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爾文生平
一.出生與成長

生於宗教改革的時代

加爾文在1509年7月10日生於法國比卡地的諾陽( Noyon, Picardy ),當加爾文出生時,馬丁路德已經廿五歲了,加爾文是宗教改革的第二代領袖。當他略為懂事時,改教運動已在歐洲風起雲湧。

宗教改革不是某個中央統籌、有計劃部署的運動,而是在一個思想風潮的蔓延影響下,由各地的神職人員或信徒自發興起的,因此,每個地方的宗教改革都是由一位或數位領袖帶領完成的。德國的宗教改革由馬丁路德和墨蘭頓推動,蘇黎世( Zurich )的領袖是慈運理( Huldreich Zwingli ,1484-1531),在施塔斯堡( Strasbourg )是布塞珥( MartinBucer ,1491-1551),在巴塞爾( Basle )是厄科蘭巴丟( J.Oecolampadius ,1482-1531),在日內瓦則是法惹勒( GuillaumeFarel ,1489-1565)和本課要說的加爾文。這些改教者之間並不存在任何組織上的聯繫,但在改教者思想上有許多雷同處,他們個人的神學取向直接地影響了當地更正教的發展面貌。

良好的背景與學習

加爾文出身於一個頗富裕的家庭,有頗不錯的成長環境。他的父親( Gerard Calvin )在本城教會擔任主教的書記。父親一心要培育他成為教士,在他十二歲那年,便利用教會的「聖俸」(資助學額)把他送到巴黎讀書。他先後在馬其學院( College de la Marche )和蒙太居學院( College de Montaigu )就讀,修習哲學和辯證學等人文學科,作為讀神學的預備。

在此期間,加爾文讀了不少奧古斯丁( Augustine ,354-430)和伯納多( Bernard of Clairvaux ,1090-1153)的著作,對他日後的思想有顯著的影響。不過,由於宗教改革運動對教會的負面影響,加上法律專業更易賺錢,父親改變心意,他令他捨棄神學而專攻法律,加爾文並非一個執著己見的人,對父親更是順服和敬畏有加,於是在1527年轉到奧爾良學院( University of Orleans )和部日學院( University of Bourges )讀法律,法律的研究培養了加爾文的分析和組織能力。由始至終,加爾文未曾進入神學教育的殿堂,沒有接受正式的神學訓練。

1531年,加爾文的父親去世,他得以擺脫父親的期望,轉回巴黎,在霍地學院( College Fortet )修讀人文學科,特別是希臘文和希伯來文,這是他最喜愛的科目。

 

二.從皈依到涉足改教運動

突然的皈依

加爾文生平最大的轉捩點是1530年前後,當時,加爾文正在巴黎讀書,認同宗教改革運動,接受更正教思想。由於他自己沒有明言在甚麼時候作出這樣的轉變,學者至今仍無法達致一個公論,一般估計為1527至1534年。

據加爾文在其《詩篇註釋》自序的自述,他的宗教信仰曾經歷一次突然的皈依( sudden conversion ),從而發現教皇制度的迷信性質,並且否定大公教會的神職人員制度、對傳統的過分高舉,和對彌撒及聖禮等看法。不過,由於加爾文是個循規蹈矩的人,信仰態度保守而執著,對新生事物是不可能一下子便接受下來的,因此,他的皈依可能是經歷一個較長時間的轉化,逐漸形成的。

在加爾文讀書的時候,路德思想已經在各地流播,他應曾片斷地接觸路德著作;也肯定聽聞路德和慈運理在1529年召開的馬堡( Marburg )會議中,企圖協調雙方的宗教改革思想的分歧,但至終無法在聖餐問題上取得共識的故事。因此,加爾文在此時期受路德思想影響,是毫無疑問的。不過,促成加爾文思想轉變的最主要因素,是他自行閱讀聖經,從而經歷 神話語的大能(他多次提到聖經的這種改造生命的能力)。

捲入改教運動

1533年11月1日,加爾文的一位好友確克( Nicolas Cop )被委任為大學的院長,在就職禮的講道中,確克引述宗教改革先驅伊拉斯姆對登山寶訓的解釋的若干觀點,將新宗教與舊宗教作一對照,被認為是鼓吹路德主義的思想,這就使加爾文被捲進宗教改革運動的旋渦中。確克低估了這篇講章所煽起的反對浪潮,他的講道觸怒了反對宗教改革的政府和教會人士,因此,確克被控為傳播異端,當局懸賞三百法郎通緝他。為了逃避被逮捕的命運,他與加爾文被迫逃亡到國外(加爾文由朋友用繩子從窗戶把他放出,他裝成一園丁逃往城外)。為甚麼此事會牽連到加爾文的頭上來呢?除了因著他是確克的好朋友外,有說這篇講章事實上是由他代筆的,故他逃不掉這個責任。

加爾文首先逃回家鄉,然後才輾轉在1535年前往瑞士巴塞爾( Basel )。由於那時加爾文已皈依及涉足改革運動,他決定不再從事人文科學的研究,轉而認真探究宗教改革的思想,特別是改教的神學理據。他開始廣泛的聖經和神學研究,並著手撰寫他的名著《基督教要義》( The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

 

三.成為改教領袖

《基督教要義》問世

1536年3月,也就是加爾文二十六歲那年,《基督教要義》的初稿面世。它是一本篇幅不長的教義總綱,加爾文刻意以簡單的手法,同信徒陳述更正教的教義,這書的出版及風行奠定他對更正教神學的貢獻。

加爾文撰寫這書的首要目的是護教。因為他目睹法國的更正教思想極其混亂,人們無法分別出甚麼是改教者的正確信仰,甚麼是重洗派(在加爾文眼中)過激的反政府與反社會的觀點,故對宗教改革有許多偏差的傳言。加爾文極欲釐訂一套更正教的教義,為其賦予正確的神學身分,藉以掃除社會上的誤解和恐慌。他將這本書連同一封信呈獻給法國國王,期望法王能以較仁慈和公正的態度來對待更正教。不過,除了護教以外,教導信徒也是加爾文撰寫本書的另一個關懷,他也希望為那些飢渴尋求真道的信徒提供一本簡易的信仰手冊。

加爾文在日後不斷將《基督教要義》擴充修訂。1541年首個修正版面世。1559年三度修訂,這是第五版的《基督教要義》。從他先後撰述並增補達二十三年之久,可見他對此書的重視,不過,他至終沒有對他在年輕時所擬定的教義作過任何重大的更改(換言之,加爾文的神學框架和基本觀點在二十六歲那年便已確定了)。

在日內瓦投身改教運動

1530年,此書出版的那一年,加爾文開始他的歐洲之旅,他先到意大利,折返法國,然後打算重回施塔斯堡或巴塞爾,但因戰爭的爆發,最後他去了日內瓦。

日內瓦位於瑞士西南,人口約有三萬人,主要語言為法語,是一個堅固的城邦( City stated )〔城邦是以單一的城市作為小型國家,有獨立的自治政府及市議會,由市議會管理整個城市〕。在加爾文踏足這個小城邦那年的5月21日,市議會剛通過接納宗教改革,廢止天主教的彌撤,以聖經來作為崇拜的基礎。

由於舊有的宗教與道德規範解體,而新的制度又未曾建立,社會變得失衡混亂,問題重重,那時在日內瓦市議會擔任領導官員( leading minister )的法惹勒(比加爾文年長二十歲),早於1532年便到日內瓦,以客卿身分推動當地的宗教改革。他自知無法控制日內瓦的局面,得知加爾文路過後,乃親往拜訪,要求他留下協助宗教改革。

加爾文最初只打算在日內瓦停留一睌,他也沒有在某個地方實際推動宗教改革的抱負,故拒絕法惹勒所請。法惹勒嚴詞責備他:「我實在對你說,在 神這一方面,如果你拒絕在這婸P我們作 神的工作, 神要咒詛你;因為你以求學作口實來棄絕我們,你把自己放在 神之上」,聲言他若拒絕順服 神此時的呼召及祂全備的安排,必定招來 神的咒詛。在這樣的壓力下,加爾文終於接受了法惹勒的邀請,成為日內瓦教會的領銜牧者和學者。

在法惹勒的鼓勵下,加爾文著手草擬教會典章,制定日內瓦教會的組織及法規。他是讀法律出身的,起草這些條文並無任何困難處;不過,因著他的思想較為清晰嚴謹,不願意對複雜多元的現實作出妥協調適,或以模糊字句含混過去,故他所起草的條文(如禁止跳舞、關閉賭場等)要獲得公眾認同接受,並不容易。那些出於追求個人自由而支持宗教改革的人文主義者,對他要求執行教會紀律以保持教會純潔的做法深惡痛絕,他們特別不接受加爾文禁止道德有虧者領聖餐的明文規定,乃鼓動群眾反對他。最後,市議會召開緊急會議,迫令加爾文和法惹勒在三天之內離開日內瓦。

1538年復活節,加爾文被迫逃往德國西南部的施塔斯堡( Strassburg )。

在施塔斯堡的日子

由於施塔斯堡急需一位牧者,當地的改教領袖布塞珥便邀請加爾文出任聖工,加爾文拒絕這個邀請有十週之久,最後,布塞珥便仿效法惹勒的策略來威脅他,對他說,如果他拒絕,「 神會知道怎樣來尋找祂悖逆之僕,尤如祂找到約拿一樣」,加爾文再次覺得有 神的手加在他身上,於是便出任牧師一職。

施塔斯堡的改教領袖布塞珥是一位偉大的神學家,既秉持路德的主要思想,亦兼容慈運理派與重洗派的某些看法。加爾文受布塞珥的影響甚大,有說他是在此時期才隨從布塞珥正式且有系統地修習神學;不過,對加爾文而言,最寶貴的莫過於親眼看到布塞珥如何處理教會和社會的事務,執中持平地推動一個城市的改教工作。加爾文除了在布塞珥所主持的一所學院中任教外,也負責牧養當地一個法國人的更正教信徒群體。期間他與一位孀居的重洗派信徒愛麗( Idelette de Bure )結婚。

有一日加爾文悶坐斗室,正值路德的同工墨蘭頓( Melanchthon )到訪,他說了一句笑談:「我看加爾文是想太太了!」加爾文默認他曾經這樣想過,他生性怕羞膽小,所以請求法惹勒作月老。及至法惹勒問他的條件如何時,他說:「我不像那些瘋狂式的求愛者,甚至他們的手一與女人接觸,連她們的錯誤之點也擁抱接受,女人所吸引我的唯一美德就是貞節、親切、不挑三弄四、儉樸、肯對我的健康表示忍耐。」經過幾次的說媒,但都沒有撮合,最後他在1541年8月與本教會的一位寡婦愛麗( Idelette de Bure )結婚,婚後生下一子名雅各,但不幸數日後死去。1549年,愛麗離世,加爾文後來沒有再結婚。

重返日內瓦

日內瓦在與天主教會脫離關係後,長期處於無序的狀態中。社會和教會的秩序都無法建立;加上瑞士城邦處於列強環伺之下,信奉天主教的城邦欲將日內瓦重新納入天主教的陣營之內,製造許多有關改教運動破壞社會和人心的不利傳言,整個城市經常處在恐慌和混亂中。在宗教方面,那些善於與權貴妥協、個人道德操守卻不佳的牧者佔據了教會的高位,招來許多反對之聲,不少有名望的人甚至拒絕從這些人手申領取聖餐;他們積極呼籲讓加爾文和法惹勒重返日內瓦,撥亂反正,匡復教會和社會的秩序。

在加爾文離開日內瓦後,一位樞機主教沙杜里多寫了一封公開信給日內瓦的議會和人民,批評改教者的動機並不純正,並鼓動他們重投天主教的懷抱。加爾文輾轉得到這封信的抄本,乃寫了《答沙杜里多書》以作反駁,書中激烈地抨擊天主教會所存在的罪惡。

1540年9月市議會委託一位會員派代表到施塔斯堡,要「設法敦請加爾文牧師重歸日內瓦」,幾經掙扎後,加爾文才順服這個他深信來自 神的決定,重返日內瓦,領導教會的重建工作,一直到1564年逝世為止。

加爾文的健康一百不佳,每天只吃一頓飯,每晚只睡四小時;才三十歲便開始疾病纏身,五十歲後更形惡化,最後在五十四歲辭世。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