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一位盧先生的電郵問吳主光先生的答題.
一.沒有輪回轉世說,基督教就無法解釋人世間的不合理:為什麼有的人生下來就鐘鳴鼎食,而倒倒霉如老蘆者就得累斷脊樑,更倒霉的就得在青藏高原上受苦受難。佛教徒都知道,有人生來就享福,是因為人家前世積德。自己此生積夠德,下輩子就能投生成查爾斯王子。
筆者要反問盧先生,輪回轉世說真能解釋人世間的不合理嗎?就是因為今世積夠德,下輩子就能投生成查爾斯王子嗎?世間有多少個查爾斯王子?查爾斯王子就是最幸福的生活模式嗎?如果只思想這些問題就斷定那一個宗教信仰較為真確,這種態度實在是想要找一個「度身定造」,只為解決自己生活需要的神。若是這樣,倒不如找「阿拉丁神燈」的神更適合自己!為甚麼不思想一下像查爾斯王子那樣鬧婚變的人生是一個痛苦的人生,還是一個真正快樂的人生呢?為甚麼不想一想,在許多情況下,苦難對人會有益,因為能使人的生命更有意義呢?為甚麼不想一想,印度佛國和世上所有佛教國家(日本除外,卻吃了兩顆原子彈)都是最貧窮,最落後的國家呢?為甚麼不想一想,輪回成為禽獸的眾生又怎樣積德,使他們有再做人的機會呢?為甚麼不想一想,世上不吃素,不積德的人多得很,但世界人口卻爆炸,而許多動物卻頻臨絕種呢?你知道你所積的德,真能叫你在來世享福嗎?有誰來證明?你輪回轉世之後既然失去了你今生「自我特徵」的記憶,這樣與「不存在」有甚麼分別呢?你能否「回憶」你前世是誰,做過甚麼善惡的事,以致你認為可以解決許多人間不合理的問題呢?盧先生,尋求信仰真理不是靠推敲這些猜想性的問題的。基督教研究信仰從宇宙的來歷開始,思想到永恆將來有甚麼結局。因此,我們不介意人世間一點點貧富問題。聖經說:「我們這至暫至輕的痛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16-18)所以,找不到永生的佛教徒,要世世代代輪回轉世,不斷經歷生老病死,這才是痛苦呢!當日釋迦牟尼就是為要設法擺脫輪回之苦,才默想到差一點餓死。但他始終找不到答案,因為他不肯尋求神,只從自然界變化現象中尋找轉世的意義,方向一旦錯了,就注定了他的失敗。

二.(有了輪回轉世說),富人在作威作福時也心存忌憚,不但怕下輩子當牛作馬,而且還有可能遭「現世報」。基督教有這些東西麼?
輪回轉世說認為,作威作福的富人會有「現世報」,而沒有「現世報」的人卻在「來世當牛作馬」。為這一點,筆者曾經請教過一些有高深佛學知識的人士,問他們「誰來主持公平的輪回」?他們卻沒有一個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佛教原是無神主義的。雖然佛教是無神主義的,但是大乘佛教卻將小乘佛教改變,變成「滿天神佛」。然而這些「神佛」都不是神,因為他們都不能免於輪回厄運,終於由天道打下來,轉世入人道,或甚至禽獸道。據說,佛教所有神佛之中,能進入「涅槃」境界,不再輪回的,不知道有沒有一個!但是,基督教「沒有這些東西」,卻有一位造物主,一位全能全知的 神來為每一個人作公平的審判。一個人或善惡,決不能由一個無識無知的輪回機關來主持公平報應。若真的有這樣的一個機關,也得有一位全能全知的 神來控制這個機關才合理,不然,這個輪回機關怎能知道各人所作的是善是惡,從而判定這人該受何等的報應呢?聖經指出, 神就是愛, 神不願意人作惡以致永遠沉淪,所以常用苦難來提醒人要悔改,這樣的苦難就是所謂「現世報」了。倘若 神知道那人硬心不肯悔改, 神可能不再藉任何苦難來提醒他,讓他繼續作惡又享福。可是等他死後, 神就要對他公平審判,給他足足的報應。這豈不是比來世做牛做馬更有阻嚇作用?

三.基督教與佛教不同,基督教讓窮人看不到希望,讓富人沒有忌憚,這是它在中國永遠也打不過佛教的根本原因。
盧先生說這樣的話,不自覺地將自己顯為極度無知的人了。就如取笑太陽不會發光,海洋裡沒有水一樣,因為沒有看過聖經就武斷地批評基督教讓窮人看不到希望,讓富人沒有忌憚,卻不知聖經以關心貧窮人為最大的特色。例如,任何人一打開聖經就會發現, 神特別愛窮人,關心窮人,給窮人特別的照顧。因為主耶穌自己也降世為窮人,長大在最貧窮的拿撒勒,一生在窮人中傳道。若有富有人想要跟隨祂,祂總要他們變賣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然後才批准他們來跟隨祂。對於有錢人,祂說:「有錢人進天國,比駱駝穿過針的眼還要難」!祂又指出:將來在天國裡坐筵席的人,多半是瞎眼的,瘸腿的,討飯的貧窮人。請讀一讀雅各書,看看雅各怎樣說:「卑微的弟兄升高就該喜樂,富足的降卑,也該如此。因為他必要過去,如同草上的花一樣...凋謝...,那富足的人在他所行的事上也要這樣衰殘。」(雅1:9-11)或問,為甚麼基督教在中國「永遠打不過佛教」呢?這不是「打仗」的問題,而是佛教只在印度鄰近傳入中國,而基督教的傳教士在古時卻要步行四五年才能抵達中國的問題。再者,中國數千年來都落在貧窮之中,思想宗教信仰總離不開發財的奢望,於是就將本來極度貧窮的佛教也構想成為可以叫人發財的宗教。其實佛教自從由小乘變成大乘之後,就毫不介意隨著民間迷信觀念不斷變化,變成現今中國人所相信的,既不是佛教,也不是道教,只配稱為「民間信仰」。所以,任何一個人都應該察覺到,到廟裡去求簽問卦的人,不論是黑社會人物,不論走私販毒,不論賭徒騙徒,一律可以求問,只要添多少「香油」就是了。基督教確實在這方面「輸」了給佛教,因為基督教傳道口口聲聲指責罪人,若不悔改,絕對不會容讓他們洗禮成為基督徒。一個人一旦做了基督徒,教會絕對不容許他再賭博、行騙,或與罪人為伍。單單是這一點,基督教就「打」不過佛教了。然而,有良知的人都應該明白,阻止人犯罪的信仰才是真理,因為所相信的 神是一位至聖,不准人犯罪的 神。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