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是本乎恩
“你們得救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 神所賜的。”以弗所書2:8

多年來,在我向你們傳講所有的資訊中,這節經文極爲重要。在這段話語的範疇內包含了我的神學觀點,它涉及到世人的救恩。我也非常興奮地回憶起我當牧師的家人在我面前傳講這條教義,而非其他教義。我的父親現在爲 神作他個人見證的時候,他不講解別的教義,我的祖父也是如此。

使我想到上述情況的,是由於下面所發生的一件事,一件刻印在我記憶中,似乎很奇妙的事,把這節經文跟我及我的祖父連結在一起。現在說來該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當時我被邀請在東部縣內的一個小城鎮講道。我不多會遲到,因爲準時是一種美德,而微小的美德常可以阻止嚴重的過犯發生。但是,我們對火車行程的遲誤和故障是無法控制的;而正因爲發生了這樣的情況,所以我到達目的地時大大的過了時間。他們好像感覺得到而先開始了他們的敬拜,並且已一路進行到講臺的資訊。當我走進教堂時,我覺察到有人在講道臺上講道,除了我親愛的,可尊敬的祖父以外還該有誰在講道?當他看到我走進正門,並步入座位走道時,他立刻說:“我的孫兒來了!他會比我更好的傳講福音;你能嗎,查爾斯?”在我邊從會衆中步入時,我邊回答說,“你能比我講得更好。請求你繼續講下去。”但是他不同意。必須由我來講道,我就這樣做了,當時我就在他的資訊停下的地方,接下去傳講這個題目。“瞧,”他說,“我剛才在講到“你們得救本乎恩”我已說明了救恩的源頭和源泉;並且我現在正在顯示他們通達的途徑,這是靠“信心”。現在你來接下去講。”對此榮耀的真理我是非常熟悉的,所以對銜接上,我並不感到困難,亦能使講道毫無間斷的繼續下去。我們對 神的話語同感一靈,因此我們能很容易在同一講題上聯合講道。

我接著講“依靠信心”,然後繼續講到以下的要點,“救恩不是出於你自己”。對此我解說了人類本性的軟弱和無能,並且肯定了救恩不可能出於自己,當我藉著祖父的傳講能力而成功地傳達了這部份資訊後,我親愛的祖父又再次接過來講道。“當我講到人類敗壞的本性時”,這位慈祥的老人說道,“親愛的朋友,這是我最清楚的”;所以他就開始講道,在以後的五分鐘內,他嚴肅並謙卑地描述了我們所喪失的産業,原有的罪惡,以及靈魂的滅亡,因而受到審判。在他非常謙和地說完了他該說的那部分以後,他就讓他的孫兒繼續講下去。可愛的老人顯得非常高興,他時常會溫和地說,“好!好!”一次他曾說,“再跟他們講一遍,查爾斯,”我當然又講了一遍。我能為如此重要,並深印在我心中的真理作見證,是一個非常喜樂的操練。在宣告此經文時,我似乎聽到那親切的,從世上消失已久的聲音在對我說。“再跟他們講一遍。”我沒有背離那現在已和 神在一起的祖先的證言。如果我的祖父能夠回到世上,他會發現現在和他離開我時一樣,在信心上毫不動搖,並且對一度傳給聖徒們的那一類教義能忠實持守。

我將以幾項聲明來簡短地討論此經文。第一項聲明清楚地包括在經文中:

 

一、現在的救恩

使徒說,“你現在得救了。”他不是說,“你將要得救”,或是“你可以得救”;而是“你現在得救了。”他不說“你部分得救。”也不說“在得救的進程中,”也不說“有得救的希望”;而是“你是因著恩典得救的。”讓我們和使徒一樣的清楚這個要點,並且直到清楚自己得救後我們才可停歇。在這一刻我們是得救,還是沒有得救。那是很清楚的。我們到底屬於哪一類?我希望,得到聖靈的作證,我們可以如此肯定我們確實得救,因而能歌頌,“主是我的力量,我的靈歌;主也是我的拯救。”對這一點,我不再喋喋不休的講下去,我要轉講下一個要點。

 

二、現在的救恩必須出乎恩典

假如我們能對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群人說,“你現在得救了,”我們必定要加上這幾個字“靠著恩典”。除了開始和結束都靠著恩典以外,不再有其他現在的救恩。就我所知,我不信世界各地會有任何人能假裝傳講或擁有現在的救恩,除非那些相信救恩完全是出乎恩典的人才能真正的傳講和擁有。羅馬教會中沒有一個人可以聲稱自己現在得救得完全,永久得救。這樣的宣稱他們認爲是矣謁。有少數的天主教徒可能希望死後進天堂,但是大多數天主教徒眼前所展現的是煉獄的悲慘遠景。我們不斷見到他們請求爲死去的靈魂禱告,但假如那些靈魂已經得救,並且和主耶穌同得榮耀,他們就不需要這樣做。羅馬教會爲靈魂的安息做彌撒正表示救恩是不完全的。但這樣做可能還不錯,因爲天主教會的救恩是靠作工,但即使有可能靠作善工得到救恩,還是沒有一個人能肯定自己已經作了足夠的善工而確實得到救恩。

在我們周圍的人中,我們發現有很多人一點也不理解施恩典的教義。並且絕不夢想有現在的救恩。可能他們相信在他們死後能夠得救;他們一半的人也希望在多年的謹慎、保持聖潔後,他們或許最終能得到救恩;但是,要現在得救,並且清楚自己是得救的,這是超過他們所想象的,並且認爲只是一種猜測。

現在的救恩是不可能有的,除非是立足於“你的得救是出乎恩典。”這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沒有一個人能站出來傳道說,現在的救恩是靠作工。我想這太可笑。如果工作沒有結束,救恩也不會完全;換句話說,若得到完全的救恩,那行律法的主要動力就不再有效。

救恩必須出乎恩典。假如人類因罪而滅亡,除了通過 神的救恩以外,他如何能夠得救?假如他犯了罪,並被定罪;他怎麽能靠自己來推翻所定的罪?假定在他剩餘的歲月中持守律法,那他只是做了他總應該去做的事,他仍是一個沒有賺得錢的僕人。過去的事怎麽樣?過去的罪怎麽能抹煞?過去的毀滅怎麽被挽回?按照經文,並按照常識,救恩只能得自 神白白的恩惠。

處於現在時態的救恩必定是得自 神白白的恩惠。人們可能對靠作工得到的救恩感到滿足,但你聽不到有人爲支援自己的爭點而說,“我是靠我自己所做的得到救恩。”那是過份的驕傲,很少人會這樣做。驕傲很難靠過份的自誇來達到其目的。不,假如我們得救的話,這必定是得自 神白白的恩惠。沒有一個人可以宣稱自己是反面觀點的一個範例。

要全然得救必須靠免費的恩惠。聖徒在死亡臨到時,絕不在他們作善工的盼望中終止他們的生命。那些最聖潔和最有能力過活的人,他們在最後的時刻將不變地指望 神白白的恩惠。我從來沒有看到在病床上的屬靈長者會把信心設立在不論是自己的禱告,還是懺悔或虔誠的信仰上。我曾經聽到傑出聖潔的信徒在死時引用經句,“耶穌基督來到世上拯救罪人”。事實上,世人越接近去天家,他們就越爲此作好準備,他們也越真正相信這是主耶穌的功勞,並且他們也越強烈地厭惡對自己的完全信靠。假如我們在人死前最後一刻還爭論上述的情況,那我們現在激力爭論時就更應該對此有所感受。假如一個人在心中掙扎的一刻得到了完全的救恩,除了恩典以外怎麽會有其他可能。當他哀慟自己內在的罪,當他承認自己數不清的缺點和過犯,當他所做的事都摻雜著罪惡時,除了靠 神白白的恩惠,他怎能相信自己是完全得救?

保羅講到的救恩乃屬以弗所書,“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以弗所人精研玄術和行邪術。因此,他們和幽暗世界的權勢有關聯。現在,假如像他們這樣的人能得到救恩,這必定是單單靠恩典。我們的情況也是這樣:我們原本的條件和品格使得我們肯定,假如一旦得救,我們必須歸功於 神白白的恩惠。我知道,我自己的情況也是如此;並且我相信這相同的規律被持爲適宜於其他所有的信徒。這一點已足夠、已清楚,所以我要繼續講到下一個要點:

 

三、出乎恩典的“現在得救”必須通過信心

現在的救恩必須通過恩典,而出乎恩典的救恩必須通過信心。你不能靠任何不是信心的方式來得到出乎恩典的救恩。祭壇上燒紅的碳火需要用信心的金鉗取下。讓我假定一下,只有當 神定下旨意,可以靠作工得救,那才有此可能。但仍然要靠恩典;因爲假如亞當完全服從 神的律法,他還是只做了他理該做的事;所以,假如 神給了他獎賞,獎賞本身還是根據恩典而賜給的,因爲造物主並沒有欠受造的。如若受造物完美無缺,以上所述對此就很難適用;但是對我們來說,這是完全不可行的。我們得到的救恩是指從罪惡和毀滅中得到釋放,並且這不可能藉著作善工而到手的,因爲我們沒有條件行出來。假定我不得不教導你們:作爲罪人,你們必須作一定的工,然後你們才會得救,並且假定你能夠作這些工,那這樣的救恩就不會被看作是全然出乎恩典。這會顯得像欠債。如果以這樣的模式來理解,救恩臨到你有幾分是作爲對你所作工的獎賞,而整個局面就會變得不同。出乎恩典的救恩只有靠信心來抓住:試著靠按律法而作的一些行爲來得到救恩會使恩典消散。“所以,是靠著信心,才能因著恩典得到救恩”。“假如是靠恩典,就不再靠作工:不然恩典不再是恩典。但是,假如這是靠作工,就不再有恩典:不然作工就不再是作工。”

有些人試著通過用儀式得到出乎恩典的救恩;但這是不行的。你受洗成爲基督徒,施堅信禮,並使之從傳教士的手中領“聖餐”,或者你受浸參加教會,坐在 神的聖餐台旁:這就帶給你救恩了嗎?我問你,“你得到了救恩嗎?”“你不敢說。”假如你還確實聲稱自己是得救的,我肯定你心中是不認爲因著恩典而得救。

再者,你不能通過你的感覺來得到出乎恩典的救恩。信心的手是被建造來抓住恩典而得到的現在救恩,但是感覺不是用於這目的。假如你各處去說,“我必須感覺到我是得救了。我必須感覺到如此的憂愁和如此的喜樂,不然,我就不能承認我得救”,你將會發現這個方法不會有答案。你要靠感覺來相信,就如你可以希望用耳朵來看,或用眼睛來品味,或者用鼻子來聽,你用錯器官了。在你相信以後,你可以靠著感覺以屬天的能力來享受你的救恩;但是你幻想靠你自己的感覺抓住救恩,這和試著用你的手掌奪走陽光,或是在眼睫毛間奪走天空的氣息是同樣的愚蠢。在整件事中實在是可笑的。

此外,由感覺産生的確據特別易變。當你感到平安和喜樂時,它們很快會受到突然的攻擊,然後你變得坐立不安和非常憂慮。最易變的要素,即最軟弱的肉體和最惡劣的環境,會使你的情緒起伏不停:有經驗的人,在他們反省到,那穩妥地被安置在他們心中微小的信賴時,就會越來越少考慮自己目前的情緒。信心可以領受 神賜給恩慈饒恕的方式,所以,信心會把救恩帶給信的人;但是憑感覺,憑熱衷於熱烈的祈求會使自己迷茫地産生一種不敢省察的希望,就像是跳興奮的狂熱信徒舞,必須靠它來支撐自己,這全部是一片混亂,就如波浪洶湧的海水,不能止息。感覺很容易從激昂和狂暴下降到不冷不熱,消沈,絕望和所有類似的捆綁。感覺就像一片烏雲和颳風的現象,在 神的永痧u理中是不可被信任的。現在讓我們再深入到下一步:

 

四、救恩本乎恩、是出於信心、不是出於自己

救恩,信心和整個恩典的工作一起,都不是出乎自己。

首先,它們不是我們先前該得的獎賞:它們亦不是對過去作出努力的獎賞。沒有一個非重生的人表現得非常的好,以致 神就理應給他更多的恩典,並賜給他永琲漸糽R;不然,這絕不是恩典,而是還債。給與我們的救恩不是我們賺得的。我們早先的生命遠離 神,而我們回到 神身邊的新生命永遠是得自不應得的憐憫,是 神白白賜給那些絕不配得的人的作爲。

這不是出於我們自己,以更深的意義,這不是出於我們原有的美德。救恩來自天父;絕不是內在發出的。永琲漸糽R能從死亡的枯骨發展而成嗎?有人敢跟我們說,信靠基督和新生命只是從我們心中本有的優良品性發展而成的;但是在這方面,他們就像他們的祖先撒旦那樣地自講一通。先生們,假如憤怒之子被留下培育,他們會越來越適合去魔鬼和牠的“天使”們要預備去的地方!你可以選擇成為非重生得救的人,用最高標準地接受教導;但這只會停留著,並且必定永遠停留著在死亡的罪中,除非有更大的能力來到把你拯救出來。恩典把奇異的種子放入心中。它不加增,並永久存在;它毀滅舊生命,生長新生命。在本性的狀態和恩典的狀態之間沒有連結:一個是黑暗,另一個是光明;一個是死亡,另一個是生命。當恩典臨到我們時,就像火把被拋進海洋,肯定會熄滅。如果火可以不可思議地挫敗洪水的泛瀾,它就甚至能夠在海洋的深處支配火和光,但這是虛無縹緲的事。

通過信心,並因著得救的恩典不是出於自己,即不是我們自己能力的結果,我們就該把救恩看作如同 神的創造,或旨意,或復活一樣,它肯定是一件神聖的作爲。在整個救恩過程的每一點,都適用這句話,“不是出於你自己”。從對追求救恩的最早意慾到依靠信心完全接受爲止,這永遠是出於 神而不是出於我們自己。人信 神這個信念,只是 神自己在人的靈魂內種下神聖生命的一個果子。

甚至因恩典得救的那個願望也不是出於自己,而是 神所賜的。論題的著重點就在這堙C人應當信基督:他有責任接受基督,因爲 神差遣耶穌基督做罪人的救贖主。但是人不信基督;他們寧可信別的也不願信靠 神的救贖者。除非聖靈勝過人的判斷力,約束人的意旨,不然人就沒有心意來信耶穌而得到永琲漸糽R。我要求任何一位得救的人回顧自己的轉變,並且解說這是如何發生的。你轉向基督,並信衪的名雖是你自己的行爲和事迹,但是甚麽使得你轉向衪的?甚麽神聖的力量把你從罪轉爲義?你是否把這特有的獎賞,歸功於你先存的品性,並你未悔改的老我所顯露出來的品性嗎?不,你得坦白承認,若沒有一股有權勢的能力感動激發你的意志,啓發你的理解,並且把你引領到十字架的跟前,你可能還是處於老我的情況中。我們心中感恩地承認這事實;必定是這樣的。通過信心而出乎恩典的救恩不是出於我們自己,我們沒有一個人會夢想到我們得到的榮耀是因我們自己的轉變,或者得到的恩典是從我們的本源湧流出的。

 

五、“你是靠著信心因著恩典而得救的;那不是出乎你自己:這是 神所賜的”

救恩可以被稱爲 Theodora,而每一個得救的靈魂可以取名 Dorothea ,那是同一辭句的另一形式。假如你增多你的辭彙,你就會擴大你的解說面;但是真正追究到源頭的救恩是包含在無法訴說的禮物中,即:免費和無限的愛和祝福。

救恩是 神所賜的禮物,它和工價正好相反。當一個人付另一個人工資時,他只是做了他該做的事;沒有人會爲此得到讚揚。但是我們爲得到的救恩讚美 神,因爲這不是付錢還債,而是白白的恩典。沒有一個人在地上或天上得到永生是因為他所作而得的:這是 神的禮物。我們說,“沒有一樣東西比禮物更不需花錢”。救恩是如此的聖潔,如此絕對的,並來自 神的禮物,沒有東西比它更不需花錢。 神賜禮物是因爲衪定意要給,這是按照莊嚴的經文,“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要憐憫誰就憐憫誰。”這段經文曾使很多人恨得咬牙切齒。你是完全有罪並被定罪的,尊貴的君王從你們中饒恕他立意要饒恕的人。這是他的尊貴的特權。他以恩典無限大的主權來拯救世人。

救恩是 神所賜的禮物,應這樣說,這和萬物生長的見解是相反的。救恩不是從內心天然産生的,它來自一個全新的境界,並由天父的手栽種在我們心中。救恩完全是 神所賜的。假如你得到的話,它就在那裡,完美無缺。你是否接受這份完美的禮物?有人說:“不;我要在我自己的工場製造它”。事實上,你不可能鑄造一個如此稀罕並昂貴的工件,耶穌基督甚至爲此灑上衪寶貴的鮮血。這裡有一件無縫的衣服,從頭至尾是都是完整的。它將遮蓋你並榮耀你,你要嗎?有人說:“不,我情願坐在織布機旁,織出我自己的衣服!”我說:“你是驕傲的傻瓜,你在織蜘蛛網;你織的是一個夢”。哦!但願你能白白的領受基督在十字架上宣佈要成全的禮物。

這是 神的禮物:即:它是永琱ㄦ尷滿A這和人贈送的禮物不同,人的禮物很快會消失。“我所給你的不是像世界所給的,”主耶穌說,假如主耶穌在此時給你救恩,你接受了,現在你就會永遠擁有。衪決不會再收回;假如衪不向你取回,有誰能這樣做?假如衪因著你的信心給你救恩,那你是在這樣的救恩下得到了拯救,因此你決不會滅亡,也沒有人能從衪手中把你奪走。但願我們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得到!阿們。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