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手冊四
四、忍負十字架

1.背負十字架比捨己更難

一個忠實的基督徒,應當把自己提高到基督對門徒所呼召的水平上,要“背起他的十字架”(參太十六24)。凡爲主所選召,並被納在衪聖徒群中的人,當準備過一種艱苦卓絕、忍受無數愁苦的生活。這是天父的旨意,借此方法試驗他們。

 神首先從衪的獨生子基督開始,然後將這方法推廣到衪所有的兒女身上。雖然基督是衪所最喜愛的兒子,也是衪所最喜悅的(參太三17,十七5),但我們知道,基督並未從父受到寬仁與放縱。所以可以說,當衪在世的時候,衪不僅常經憂患,而且衪的整個生活,就是一種繼續不斷的十字架生活。

使徒解說這對衪是必要的,使衪“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來五8)。我們的元帥基督,尚且因苦難順服,爲什洹畯怑n避免苦難呢?何況衪的順服是爲我們的緣故,給我們立下了忍耐的榜樣。所以使徒教訓我們,凡屬 神的兒女,都當“效法衪的模樣”(參羅八29)。當我們在不愉快和困難的環境中,想到我們要和基督忍受各種災難,和衪一同受苦,這對我們實在是一大安慰。爲了要脫離諸般罪惡而進入天國的榮耀,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參徒十四22)。保羅告訴我們,如果我們“認識基督,並且曉得和衪一同受苦”,我們也必曉得“衪復活的大能”;我們既效法衪的死,也必分享衪榮耀的復活(參腓三10)。這樣將大大減輕因背十字架而受的痛苦!

我們愈受痛苦,我們與基督的交通就更堅固!因爲與基督有交通,痛苦不但對我們成爲幸福,而且也大大增進,並有助於我們的幸福與救恩。

 

2.十字架使我們謙虛

基督背負十字架,並非出於勉強,衪乃是在表示並證明衪對天父的順服。但我們爲何必須繼續過十字架的生活,這有很多的理由。

第一,除非我們清楚看出我們自身的愚蠢,不然我們很容易將一切成就都歸於肉體,過分地誇張自己的力量,以爲無論遭遇何種困難,我們自己都所向無敵,是不可征服的。這徒然增加自己的愚妄、虛幻和對肉體的信賴,這樣能叫我們驕傲悖逆 神,仿佛我們自己有充分的能力,無需仰賴 神的恩典。

爲要抑制我們的狂妄,最好的方法是從經驗上證明出我們不但是愚昧的,而且也是極其脆弱。因此,衪使我們蒙羞、貧窮,奪去我們的至親,又叫我們受疾病或其他災害的折磨,受盡無限的痛苦。經過這許多的挫折之後,我們就不敢驕矜了。既然謙卑下來,才知道唯有求 神的力量,才能叫我們在艱難困苦之中站立起來。再者,那些最偉大的聖徒,雖然知道他們之所以能站立得住,不是靠自己的力量,乃是靠 神的恩典,但若非 神不斷地以十字架的鍛煉來帶領他們,叫他們對自己有更深一層的認識,他們亦將過分地相信自己的勇敢和毅力。這驕矜的想法,甚至大衛也曾這樣說:“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耶和華啊,你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穩固,你掩了面,我就驚惶”(詩三十6-7)。他承認在順利的環境中,使他茫然錯亂,麻木不仁,忽視了那位他所應當倚靠的 神的恩典,反而一心靠賴自己,好像他自己永不跌倒。如果像這為隊j的先知,尚且遭遇了這樣的事,那活A我們豈不應當更加謹慎、恐懼嗎?

雖然在順利中,許多聖徒自以爲有優越的忍耐和琱腄A可是琱艅不幸的打擊,身經患難,才知道那是虛僞的。信徒因屬靈的疾病而受到警惕,於是謙虛而獲益。摒除對肉體的愚蠢信賴,而重視 神的恩典。他們如此躬行實踐以後,便經歷 神的保護即在眼前,而且 神的保護對他們就是一個強固堡壘。

 

3.十字架使我們有盼望

這就是保羅所教訓的:“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羅五3-4)。因爲 神應許信徒,必在他們的患難中幫助他們,當他們靠 神的能力而不憑自己的力量時,確能忍受患難,這樣的經驗使他們知道是真經驗。所以,忍耐給了信徒一個證明, 神所應許作他們隨時的幫助的話是可靠的。這也堅定了他們的盼望;因爲人若不把將來寄託在 神的真理上面,那就未免太忘恩負義了,因他們已經發現這真理是堅定可靠,永不變更的。

現在我們知道,從十字架所得的利益如江河湧流。假使我們放棄了以前信賴自己力量的錯誤觀念,將發現我們自己一向所喜愛的虛僞,我們屬乎血肉之體的驕傲,就必垮下來。當我們如此謙虛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唯有依賴 神,才不致於跌倒而沈於失望之中。而且從此勝利中會産生新的希望,因爲當 神應驗了衪的應許的時候,衪也必爲將來證實衪的真理。

雖然我們所能指出的理由只有這些,但這已足以表明十字架功課的鍛煉是何等的必要。因爲革除了盲目的自私,對我們益處不小,從此可以完全認識自己的軟弱;對於自己的軟弱有瞭解以後,就不再信靠自己;不信靠自己到一個程度,那就是要完全依靠 神的幫助;我們既能完全靠 神的幫助,就能勝利地一直蒙保守到底;依靠衪的恩典,我們即可知道衪的應許是真實可靠的;既知道衪的應許是真實可靠的,那洹畯怐漣き瘣N更堅固。

 

4.十字架教導我們順服

 神鍛煉衪的兒女還有另外一個理由,就是試驗他們的忍耐,教導他們順服。當然,除了 神所給他們的順服以外,他們不可能表示其他的順服,但衪很喜歡用此法來顯明並考驗衪給聖徒的恩典,使這些恩典不致於被隱藏起來而變爲無用。當 神的僕人公然顯示 神能力的恩賜,與在患難中的堅定不移的時候,正如聖經所說,爲的是要試驗他們的忍耐。所以說:“ 神試驗亞伯拉罕,就證明他是虔誠的,因他甘願獻上他的獨生子爲燔祭”(參創廿二1-22)。因此彼得說,我們的信心受患難的試驗,正如金子在火爐中受試驗一般(參彼前一7)。

那活A有誰能否認,一個基督徒從 神所得的最美的恩賜───忍耐───不應借實行表明出來,使人們知道尊重忍耐的美德,而認識它的價值呢?否則的話,人就不重視忍耐了。 神是公義的,衪爲使信徒不隱藏衪所賜的美德,就叫這美德有表現的機會,所以聖徒受患難的磨煉是有充足理由的,因爲他們若沒有經過患難,就不足以表現他們忍耐的美德。我再說,他們也是由十字架學會了順從,因爲這樣他們的生活不是依照自己的意思,乃是服從 神的旨意。

假如他們依照自己的意思,進行一切,他們就不知道什洵O跟隨 神。辛尼加( Seneca )引一句古語說,當他們勸勉人以忍耐的心情忍耐痛苦時,總是勸勉人“跟隨 神”。這意思是說,一個人只有當他以赤子溫柔之心願意忍受 神所加給他的懲罰時,他才能順從 神的軛。如果我們覺得我們在一切事上都順從天父是最合理的,那洹畯抴N不當否認衪可以用各種方法來鍛煉我們的順從之心。

 

5.十字架使人受管教

我們往往不會領悟順從的必要,只要我們也覺得自己的肉體稍蒙上主寬遇之恩,就多炤Q擺脫主的軛。

對我們來說,這恰如一匹不羈之馬,只要略加縱容,叫它安閒數日,即覺不易駕馭,不再像從前一樣地順服主人。換言之, 神所指責以色列人的,說我們也正合適;當我們“漸漸肥胖光潤”的時候,我們“便踢跳奔跑”,反擊那餵養我們的(申卅二15)。 神的仁慈應當促使我們想到並愛衪的良善;但因我們不知感恩,反而因衪的寬大屢次敗壞,因此我們需要紀律的約束,以免肆無忌憚。

爲使我們不致於因過於富裕而驕傲,不致於因過於光榮而自恃,或不致於因精神上與肉體上的種種優遇而傲慢, 神乃以十字架救治我們,約束及降服我們肉體上的驕矜,以各種方法增進我們的福利。

我們所患的疾病各不相同,所需要的救治也不相同。因此各人所需要的十字架各有不同。天上的 神明白病人健康的情況,對某些病人投以溫和的藥物,對某些病人予以猛烈的治療,但衪不疏忽任何患者;因爲衪知道全世界都是病人,所以沒有一人可以避免衪的診斷。

 

6.十字架令人悔改

再者,我們最慈悲的天父,不但防止我們在未來跌倒,而且還要糾正我們過去的錯失,時常保守我們行走在順服的道路上。因此,每遭患難,我們都要立刻反省過去的生活。只須略加檢討,我們即可找出我們所犯的是應受這種譴責的過失。雖然如此,我們不當驟下斷語,以爲勸勉忍耐是因爲我們應想起罪來。聖經告訴我們的另一個原因,便是在憂患中“我們受……主懲治,免得和世人一同定罪”(林前十一32)。所以我們雖處極大的試煉中,也當承認天父對我們的慈愛;因衪不斷在增進我們的幸福。衪磨煉我們的目的,不是要毀滅我們,乃是要拯救我們,不叫我們和世人一同被定罪。這一思想使我們記起在聖經另一處的教訓:“我兒,你不可輕看 神的管教,也不可厭煩衪的責備,因爲 神所愛的,衪必責備,正如父親責備所喜愛的兒子”(箴三11-12)。我們既然認識所接受的是父親的管教,豈不應做順命的兒女,而不應像那些悖逆絕望的人,頑固犯罪,執迷不悟?我們跌倒了, 神不及時更正,召我們回轉,便將喪失我們。所以使徒說:“你們若不受管教,便是私子,不是兒子了”(來十二8)。

當衪以仁愛待我們,關懷我們得救時,若我們不能忍受 神的磨煉,便是極端地邪惡。聖經對信徒與非信徒作一區分:後者爲罪的奴隸,往往因受責備而愈加頑固剛愎。前者如出生高貴的孩童,將因悔改與更正而獲益。你們究竟屬於何者?應該有所抉擇。這個問題,我既已在別的地方討論了,在此處只點到爲止。

 

7.逼迫帶來 神的恩寵

當我們“爲義人的緣故”受逼迫的時候,這是一種特殊安慰的源頭(參太五10)。

當 神以衪的任務交付給我們的時候,我們應當知道這是何等的光榮。我所謂爲義受逼迫,不但是指爲衛護福音受苦,也是指爲衛護任何正義而受損害。因爲不論是爲著闡揚 神的真理,反對撒旦的虛妄,或爲著保護良善,制裁強暴,我們都會引起世人的仇恨和嫉視,甚至威脅到我們的生命、財産與聲譽。當知我們既然是事奉 神,就不當以此爲煩惱;衪口中所宣佈爲幸福的,我們不當以爲不幸。誠然,窮困本身是很不幸的,流亡、受辱、被拘禁等事也都是很不幸的,而在這世上最大與最後的不幸則是死亡。但當 神的眷寵加在我們身上時,這一切的不幸就變爲對我們有益了。

因此,我們要以基督的稱許爲滿足,不要聽信肉體虛僞的意見。這樣,我們就能如使徒一樣快樂,因被認爲是“配爲這名受辱”(徒五41)。如果我們無辜,良心清白,我們的財産卻被惡人奪去,這樣,以人的眼光看,我們確是窮困了,但在天上與 神同在,我們卻增加了真的財富。我們若被驅逐出國,我們就更靠近 神的家,與 神有親密的相交。若受淩辱,就逃到基督那裡,在衪裡面有更穩固的根基。若被人責備侮慢,在 神的國裡,將得到更大的光榮。若被殺害,就可進入永遠的榮耀。如果我們低估了主所看爲貴重的事,以爲這些比不上今世虛幻的榮華,那就真的是我們的恥辱了。

 

8.逼迫會帶給我們屬靈的喜樂

在因衛護公義而遭受的一切惡待和不幸中,聖經既然多次安慰我們,那活A我們若不以順服和愉快的心情,從 神的手中接受這一切患難,我們便是極端負義;特別是因爲這一類的患難和十字架乃是信徒所當有的。正如彼得所說的,由於我們的受苦,基督的榮耀得以在我們身上表明出來(參彼前四14)。但因爲對於高尚的人格,侮辱是比一百次的死更難忍受,所以保羅警告我們,不但有逼迫,也有譴責正在等候著我們,緣故是因我們信賴永生的 神(參提前四10)。

在另一處地方,他以身作則,勸我們欣然忍受一切的“美名和惡名”(林後六8)。我們不必以消除一切苦惱和憂愁來鍛煉我們的喜樂之心。假如聖徒不經歷憂患,就不能在背十字架上學會忍耐。假如在貧困中不感覺憂苦、在疾病中不感覺煩惱、在羞辱中不感覺憂傷、在死亡中不感覺恐怖,我們就能在十字架上學會忍耐。因爲每一種不幸都叫我們痛心,此乃自然之事,所以一個信徒要借著抵抗並勝過他們的憂苦,來表顯他們的堅忍。當我們受相當刺激的時候,就當忍耐,並因敬畏 神而抑制自己的衝動。當他爲憂患所打擊,卻仍以 神所賜屬靈上的安慰爲滿足,由此可以見出他的喜悅與興奮。

 

9.十字架並不使我們特立獨行

當信徒學習忍耐謙遜,盡力抑制憂傷情感的時候,他們在心理上的爭戰,正如保羅所描寫的:“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林後四8-9)。由此,你們知道,所謂忍耐背負十字架,不是消除了對一切憂患的感覺,好像古代諾斯底派對一位偉大人物所作愚笨的躑z,說他消滅了一切人性,對一切榮辱都能無動於衷。究竟他們從這一種“崇高的智慧”能得到什炫q處呢?他們憑空幻想一種忍耐,是從來不曾見到的,在人間從來不曾存在的。他們所說的忍耐精神是那洹馴,致使它完全脫離於人的生活。

現在在基督徒當中也有新諾斯底派,他們不但以憂傷哭泣爲罪過,甚至連孤單寂寞的感覺也都認爲是罪過。這種似是而非的理論,大體上說是從怠懶的人來的。他們喜冥想,惡行動,除了作白日夢以外,別無貢獻。我們和這一類鐵石心腸的哲學毫不相干,我們的主耶穌非但在言語上,亦在示範上譴責這種哲學。衪曾爲自己和別人的患難悲哀哭泣,衪對門徒所教訓的也沒有兩樣。衪說:「你們將要痛哭、哀號,世人倒要喜樂」(約十六20)。衪曾明白承認哀慟的人是有福的,誰能把他改變爲罪惡呢(參太五4)?這是勿庸懷疑的。假如一切流淚都是在摒斥之列,那活A主本身曾流下血淚,我們又將如何評判呢(參路廿二44)?假如把每一恐懼都看作不信,那活A我們對他所受的驚慌恐怖,又將作何解釋呢?假如一切悲傷都是可厭的,那活A主耶穌承認衪的心“極其傷悲,幾乎要死”,我們又怎能快樂呢?

 

10.十字架叫人服從

我覺得這些事是應當躑z的,免得叫虔敬的人失望,以致放棄了對忍耐的學習,因爲本性上的悲傷情感是不能避免的。因爲失望就是那些對忍耐漠不關心、以麻木不仁爲剛強勇敢之人的結果。反之,聖經稱讚聖徒的忍耐,他們遭遇嚴重的患難,卻不被壓碎;雖然覺得非常痛苦,卻仍充滿屬靈的快樂;雖爲憂慮所壓抑,卻因爲 神的安慰而興奮。同時,在他們內心仍有矛盾,因爲自然的情感欲逃避一切不幸的經歷。而虔誠的熱情則和一切困難鬥爭,以致服從 神的旨意。主對彼得所講的話說明瞭這樣的衝突:“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約廿一18)。當彼得被選召以死來榮耀 神的時候,他並不是出於勉強,也沒有抗拒,否則他的殉道便不足稱道。

不過,他雖然以最大的誠意順服 神的旨意,但沒有摒除人性,所以他處在內在衝突的困擾中。當他想到爲他所存留的流血死亡,內心便覺恐懼,頗思逃脫。但在另一方面,當他想到這是出於 神的旨意,他立即壓抑一切恐懼,欣然順從了 神的旨意。

如果我們要做基督的門徒,我們所應當努力的,就是抛棄一切矛盾的情感,毫不猶豫地順從 神的安排。因此,不論我們遭受任何痛苦,甚至是心靈上的最大傷痛,我們亦將忍耐到底。一切患難都會刺傷人。當我們受疾病痛苦的時候,呻吟不安,祈求康復。當我們爲窮困所迫的時候,我們感覺淒涼悲傷。當我們被人侮辱、藐視、得罪時,我們感到不安。當遭逢親友失喪的事時,我們必流淚悲痛。但我們總是有一個結論:就是承認這些不幸,都是主的旨意,我們應當順從。所以,雖處在憂愁、痛苦、怨恨、泣淚之中,我們必要鼓勵自己,洶濤駭浪雖漫過我身,我們的心仍能欣然忍受。

 

11.十字架對我們的得救是必要的

我們已經申述了爲著 神的旨意背負十字架的原則,但我們必須把哲學家的忍耐和基督徒的忍耐略加區分。很少哲學家有那為版的智慧,能夠體會到我們受磨煉是出於 神,所以應當服從。他們甚至以爲忍受磨煉是無可奈何的。這豈不是說,我們之必須服從 神,是因爲我們無法反抗衪?服從 神若是出於不得已,那活A要是能夠擺脫 神,就可以不服從衪了。可是,聖經之要我們服從 神的旨意,是另有理由的:第一是因爲衪的旨意是公義的,第二是爲要完成對我們的拯救。

因此,基督徒對忍耐的勸勉乃是:我們不論是窮困,流亡,被拘禁,受譴責,或疾病,或喪失親友,或遭受其他災難,我們必須承認這些都是出於 神的旨意和安排;而且相信衪所行的都是最公正的。若將我們日常所犯的無數過犯,和衪所加於我們的磨煉相比,我們豈不應受更嚴厲的責罰?我們的情慾必須克服,且須接受約束,因恐一旦放縱,即將陷於不法的罪中,這豈不是很合理嗎?因爲,我們的罪豈不值得我們受 神的公義和真理的判斷嗎?假如 神的公義表現在苦難中,那洹畯怑Y對之埋怨或反抗,我們就難免犯罪。

我們不再聽到哲學家冷酷的話語,以爲我們的服從是不得已的。但我們得了一個有力的教訓:我們必須服從,反抗是不合理的。必須忍耐接受苦難,因爲不忍耐等於反對 神的公義。既然除了有益於我們的拯救之外,沒有什洵O可羡慕的,所以我們最慈愛的父在這方面給了我們無上的安慰,因衪宣稱雖在十字架的磨煉當中,衪仍然要成全我們的拯救。如果受苦於我們有益,爲什洹畯怳應該以感恩與和平的心去忍受呢?所以我們之忍受苦難並不是不得已的服從,乃是承認這是自己的益處。我們受十字架的痛苦愈重,所得屬靈的喜悅就愈大,這是我們以上討論的結果。這是應當感恩的,而感恩沒有不含著歡樂的。

如果對主感恩和讚美,非有快樂的心情不可───沒有任何足以壓制這種心情的事───那炭N明顯看出, 神就要以屬靈的快樂去調劑十字架的痛苦。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