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心吐意的禱告
經文:撒母耳記上第一章十二至十八節

哈拿回答說:“主啊,不是這樣。我是心裡愁苦的婦人,清酒濃酒都沒有喝,但在耶和華面前傾心吐意。”(撒上一:15)

哈拿是撒母耳的母親,而撒母耳是士師時代最後一位士師,又是列王時代第一位先知,著名的大衛王由他膏立。從這節經文可見哈拿是個十分敬虔而親近 神的母親。她向 神傾心吐意的祈求,是最動人的祈求,從她的求告中可知她跟 神十分親密, 神是那位讓她可以傾吐苦情的慈父。這不是表演敬虔的禱告,而是向知心朋友傾訴的禱告。

從前,福州的舊式大家庭,若家長去世,全家都得為他哀悼多日,妻妾兒媳,還要一面哭一面“訴”,以表示思念敬愛。曾有一個新作媳婦的死了家翁,她對家翁根本沒有感情,真不知怎樣為他哀訴,更何況不但要哭還要訴?於是她私下去請教母親,要怎樣哭訴才不失禮,便照著母親的教導哭得相當像樣。這媳婦的哭訴跟愛心一點關係也沒有,完全是表演,是按禮貌盡晚輩責任而已。

過了幾年,她自己的母親死了,她一聽到母親的死訊,就飲泣不止,悲痛欲絕,當然這次她用不著請教人家:我母親死了我應當怎樣哭訴?她這一次的悲痛才是真的從心裡面發出來的,不是禮貌上的表情,而是出於真情。

在 神家中學習事奉,除了學習技巧,更不可忽視追求生命的事奉。所謂“生命的事奉”就是內心敬愛 父神之真情流露,這種真情跟個人對 神的關係親切與否大有關聯。若不親切,哪裡有心聲的傾訴?就像那新媳婦對家翁根本沒有認識,怎麼流出真情的眼淚?但她對自己的母親可就大不相同了。

老祭司以利竟誤把哈拿在 神前傾訴的禱告以為是醉酒,是否可悲?這豈不是一聲震人心靈的警鐘,足以喚醒已經跟 父神疏遠了的 神家兒女們:是否已有很長時間沒有親近 父神了?弟兄姊妹們,如果你內心有許多苦衷,無法向 神傾訴,且對 神已經有陌生的感覺,原因是甚麼?是你疏遠了 父神,還是慈愛的 父神疏遠了你?

默記金句:

哈拿回答說:“主啊,不是這樣。我是心裡愁苦的婦人,清酒濃酒都沒有喝,但在耶和華面前傾心吐意。”(撒上一:15)

陳終道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