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位讀者清水來信問,佛經之中,諸如觀法華經,均有經文述及類似基督教聖經所記載「浪子回頭的故事」,情節相同約為百分之九十以上,究竟「耶」與「釋」是否持同一「理」?
相信浪子回頭的故事,普天下各國皆有,因此佛教經書也有類似的故事不足為奇。只是,筆者絕對不相信,佛教經書所載的浪子回頭故事,竟然與聖經所載的,類同程度達百分之九十以上。請問佛經所說的浪子回頭故事,有沒有說明那浪子預備了五句話向父親道歉,及至見到父親之時,他只說了四句,缺了那句「請你把我當作雇工罷」?(路15:18-19比對15:21)基督教的福音是說, 神收納罪人為「兒子」,不是「雇工」。所以,那浪子的父親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代表因悔改而被接納稱義),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代表得權柄做兒女,正如約翰福音1:12所說:凡接待祂〔主耶穌〕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 神的兒女),把鞋穿在他的腳上(代表今後所走的路和生活環境都改變了。信主的人都有相同的改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快樂(意思是招聚親友,一同快樂,讓父親和浪子都有機會作見證。父親作的見證是「這個兒子是失而又得」;浪子作的見證是「我(真像)死而復活」。 神為每一個悔改信主的人也有相同的快樂)。」再者,請問佛經所載浪子的故事有沒有說明那浪子的兄長不肯進到屋裡去與父親和回頭的浪子一同快樂?主耶穌藉這「小器」的兄長來比喻猶太人,指出他們不肯接納回頭信主得救的外邦人。所以,如果佛經所載的故事,真的也有記載這些道理,那就有可能「同出一源」了。

二.一位自稱基督徒的莊金應先生來信問,基督教中人常將信佛當作傳播福音的大障礙,皆因將一些民間傳統的行為、迷信算在佛教的頭上,因而定之為「教義混亂,迷信落後,消極厭世」,引來筆戰。其實基佛之爭非常無謂。……何以不能兼收並蓄……,以致不能相容?為何不能和平共存?(因問題太長,恕編者加以簡化刪略)
這是極多人對「基佛之爭」的極大誤會。要知道,以勸人為善來說,基督教和佛教從來沒有任何爭論;以服務社會來說,我們之間也沒有爭拗;以民主平等來說,大家都是宗教的一種,我們向來都是和平共存的;以信仰自由來說,我們彼此也沒有用過甚麼武力或不公平的手段來逼對方放棄自己的信仰;以傳教的自由來說,兩者均有全部國家法律所賦與的自由來傳教;以人權來說,佛教徒怎樣有人權,基督徒也怎樣有人權;以言論自由來說,佛教可以用甚麼方式來說話,基督教也可以用甚麼方式來說話………。筆者是說,基督教與佛教之間,向來都是和平的,都是共存的,都是彼此尊重的。可是,如果你要問:「到底有沒有 神?到底天上只有一位 神,還是滿天神佛?」「來世究竟是輪迴或是天堂地獄?」「人得救的辦法是靠功德,還是靠耶穌代罪的恩典?」……等問題,基督教和佛教都有不同的說法。請問讀者你可以不可以對佛教說,何必爭執,不如你們也接受「創造天地的獨一真 神罷!」你可以不可以對基督徒說,何必爭論,不如你們也相信滿天神佛罷?你想他們會怎樣回答?你想你這樣問,基督徒和佛教徒會怎樣看你這個人?你想這樣一句話就可以做兩個截然不同的宗教的和事老嗎?請問你明白「真理」是甚麼?會有兩個「不同而相反的真理」嗎?你可以有兩個父親嗎?我們基督徒只認創造天地萬物的 神為「天父」,是獨一的,其他的必不是我們的「天父」,你認為我們為分辨誰是我們真正的天父而爭論是多此一舉嗎?如果閣下真是這樣想,讓我告訴你,你「愚不可及」。

三.「在『那一位是真 神』小冊的第37頁,您說觀音等佛教的神與佛,都不是以愛世人為目標,但據我所知,佛家的神的確有為人捨命捨血的例子。例如:如來佛祖看見一隻老鷹要啄食一個嬰孩,他很好心腸,立即命令那鷹不要啄食無辜的嬰孩,並把自己的肉一片一片割下來,餵老鷹吃。請問他的做法豈不也是為愛世人而犧牲自己嗎?
筆者認為這故事本身不值得相信,一來、如來佛應該有法力趕走那隻如此兇殘的老鷹才對,為甚麼還要用自己的肉來養活這個吃人的老鷹(魔鬼)呢?二來、如果如來佛不趕走它,也可以用其他食物來餵老鷹,用不著用自己的肉來餵老鷹,這豈不是很愚拙的行為嗎?三來、如來佛因為相信輪迴,才不敢殺那老鷹,反而割自己的肉給老鷹吃,這種行動不純萃是為愛,也有為自己可以輪迴得更好的成份在內;四來、主耶穌在十字上捨命,純萃是為擔當世人的罪而死,其中完全沒有半點為自己的成份,乃是完全為愛那些不可愛的罪人而死,這樣的愛、不知勝過為一個「無辜的嬰孩而割肉」多少倍,結果如來佛沒有為那嬰孩而死,他乃是為吃了討回來不潔淨的豬肉,生赤痢病而死的。

四.如果有一個「人」自稱是「 神」,寫了一本書說自己如何愛世人,又把自己的兒子為世人犧牲掉,那麼我們又怎樣知道他不是「 神」,而是「人」呢?
如果你所說那個把兒子為世人犧牲掉的原來是「人」,不是「 神」,我們就要指出、他不但是「人」,而且還是「大傻人」,是「精神病者」,因為稍為正常「人」都不會這樣做,既不能救世人,也白白的犧牲了自己的兒子。如果你所說那個把兒子為世人犧牲掉的真是「 神」,而不是「人」,這樣就不同了, 神知道、祂的兒子犧牲了還會復活過來,而且、祂又知道祂這樣愛世人,必定會感動一些肯悔改的人離開罪惡,歸向祂,成為祂的兒女。所以你在問題裡假設聖經是「人」寫的,這樣的錯設,是沒有足夠理由支持的。第一、你憑何理由假設聖經是「人」寫的呢?如果要這樣假設,也得先找到多少聖經是人寫的證據才能作出有效的假設,不然、這樣的假設絕不能成立。我們研究聖經,發現其中有極多的預言都已經應驗了,而且聖經從古至今,經過千萬學者研究,都證實是 神的啟示,我們怎能憑空假設是人寫的呢?第二、即使我們假設聖經是由一個人寫的,那個人既能騙盡古今中外千萬學者,必是絕頂聰明的人了,但他竟然把自己的兒犧牲掉,換來世人的攻擊,侮辱,和譏誚,這人必是絕頂的愚拙;這樣、絕頂聰明和絕頂愚拙的行徑由同一個人做出來,會有可能嗎?

五.在「那一位是真 神呢?」第40至41頁,你寫「很多宗教救人的辦法都不公平」,因為如果那宗教要人付出多少代價才能拯救他的話,那麼、有人連一元也沒有,付不起代價;也沒有讀過書,無法念經;附近又沒有教會或廟宇可以朝聖參拜,那麼、難道只因為這些不方便,就失去得救的機會嗎?」現在讓我反過來問,那些買不到食物而餓死的人也聽不到福音;那些沒有讀過書的人,連你所寫的福音小冊子都看不懂;那個地區沒有教會,或因病重不能到教會去,因而聽不到福音,豈不是同樣不能得救,同樣不公平嗎?
問題所指那個「買不到食物而餓死的人」,或「沒有讀過書的人」,或「病重不能到教會去的人」,設若、他們臨死前想要找一個可以救他的宗教,你以為應該介紹他認識那一個宗教呢?如果你介紹他「佛教」,或其他靠「功德自救的宗教」,他會說:「我快死了,我那裡可以履行這些宗教所要求的條件呢?」但你若介紹他「信耶穌」,不用他做任何事來換取救恩,他會說:「連我這個甚麼都不能作的人,也有機會得救嗎?那真好了,我有機會得救了。」我們就是憑這一點說、「很多宗教拯救人的辦法都不公平,只有信耶穌的救法最公平。」這是「比較性」的說法,意思是說、如果我們將所有宗教的「救人辦法」拿來作一個比較,我們會發現,其他宗教的救人辦法都有「藉功德自救」的成份在內,既然是「藉功德自救」,就必須靠人自己作出的一點努力才能得救,這一點努,可能是念經,可能是做善事,可能是朝聖,可能是履行甚麼拜祭規條等等,但是、他們沒有考慮到,這些要求,對某一些人(例如有錢人,有學問的人等)來說、是方便的,是不成問題的;但對於另一批人(例如窮人,無學問的人等)來說,就不方便,甚至是沒有機會,因此、凡以功德自救的辦法,筆者都認為「不夠公平」。可是、以「信耶穌」的救法來說,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因為這救法完全不靠人自己積的「功德」,乃靠 神白白的「恩典」,所以 神將「救恩」設計到人人機會均等為原則,不論貧富,不論愚人才子,不論好人壞人,只要「肯」悔改,「肯」信主,就有機會得救了。聖經將「信」的定義,等同與「願意」,或「承認」,或「接納」;這幾個詞的意思都不是「付出」代價,而是「接受」恩典。任何人、只要「願意」接受,就可以得救;然而、相信沒有一個人可以說「不公平,因為我不能『願意』呀!」怎會呢?只要你有一口氣尚存,你還可以「願意」。但我們要注意,我們雖然說這救法「最公平」,卻不等於說「連一點應該有的反應表示」都不需要,最低限度,「信耶穌」的人還要表示悔改,和離開罪惡,好證明他是真心「信」才可以。我們根據聖經的解釋,如果有一個人肯「真心信」, 神知道了, 神就會安排這人遇到「福音」,使他有機會「信」,使他仍有均等的機會。這樣、以宗教比較來說,我們認為基督教的救法「最公平」。

六.聞說,有一些基督教著名的牧師也認為信佛也可以得救,如同那個普世著名的天主教德克蘭修女的意見一樣,請問是否這樣?
不能!!雖然有一些世界著名的宗教領袖人物這樣說,但他們的名望和權威若與聖經的權威相比,他們的意見都等於零。請看保羅在聖經中責備加拉太教會竟然接受了「別的福音」。保羅指出其實不是福音,是有人將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因此保羅嚴厲地責備他們說:「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受咒詛;我們已經說了,現在又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受咒詛。」(加1:8-9)根據這段經文,不要說某大牧師或天主教著名的德克蘭修女這樣說,即使是保羅自己或是天使這樣說,都要受咒詛,因為他們傳講錯謬的道理。

我們研究這段經文的上下文,就知道所謂「更改了的福音」,其實是有人將猶太教的割禮加插入福音裡面,認為信耶穌未必能得救,必須要加上受割禮才能得救。這樣說來,更改了的福音若與佛教的道理相比,雖然這更改了的福音只不過是改了少許,但與佛教的道理卻是風馬牛不相及,完全不同;在保羅看來,改更了的福音尚且當受咒詛,何況主張佛教也可以叫人得救?佛教本來是無神主義,後來變成滿天神佛;基督教的福音卻認為只有一位 神,而且又指出,「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佛教相信六道輪迴,認為人死後會投胎轉世再做人,或做鬼,或做禽獸,或成仙;基督教卻認為人死後罪人要到地獄去,肯悔改信靠主耶穌為救主的就可以到天堂去。佛教不相信有救主拯救人脫離罪和死這回事,只相信人靠功德自救;基督教相信人人都不能自救,只有靠 神的恩典相信耶穌基督代替我們受死,我們才可以得救。佛教不吃肉,不殺生;基督教可以吃肉,在舊約時代還要殺生來獻祭。請看,佛教與基督教不但完全不相同,而且在多方面教義更是相反,邏輯告訴我們,兩者只能有一個對,另外一個必定是錯的,這樣怎可能說信耶穌和信佛都可以得救?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