了。

教會是 神從這罪惡的世界中所選召出來的一群人。他們應當怎樣自潔,怎樣離棄一切的污穢不義,追求作 神無瑕疵的兒女,更當怎樣專心事奉 神,敬拜 神,信靠 神,順服 神,不料他們如今竟離棄了召他們的 神,隨從世人的樣式,也崇拜起金錢來。迦南地的居民拜偶像不足奇,所奇的是 神用大能的手從埃及救出來的以色列民也去拜偶像。更奇的的是以色列民中的領袖和君王竟率領著民眾去拜偶像。不信的人崇拜金錢還不是最使人痛心的事,最使人痛心的乃基督徒崇拜金錢,尤其是教會的領袖率領著眾信徒去崇拜金錢。

世界上不信 神的人無論作甚麼事都把金錢放在最前面,這是因為他們不認識全能的 神,在他們眼中看為最有能力就是金錢,所以他們這樣作不足希奇。可嘆今日的教會竟在這件事上與不信的人同走一條路!在一切的事上不把 神放在最前面,卻把金錢放在最前面。許多教會要興辦甚麼事工以前,不是先跪下祈禱,求 神的指導和成全,乃是「籌款」,「募捐」。教會中最重要最受人看重的人物不是屬靈的領袖,乃是「募捐隊總隊長」。禮拜堂的柱子上所貼的寶訓不是「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乃是「只講靠 神有何用?成事還須大銀圓」。不信 神的人所抱的那種“金錢萬能”」的錯誤觀念,竟深深印入許多基督徒的腦海。因此許多的教會把 神從他們中間趕出去,卻為「瑪門」築了一座高大的祭壇。

這種「敬拜瑪門」的罪惡最大的憑據就是「重富輕貧」。多量的金錢是在財主的手中;用人的方法要得錢財,自然少不得到財主面前去脅肩諂笑,卑詞乞憐;於是禮拜堂中的高位請有錢的人坐,教會中重要的職務請有錢人擔任。董事,董事長,委員,委會員主席,長老,執事,名譽牧師,這些高大的椅子,十把中間至少也要有八把半讓給有錢的人們坐。信仰如何?這都算不了一回事。只要有錢,便可以在教會中作領袖,在禮拜堂中坐上座,受會眾的尊崇,得牧師的歡迎。縱使他們的錢是販鴉片和違禁賺來的,作貪官污吏從百姓的身上刮來的,用其他損人利己虛假詐偽的方法得來的,也沒有人過問,只要你能證明你有錢,便可到處博得多人的尊敬與歡迎,絕沒有人注意你的錢是否從正道得來的。在今日的社會中是如此,在現代的教會中也是如此。這種崇拜金錢尊重財主的結果,只弄得熱心愛主德行高尚的信徒潔身遠引,徵逐名利趨炎附勢的小人氣燄高張。於是聖潔的教會一變而為「魔鬼的住處,和各樣污穢的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的雀鳥的巢穴。」

還有一件極可憎又極可恥的事,也是由於崇拜金錢所演出來的,就是「化緣式」的募捐。進行 神的事工有時確需用金錢,但 神指示我們為祂的工作需用的財物當由信祂的人樂意奉獻,方能蒙祂的悅納。(出廿五章,一、二節;林後九章七節。)只因教會輕忽了 神,去崇拜金錢,所以便不用 神給他們設立的法則,卻終日低首下心的奔走在財主的門前,拿著「緣簿式」的募捐冊,脅肩諂笑,卑詞乞憐的向那些有錢的人們求些布施。人家拒絕不肯捐錢。還硬著頭皮勉強請人捐助,捐得少了,還須哀求再增加幾圓錢。把人家逼得無法,只得多拿出幾個錢來,教會中的領袖立時說些歌功頌德的諛詞,或是掛塊匾,立統碑,「以揚仁風;而彰善舉」,至少也要將「諸大善士」的「芳名」列出個單來貼在禮拜堂的門外,供全教會的瞻仰,作眾信徒的模範。貧窮的信徒家中兩年也看不見牧師或是教會領袖去一次;有錢的信徒府上每月都要有牧師或是教會的領袖來拜訪幾回。「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這種趨炎附勢卑鄙可恥的情形,竟屢屢發現在教會中,怎能不使 神的名受人的褻瀆?又怎能不叫軟弱的人絆跌仆倒?

上文所說的事雖然可憎可恥,但究竟還是在教會的範圍裡面。比這個更可惡的,就是有些教會這樣募捐,竟募到不信的和作惡的人門前去。不問他拜偶像的或是無神黨徒,也不問他貪官污吏或是土豪劣紳,只要確知他是有錢人,便設法拉攏幾個與他相識的人,或是真接的慕名來訪。如果擋駕不見呢,不妨早晚多去幾回,效法「程門立雪」「秦庭乞師」的故事。如果承財主賞臉,招呼傳見,見面以後便先進上一套諂媚奉承的甘言,把財主哄得面上露出笑容,以後再拿出「緣簿式」的「募捐冊」來,請「他解囊相助,共襄義舉」。這種辦法或者能多捐幾個錢,但 神的榮耀,福音的價值,與教會的地位,卻被他們弄得掃地以盡了。

我們所信的 神不是全能的麼?地與地上的萬物不都是屬祂管轄麼?教會作的事工若蒙 神的喜悅,祂不會供給一切所需用的金錢麼?掌管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 神怎能叫祂的僕人們像化緣的和尚討飯的乞丐那樣到處向人伸手討錢呢?如果 神不預備所需用錢財,那必是教會所要作的工不是 神所喜悅的,我們住手不作就是了。若因為教會崇拜金錢,以致使 神的名這樣受羞辱,教會的罪是何等大呢?

 

二、效法世界

 神對教會所發的命令乃是「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 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章三節。但現代的教會卻竭力的效法世界。越是大市城中的教會,越是有錢有勢的教會,越會爭先恐後的效法世界。容我們舉幾種情形來證明這種效法世界的罪惡。

屬世界的人無論作甚麼事業,都要先抬出幾個有錢財有勢力人來,作號招群眾的旗幟。以為非如此不足動社會的觀聽,受群眾的尊重。我們常看見一些中學大學專門學校在報紙上所登的招生廣告中,總須有個軍教界的要人作董事長作名譽校長。其實這個董事長或名譽校長有時連那個學校的大門是向那面開的也不知道,更不用說對這個學校負甚麼責任有甚麼貢獻。只因為學校當局多方請託哀求,請他說一個「諾」字,請他賞臉把這個頭銜收下,不得已點了點頭罷了。也真希奇,沒有這位達官顯宦作董事長作名譽校長,這篇招生廣告登了一個月還未曾招到十五名新生,自從這篇廣告中增加了一個人名以後,纔過了三日便有幾百人報名投考。有錢有勢的人只要一個姓名就有這樣大的吸引力,自然不希奇世上的人無論作甚麼事業都要抬出幾位有錢有勢力的人了。不重實際,只有兩眼看著錢財勢力奔跑,這真是一件愚昧無知卑鄙可恥的事。狡猾的人就利用群眾這種弱點,進行他們所要成就的事工。

可憐的教會就在這件事上效法了世界!不講福音,不高舉主耶穌,不將實在的好處拿出來,供獻給世界上黑暗中的群眾,動不動就將甚麼部長,局長,督辦,抬出來作教會的招牌,想藉此增加教會的威風,吸引人來入教會。其實他們抬出來的這些大人物是否都已經真實悔改信靠耶穌?還是個極大疑問。即使真是,教會也不當這樣指著人誇口,不高舉基督而高舉幾個有錢有勢的信徒,何況教會所常高舉的大人物當中還有不少是並未曾真信基督和退後墮落的信徒呢?

教會還在一件事上也效法了世界,就是用人作傳道的事工,不注重信仰,熱誠,德行,和聖道的知識,卻專一注重屬世的學識,交際和辦事的才幹。甚至只問是甚麼學校畢業?有那裡的畢業證書?只要有一張某某大學校某某神學院的畢業證書,信不信聖經?信不信耶穌的救法?是否真得了救恩?品行道德如何?這些問題便都沒有人過問了。若沒有那張畢業證書,縱然有堅固的信仰,高尚的德行,忠誠事奉 神的心志,並得救被召的經驗,也難指望得人歡迎。近日各地學校中有很多的學生一點不注意追求實在的學識,只要弄得一張畢業證書到手,到社會中便可有事作,有飯吃,而且得人尊敬重看。這種極可痛心的情形真令人感嘆悲傷,不想許多教會卻正在盡力效法追隨,因此真誠蒙恩被召的信徒在教會中沒有作工的機會,那些只重皮毛挾有畢業證書的人反盤踞了教會的要津。

教會中還有一種可憎惡效法世界的事,就是許多教會的領袖們率著大群的信徒,追求罪惡中的快樂,放縱眼目肉體的情慾,看引動肉感的電影,作傷風敗德的跳舞,飲酒,吸煙。這種種的娛樂嗜好,本是完全屬乎世界,信徒應當竭力遠避的。不料許多教會的領袖與信徒竟都甘之如飴。個人暗中染這些嗜好尋求這些娛樂還不足奇,最令人痛心的,就是許多教會的領袖和信徒竟明目張膽的這樣弄起來。他們自己不以為羞恥,也不見有人出來指責改正。日久天長,這些屬乎世界的娛樂和嗜好便被人認作正當的消遣;於是已染的不想戒除,未染的也有許多繼之而起,世界上許多可憎的事便充滿在教會中間了。

幾年前我在某大城中一個禮拜堂裡看見一件很可痛心的事。那日我被邀到那個禮拜堂中去講道,鐘鳴了以後,走進禮拜堂去,看見講臺上牧師和主講人的椅子後邊,列坐著一大排青年的女子。她們所穿的衣服真美麗極了!紅的,綠的,黃的,紫的,而且都是閃爍耀目的絲織品所製的,幾乎沒有兩個人穿著相同的服裝。進禮拜堂的人若非先知道是去禮拜,恐怕竟以為那是一個時裝美女展覽會也未可知。究竟這些時裝美女為甚麼坐在臺上呢?原來她們是該會堂中的唱詩班。唱詩本是為稱頌 神,何必穿得那樣艷麗妖冶?我不責備那些無知的青年女子,我只要問教會的領袖,禮拜堂中的牧師,為甚麼單找這樣一般人組成唱詩班,而且還叫她們坐在講臺上,而對著聚會的群眾?教會的領袖這樣作了,為甚麼教會中竟沒有人出提起抗議,主張改革。商人為推廣他們貨物的銷路,常用時裝美女作招牌,教會的種辦法究竟是出於甚麼動機?教會的領袖應當勸勉信徒力戒奢華從俗,纔是正埋。如今不但不這樣作,反倒將一衣服艷麗裝飾妖冶的青年女子高舉到講臺上去;往小處說足以提倡奢華的風氣,往大處說簡真為多人豫備了犯罪的導火線。這種情形豈獨一個禮拜堂裡有,許多大城市中的禮拜堂裡我們已經屢屢看見過了。

在教會中還有一樣最可憎的效法世界的事,就是敬拜死人。在死人的棺材前面行敬禮,或是對著死人遺像鞠躬,這都是由於拜偶像事奉假神的人所流傳下來的惡俗。那敬拜假神的人因為不認識天上的 神,以為人死後便可成神變鬼,享受人間的祭物和敬拜,因此纔發生祭祀死人敬拜死人的事。這種惡俗在 神眼中看原是極可憎的, 神要屬祂的人完全離棄這些惡事。不料許多信徒竟與世人同流合污,去敬拜死人,或死人的遺像。這明明是一種違背 神命效法世界的行為,許多人還設詞掩飾,為自己辯護。最可痛的就是許多教會的領袖,許多的傳道人,許多的牧師,竟以身作則,率領著大群的信徒去敬拜死人。或死人的遺像。他們這樣作,有的人是為自己的利益,也有的人是恐怕得罪人,還有的人是為避免不信的人的逼迫,但他們卻找出幾個似是而非的理由來,要證明他們這樣作並不是犯罪。既有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作他們的護符,於是他們便毫無忌憚的去敬拜死人的遺像,因此這種可憎的事便蔓延到許多的教會當中。

教會效法世界的事實豈止於以上所提的幾樣呢?每逢世上的人發起甚麼運動,不問這種運動是否為 神所喜悅的,教會必要參加其間。 神吩咐屬祂的人從不信的人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但現代的教會卻竭力的走進世界裡去,與那些抵擋 神的人攜手言歡。古時的以色列民怎樣違背 神的命令去效法迦南人的惡行,今日的教會也照樣不聽從 神的訓誨去效法這邪惡的世界,這是何等危險的事呢!

 

三、容納罪惡

教會中發生種種的罪惡原是不足希奇的事,因為主耶穌明明告訴我們說,在祂的麥田裡面要有仇敵所撒的稗子與麥子一同生長。祂也清楚指示我們說,麥子是祂的門徒,稗子是屬魔鬼的人。(太十三章二十四至三十節,三十六至四十三節。)麥田裡既然不能防止稗子生長,教會中也必不能防止「惡者之子」的混入。「惡者之子」既能混跡在教會裡,教會中要發生種種罪惡自是不能避免的事;何況那些真實悔改的信徒當中還有不少是屬肉體的,為嬰孩的,很容易跌倒犯罪的呢?教會中發生種種罪惡原不是希奇的事,也不足稱為教會的危險。但是教會對於一切的罪惡應當深惡痛絕,不為罪惡稍留餘地,纔可以保全教會不陷入最大的危險。若不這樣,卻姑息優容,勢必至群起效尤,不弄到教會充滿罪惡不止。主耶穌深知道教會容納罪惡的危險,所以告訴門徒說:「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他若聽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句句都可定準。若是不聽他們,就告訴教會;若是不聽教會,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太十八章十五至十七節)。

上面所引經文中的第一句,華文譯作「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得罪」兩個字實在不足顯明原文意思。我們平常用這兩個字,不過當作「觸犯」的意思。某甲作了一件錯事傷害了乙,因此觸犯了乙,我們說甲得罪了乙。某丙存著好意去勸告丁,不料丁竟老羞成怒,以為丙是有侮辱他,我們也說是丙得罪了丁。得罪人的人不一定有錯,被得罪的人也不一定沒有錯。還有許多時候一個人在一件很不要緊的事上觸犯了他人,他也要對人說:「得罪!得罪!」但這句經訓原文的意思卻比我們平常所說「得罪」的意思重得許多。這一句話在新約的古卷中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種是說,「倘若你的弟兄犯罪觸犯你」,另一種是說,「倘若你的弟兄犯罪」。這兩種古卷都是說「倘若你的弟兄犯罪」;以所不同的就是一種有「觸犯你」兩個,(觸犯在原文是一個字),一種沒有這兩個字罷了。無論按那一種古卷,都是說那位弟兄確實有犯罪的行為。因為華文的聖經譯本譯的不彀清楚,以我們現在讀這一句經文應當照原文的意思讀,或讀作「倘若你弟兄犯罪」,或讀作「倘若你的弟兄犯罪觸犯你」。

主耶穌知道教會容納罪惡的危險是何等大,所以祂給祂的門徒這段教訓,吩咐他們用愛心勸戒那犯罪的信徒。如果那犯罪的人剛愎硬心,不肯悔改,不聽一位弟兄的提醒,又不聽兩三個信徒的勸告,就是全教會的忠言也藐視不顧,到這時為保全眾信徒的緣故,不能再姑息優容,只有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不這樣作,就難免教會中有許多人繼起效法他的惡行,以致教會中漸漸充滿各樣罪惡。

聖靈藉著使徒為教會所立的法則不也是提到這件事麼?容我們再讀經上的話:

「我先前寫信給你們說,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此話不是指這世上一概行淫亂的,或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這樣,你們除非離開世界方可。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嗎?至於外人有 神審判他們。你們應當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林前五章九至十三節)。

「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加六章一節)。

「弟兄們,我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們,凡有弟兄不按規矩而行,不遵守從我們所受的教訓,就當遠離他。」───(帖後三章六節)。

「犯罪的人,當在眾人面前責備他,叫其餘的人也可以懼怕。」───(提前五章二十節)。

「分門結黨的人,警戒過一兩次,就要棄絕他。因為知道這等人已經背道,犯了罪,自己明知不是,還是去做。」───(多三章十節,十一節)。

總起以上各段的教訓來,我們明白聖靈藉使徒教訓教會對待犯罪的信徒的辦法乃是:「第一步先用溫柔的心勸告,盼望他能悔改回轉。如果那犯罪的人怙惡不悛,就當在眾人面前責備他。如果不服責備,仍然犯罪,全教會便當遠離他,不再與他交往,免得再有別人被他引誘,或是效法他的惡行」。這些教訓與我們上文所讀主耶穌的教訓正是互相符合的。

現代教會的情形怎樣呢?遵守經上教訓的固然不能沒有,但大多數教會卻是遠離了基督,背棄了祂的命令,不勸戒責備犯罪的人,更不提醒全教會遠離這樣的人。貪財的,說謊的,舞弊的,營私的,行淫的,不按著經訓離婚再娶的,不孝父母的,虐待妻子的,醉酒的,賭博的,以及犯各樣罪惡的人,都叢集在教會裡面。這些犯罪的人不但不被人遠離,有時反倒在教會中居高位,掌大權,任要職,作領袖。如果他們是有錢有勢的人,那更不用提了。只要捐上幾百幾千圓錢,或是請牧師與教會領袖吃上幾頓大餐,或是給他們送上幾包禮物,這些犯罪的人便可被稱為「教會的柱石,天國的健將」。犯罪的人在教會中不被人離棄,反受人尊崇,自然軟弱的信徒便因此跌倒,未曾真悔改的人便橫行無忌,基督的教會便一變而為魔鬼的巢穴了。

自然有些教會還不至腐敗到這種地步。他們不推崇犯罪的人,但他們卻不責備離棄犯罪的人。他們這樣姑息容納犯罪的人,不是為從他們得甚麼利益,乃是不肯得罪他們,或是不敢得罪他們。這也是不應當的。因為犯罪的人既不受責備,也不被人離棄,教會中的罪惡勢必日見增加,結果不弄到完全敗壞的地步不止。

教會的領袖既不是為從犯罪的人得甚麼利益,又知道聖經中的明訓,為甚麼還這樣姑息優容犯罪的人,既不加以勸告責備,又不囑咐全教會遠離他們呢?我們從觀察所得,發現了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教會的領袖自己就有不少的缺點和罪惡。自己有惡行在身的人,沒有臉去勸戒責備別的犯罪的人。就是不顧臉去作,那些人也不服他們,必要反過來質問他們。這樣,責備人的豈不是告不成別人反告了自己。自己有惡行的人想逃避他人的責備尚覺不暇,那裡還有臉面去勸戒責備犯罪的人呢?

第二個原因是顧全情面。「顧全情面」是一件極可惡的事。世界上多少事情都是被「顧全情面」四個字弄壞。許多人清楚知道甚麼事是應當作的,甚麼事是不應當作的,他們也決定去作所當作的,禁戒不作不當作的事。及至事情在前面的時候,就因為顧全情面,當作的不能去作,不當作的也不能禁戒不作。多少人的德行墮落,事工失敗,是因為這個緣故;社會中多少積弊多少惡習不能革除,也是因為這個緣故。「顧全情面」一件事不曉得壞了多少事,害了多少人!就是因為顧全情面,許多信徒犯了罪,教會中沒有人肯去勸戒責備,更沒有人肯告訴信徒遠離這些犯罪的人。因此起始不過是少數人犯罪,漸漸便有多數人犯罪,弄到最後,教會中便充滿了罪惡。

第三個原因是怕受逼迫。看見人有過失去勸戒他們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責備那些犯罪的人是一件更不容易的事,告訴全教會遠離那不肯悔改剛愎作惡的人是一件尤其不容易的事。作這事的人總不免得罪人,遭人的反對,受人的逼迫,在許多事上遭遇損失。許多信徒不肯因此受逼迫,教會的領袖也盡力避免這種損失,因此犯罪的人便得逍遙在教會,教會的情形自然也就愈趨愈下了。

總起來說,有惡行的人在教會居高位,掌大權,任要職,作領袖,得眾人的尊崇,固然是極可惡的事,但犯罪的人逍遙在教會中間,也是同樣的使教會腐敗墮落。要避免這種危險,只有全教會回轉過來,遵行主耶穌的教訓,和聖靈藉使徒為教會所立的法則。若有信徒犯了罪,起始由一兩個信徒或教會的領袖單獨勸戒提醒;若不領受,就多找一些信徒警告責備他;如果那犯罪的人剛愎硬心,怙惡不悛,就當告訴教會遠離棄絕那人,不與他交往。這樣,就使別的信徒因此受警教,不敢蹈他的覆轍。同時也就保全了教會的全體,不至愈趨愈下,充滿罪惡。

我在幾處教會中看見一些更可憎的事,就是有些犯罪作惡品行極壞的人,不但沒有人勸戒責備,把他們從教會中趕出去,反特別蒙教會領袖的袒護寵任。若是教會的領袖不知道那些人的惡行,還不足為奇,最奇的就是他們的惡行已經彰明昭著,只因為他們是教會的領袖所寵信的人,或是教會領袖的親屬,家人,朋友,便因此得許多援助,雖然作了惡事,卻不受責備,也不被趕出教會。如有人起來指正,教會的領袖還會為他們遮掩辯護。這種教會領袖的罪實在比那些犯罪的人還要大許多倍。他們是教會中最大的惡人。將來在基督的審判臺前,他們必難免受更重的刑罰。

 

四、輕忽使命

教會從基督領受的使命就是往普天下去傳揚救恩的福音,報告世人使他們知道為他們在十字架上死了且復活了的耶穌是他們惟一的救主。(太廿八章十八至廿節;路廿四章四十五至四十八節;徒一章八節;徒四章十二節;林前一五章一至八節)。基督在將要升天以前,親自把這重要的使命交託與祂的教會。祂知道這是世界人類惟一的急需。使徒時代的教會重看他們從主受的使命,忠心殷勤作主吩咐他們作的事工───傳揚福音,因此蒙了主的悅納,得了豐富的恩惠,並各樣屬靈的福祉,雖然在極大艱難中,到底打了美好的勝仗。

我們試一觀看今日教會情形究竟怎樣呢?傳福音的工作幾乎成為許多教會的工作中最不要緊的一種工作。有些教會用全副的精神力量辦學校,要為社會國家作育人才。又有教會竭力推廣醫藥的事業,好藉此減少許多人身體上的痛苦。還有些教會奮起提倡社交的工作,建造宏敞的社交會堂,幫助社會的人士發展德智體群四育。更有些教會大發宏願,獻身社會,去提倡各種社會改造革新的運動。今日各處教會所舉辦的事工,可謂五花八門,無美不備,可惜基督付託教會要他們作的惟一的事工倒被他們拋在九霄雲外!有些教會雖然未曾將福音工作完全取消,但早已不看它是何等重要,不過以傳福音為教會中不得不敷衍進行的一種事業罷了。大多數的教會本就輕忽了傳福音的使命,再加上基督教中的幾個特殊團體和一些有學識有聲望有才幹的領袖們盡力的鼓吹提倡各種社會的事業,誰還有心再顧到傳福音的工作呢?

我們在許多福音堂裡所看見的是甚麼呢?門前與牆壁上所貼的不是佈道的圖畫,解經的單張,乃是勸戒紙煙,勸戒鴉片,勸戒賭博,勸戒纏足的圖畫,和一些公共衛生,儲蓄致富,造林防災,工業救國等等的單張。若是我們能忍耐些時,坐下領略一些傳道的人所講的道理,有時竟能半日聽不見他們講一句福音的真道。從許多講道的人所發揮的足證他們對於「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關心」。可惜只是未曾關心到耶穌為罪人死使信的人因祂得生這一件極重要的事。

完全拋棄傳福音的工作的教會我們且不必提,就是那些未曾拋棄傳福音的工作的教會當中還有不少傳揚不是主耶穌吩咐他們傳的福音。他們說他們說他們是盡力傳揚福音,但拿他們傳的福音與聖經中所載耶穌吩咐祂的門徒去傳揚的福音互相比較,便看出他們所傳的不是基督穌福音,乃是「別的福音」。許多福音堂開門宣講福音,然而他們不講基督的福音,許多傳道的人宣揚福音,然而他們不宣揚基督的福音。卻把甚麼改良社會,提高人格,以及種種屬世的道理來傳講,還為這些道理取一個好名稱,叫做「社會福音」。他們說個人得救的福音狹義的,利己的,社會得救的福音廣義的,利他的。他們忘記經上的警告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受咒詛」。使徒說這話並非因為他的心太窄狹,實在是因為他深知道魔鬼要用魚目混珠的方法毀壞福音。傳那些魚目混珠的福音比拋棄傳福音的工作更危險。拋棄傳福音的工作的教會不過是不能領人走蒙恩的道路罷了,那傳假福音的教會卻是把人引到迷途中去。而且幫助傳假福音的人悔改比較幫助不傳福音的傳道人悔改更難許多;因為這等人並沒有傳福音,但他們自己卻以為是在那裡殷勤盡忠的竭力傳福音。這是何等可惜的事呢!

或有人問,教會注重社會的事業不也是為人類服務使他們得益處麼?主耶穌在世上還醫治人身體上的疾病,又為那饑餓的群眾豫備果腹的餅與魚,你為甚麼說教會注重社會的事業就是輕忽使命呢?這個問題是這樣回答:我們不說教會對於人群物質方面的需要一點甚麼都不要管。主耶穌也沒有這樣作。祂治好了多人的疾病,祂趕出了附著人的邪鬼,祂解決了迦拿婚筵上的難題,祂行奇事使加利利海邊群眾兩次吃了飽飯。祂自己所說的撒馬利亞人的比喻也明明告訴我們看見身體受苦不當轉面不顧,卻應當盡力幫助救濟。但同時祂告訴我們,到世上來的並不是為解決人物質方面的難題,乃是要作成一件比這事更重要更緊急的工作。祂說「我來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太九章十三節。「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一九章十節。「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廿章廿八章。祂引證舊約上的豫言講述祂來到世上所擔負的使命說:「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 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四章十八,十九節。一次祂在迦伯農作工,有許多人帶著被鬼附的,患病的,到祂面前來求醫治,祂對祂的門徒說:「我們可以往別處去,到鄰近的鄉村,我也好在那裡傳道,因為我是為這事出來的。」───可一章三十八節。主耶穌的心是愛。祂看見人受苦難,有缺乏,決不忍袖手旁觀,因此祂有機會就作善事。但祂到世上來的大目的和祂所負最大的使命是「尋找拯救失喪的人」。祂看這是祂主要工作,其他的事工都是在次的。就是在祂作那些工作的時候,祂的目的還是要藉此引領人蒙恩得救。若是兩種工作不能兼顧的時候,祂寧可捨棄那些事工作那最緊要的工作。在祂升天以前,就將這最重要的使命交付祂的教會。祂要祂的教會存祂所存的心志,作祂所作的事工。教會若是重基督的使命,就不該輕看基督以為重的,也不該重看基督以為輕的,卻當效法督所作的,以傳揚福音為最重要的事工,將別樣的工作放在其次。就是在作別樣事工時候,也當時刻以引人歸主為目標。如果因為作別樣事工竟耽誤了傳福音的工作,寧可停止那些事工,不使傳福的工作受阻攔。又當傳基督吩咐我們去傳那純正救恩的福音,就是「基督照聖經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說,第三天復活了。」───林前十五章三、四節。「凡信祂的人必因祂的名得蒙赦罪。」───徒十章四十三節。

我們說教會惟一的使命就是傳福音,這不單因為傳福音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作,更因為傳福音的事工是除了基督徒以外在世上沒有別人能作的。辦學校作育人材,設醫院治療疾病,勸戒煙酒,提倡廢娼,以及其他種種造福社會利濟人群的事業,都是好的,都是能使人得益的,但這些事業不信基督的人都能作,也許他們所作比教會所作的成績更好,功效更大。惟獨傳福音的事工,除了基督徒以外沒有任何人能作。如今教會把惟有他們能作的那世上最重要的工作放棄不顧,倒終日汲汲去作那不甚重要且是許多不信基督的人都能作的事,請問這是不是顛倒是非,淆亂黑白?這也不足為奇,許多教會根本就不注意(有簡直不信)救恩的福音,他們若不去作社會的事業,就沒有可作的事工了。這樣的教會我不勸他們重看傳福音使命,我要先大聲招呼他們急速悔改,信從福音。

 

五、容納不信派

我所說的「不信派」就是普通稱為「新神學派」或「新派」的。我認為「新神學派」這個名稱並不合宜。因為這個名稱是他們自己所喜歡用以掩護他們的罪惡的。他們說他們不拘守舊日教會對於聖經的解釋,卻從聖經中找出新的真理來。如果真是這樣,我很願意坐在他們腳前,領受一些他們從聖經中所發現的真理。我曾毫無成見,虛心考查過他們所講的道理,結果使我十分清楚明白他們所講的並不是從聖經中發現的真理,不過是一些人腦中的幻想罷了。他們並不信聖經中一切的要道,但他們又不明說他們不信。於是編造了一些謬誤的解釋,對於聖經中的要道或是否認,或是曲解。其實他們就是不信 神的言語, 神的啟示, 神的效法, 神的福音。他們既然這樣不信,我們就當直捷了當稱他們為「不信派」。一則使他們名實相符,二則也使教會容易防範他們的流毒。

我在許多教會中已經看見了不信派對於教會的供獻。無論那裡的教會,一接受他們的道理,一有他們在那裡作工,不久那個教會就有了很大的改變,不過這種改變不是向上去,乃是向下來的。火熱的教會漸漸變成冷淡。那本來冷淡的教會慢慢會走到雲消火滅的地步。至於那本來就為不信派所盤踞的教會,就更不必提了。有些不信派掌權作工的教會還能支持敷衍一時,或是竟能把教會弄得轟轟烈烈,如火如荼。如果我們到這種教會中去詳細觀察,就會看出他們所作的必都是一些社會事業,卻不是屬靈的事工。純正的信仰是教會的基礎。不信派既然把信仰毀壞,自然決不能再希望這樣的教會能有屬靈的好景況。「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作甚麼呢?」───詩十一篇三節。

不信派為害於教會最劇烈的一點,就是他們明明不信聖經中的要道,仍說自己都信。他們不信聖經是出於 神的啟示,卻仍說信聖經。他們不信耶穌救贖的工作,卻仍說信耶穌為救主。他們不信基督的復活,卻仍說信祂的復活。他們不信基督的再來,卻仍說信祂要來。他們不信天國應許,卻仍說他們信必有天國。他們不信聖經中的奇事,卻仍說信那一切記載。他們不信有魔鬼,卻仍說信有魔鬼。我們聽他們不否認這些要緊的道理。我們考問他們,他們回答說一切的要道都相信。我們聽了這些話,自然不疑惑他們,更不能反對他們了。及至容納他們在教會中工作的時候,我們就會漸漸聽見他們講論說:「聖經是 神所默示的,但是其中有巴比倫國的遺傳,有古代的神話,有以賽亞耶利米等人的主張,有馬太約翰諸人的見解,還有保羅的神學。」他們講論到耶穌為救主的道理說:「耶穌為反抗惡社會的制度,為求人民宗教的自由,竟甘心捨命流血,以身殉難而不辭,真不愧為人類的救主。我們都當因這種偉大的犧牲的精神信仰祂,敬拜祂。」他們講論基督復活的道理說:「耶穌的身體雖被惡人所殺害,但祂那種犧牲的精神,偉大的人格,卻是永存天壤。那些惡人以為把祂釘死就算完,那知道祂到現今還是活著。身體可殺,精神不可殺,人格不可殺。所以我們作基督徒的也不要怕惡人的反對和殺害。」他們講論基督再來的道理說:「我們應當竭力與惡勢力奮鬥高舉基督的名號,引人加入教會。不久我們會看見世上的人都要悔改歸向耶穌,作祂的門徒,那時基督就在世上掌權了。」他們講論天國的道理說:「耶穌未曾教訓我們自己求升天,祂教訓我們要在世上建設天國。所以我們當秉承祂的教訓,努力改造人格,改造家庭,改造社會,改造世界,好使天國快快實現。」他們講論魔鬼的事說:「我們應當奮力與魔鬼戰鬥。在我們裡面的魔鬼就是私慾,在我們外邊的魔鬼就是社會中的惡勢力。我們要與牠們戰爭,一點不要退後。」他們講論聖經中的奇事說:「耶穌醫治各種的病患,就是表明祂能使不健全的人格變為健全。祂趕出制服人的邪鬼,就是表明祂能使人從各樣惡嗜好惡習慣當中得著解放。聖經中一切的奇事都有教訓。」

請閱者想一想這道理是何等可怕!是何等危險!把聖經中的要道已經完全推翻,完全否認,還不明說,反倒用移花接木的巧計,把許多錯誤的解釋捏造的言語拿來迷惑人。這種似是而非的道理,不曉得已經敗壞了多少人的信心,把多少人都領到迷途上。教會對於這種不信派應當怎樣加意防範,竭力拒絕,纔是正埋,不料現代的教會竟容納這些不信派。不信派的信徒歡迎不信派的領袖自然不足希奇,最希奇的就是許多很熱心的基督徒也容納這些不信派。許多基督徒篤信聖經,但仍坐在不信派的腳前安靜聽他們講道。許多基督徒熱心去宣揚福音,卻把人領到不信救恩的牧師講道的禮拜堂中。還有許多本來沒有不信派的教會竟請不信派來講道。又有許多信仰純正的教會竟與不信派操權的教會聯合,甚至加入不信派所操縱所組織的甚麼團體。幾時有甚麼不信派的領袖提倡麼事業,發起甚麼運動,這些信仰純正的教會中的領袖與信徒也起來搖旗喊吶,隨聲附和。因此使不信派的酵在各地教會中大得發展的機會。

許多信徒解釋他們容納不信派的理由說:「新神學派所講的與所信的雖然與我們不同,但他們總信耶穌,他們總是基督徒,我們不可不體會耶穌合而為一的教訓與他們彼此聯合。」我們真不能不嘆息說這話的人是這樣的無知。不信派已經否認了聖經中一切的要道,否認了耶穌的代死與復活,否認了耶穌自己所講的話和所作的事,還怎能算是信耶穌的?還怎能稱基督徒?他們為了某種緣故這樣自欺,本來不足為奇,怎麼許多信徒這樣受他們的欺騙?若說欽佩耶穌的人格尊重耶穌的教訓就可以稱為基督徒,那樣連拜偶像的人和無神黨徒中間也有許多人欽佩耶穌的人格,尊重耶穌的教訓,請問這些人是否也可以稱為基督徒?一個人能否稱為基督徒最要緊的須看他是否信那為耶穌作見證的聖經,和這聖經所見證的耶穌的超凡的誕生,耶穌所作的大事,所講的福音,耶穌救贖的工作,和祂的復活,並祂要再來的應許。不信派既然不信這些要道,便不該自稱為基督徒,更不該自稱為福音使者。一個人不信耶穌的救法和福音,還自稱為基督徒,他便是一個說謊欺人的人,如果他還作傳道的事工,他便是一個假師傳,假先知。教會如果容納這種人,結果必定弄得信仰掃地,根基動搖。我們在許多容納不信派的教會中,已經屢屢看見這種成績了。

我們都容易看出教會容納罪惡的危險,但教會容納不信派的危險比較容納罪惡的危險更大。教會容納罪惡,勢必使許多信徒的德行受損害;教會容納不信派,結果必要使許多信徒失去信心。信徒的德行受損害或者還容易改正,惟獨失去信心的信徒,不但德行連帶著要受損害,而且這樣的人常是走到很難挽救的地步。弄出這樣可怕的惡果來,與其追討不信派迷惑人的罪,還不如追討教會容納不信派的罪。

現代教會的危險我們已經看明白了。如果我們願意看見教會就這樣一天比一天的墮落下去,那自然再沒有話說。不然,我們便當竭力幫助教會脫離這種種的危險。容我們提出五劑藥來醫治這五種沉痾。

(一)完全仰望 神,倚靠 神,信賴 神的大能和應許。用金錢卻不倚靠金錢。待遇窮人和富人都要持相同的態度。為聖工需要的款項應當向全體信徒報告,使他們知道他們應當奉獻貲財,成就聖工;但絕對不應當募捐,勸捐,更不應當收不信的人和作惡的人所捐的錢。

(二)無論大事小事都要完全照著聖經中教訓去行,竭力避免與世界同化的危險。只能叫世人隨從信徒,信徒決不可隨從世人的樣式。「隨從潮流」是一句萬惡的教訓,信徒應當竭力棄絕這一句話。務要記念經上的教訓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羅十二章二節。)又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林後六章十七節)。

(三)教會中若有犯罪的信徒,當照著聖經上的教訓斟酌情形或勸告,或責備。如果犯罪的人剛愎頑梗,怙惡不悛,就當告訴全教會不與他交往,以免全群受害。在這一件事上一點不要顧情面,也不要怕權勢。犯罪的信徒無論他是甚麼人都當這樣對待。不拘他是財主,他是官吏,他是有勢力的人,他是教會的領袖,他是牧師,他是長老,他是能多捐錢的人,只要他犯了罪,就當勸告提醒。如果他不聽從,也不肯悔改,便當告訴眾信徒不可與他交往。

(四)認定教會對世界所擔負惟一的使命就是傳揚耶穌為罪人死而且復活的的福音。教會可以不作一切其他的工作,不可不傳這個福音。作其他事工若是與傳福音有補益就可以去作。不然就當停止其他的事工,專一的去傳揚福音。

(五)教會無法禁止不信派使他們不混入教會裡面。但決不可容他們在教會中教訓人。當謹防不信派的酵,像防備害人的毒物一樣。甚麼時候若證實一個傳道的人是不信派,就當叫信徒嚴防不接受他的教訓,也不可與他交往,免得受他損害。此外也當謹慎,不可與不信派掌權的教會聯合,更不當加入那些被不信派所操縱的團體。已經聯合的應當分離,已經加入的應當退出。

教會的危險日亟一日。親愛的信徒們,再不要酣睡苟安了!

王明道

一九三二,四,二九,黃縣。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