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手冊五
五、對來世的盼望

1.不負苦架,不獲榮冕

不拘我們所受的是什玷i煉,我們應該注定目標,常以輕視現世爲目的,好叫我們更加渴慕來生。因爲主知道我們對這物質世界的盲愛,甚至在肉體上全神貫注,所以衪以最好的方法來喚醒我們,使我們不致於爲愚妄的情感所牽累,使我們的心不致被無知的傾向所勾引。

我們每一個人都終生希求屬天的永福,並且得到這永福。假如我們死後沒有永生的盼望,我們和禽獸就沒有分別了,這樣我們就覺得十分慚愧。可是,如果我們仔細考查每一個人的野心、計劃與追求,就會發覺他們的一切作爲都是屬於這世界的。

人們愚笨的眼光只注視著金錢、權力,和名譽,不能高瞻遠矚。我們的內心也爲貪婪、野心,和其他的慾望所盤踞,不能進入較高的境界。總之,我們整個的人都爲物質的引誘所迷惑,只知道尋求世界的幸福。爲對抗這種邪惡, 神以苦難繼續不斷地使衪的兒女知道,現世生活是空虛的。衪常以戰爭、革命、掠奪等災難困擾他們,使他們得不著安逸與慰藉。爲使他們不去追求暫時和無常的財富,或倚靠他們所擁有的,衪有時以流亡、饑荒,有時以火災,或其他方法,使他們窮困,或限制他們的貲財。爲使人們不致過分浸潛於享樂的婚姻生活,衪或使他們因配偶不良而感痛苦,或使他們因子孫不肖而自覺卑下,或因數嗣缺乏或夭折而悲痛。

如果在這些事上衪特顯恩慈,爲著使他們不致因虛樂而過分的自驕自傲,衪亦以疾病與危難向他們指明一切肉體的幸福都是曇花之一現耳。

我們知道現世的生活是不安的、紛擾的,從各方面看來,都是不幸和不快樂的,而且一切所謂世俗的幸福都是過眼雲煙、空虛,和含有許多災難的時候,我們才真能夠從十字架所加給我們的鍛煉得到益處。因此,我們的結論乃是: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是值得追慕的,只有競爭;若我們想得到冠冕,就當注視天國。若我們不肯先輕視這虛空的現世,我們的心決不能期望和思想來世的事,這是我們所當承認的。

 

2.我們傾向重視今生

在這兩個極端中間並無中庸之道,不是我們必須輕視世界,就是我們對這世界有無窮的愛好。因此,如果我們想念永生,我們必須以最大的努力,解脫現世的束縛。因爲在現世的生活中,有許多甜言蜜語的引誘,有許多快樂、美麗,和甜蜜的事使我們歡欣,我們必須時常提高警覺,以免爲引誘所迷惑。如果我們常以現世的生活爲樂,其結果將如何呢?甚至不斷地處於患難刺激之中,仍然不足對其苦惱而加以警惕。

人生如泡影,不僅博學的人明白這個道理,即便一般庸俗的人也都知道。他們認爲這樣的認識是非常有益的,以致他們當中有許多形容今生及其空幻的格言。可是,沒有其他的事比這事更被忽視,或更容易被遺忘的;我們計劃一切的事,仿佛我們將在世上爲自己建立一不朽的生命。如果我們看見送殯的行列,或者在墳場中行走,當死亡的印象呈現在眼前時,我們對現世生活的空虛,就會加以探討。然而這樣的事也不是每天的,因爲我們往往無動於衷。但是當我們想的時候,我們的哲學只不過是瞬息即逝,我們一走開,它便隨即毫無蹤影,正如娛樂場所中的喝采,沒有留下一點痕[。

我們不但忘記了死亡,也忘記了我們必死的事實,好像從來未曾聽到過,而且醉生夢死,以爲能長遠活著。如果有人提醒我們說,“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我們雖然承認這話是對的,但卻毫不在意,今生永在的觀念,仍然盤踞在我們心裡。我們不但需要用言語來警告,也需要以各樣的證據來證明今生是滿了不幸,這有誰能否認呢!因爲,即使我們接受了這一點,仍然很容易爲愚妄的歌頌、今生的話語所迷惑,仿佛今生有最大的幸福似的。假如我們必須受 神的教導,那洹畯怚眸溫弗q衪的呼喚和譴責,我們才能從懶惰中興起,這樣我們才知道輕視今世,一心一意地思念來生。

 

3.今生的幸福也不當侮蔑

雖然,信徒對現世生活的輕視是應該的,但不可成爲嫉視人生,或對 神忘恩。今生雖有無窮災害,亦是 神恩之一,不能侮蔑。假如我們不把它看爲 神的仁慈,即是我們對 神大大的忘恩。尤其對於信徒,更應當把今世看爲 神是仁慈的一種證明,因爲這一切是要促進他們的救恩。因爲,在衪公開顯示永遠光榮的産業以前,衪要在不重要之事上,對我們表明衪是我們的天父;而且衪每日所給予我們的都是祝福。

今生既然可以幫助我們認識 神的恩惠,我們豈能忽視它,認爲它是毫無價值的呢?所以我們必須視今生爲 神豐盛慈愛的一種,不可摒棄。即令缺乏聖經的見證(其實聖經上有無數明顯的見證),甚至自然本身也告訴我們,應該感謝 神,因衪賜生命給我們,而且給我們許多維持生命的幫助。此外,使我們感恩的更大理由,即今生乃是到達天國光榮的準備。因爲 神已經命定了,凡是要想在天國得冠冕的,在世上必須打那美好的仗,這場戰爭之勝利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始能獲得。還有一個理由,就是我們在今生的各種幸福中,首先嘗到 神愛的滋味,好使我們再希望 神愛的完全顯現。當我們知道活在今生是 神愛的恩賜,並知道爲它存感恩之心,我們須進一步思想今生的一切艱苦情況。

唯此才叫我們不致於對今生過分迷戀,因爲正如上面所說的,對今生的貪戀是我們的自然傾向。

 

4.如果和天堂一比,世界算什活I

從今生的腐化貪戀所減去的那一部分榮耀,要加到對來生的願望上去(要想更盼望來生,就得不貪戀今世)。異教徒認爲一個人最好是不生到世上來,其次就是早些離世,這樣的看法不是沒有理由的。他們不是真認識 神的人,所知的除了不幸和災難之外,還有什洸O?古時位於黑海北邊的 Scythia 國的人,爲親屬的出生舉哀,並爲他們喪亡志慶,也不是沒有理由的。可是他們的這種觀念對他們並沒有什泵n處,因爲他們在基督裡沒有真信仰,所以他們不曉得爲何那些事情本身沒有福,也不曉得它們的不可愛,反而對敬虔的信徒有所幫助。所以外邦人的觀念,只能以絕望收場。

在此,信徒應當明瞭,今生是空虛和不幸的,並且應當以愉快的心情來思想未來的永生。我們若將天堂與今世加以比較,則非但完全忘懷今世,而且更是加以鄙視。假如天堂是我們的父家,那活A塵世就是被放逐之地,今生只不過是流浪於異鄉。假如脫離塵世即是進入實際的生命,那洶H間無非是一座墳墓。住在這充滿著罪惡的塵世中,除死亡以外,還有什洸O?

假如從肉體解脫可以得完全的自由,那泵覂敿Z不是一個監獄嗎?假如與 神同在是無上的幸福,不與 神同在豈不是悲慘嗎?可是除非我們掙脫人世,不然我們便“與主相離”了(參林後五6)。所以,如果把塵世的生活和天上的生活作一比較,塵世的生活當然毫無價值。但我們不必憎恨今世生活,除非它使我們陷於罪中;即使有憎恨,也不應憎恨生命本身。

我們固然可以對今世感到厭惡,並盼望結束今世生活,但若 神的旨意要我們繼續生活下去,我們也將欣然接受,不應口出怨言。今生是 神所指定給我們的崗位,要等到衪呼召的時候,我們才可以離開。保羅歎息自己的命運,覺得他的肉體在捆綁之中過於長久,極願早日解脫(參羅七24)。同時,他在 神的旨意中找到安息,離開世界,與主同住,兩般均可。

他覺得他對主有一種義務,須以生或死來榮耀主名(參腓一20);至於哪一種方式最能榮耀主名,當然由主決定。所以如果“或活或死,都是爲主”(參羅十四7-8)是對的話,那洹畯抴N當把生與死的問題,交由上主決斷。同時讓我們願望並繼續不斷地思念到死,因爲在與來生比較時,我們對今生的空虛就可輕看了。並因我們爲罪所奴役,所以,只要 神喜悅,隨時可以盼望結束今世的生活。

 

5.我們不當怕死,要挺身昂首

說來倒也奇怪,有許多自誇爲基督徒的人不願意死,不但不盼望死,反而一提到死就戰慄畏懼,宛如大難臨頭。當然,當我們聽到自己將離開今世時,會在自然的情感上引起警惕,那是不足爲奇的。如果在基督徒的心中沒有足夠的光照與靈性,以強烈的安慰克服一切恐懼,那這事是不可容忍的。假如我們想到這靠不住的、敗壞的、必朽的、即將衰殘的肉體的帳棚一經瓦解,就可以恢復耐久的、完全的,和不朽的光榮,那洮H心豈不使我們熱烈盼望那爲肉體所懼怕的事嗎?

如果我們的死將使我們由流亡而返回家鄉,而且是回到天家,我們豈不因此得著安慰嗎?有人說,沒有人不希望永琲滿C這句話我不否認,但是爲那個理由,我們應該瞻望不能朽壞的未來,在那裡我們將得到安定之境,是在今世所不能得著的。保羅清楚告訴信徒,不要怕死,“並非願意脫下這個,乃是願意穿上那個”(林後五4)。

下等動物和無生命的物體如木石等,也知道現世的空虛,並和 神的兒女一般希望末日復活,從虛空中得救;而我們稟有自然理性的亮光,爲 神的聖靈所光照,當我們想到自己將來生存問題的時候,能不提高自己的思想,超越這腐化的世界嗎?我現在的目的並非駁斥這個十分頑固怕死的見解,而且在此處討論也不相宜。在開始的時候,我就說過,我不願對普通問題詳加討論。我願意勸那些膽怯的人讀讀居普良( Cyprian )的《必死論》( Mortality ),既然連不信的哲學家們也能視死如歸,這豈不使他們面紅耳赤嗎?

我們可以斷言,在基督的學校中,凡不以愉快心情盼望死並盼望最後復活的人,他的靈性必不能有所進步。保羅以這品性來形容所有的信徒(參多二13),聖經亦常常提醒我們,這是使我們有真正快樂的動機。主說:“你們要挺身昂首,因爲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路廿一28)。若衪所計劃使我們得以高升的事,僅使我們憂愁驚恐,這是合理的嗎?若是如此,爲什洹畯攽棷L衪爲師呢?所以我們必須有更正確的判斷,雖有肉體方面的盲目貪婪的反抗,我們不可猶疑,要熱心盼望主的降臨,以此爲最鼓舞的事。我們不單渴望主的降臨,也要爲審判之日而興悲。(此句爲法文本加添)因爲他是我們的救主,要把我們從罪惡和痛苦的深淵中拯救出來,叫我們承受衪的生命與光榮的基業。

 

6.主必要在榮耀裡降臨:不愛主者,當受咒詛

誠然不錯,一切信徒在世的時候,必須“如將宰的羊”(羅八36),好使他們愈來愈像他們的元首基督。因此,如果他們不提高自己的思想仰望天家、超乎塵世之外,他們的景況就非常悲慘了(參林前十五19)。讓那些不虔不義之人得著各種富貴,享受他們所謂的內心平安。讓他們誇耀自己的驕矜徭逸,飽嘗罪中之樂。讓他們以邪惡來煩擾光明之子,爲他們的驕傲所侮辱,爲他們的貪妄所欺騙,以不法之事來刺激他們。但當信徒看見這些事的時候,就當仰望天家,如此在這種患難中就不難獲得內心的平安。因爲他們知道,主將接納衪忠實的僕人進入平安的國度。擦幹他們的眼淚(參ㄓC17),衪將以快樂的錦衣賜給他們,以光榮的冠冕裝飾他們,以歡樂的心情接納他們,並提高他們的地位,和自己的尊嚴並列,總之,叫他們能參與衪的幸福。至於惡人,雖在今世顯赫,必將墮落於羞辱的深淵。衪將使他們的歡樂變爲悲傷,使他們的喜笑變爲哭泣。使他們的安寧變爲良心上的煩惱。並且將以永遠不滅之火懲罰他們,甚至叫他們受他們所侮辱的信徒的支配。

按照保羅所說:“ 神既是公義的,就必將患難報應那加患難於聖徒的人,那時主耶穌從天上顯現”(帖後一6-7)。這是我們的聖潔安慰,若沒有這個安慰,我們必甚沮喪,或沈溺於世俗的快樂而自取滅亡。詩篇的作者也承認,當他對於惡人在今生榮華的事思想過多的時候,他幾乎就要跌倒(詩七十三2)。若不是進入 神的聖所,思想善人與惡人最後的結局,他必站立不住。總之,只有在信徒的眼睛向著復活的大能時,基督的十字架在他們的心裡才戰勝了魔鬼、情慾、罪惡,和惡人。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