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主教教皇向全世界道歉一事,基督教應否接納?
教皇今次為天主教教會在過往曾經做過的錯事向全世界道歉,故然是好事。若出於誠意,應該接納。但是,我們不禁要問,到底背後有甚麼因素,促使教皇在這個時刻向全世界的人道歉?為甚麼道歉不是發生在一九六二至六七年的第二次梵蒂崗會議?或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屠殺猶太人之後?筆者認為今次教皇公開道歉,很有可能是為要重建「神聖羅馬帝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未爆發之前,教皇滿以為德國的希特拉會成功吞併整個歐洲而成為全歐的統治者,因此,他趁機會討好希特拉,不但沒有阻止希特拉屠殺猶太人,還處處表示支持和合作。研究教皇此舉,不外是想要與希特拉合力重組已經解體幾百年的「神聖羅馬帝國」而已。原來古羅馬帝國並沒有滅亡的日子,它只不過是被許多分封王爭權而漸漸將之瓜分了。後來天主教教皇鼓勵歐洲列國聯合起來,組織十字架東征,想要從回教徒手中奪回巴勒斯旦聖地。這樣的歐洲聯盟,由一位選出來代表俗世最高權力的國王,與代表屬靈最高權力的教皇,聯合起來就是所謂「神聖羅馬帝國」了。天主教當時能夠叫歐洲列國服在他的統治之下,就是因為教皇能調十字軍,就是歐洲聯軍,將不服天主教的國家消滅。據悉,德國在三十年宗教戰爭中死了全國一半人口。德國南部和法國南部,有兩派與天主教不同信仰的民族,就被十字軍滅族了,只剩下極少數人逃上阿爾卑斯山上,直到近代才敢出來露面。可是,馬丁路德和後來不斷產生的宗教改革,影響歐洲列國漸漸放棄國教觀念,也逼使「神聖羅馬帝國」解體,天主教也因而失去意大利半島整個北部,只留下一個梵蒂崗小城而已。天主教念念不忘重組「神聖羅馬帝國」,既然與希特拉合作不成功,現在就籌備與將來的歐洲聯邦總統合作。因為今天的天主教光景已經低落到有史以來最低的地步,大量天主教徒流失,聖職人員也越來越缺少。為了爭扎求存,天主教在本世紀先與基督教談判聯合,繼而與東政教談判聯合。如今教皇眼見歐洲列國聯盟快要成功,不能不及早準備好,發動宗教大合一運動,好得到所有宗教支持,讓他日後可以重坐「神聖羅馬帝國」之「皇后」寶座。因此,教皇在過往這三幾十年間,已經用了許多力量,先推動「教會大合一運動」,繼而推動「宗教大合一運動」。如果教皇能成為所有宗教的「大哥」,他就可以有足夠的「籌碼」與未來的歐洲聯邦總統談判,重組「神聖羅馬帝國」了。其實天主教教皇今次向全世界道歉,從反面來看,正是自己打自己咀巴,公開承認「十字軍的罪行」、「異端裁判所殺人過千萬的罪行」、「屠殺猶太人和支持希特拉的罪行」。按天主教的教理,教皇不能這麼簡單說句道歉就可以洗清罪名的,他最低限度要廢除「教皇無誤權」、「天主教以外無救恩」、「天特會議對基督教發出過百條的咒詛」、「在教義上修改,公開表示過往的信念是錯的」……等等,才算是真正有誠意的道歉。

二. Nancy Cheung 太太來電問:為甚麼你們說天主教是「大淫婦」呢?我受不了這個侮辱!
多謝張太來電詢問,您這種態度已經表明你是一個尋求真理的人了,這是我們最高興見到的。要知道,尋求「真理」的後果,很難避免揭發「假理」;「假理」被揭發了,一向支持「假理」的人當然會有一點難受。不過、我們希望張太明白,我們不是在「人身攻擊」,反之、我們乃是出於「一片愛心」去挽救受「假理」誤導的人,以免他們沉淪不能得救。雖然、人人都看自己所信的為「真理」,異己所持的信念為「假理」,好像彼此針鋒相對,大傷和氣,但勇於這樣互相比較,「真理」就尋到了。要知道、「真理」只能由「不怕比較,不忌批評」才尋到;若事事拿「自尊心受傷」來作擋箭牌,那只是一種逃避的態度而已。筆者到處求人「救我脫離基督教」,只要有人能提出基督教所信的是「假理」,我一定會放棄基督教,改信更合理的宗教。倘若有一天我遇見一個人對我說:「吳主光,你現在這個父親原來是個大賊,他在你出生之時,殺死了你父親和母親,然後將你抱走,你知道嗎?」我絕對不會單單為他說這句話傷了我和我父親的關係掩耳不聽,我會追問個究竟,尤其是如果他能提出許多證據,我更會詳細考察,看看是否屬實,然後才判斷他是否在惡意中傷我,還是於出好心的忠告。因為如果事情屬實、我不但不會怪責他,我反而要多謝他。同樣的、我勸張太不要單單為「宗教自尊」似乎受到傷害而塞耳不聽,你倒要冷靜詳細研究,天主教是不是聖經所說的「大淫婦」,因為如果你信錯了,你的結局是「永遠沉淪」,非常可怕!到底天主教是不是「大淫婦」? Dave Hunt 所著的「 A Woman Rides The Beast 」這本書有非常詳細交待,你可以到任何基督教的書室訂購,他們必定會為你找到這本書。如果天主教不是有極大的錯謬,何來馬丁路德、加爾文、慈運理,和成千上百的宗教改革家起來、冒生命的危險提出改革天主教呢?何來歐洲各國打三十年仗,死了無數人的性命,為要爭脫羅馬天主教的轄制呢?由宗教改革至今,已經四百七十多年了,基督教已經成為世上最先進國家和極多科學家的信仰,難道這些人所信的完全是無理取鬧的嗎?聖經慣常將「教會」比喻為基督的妻子,但啟示錄指出、那「大淫婦」(變節的『妻子』)與列國的君王「行淫」,試問世上還有那一個教會,像天主教一樣,一直強調「政教合一」,又在千多年黑暗時期裡,組成「神聖羅馬帝國」,並且與「神聖羅馬帝國」的「大帝」結合,活像「丈夫」與「妻子」一樣?聖經指出這「大淫婦」喝醉了「聖徒的血」,試問歷史上千千萬萬基督徒,因為不肯相信天主教的教義而被天主教處死,豈不是鐵一般的證據,證明她就是大淫婦嗎?天主教單單在西班牙一個國家內,就殺了六百萬基督徒;在法國和德國南部,又殺了一百一十萬基督徒;十字軍成了教皇的「御林軍」,在八次東征之中、殺回教徒和不同信仰的人千百萬,就是他們現在所拜的「聖女貞德」,也是他們親手燒死的,這些歷史事實,豈容忽視?聖經又形容「大淫婦」成了「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試問世上還有那一個教會,廣泛地與印度教會,回教,佛教,喇麻教,猶太教,鍚克教,東正教,基督教……等聯合,彼此接納,共同為世界祈禱的呢?那一天張太你在聚會中所看的那套影片,就是由一群離開了天主教的神父和修女合作拍成的,他們現在都離開了天主教,並且很熱心又憑愛心告訴所有天主教徒,天主教的教義錯在那裡,他們若不是找到真憑實據,怎會倒過來勸人離開天主教呢?如果我們指出天主教的錯謬是虛構的,我願意作任何方式的公開道歉。但張太要明白,天主教的錯謬、不是一言兩語可以說得盡的,你實在需要客觀一點,花點時間去細心研究,才能尋得「真理」;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們隨時都歡喜與你詳談。

三.天主教豈不是同拜一位 神,同有一本聖經嗎?何必互相攻擊呢?
天主教拜同一位 神,這一點是對了;天主教有同一本聖經,這一點也對了,但可惜、「 神的話語」,就是聖經,他們並不尊重,他們竟將最基本的「十誡」改變了,將第二誡「不可拜偶像」刪除,然後將最後一誡分割成為兩誡,補足十誡,以圖欺騙人。不但如此、天主教在歷史上一直將聖經上了鎖鏈,不准信徒頌讀,千多年來、數以千萬計讀聖經,高舉聖經的基督徒、就是為此而被天主教的「異端裁判所」判罪和燒死,只是到了近代,因為基督教大量印製聖經,又廣泛地到處鼓勵人們研讀聖經,聖經已經到了如同「水銀瀉地」的地步,天主教才不得已准許她的信徒讀聖經,但仍然不准他們解釋聖經。再者、天主教為了對抗聖經,故意將「遺傳」和「教皇公佈的信條」提升為「信仰最高的權威」,所以、如果我們質問他們「煉獄」、「嬰兒洗禮」、「聖母馬利亞無原罪成胎」、「馬利亞升天」、「念珠」、「告解禮」、「功德觀念」、「教皇無誤」……等教義,是根據何經何典?他們就引據「遺傳」和「教皇公佈的信條」作為根據,因為他們知道這些教義都是聖經沒有記載的。現在請問讀者、天主教同敬拜一同 神,但 神所說的話卻不被尊重,反以人間的遺傳和教皇有誤的信條來代替 神的話,這樣算得上是同敬拜,同事奉一位 神嗎?在歷史上,天主教以武力「攻擊殺害」我們這些屬 神的人,又在1545年舉行的「梵蒂崗第二次會議」中,通過超過一百條「咒詛」來對付不肯跟隨他們錯謬的基督徒,如今、我們只將歷史事實和真理說出來,我們就成了「攻擊天主教」的人嗎?為甚麼天主教不為殺死千萬基督徒道歉半句話呢?為甚麼他們到如今仍然堅持「梵帝崗第二次會議」那一百多條「咒詛」,而沒有人說天主教攻擊我們呢?

四.其實「條條大道通羅馬」,信甚麼宗教又有甚麼分別呢?何必斤斤計較呢?
如果真是「條條大道通羅馬」,我們就真的不必介意走那一條大道了,讀者要問良心,是不是真的「條條大道通羅馬」?如果你不走迷路,或丟進大海裡,那就真是奇怪了。再者、如果每一個宗教都是教人不要偷,不要騙,我們就真的不要介意信那一個宗教;但如今各宗教的教義並不是這麼簡單,各宗教均強調如何能叫自己的靈魂得著拯救,如何能尋得一位真 神的問題,這些關係如此重要的問題,豈能容許半點錯謬?好比一個人想要尋回自己失散的父親,怎可能隨便找一個,或認為人人都可以做自己的父親呢?聖經告訴我們,創造萬有的 神原是我們靈魂的天父,我們必須與祂恢復父子的關係才能得救,才能進入天國,因此、我們必須拒絕凡與聖經衝突的任何宗教,不然、我們必然走迷了,認賊作父,以魔鬼撒但為 神。讀者應該明白,人人都可以從常理推想到,只有斤斤計較的醫生才是好醫生,認為樣樣藥都有效的醫生一定是庸醫;只有斤斤計較的律師才是好律師,認為「條條大道通羅馬」的律師一定個糊塗蟲;只有斤斤計較的人才能尋到真理,為「自尊」而隨便以假為真的,只會自欺欺人。我們在此憑愛心,又誠懇地告訴讀者,「真理」只有一個,「 神」只有一位,「救法」只有一條,我們不是攻擊你的宗教,而是逼切地關心你,才這樣提醒你。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