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有讀者來信問,進化論的精髓是「適者生存」,不能適應環境的便遭淘汰。地球每天都有生物因不能競爭而受淘汰,這種說法對不對?
「適者生存」這句話只表明不同的生物在同一個惡劣的環境下爭扎生存的時候,那些較為適應環境的生物就能生存下去;不能適應環境的,就要餓死,或被別的生物吞吃了。但是,這句話並未能解釋,從上古至今,多種不同的生物,因何在同一環境下不會進化變成相同的生物?反而仍然各從其類地發展下去?不錯,確實有一些生物絕了種,就像恐龍一樣,但是,我們從未看見那些可以生存下去的不同類「適者」,會在同一環境之下,漸漸進化成為同一種生物。再者,「適者生存」這句話也未能說明,誰叫那些生物懂得怎樣去「適應」惡劣的環境而繼續生存下去?他們憑甚麼本領,叫自己的身體生長出可以適應環境的結構和本能來?我們可以憑常理明白,人類在熱帶地區生存,可以適應猛烈陽光而皮膚變黑,在溫帶或寒帶生活的卻有較為白的皮膚,這是「適應能力」的理解。但是,我們從未見過適應高山生活而變成有翅膀的人,適應海邊生活而變成有鱗有翅的人。要「適應能力」推論成為「進化現象」其中實在欠缺太多證據和邏輯關係。進化論最困難的一點是絕對不能說出,最早萬物怎樣從「無」進化變成「有」,而物理學的熱力學第二定律卻證明這個宇宙是「有一個開始」的,將來也有一個「結束」。

二.該讀者來信謂進化論已經不再是個理論,而是像地球是球體一樣有根據的事實。這種說法對不對?
眾所週知,進化論不是一種「定律」,而是一種「推論」,是未經證實的,因為在諸多的推論之間,存在著許多「找不到的連繫推想」(missing links)。根據美國加州 Biola College 前生物系主任 Bolton Davidheiser 博士曾收集八十一位著名進化論學者的研究報告,對八十一類動物的進化史進行研究,一致認為動物的進化過程確實無法了解(參 Davidheiser 所著的 Evolution and Christian Faith 一書的第七章),例如:研究生命來源的 Ann H. Morgan 說:「我們不知道生命是如何開始的。」研究動物界的 Paul B. Wies 說:「動物最初而最重要的進化步驟較之植物的更難明白。」研究原生物的 Cleveland P. Hickman 說:「單細胞生物的祖先是甚麼,我們簡直不知道。」研究蜘蛛的 Willis J. Gretsch 說:「我們沒有證據可以知道蜘蛛是從那一種尚屬生存或已絕種的動物進化而來的。」研究昆蟲類的 Frank M. Carpenter 說:「對昆蟲來源的問題,化石中沒有任何證據可提供參考;我們所知的是最古的昆蟲並沒有改變其樣貌,或演變成為其他的節肢類動物。」研究魚類的 J. R. Norman 說:「魚類的來源是甚麼,地質化石的資料至今還無任何證據。」研究人類的 Roy Chapman Andrews 說:「我們人類真正的 Homo sapiens 在何處發生,還沒有普遍相同的見解。每一個專家都有他自己的意見,他們維護自己的意見就好像一些母親為保護自己的親生兒子而喋喋不休地與別人爭吵一樣。」美國著名的哈佛大學畢業的法學博士 Norman Macbeth ,執業律師數十年,到退休時,偶然讀到達爾文一百週年紀念冊,越讀越覺得不對勁,因為發現其中證據不足,理解錯誤,前後矛盾,於是他花了十年時間偵查許多進化論權威著作,最後寫成一本書名叫「 Darwin Retried : An Appeal to Reason 」,厚達一百七十頁,指出說:「假若需要在法庭上反對達爾文,我可以將他的案子推翻。」

三.這封來信中又提出,進化論是百多年來有無數的證據證明它是能夠描述生命演變過程的原則,是現代生物學和醫學的基石。它對人類有切身的意義,例如,病菌會隨環境變遷而進化,濫用抗生素會培殖出能抵抗抗生素的新一代病菌。
所謂有「無數證據證明」的生命演進過程原則,這句話說得太快了,因為將那些未得到證明的推想當作是「原則」的「證明」,這種說法本身已經是不科學的。拿「病菌會隨環境變遷而進化」這句話為例,讓我們來問,為甚麼已經進化了這麼高程度的人類,反而長期不能適應各種毒藥,而單細胞的病毒卻在下一代即能適應抗生素?如果人類由低等動物進化至今,是不是應該人類有更大的適應力才對呢?

四.這位讀者還認為,若果人人都能熟悉進化論的影響,而不是消極否定的話,對人類,對大自然都是件好事。
為進化論定論「對人類」是件好事,真是荒謬至極了。據我所知,進化論只為人類帶來道德走下坡,因為許多人淫行、裸體、強姦、獸姦、怪異性行為……,都是因為與禽獸看齊之故。不但如此,進化論又鼓勵一些無神的政權殺人如麻,因為認為那些人的思想成份不好,如同禽獸一樣而已,殺死他們就像殺死千萬隻雞一樣,沒有甚麼不妥當。進化論又禍害社會,因為教育人們「適者生存」,於是欺負弱小,就以為他們只不過「不適者不能生存」而已。進化論害人最慘的,是叫人相信沒有靈魂,如同禽獸沒有靈魂一樣,於是就反對所有宗教觀念,不惜以暴力壓逼宗教信仰,視一切與靈魂有關的為迷信,不肯正視現今科學和醫學界已經闖入研究靈界的領域,也不肯正視所有人類,不論文化先進或落後,都有宗教觀念,原因是人有靈魂,自然尋求靈界的 神。進化論不能解決的問題太多了,但迷信的人卻以之為反對宗教,反對靈魂,反對道德,反對傳統文化觀念的根據,豈不是極其荒謬的理論?

五.來信中更宣稱,反對進化論就等於把自達爾文以來千萬生物學家的畢生心血抹殺為「一套不可能出錯的廢話」。
這位讀者可能不知道,達爾文後來也信了耶穌的事實。有一次,達爾文來到南美洲的福受大可群島,在其中一個名叫米倫地島上發現文化程度極低的土人,他就以為發現了猴子與人類的過渡動物,於是大事宣傳得到人是猴子變來的證據。二十一年後,他再到那島時,島民已經被福音改變成為有高度文化的民族。他就大大稀奇地說:「我一向以為日本維新的速度是最大的奇事,想不到福音感化人的力量更為奇妙。」達爾文並沒有在任何其他動物中發現有文化,即使是最似人類又受人類長期教養的猿猴,也沒有一隻能真正吸收人類的文化,以致能流傳下去給其他猿猴的。於是他對基督教大大改觀,並在晚年之時,悔改信主,也捐款支持福音佈道的工作。一八八一年三月廿八日,他寫信給佈道會的負責人說:「貴會年報的報導十分吸引我,我認為集全世界傳道人所作的工,也及不上在米倫地島傳道人所作的偉大。」

六.現在我們有充足的證據,證明「進化論」的可能性和可信性,但如何證明 神創造人?
真的有充足的證據證明「進化論」可信嗎?據我們所知,「進化論」仍是屬於一種「推論」而已,還未正式被接納成為「定律」。「進化論」未能解決的問題既多又嚴重,例如:宇宙最早的「物質」怎樣從「無」進化成為「有」?但最近物理學的熱力學第二定律證明,宇宙有一個開始,將來也會結束;請問「進化論」學者之中,有那一位可以解說宇宙的「第一因」因何而產生?再者、「進化論」之所以反對「創造論」,因為他們認為一切都是自然現象,然而、熱力學第二定律告訴我們,一切自然現象都是「越變越亂」的,意思是「退化」而不是「進化」了,如果物種真的有「進化」現象,請問「進化」的動力從何而來呢?「進化論」學者不能不承認,這個宇宙充滿了「設計」,例如、人的眉毛為甚麼長在眼睛的上方,而不是長在下方?答案是「流汗之時可以擋住汗水不致傷到眼睛」;人的鼻子為甚麼向下不是向上?所有煙囪豈不都是向上的嗎?答案是「若向上,雨天就會裝滿了雨水了」;或問、西瓜為甚麼會知道我們喜歡吃那種味道,而故意「進化」成為西瓜讓我們來吃呢?答案是「 神這樣的設計,是要人類幫忙西瓜將種子傳播開去」摘。宇宙間佈滿了設計,這是任何人都不能抹煞的事實,然而我們要問,在熱力學第二定律「越變越亂」的原則下,怎可能會「進化」出如此奇妙的「設計」來呢?「進化論」學者花了多少金錢,多少時間和人力去訓練猴子和其他動物,教他們「穿衣」、「打字」、「拿刀叉」等等,然後說:「你們看,猴子果然學會了!證明猴子就是我們的祖先!」猴子真的學會嗎?據我們所知,猴子並沒有學會,猴子只知道如何得到食物,這是所有動物的本能;猴子知道要「穿衣」、「打字」、「拿刀叉」才會有東西吃,所以猴子才這樣做,牠們絕對不是真的學會了,不信的話,請「進化論」學者們將他們訓練過的猴子放回樹林去,看看這些猴子會不會教其他猴子「穿衣」、「打字」、「拿刀叉」!事實告訴我們,猴子和別的動物接觸人類已經許多千年了,猴子仍然沒有從人類學到半點文化,不然、為甚麼考古學家至今仍未發現過任何動物的文化?所發現的,全部都是人類的文化!筆者在此向任何「進化論」學者挑戰,如果有一天他們能叫一隻受過訓練的猴子教導其他未受過訓練的猴子學會「穿衣」、「打字」、「拿刀叉」的話,筆者就相信「進化論」是真理了。相反、我們看見任何最落後的土人,只要他們是人,他們就能從文明社會吸收文化,又能教其他土人,很快他們就進步,有他們的學院,有他們的社會組織,有他們的發明品等,因為他們都是 神照著自己形像創造的。

七.聖經中的神蹟明顯是違背自然律,對科學家來說,最難理解的是神蹟;信了主的人也難向他人解釋,例如你如何解釋「五餅二魚」與「物質不變定律」之間的關係?
「神蹟」就是「 神所行的奇蹟」,因此,問題不在「五餅二魚的神蹟」與「物質不變定律」之間的關係,乃在於到底有沒有 神存在?如果我們相信一位創造萬有的 神,這位 神既然創造了「時間」,祂自己當然不受時間限制;這位 神既然創造「空間」,祂自己當然也不受空間的限制,這樣、 神創造了「物質」,祂為甚麼要受「物質不變定律」這種祂創造出來的現象限制呢?試問,如果有一天你發明一部最先進的電腦,你會這麼傻,竟然連自己也受這部電腦控制你嗎? 神是「靈」,與「物質界」任何原則和事物都無關,當然更不受物質界所左右,所以 神能創造物質,也能行事淩駕於物質定律之上,這才是神蹟的意義。人類犯了一個極嚴重的幣病,就是以為自己是宇宙間最高的個體,於是就事事將「 神」拉下來與自己平輩去「質問」 神,為何這樣,為何那樣?他們不知道自己所知的很有限,所能接觸到的領域也很有限;智力有限,所能了解的事情也很有限。他們往往以為凡自己所不知的,所不能了解的,就絕對不是真理,絕對不存在的。請問二百年前有沒有人相信有飛機存在呢?憑那時候人類的智慧和領悟力,絕不能明白飛機飛於天空的可能;再請問、二百年後的人會不會同樣指著今天我們這時代的人說:「1998年代的人類絕對不可能領會我們的事物」?如果會,豈不是說今天我們全人類的智慧仍然很幼稚,不明白和不了解的事物實在很多嗎?更何況是 神的事情呢?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