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爾文神學--- 神論
一.三一論

 神論是加爾文神學思想的關鍵。我們讀《基督教要義》,會發現他基本上是按照聖父、聖子、聖靈這三一論,將全書分為四大部分(聖靈論包括了卷三和卷四)來闡述。加爾文在第一卷第十三章論及三一論思想,他指出 神的屬性是屬靈且不可量度的, 神雖然充滿於世間,但人的遲鈍和懶惰使人只能注視塵世,雖然我們可能會聽見 神的聲音,但這聲音並不是 神自己。「因為稍有才智的人,誰不知道 神和我們談話,隱約含糊地,像乳母慣於對嬰兒談話一般呢?」因此,我們了解 神時並不能夠清楚地知道 神一切的細節。

為了給整個受造物更加親密地認識祂, 神清楚地啟示了祂自己三位格的存在,三個位格有著不可互相交換的屬性,而且三個位格是對相互的關係而言:「父是子與靈的父、子是父與靈的子、靈是父與子的靈」。

 二. 神的絕對主權

主權的絕對性

加爾文是一個有理性的思想家。他著重系統。他深信在聖經中必有一中心的真理,有一基本原則,一切聖經真理均以此原則為主幹。他認為聖經的一切教訓如同車輪,乃有一軸心,加爾文發掘的這中心真理就是 神的主權。

加爾文在強調人的無能時,也非常強調 神的全能。對加爾文來說,他認為研究 神的所有屬性(例如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都不是太重要的。 神是怎樣的 神,祂有多偉大多無限,跟我們有甚麼關係呢?我們唯一要知道的是,以耶穌基督為主,這才與我們有最切身的關係。因此,抽空地討論 神的屬性,根本毫無意義,試問 神能否造出一塊連祂自己也抬不起的石頭,跟我們的生命有何關連?但倘若我們認真看待耶穌基督是主這個真理,我們的生命就有嶄新的改變。加爾文認為 神最重要的屬性是:祂是一位有絕對主權( absolute sovereignty )的 神,祂統管萬物,掌管人類的歷史。

加爾文的神學是以三一論為架構的。聖父論關連到世界的被造,基督論關乎人論、罪論和救贖論,聖靈論則與基督徒的成聖、教會論和末世論有關。加爾文強調 神是宇宙萬有和人類歷史的主,祂的作為彰顯祂的本質,祂是一切的一切。

加爾文在聖經中發現許多留意有關神性的名詞(如全能的 神、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等),他仔細考察有如洪水、十災與尼布甲尼撒的降卑等歷史事件,又特別注意到以下諸聖經章節(申三23;四35;書十一20;詩九十九1、2;箴十六9;賽十11;但二44;徒十七28;羅九21;弗一11),他就發現聖經屢次著重了 神的主權,因此,他指出「 神乃眾善之源」並為「治理萬物者」。在他教導日內瓦市民的問答中他寫道:「 神將萬事置於祂的權能之下;所以祂以護理之工管理世界;憑己意制定萬事,本著自己看為好的治理眾生。」

為了闡述此項基本原理,加爾文與失掉 神主權真理的天主教對抗。天主教說人得救雖然靠恩典和基督的贖罪,可是人對於自己的得救也有所貢獻;路德則回到奧古斯丁與保羅的教訓,說:「不是的,人對於得救的事毫無貢獻。人是藉恩因信而得救。」因此信義宗的基本原理就是唯獨「因信稱義」。加爾文在天主教關於救恩的嚴重錯誤上卻有更深入的觀察,他指出救恩乃是 神的工作,惟獨是 神的工作。假如人在他得救的事上有所貢獻,算為自己的功勞,那他就被抬舉到與 神同等的地位,他也就得了 神當得的榮耀。為了反抗此項虛偽,加爾文特別強調 神的主權,他說:「人若不覺得他在凡事上虧欠 神...... 神對於他乃是眾善之源,除祂以外別無可求,人就總無法願意順服 神,向 神投降」。基本的真理乃是 神的主權。

  神主權的性質

a)此主權是有計畫的

 神的主權並不是武斷、反覆無常的(人突然大叫會否嚇 神一跳)。祂有一永遠的定旨( decree ),祂按著祂「心中的思念」行作萬事(詩卅三11),並且這主權亦受 神的智慧、公義與聖潔的限制。

b)此主權以慈愛與恩典為根基

 神不是一個蠻橫的暴君,祂沒有權勢的慾望與轄制別人的意圖。祂以熱愛對待祂所造的人,祂用無限的能力供給他們的需要。祂的慈愛與恩典在祂賜給人的一般祝福並特別在賜下祂的兒子上有充分的表顯, 神愛的最大禮物就是賜下祂的獨生子為世人捨命。

c)此主權是不受限制,是絕對的

包括 神一切的道德受造者(即人類與天使)、歷史的程序(詩四十六篇),與自然界( 神的主權是不能被破壞的,例子:魔鬼破壞創造?)。

d)此主權並不取消人的責任

 神的統治權達雖然無微不致(你們的頭髮都被數過,若沒有 神旨意的許可,連一隻麻雀都不曾落在地上),但人不能因此就忽略自己的責任,反而,人應該按其理性判斷當選擇的道路。加爾文引用箴言十六9:「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主指引他的腳步」, 神自永恆所命定的旨意並不妨礙我們照 神的旨意為自己籌劃辦事。加爾文說:「如果有人離棄正路……他不能說他錯誤是因他未能作好;反而言之,他乃是眾惡之因,並應自己負完全責任」。

 三. 神的護理

從 神的主權,自然推論到祂的護理( providence )。

 神的護理觀念在加爾文的思想中佔有非常顯要的位置,他在相信世界是由 神創造之餘,更認定世界仍由祂所掌管。他斷然拒絕日後(啟蒙時期)那種「自然 神論」( Deism )的觀念---認為 神在創造世界,為其設定軌跡和注入動力以後,便任由它自動運轉。 神既然從無中創造萬有,祂便不能須臾( so yue )離開世界,否則世界將復歸無有。 神用祂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萬有常在祂的執掌、保守及護理之中。歷史的每個時刻、宇宙的每個片段,都有 神的恩典,也得靠賴 神的恩典。人的犯罪不能破壞 神的計劃,但 神卻能使壞事變為好事。

加爾文所提倡的預定論,與他的護理觀有密切的關係。人若拒絕 神預定了人間一切的說法,在某程度上乃否定了祂對世界的管轄權力。例如不少人便倡言 神只決定了歷史發展的大力向,至於具體細節卻仍未有定案,需要由人開創,為其賦予內容;更有人主張人是與 神一起創造歷史( co-creation )。加爾文不能接受以上的觀點,他相信 神早已經構畫了整個歷史的劇本,並且無時無刻不是這齣戲的導演,我們每個人不過是按本子演出的演員罷了。

 

返回屬靈文章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