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道上
戴德生和祝恩賜在上海繼續他們的宣教工作。他們在城內及鄉郊四處佈道,派發福音單張。過了數周,他們仍不知道何時才可以返回寧波,又或者需要跟隨大隊離開中國,總得視戰局而定。他們聽聞中國傳道會又差遣了三名傳教士前來上海,但不知道差會何來足夠的經濟支援。

到了二月底,寧波的局勢似乎平靜下來了,巴格爾來信說官吏和居民都很友善。所以大部分家眷都返回寧波,只有戴德生、祝恩賜夫婦及高富夫人還留在上海。他記述道:「主把我們帶到這裡來,還沒有叫我們回去,所以我們只好留下,等候衪的帶領。」

戴德生發覺自己愈來愈想念瑪莉亞。他寫道:「我真渴望與自己所愛、所信任的人毫攔阻地互相溝通。」得到祝恩賜夫婦的鼓勵,他終於鼓起勇氣,在3月21日寫了一封信給瑪莉亞。這封信已經不存,但他在信中向瑪莉亞表露了愛意,請求瑪莉亞讓他有更多機會認識她,同時盼望日後可以與她成婚。他也懇求她不要立即拒絕,因這會使他難受和痛苦。最後他說如果她不能接受他的愛意,就請她把信燒掉。依照當時英國的社會習慣,戴德生也寫了一封信給他的長輩高富牧師,表白他對瑪莉亞的感情,並說他已向瑪莉亞求婚。

4月8日清晨,瑪莉亞正在寧波的學校裡忙碌工作,高富夫人推門而進,手上拿著一封信。信封上的筆迹很陌生,她猜不出是誰寄來的。她沒有立刻把信打開,預算稍後才讀。當她回到房中,拆開信封,才知是戴德生的來信。

她一邊讀,一邊有著不能置信的感覺,好像她的禱告已蒙應允。跟著,她立刻跑去告知姊姊寶麗娜。

姊姊說:「那真好極了,恭喜你!」

瑪莉亞又告訴歐德絲女土。

「我想你不會接受他的愛意吧?」歐女士板著臉說。

當瑪莉亞暗示這可能性時,歐女士說:「我們最好先寫信給譚恩(Tarn)先生,請他查查戴先生的爲人怎樣。」

住在倫敦的譚恩先生是瑪莉亞的姨父,也是她合法的監護人。

歐德絲女士繼續說道:「你一定要回信給戴德生,拒絕他的求婚,並且叫他以後不要再提這事了。你自己也要完全忘掉它。」

瑪莉亞實在左右爲難。在法律上,她無需聽從歐德絲女士的意見,但她顯然也不願逆這位長者。雖然歐女士性格專橫,什麽事都要管,但她多年來照顧瑪莉亞,所以很受瑪莉亞的尊敬和愛戴。高富夫人十分同情她,不過仍是勸她服從歐女士。

「我覺得歐德絲女士待你如母親一般,雖然你有自己的想法,但你不能完全背逆她,否則你心裡總不是味兒。」

歐德絲女士還親自寫信給譚恩先生,對戴德生極盡低毀。瑪莉亞也寫了一封信給姨父姨母,表白她對戴德生的感情,並希望他們同意她倆的婚事。但信還沒有寄出,歐女士已托寶麗娜轉達她的不滿,要她不要把信寄出。

瑪莉亞反復思想和祈禱,不知如何回復戴德生。按她本人的心意,當然希望說些鼓勵的話,但看來歐女士定會先把信過目。爲了尊重她,她的復信便得直截了當的拒絕他。

最後的定稿實在是一篇傑作。無論用字遣辭或說明立場和意向,都小心翼翼,字裡行間暗示了多重意思。

發信日期是1857年4月16日,內文如下:

親愛的戴先生:

高富夫人上周4月8日交來3月21日大禮。信中充滿基督的愛心,很是感謝。

你在信中提出之事,我懇切地放在禱告之中,誠摯地求詢主的旨意,並憑衪意行。我絕不願意給你帶來痛苦,但我只能按著 神的帶領復信予你。我清楚覺得我有責任拒絕你的求婚。然而,請你不要以爲我輕率從事,或者不體會你對我的愛意。其實我極之尊重你的一番好意(但責任所在,只能敬謝不敏),絕不想令你難堪。

我想我應該把此事告知歐德絲女士及妹姊,還有送信給我的高富夫人,除此之外,無人知情。我希望除了我的親人,以及你想告知的人外,不再向人提及此事。在我復信後,我會按照尊意,把來信燒掉。

戴先生,我向來待你如主內的弟兄,門徒怎樣彼此相待,我希望也能照樣待你,但可不能要求更多。我請求你以後不要再提此事,因爲我的回復仍是一樣。你可從信內的字裡行間,曉得我沒有輕率地拒絕你。對於其他非主內的人,我會乾脆回絕,不會這般委婉。願救主耶穌賜你豐富的恩惠,也使你成爲別人的祝福;又願你作衪榮耀的器皿,引領衆多靈魂得救,在基督再來之日得著快樂的冠冕。

主內

瑪莉亞.戴雅上

這樣的信能否通過檢查呢?信中說「門徒彼此相待」,意即彼此相愛。她是請求他不要再提此事,而非不准他提起,爲戴德生留了餘地,讓他日後可以舊事重提。戴德生能明白這些暗示嗎?能否知道她是「責任所在」,必須服從歐德蘭女士呢?

這封信果然通過了歐女士的檢查,順利來到身在上海的戴德生手中。信寄出後,瑪莉亞的心情,如她所述:「我覺得我不能想望什麽,惟有把事情全交在 神的手裡,求衪按著衪的心意而行。」

戴德生在五月初收到瑪莉亞的復信。他反復閱讀,看出瑪莉亞模棱兩可的立場。不過從字面看,信中至少表明了不要再提此事,可見目前並不適宜。「他懷疑信中的隱晦及含糊,可能與歐德絲女士有關。」

這個曲折的愛情故事還未有何進展之前,有一件事尚待解決。1857年5月29日,就在戴德生二十五歲生日過後一禮拜,他向中國傳道會請辭。他以前已多次暗示,因爲差會常常不能如期發薪,而且時有短缺。最使戴德生不滿的,是差會以借貸來維持會務,有違聖經的教訓。此外,差會也禁止屬下的傳教士在外工作來幫補收入,使戴德生更添一重障礙。

他在荷爾和倫敦時,已證驗了 神必回答他的禱告,供應他一切所需,而且每以穆勒爲榜樣,借此激勵自己。現在,他會再次根據這些原則過活。他對差會說:「若主賜福你們,帶領你們給我任何指引、金錢或其他東西,我盼望是從衪那裡領受,使我向衪感恩,並向你們致謝。」數天後,祝恩賜也向中國傳道會請辭。他們的辭職是在雙方協定和相當友好的氣氛下達成。

經過了很長時間的反省與禱告,戴德生和祝恩賜決定留在條約口岸一起工作。他們想先組織一個中國基督徒的團契,訓練有才幹的華人基督徒,鼓勵他們向同胞傳道。於是他們把資源集合起來,住在一起,共用金錢,就像一個家庭一樣。他們預備回到寧波去,一方面和巴格爾醫生同工,一方面建立華人教會,訓練工人。

6月7日,他們接到消息:三位中國傳道會的傳教土───侯爾(Charles Hall)。侯爾太太和麥麗芙(Magrath)小姐───經過了六個月的航程,現已抵達黃浦江口。戴德生和祝恩賜立刻趕到碼頭迎接他們。經過一周的準備,一行人便齊赴寧波。到達目的地後,候爾夫婦和麥麗芙小姐暫時住在巴格爾醫生座落於租界旁的家中,而祝恩賜全家和戴德生則搬進陸賜牧師在鹽門附近的舊房子。

由於瑪莉亞信上的話印像猶新,戴德生儘量避免和她見面。而瑪莉亞也儘量不去探望她的老朋友祝恩賜夫人,恐怕會碰到和祝家同住的那位青年。戴德生和祝恩賜跟隨 神的呼召,埋首於佈道工作中,預備離開寧波數天,到附近的鄉村傳教。

一切尚算平靜,但當祝恩賜夫人請瑪莉亞在戴德生和她丈夫離家期間,搬去幫助她做探訪工作,而且陪伴她時,麻煩便産生了。瑪莉亞一定在歐德絲女士面前提到戴德生和祝家同住,所以歐德絲聽見祝夫人的邀請,便怒不可遏,立刻跑去跟她理論。

「我不想瑪莉亞陪你探訪。」她蠻不講理地說道:「而且,讓我告訴你,我知道戴德生先生曾向她示愛,我卻強烈反對。我請你不要爲這兩個青年人製造機會。最後,請你答應不把我今天說的話告知戴德生。」

好一個祝恩賜夫人。她雖然勉爲其難地答應不去蓄意撮合兩人,因爲恐怕歐德絲女士會完全禁止瑪莉亞和她來往;但鼓起勇氣向這位強橫的女士說:「你說的話,我不能不告知戴先生。同時,我也要告訴你,你這樣干涉兩個年輕人的戀愛,實在太過分了。」

之後,祝夫人把事情的始末一一告訴戴德生。他才確實知道瑪莉亞拒絕他,並非她的本意。

歐德絲小姐更探望高富太太,要求她答允不爲他們兩人撮合。

戴德生決定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親自拜訪歐德絲小姐,跟她傾談一下。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