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全備的旨意
“所以我今日向你們證明,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因爲 神的旨意,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徒二十26-27)

“所以我今天必得嚴肅地向你們聲明,論到你們中間每個人,我的良心是清潔的”───腓利甫斯新譯。當保羅與那些從米利都來向他辭行以弗所朋友們分離的時候,他並沒有求問他們怎樣推薦他的能幹、口才、高深的學識、遠大的眼光或銳利的判斷;他知道這些對他是當之無愧的,然而終被棄絕。他所需要的見證人是在將來天上的審判台前。他極嚴肅的懇請是:“我今日向你們證明,我對你們每個人良心是清潔的。因我從來沒有避諱,不把 神全備的旨意傳給你們。”在保羅來說,這句話並非自誇,乃是事實;他不喜奉承,不懼愁像,傳揚真理;整個的真理,不傳其他,只傳真理,正如聖靈所教導他的,而他也照樣領受在心中。今日所有基督的使者都應當誠懇地要求這同樣的見證!

 

一、使徒臨別時的嚴肅聲明

第一、使徒的告別辭:“我向你們聲明,我從來沒有避諱不把 神全備的旨意傳給你們的。”頭一件事就令我們想到他聲明關於所傳的教義。他已傳 神全備的旨意。那就是他把整個的福音傳給人。他並不是把某項道理傳給人,而避諱不提其餘的;按照他所信的提出所有的真理,乃是保羅的努力。他並沒有高舉某項教義,而貶抑其餘的,他乃是把所有的真理混合起來向慾H發表,就好像虹中的彩色,乃是一和諧的與榮華的整體。以 神所默示的人來說,雖然他寫的是毫無錯誤,但以人性來說,保羅自己並不是無謬的。無疑他有私自承認的罪,在 神面爲自己的過失而興歎。當傳講主道時,未能徹底傳明所欲傳明的真理;但最低限度他能聲明,他並沒有故意留下真理的一部分。

如果我們想要借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來清潔自己的良心,我們首先必須注意要傳揚福音的要道。我們應當傳揚 父神在創造世界以前愛祂百姓的偉大教義。祂主權的揀選,恩約的目的,不變的應許,均須大聲傳講。與此相輔並行的,真實傳道者必須陳明基督位格的榮美,職分的榮耀,工作的完全,並祂寶血的功效。我們必須屢次努力的傳揚。所傳的若沒有基督,就不是福音,只傳真理而不傳基督的這種現代觀念,乃是撒旦的詭計。非止於此,因爲 神是三位一體的 神,在我們的傳道工作上,務必完全注意三者均得尊榮。聖靈在重生、成聖與保守上的工作必須在講臺上時常提及。沒有聖靈的能力,我們的工作就是死板的儀文,若非我們天天求聖靈得榮耀,我們就不能看見祂的膀臂。

若不嚴肅地繼續傳講預定的要道,若不勇敢地教導揀選爲 神所ㄔ靰滲u理之一,我懷疑我們究竟是否在宣佈 神全備的旨意。傳道人的責任就是傳講有效的恩召,支援因信稱義,擁護聖徒的堅忍,樂於宣佈包括這一切的恩典之約,對於一切蒙揀選,爲寶血所贖的人都是確實的。現代有一種趨勢,就是把教義的真理丟在陰山背後,有很多傳道人以爲盟約派( Covenanters )所持守的嚴肅真理,並清教徒在罪惡時代中所見證的爲討厭。有人告訴我們說現在時代改變了:我們必須修改這古老的加爾文主義教義,使之合乎潮流,其實就是將它沖淡了,現今的人比從前開明多了,所以必須把我們宗教的棱角削去,好適應環境的需要。據我的判斷,任何人若想這樣作的時候,他就不是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忠實的福音使者,論到這些真理的時候,必須是清楚的,簡單的,直截了當的。信與不信那倒不足爭辯。但他必須如此傳講,聽撥|分辨他是傳自由意志呢?或是傳恩典之約,是教導因行爲而得救呢?或是得救惟靠 神的能力與恩典。

親愛的,一個人可能傳講這一切的教義,但他仍未傳 神全備的旨意。因爲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包含著努力與奮鬥;要想在現今的時代中爲主盡忠,就必得從事戰爭。傳揚教義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傳揚責任(本分),我們必須忠實地,堅決地履行所傳的。只要你不傳別的,只傳教義,也有一般人稱讚你;但是你若開始傳人有責任的道理,換句話說,如果罪人滅亡是他自己的錯處,如果有任何人下地獄,罪在他自己身上,馬上就會有人反對說,這是“矛盾!這兩件事怎能合在一起?”縱然是那些誠實的基督徒,也不能容忍這全面的真理,也要反對那傳基督全部福音之主的僕人。這是忠心福音使者們所必須忍受的困難之一。只能傳講 神主權的教義,而忽略人的責任的教義,我嚴肅地聲明,這樣的人是不忠於他自己的良心。我確實相信人下地獄只得怨恨自己,不能埋怨他人,論到那些經火門的人,我要說:“你不肯來。”“你不肯聽我的責備,請你來赴福音恩筵,但你拒絕了;我伸出我的膀臂,但無人理會。我呼召,但被拒絕。看哪,現在你遭禍患,我要嘲笑你。”使徒保羅知道怎樣向公撙祧蚰h挑戰,一方面他傳講人的責任,另一方面,他也講 神的主權。當我講到 神之主權時,我願借天使的翅膀,飛到這高尚教義的至高處。 神有絕對無限的能力,在人身上爲所欲爲,猶如窯匠對待泥土一樣。受造者不能向造物主質問,因祂無須對受造之物有所說明。但當我講到人的時候,我就要看真理的另一方面,我就潛伏到最深之處。如果你稱呼我是一個講低下教義的人,我也甘願領受,因爲作基督誠實的使者,必得用祂自己的話語,“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爲他不信 神獨生子的名。”若不提出這兩個表面上似乎矛盾的論點,並清楚加以解說,我們就不是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必須傳揚應許的可靠與豐富。傳道人以應許爲講題的時候,他就不應當懼怕傳講。如果這應許是無條件的,他就應當將這無條件在講論中特別提出; 神怎樣應許祂百姓的,他就應當怎樣徹底傳明。他必須以忍耐來勸勉、斥責、吩咐。他必須支援福音教訓部分的事實,一如應許部分的重要。他必須堅持“憑著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不結果子的樹,就當砍下來丟在火裡”的真理。不單只傳講快樂生活,也當傳講聖潔生活,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我以爲當傳道人選出一個經題的時候,他就應當誠實地,正確地講那節經文的意義。有許多傳道人,選出一段經文,然後置之不理,加添一些空洞的幻念,擺在桌子上,叫那些無思想的教友去飽餐,這就等於毀掉了這段經文。一個人若不讓 神的話語以其純潔簡單的言語來自由發揮,他就不能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如果他找到像這樣的一節經文:“不在乎定意的,不在乎奔跑的,乃在乎施憐憫的 神”,信實的福音使者,就當毫不保留地去傳講。如果 神的靈把以下的真理顯示給他:“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或“凡願意的,就可以來”,他就原原本本地把這經文的正意傳出。他不能逃避真理。當他步上講臺時心中祈禱說:“聖道啊,你要傳講你自己,唯獨叫你被人聽聞。主啊,不要叫我曲解或謬解你從天上來的真理。”以單純誠實的心來對待 神的道,乃是一個人傳揚 神全備旨意的先決條件。

況且,如果一個人不想逃避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他必須特別留意當代的罪惡。誠實的傳道人不籠統地斥責罪;他乃是從聽慾互D出幾樣特別的罪, 神的靈就使用這種斥責罪惡,在單個人心中作工。對 神忠心的人,會慾ㄞ鄑漭L看作與群慾@樣;他是超群的,他將他的講論打入人的良心裡,所以人們知道他是對他說話,不是無的放矢,乃是單刀直入。英國著名講道家海羅蘭( Rowland Hill )說:“一個人若是坐在禮拜堂的背後或依靠窗邊的隱密處,他總不能以爲講臺上的人是對他說話。”一個誠實傳揚 神全備旨意的傳道人必如此說,以致他的聽敵控o與自己有關;斥責他們的罪,勸勉他們,務求適切,個人覺得是對他說的。若不這樣,我不以爲他是在傳揚全備的旨意。如果有的罪惡你要避諱,有的錯謬你閉口不言,如果有的本分是你當盡的,這些事你在講臺上隻字不提,你就是躲避 神全備的旨意。怕得罪人的牧師,就是不忠於自己的選召,對他的 神不誠實。除了引證保羅的書信之外,我不知道如何描述一個傳揚 神全備旨意的人。保羅在他的書信中有教義、有訓誨、有實踐。他說到內裡的敗壞,外面的試誘。描述整個的屬 神生活,給以信徒所需的指導。其中有嚴肅的斥責,也有溫和的安慰。他的教訓淋漓如雨,他的言語滴落如露。輥輥如雷,發光如電。有時像善牧引領羊群歸入牧場;有時如勇士攻擊敵人,劍拔弩張。想忠心傳揚 神全備旨意的人,必須效法保羅,並傳講他所寫的。

這樣問題就發生了,打算如此傳 神全備旨意的人是否有試探臨到呢?使他脫離正路而不傳 神全備的旨意呢?噢弟兄,你不太知道牧師的立場,如果你不爲他恐懼戰兢,只擁護真理的一方面,人們就把你捧到天上去了。作爲這洶@個加爾文主義者,忽略聖經的一半,不能看見罪人的責任,人們就鼓掌稱賀,大喊哈利路亞了!另一方面,只傳道德生活,而不講教義,你就在別人的肩頭上被高舉起來,如果許可我用這樣的說法,你就騎著那些驢駒子進耶路撒冷了;你即聽到他們大喊和撒那!又看見他們在你面前搖動棕樹枝。但是如果你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兩方面都要一齊向你下總攻擊;一個說:“這人講的道理太高深。”另一個說:“他太膚淺。”別的人又說:“他是阿民念派。”又有的說:“他是不足道的過激加爾文主義者。”人們不願站在兩難之間。總是願意討一方面的好,如果不能增加聚會人數,至少也得保持現狀。還有許多傳道人感覺到人事與財富的影響。牧師在講臺上,或許要想到下邊坐著的紳士大老爺。或許想到別的:“某某執事將要對我的講道說什活H”或“報館的編輯在禮拜一的晨報上如何評論呢?”如果一個人若不憑聖靈的引導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這些事都會影響他的講道。親愛的朋友,企圖擁護某一黨派意見的人是要得著尊榮的;但爲真理站立不搖動的人雖有尊榮,可是羞辱也難免,他要在教會與世界中匹馬單槍地與各種罪惡奮鬥。所以使徒保羅說,凡關乎 神的一切旨意,他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這是偉大的見證。

再者,雖然有試探不讓人傳揚 神全備的旨意,但真實的福音使者被迫傳講全部真理,因爲惟有這樣才能應付人們的需要。曲解的福音、人造的福音對世人看來乃是罪惡。只傳一部分而不傳 神全部旨意的人,是有害於人的靈魂的!有許多家庭被反律主義( Antinomian )的教義所佔據,使我痛心疾首。我能與你講許多家庭死在罪中,良心如熱鐵烙慣,是由於聽那致命的講道所致的傷心故事。那些講爲罪悔改,相信耶穌,不是罪人之責任的傳道人,乃是撒旦手中有力的工具,損害人的靈魂,他們說 神無緣無故地恨那些人,還大言不慚地稱自己爲福音使者。

甚至在基督徒的家庭中,也看見被曲解的福音所産生的不良後果!我曾見青年信徒,剛從罪中得救,在他早期的基督徒生活中享有快樂,謙卑地與 神同行。但不幸得很,罪惡披著真理的外袍,潛入內心,偏持一端使他充目,只看見真理的一面。看見了 神的主權,卻忽視了人的責任。從前所愛的牧師,現在恨他;從前忠實傳講 神道的,現今被視爲萬物中的渣滓。結果如何呢?把善良的、恩慈的顛倒了。頑迷侵奪了愛的地位;苦毒代替了品格的美麗。一個人到了這個地步,他就什爰o都能犯。如此看來,傳講全備福音是何等需要,否則,基督徒將要受重大的損害。有許多熱心的基督僕人,在救人靈魂上肯吃苦耐勞,不遺餘力,但忽然間只擁護一項特別的教義,而不傳揚整個真理,他們被陷於麻木不仁的狀態中。另一方面,人們只注重真理的實踐部分,而忽略教義,許多信徒流入法理主義,話語中好像是靠行爲得救,已忘記了他們蒙召是本乎恩。他們好像加拉太人,受了假道理的迷惑。在基督裡的信徒,如果要想保守清潔、單純、聖潔、像基督,是惟有借傳揚整個真理得蒙保守。至於罪人得救,我們若不傳講全備的福音,我們就不能希望 神祝福我們的工作,使罪人悔改。如果我們傳祂所要我去傳的,祂要爲祂的話負責任;祂必要爲這福音作活潑的見證。假如我把這福音改進了,使它更爲一致,叫人容易接受,那洹琲漸D就離之而去,以迦博(“神榮離開”)就寫在禮拜堂的牆上了。由於忽略福音的召請,多人被關在捆綁之中。他們渴望得救。他們去到 神的殿,祈求得救,但他們所聽到的不是別的,只是預定。另一方面,由於只傳實踐的真理,許多人仍在黑暗中摸索。他們吩咐人去行,但信徒莫知所雲。論到保羅我們可以這樣說,罪人不能夠離開基督十字架而失掉安慰,信徒不能受拒絕天糧,制止寶貴真理的迷惑;沒有重實踐基督徒而成爲守律法的,也沒有重教義的基督徒而成爲非實踐的。他講的道是大有滋味,前後一貫,以致凡聽見他的,都得聖靈的祝福,自然會成爲基督徒,在生活與靈性上都反映主的形象。

 

二、司布真的告別辭

“所以我今日向你們證明,你們中間無論有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因爲 神的旨意,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我不願意說些自咒自誇的話;我也不喜歡爲自己的忠實作見證;但我請求你們慾H今日爲我作見證,我並沒有躲避 神全備的旨意不傳給你們的。我時常在講道時發現自己的軟弱,我心大大憂傷,因我未能如心所願地向你們誠實講道。我有許多錯誤與失敗,尤其當我在爲你們的靈魂儆醒上不夠誠實。但有一件我的良心能爲我作見證,我想你們也能爲我作見證,那就是關於 神的旨意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如果我在什洧々W錯誤了,那是判斷上的錯誤;我可能錯誤,但至於我所學習的真理,我可以說我是不怕輿論,不懼私人意見的向憤鰻縑A沒有任何東西叫我離棄從主所領受的真理。我已把福音中的寶貴東西傳給你們。我曾努力把恩典的豐盛傳給你們。在我個人的經驗中,我體會了那教義的寶貴; 神禁止我傳別的。如果我們不是賴恩得救,我們就根本不能得救。如果從始至終救恩的工作不是在 神的手中,我們就永遠不能看見 神的面,蒙 神悅納。我傳這教義不是由於我的揀選,乃是必需的,因爲如果這教義不是真的,我們就滅亡了;你們的信也歸於徒然,我們所傳的道也歸於徒然,我們仍在罪中,且要在罪中活著一直到底。但另一方面,我能說我並沒有避諱不勸勉、不召請、不懇求你們。我曾吩咐罪人來就基督。有人曾勸勉我不要這樣作,但我是迫不得已的。由於爲將亡的罪人而興歎,我在講道結束的時候,不能不說:“來就耶穌,罪人請來。”爲罪人滿眼流淚,我被迫吩咐他們來就耶穌。我不能夠專講教義,而不召請罪人。你不來就基督並非沒召請你,或因我沒有爲你的罪流淚,爲人的靈魂受生産之苦。我所求你的一件事是:爲我作見證,見證我在這一方面是無辜的,凡我知道的 神全備的旨意,我盡都給你們了。曾有一樣罪是我未曾斥責過的嗎?曾有一項教義是我相信的,但未傳授給你們的嗎?曾有一部分 神的道,不拘是教義的,抑或實踐的,是我故意隱諱的嗎?我並不是說我已經完全了,我眼中流淚承認我的不配;我並沒有服事像我應當服事的那樣;我對你們也沒有夠誠實。現在我三年的工作將滿,我巴不得再從新開始,爲你們的靈魂儆醒。我再說,關於 神全備的旨意,我沒有避諱不傳給你們的,這是你們能給我作見證的。

一個傳道人,要想避免傳講遭人反對的教義,那是很容易的,簡直就把本來教導該教義的經文,走馬看花地一提就算過去了。如果有某項令人不愉快的真理刺激你,那也不難把它置之背後。你這種遮蓋,或有一時的成功,會慾]是不易發現的。如果我研究什活A我總是要把以前忽略的真理提出,如果我保留了某項真理,我誠懇的祈禱就從那一天開始要儘量傳述那項真理,使會撩伈ㄘ瞭。我問你們這個問題並不是高縉琣菑v,我是要求你們爲我作見證。過不多時或許有災禍臨到你們。你們或許接納別的福音。但不是我的錯誤───我曾忠實地將 神全備的旨意傳給你們。過些日子,你們中間有些人,見你們的牧人已去,就不去禮拜了。你就毫不介意了。或許下一個安息日你就坐在家中消耗了 神所賜福的日子。但在你未下決心這樣作之先,我要對你說:“你要爲我作見證,我向來對你是忠實的。”或許當中有的人下了世界,重蹈覆轍。我告訴你, 神不許可你這樣作!但如果你一定要往罪裡投奔,我請你至低限度能爲我作見證,我向來對你是誠實的,關於 神全備的旨意,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親愛的聽慼A過不多時,你們中間或許有人病臥床榻,氣息奄奄。當死亡環繞你的時候,你還未悔改歸向基督,我請求你在遺囑上加添下列字句:“我是忽略了自己的靈魂,這與傳道人完全無涉。”我豈不是呼叫你悔改嗎?我豈不是在死亡驚恐你之前提醒你嗎?親愛的聽慼A我不是勸你逃往避難所,奔那擺在你面前的盼望嗎?罪人哪!當你蹣跚渡過死河的時候,你不要回頭痛薛琚A好像我是殺害你靈魂的人,關於這事我敢說:“我是無辜的,你的血不在我手上。”我們大家相聚的日子近了。這個大群憐b那裡好像海水中的一滴。在那日我要站在 神的審判台前,如果我未曾警告你,我就不是一個忠實的守望人,你的血將要向我呼叫;如果我沒有向你傳福音,沒有吩咐你逃往避難所,那洹A滅亡了,你的靈魂要向我討罪。我勸告你,如果你譏笑我,拒絕我所傳的資訊,如果你藐視基督,恨惡祂的福音,那洹A被定罪就與我無涉,最低限度你能爲我證明這點。如果你仍要保留你的罪;如果你要滅亡,如果你不肯來就基督,在那大而可畏之日,雷聲轟轟,閃電交加的刹那,當我站在 神的審判台前時,你要親自證明我對你的靈魂是無辜的。

我要說什洸O?我還要怎樣向你求訴呢?如果我有天使的口才、救主的心腸,我就要請求你們相信祂;但我所能說的我已經說了。我奉 神的名勸告你逃往基督的避難所。如果以前說的不夠清楚,讓我們這次講的十分明白。你們有罪的人哪!來吧,投奔那歡迎每一悔改相信的罪人的救主。過不多時,傳道人自己也要病臥在床。再有幾天嚴肅的聚會,再有幾次的講道和祈禱,我就在我身邊看見很多朋友環繞我。那對千萬人講過道的,現在他自己需要安慰。那以死亡一題來鼓勵多人的,現在自己要渡過死河冷波。親愛的聽慼A當我躺臥在死床上的時候,還有什洶H斥責我,說我不忠嗎?斷乎沒有,我盼望你們能幫我的忙:當我死的時候,你們要見證我與你們的罪無關;論到 神全備的旨意我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假如那時我站在 神的台前,聽見這樣的話:“曾有成千累萬的群憎蚥尼A的講道,但你把他們領入歧途,你欺騙了他們,你誤導了百姓。”我將如何呢?如果我對你們不忠實,我就要受 神的刑罰。如果我對你們不忠實,我的立場───只要我僅有一次向如此廣大群撰ЛD的機會───在全宇宙當中是最可怕的。我巴不得 神將那可怕的病症───不忠實───從我心中拿掉。如今我在這裡向你們作最後的請求:“我替基督求你們與 神和好。”如果你說:“我不能這樣作。”那洹琤u求你爲我作這一件事,我想你是不會拒絕我的:爲你靈魂的滅亡獨自擔當責任,我與慾H的罪是無涉的,因我已將 神全備的旨意傳給你們。

我請你們作見證的就是這泵h。現在我要向你們有所請求。如果你們得著益處、得著安慰,如果你在我傳福音的時候得著基督,我要求你在 神的寶座前紀念我。 神的僕人向來是有負於信徒的禱告的。我愛我的信徒這樣爲我忠誠代禱。或許你們中間有人與我有路途上的阻隔,但是你們能否在 神面前爲我提名代禱?你們只要簡單地說:“ 神阿,求你幫助你的僕人爲基督得靈魂。”求 神使他比以往更被重用;如果他有什玷驩捸A求主改正;如果他未能安慰你,求主叫他將來能如此行;但如果他對你向來是誠實的,那炭N求主在聖潔上保守他。我所以請你們爲我代求,乃是爲了那些在主耶穌裡傳真理的人。弟兄們爲我們禱告。我們爲你們勞苦如同那些將來要交帳的人。如果我們對所蒙的召是忠實的,作一個福音使者就絕非小事。有人告訴巴克斯特( Baxter )說傳道是最容易的事,巴克斯特說:“先生,如果你是這樣想,請你來代替我,不妨一試!”如果在祈禱中與 神同憂,爲人的靈魂掙扎,被人辱薑還口,甘心忍受種種的欺淩,而你視此爲易事,那炭N請你接受,我還正想脫掉呢!我實在求你們爲基督一切的使者禱告,叫他們能得幫助受支援,以致他們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

我以上的請求都是爲我自己,所以是自私的請求。現在我要爲別人懇求。現在我們忽略一件事實,親愛的聽慼A就是還有許多人,雖然長久聽道,但還沒有歸向基督。如果這是你最後在這裡聽道的機會,我現在要懇求你。注意我這個懇求(不是請求),就好像是懇求人救我的命。可憐的罪人,請你仔細思量一下。如果你聽了福音,未能因福音得著益處,當你臥在死床上的時候,你要想你失去的一切機會。當你下到地獄的時候,你要聽見有微小的聲音在你耳邊說:“你確實聽見了福音,但你拒絕了。”魔鬼在地獄裡就要笑著對你說:“我們從未拒絕過基督,我們從未藐視過聖道。”他們就要把你丟在更深的地獄中。我懇求你停下來,仔細想一想。你在這世界中所有的快樂是值得的嗎?這世界豈不是陰暗而可怕的所在嗎?人們說我再翻一新頁。我告訴你,你在那裡也找不到喜樂,你若是不改變,以後終歸是那樣。讓 神指教你,你的苦惱是在乎你的罪,你的罪還沒有得赦免;你的罪若未得赦免,永遠都不能快樂。我懇求你進入內室,如果你知道你自己是有罪的,要在 神面前完全承認,求祂爲基督的緣故憐憫你。祂不能拒絕你,祂要赦免你一切的罪,祂要接納你爲祂的兒女。你永遠都會有喜樂。我懇請主內的朋友求 神的靈引領多人徹底認罪,真誠祈禱,謙虛相信,如果他們以前未曾悔改,現在要歸向基督。罪人哪,生命短促,死期即來。你的罪多如海沙,審判大日不遠。轉回吧,轉回吧,願聖靈使你回轉。看哪!基督在你面前已被舉起。看祂所受的傷痕,回轉吧!望而得活。信祂的必然得救,凡信子的必得永生,他們永不滅亡, 神的忿怒也不在他們身上。

願 神的靈親自祝福你們,從今直到永遠,奉主耶穌的名,阿門。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