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戴德生死於中國,距今已有八十五年了,由他一手創立的中國內地會,也有一百二十五年歷史。《戴德生───摯愛中華》的出版。正適逢中國內地會的周年紀念。內地會承接戴德生的熱誠,要把靠主得救的福音傳遍中國。戴德生所持的宗旨,也一直成爲內地會的特色:倚靠 神的信實;把福音帶給從未聽過的人,並與他們認同;教導信徒及訓練他們的領袖。

戴德生離世後,「中國的屬靈需要和呼求」,成爲不斷的挑戰,在西方國家裡深深震撼一些熱心事主的年輕人。他們熟知愛主的代價。耶魯大學的布頓(Borden)爲了對抗回教在中國西北部的擴展,不惜遠赴內地,但仍未踏足神州,已客死埃及了。與此同時,身兼工程師和音樂家的費沙(J. O. Fraser),爲著在中國西南邊境的黎族當中推展福音,不斷禱告,爲當地教會的增長奠下基石。1934年,年輕的史丹(Johnand Betty Stam)夫婦在毛澤東長征初期,壯烈殉道,揭開中國教會日後在農業合作化、大躍進及文化大革命期間,受火般試煉的壯烈序幕。

中國教會的增長和發展,真叫人驚歎。1900年,中國共有十萬名信徒,短短五十年間,人數竟有七倍增長(總數超過七十萬人)。偉大的屬靈領袖如宋尚節、王明道、楊紹唐,倪柝聲和計志文紛紛冒起。學生起來參與福音事工,中國人民也組織自己的宣教隊伍。日本侵華及二次大戰期間,很多傳教士都遭受打擊,中國內地會的總部也被迫暫時由上海遷往遠離長江的重慶。煙臺學校的所有師生,也全送進集中營裡。老師卻引領我們高唱: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雅各的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詩四十六1、7)

與父母分隔五年,我們更加領受 神是可信的。

然而更大的考驗尚未來臨。四十年代末期,共軍大舉南下,並取得節節勝利。正如湯菲莉(Phyllis Thompson)在她所著的《不願撤退的中國》(China: The Reluctant Exodus)中,悲痛地描寫道:1949年至1952年間,內地會每位成員均被迫離開中國,正如八十六年前戴德生在伯萊墩(Brighton)海灘一樣,中國內地會各領袖聚集在英國的邦茂夫(Boumemonth),一起懇求 神的引領。他們順服 神的旨意,以無比的信心,再次作出重大的決定。

內地會決定重新部署每位宣教士的崗位,更招納新血,向東亞一帶進發。從星加坡的新總部開始,目標包括日本、臺灣、香港、菲津賓、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本士及印度,日後更擴展至越南、老撻、柬埔寨及朝鮮,因爲在這些國家,莊稼已熟,作工的時間卻少。

中國門戶緊閉政策,令很多東南亞國家對任何與「中國」有關的事情,都嚴加防範,經歷無數歲月的中國內地會,也改稱爲「海外基督使團」(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海外基督使團的策略,是在最短時間內,把福音傳給東亞數以百萬計的人民,就是在每個地方建立教會,然後透過這些教會,把福音帶給當地居民。倘若當地已有教會,它便嘗試設立公堂,否則仍然是集中爲福音開荒,建立地方教會。

海外基督使團採用雙管齊下的方法。商業發達的亞洲大城市,固然是出擊的據點,因爲這些城市聚集了很多的政府官員、學生及工人;另一方面,他們也關顧一些備受忽略及人迹罕至的部族,深入東亞不毛之地。文字工作成爲他們溝通的橋梁,聖經被譯成當地文字。基本神學教育、出版及派發基督徒刊物,成爲每個工場的首要工作。「使團J在泰國郊區,提供廣泛的醫療服務,先後建立三間醫院及推行預防麻瘋的計劃,後來更積極參與難民工作。此外,「使團」亦在菲律賓推行社區發展計劃。在日本則致力酒徒康復,而在臺北及曼谷,工作對象就是妓女。

1965年是海外基督使團的百周年紀念,也爲他們邁進二十一世紀定下方位。「使團」發現東亞一帶的地方教會已發展得相當成熟,爲此欣喜萬分。然而「使團」並不就此滿足,他們更希望借著聯絡各教會,建立主內真正的合一。多個東亞國家都有宣教界像,紛紛成立委員會,差派宣教士到各地去。今天,已經成立了八個這類的國家委員會。此外,海外基督使團又和印度福音宣教組織建立了美好的聯繫,該組織已差派數位宣教士到泰國,與「使團」攜手事主。

海外基督使團的發展相當穩定,逐漸成爲東西兩地信徒的交彙處,一同並肩爲主作工,順服 神的呼召。雖然這個屬靈團契只在萌芽階段,但我們曉得在 神的引領下,萬事皆可成。

戴德生立志與中國人民同享基督,這亦成爲中國內地會八十五年來的異像,熱情絲毫未減。可是莊稼的主看見時機到了,在五十年代初期,把整個內地會連根拔起,卻把福音種子散播到東亞每個角落。二十一世紀快將來臨, 神再呼召海外基督使團爲福音開拓新疆界,將福音傳到東亞地區。千萬離鄉別井的人,渴望在回到他們的家鄉時,那些聽過福音的人已成爲基督徒了。另一方面,雖然很多國家都限制傳教士入境,卻仍然歡迎「專業人士」。海外基督使團也看准這個機會,作出應變。

與此同時,海外基督使團仍不忘中國人民。我們還牢牢記著我們的前身就是中國內地會。打從「不得不撤退」起,我們已向舉世教會呼籲,請他們爲中國的弟兄姊妹禱告,透過廣播和供應聖經及各種基督教刊物,傳揚福音,並栽培千千萬萬初信的信徒。然而海外基督使團,無意沿用當年中國內地會的模式,在中國重建福音基地,只是盼望向中國的弟兄妹妹學習,服事中國教會,各方協助他們,竭力事主。事實上,中國還有數以百萬計人民,包括少數民族,仍然未聞福音。

戴德生八十五年來,經歷 神的信實,爲他一生記下了叫人讚歎的見證。海外基督使團同樣經歷 神的信實,在革命期間、大戰時期及無數動蕩的日子中,「使團」得與 神同在,屹立不倒,繼續經歷 神的權能、供應及保守。 神沒有改變。

《戴德生───摯愛中華》裡所述有關作門徒的功課,並非單單適用於個人或個別組織。它們都是萬古常新,每位信主的人,無論學生、在職的、受雇的或雇主,都同樣可以學習。關鍵在於我們是否願意行出來。

戴紹曾

海外基督使團總主任

一九八九年夏

星加坡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