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麵包與水到牛排和酒
清晨醒來,戴德生已身在倫敦的泰晤士河上。上到艙面眺望,海水如一面磨鏡,映照著滿天的霞彩。中午,船泊於倫敦南畔碼頭。戴德生從碼頭步行到蘇豪區教堂街(Church Street)的魯弗士宿舍(Mr Ruffles’ Boarding House),那兒靠近沙特土伯裡街(Shaftesbury Avenue),赫治文舅舅也住在那裡。舅父在家中是很受歡迎的,人緣好,又聰明,而且最會講故事,可借有點「俗氣」。

舅父在宿舍門口迎接他,並且安頓他住在隔鄰的房間。他沒有閑情去聽戴德生「多祈禱求主引導」等話,只想著如何通過朋友的介紹,爲戴德生找到一份醫務所的工作。

戴德生的表兄弟湯姆(即在赫迪醫生處工作的約翰表弟的兄弟),住在離魯弗士宿舍不遠的甸恩街(Dean Street)。爲了減輕負擔,湯姆願意搬來與戴德生同住,戴德生當然欣然接納。湯姆並非基督徒,看見戴德生讀聖經和跪下祈禱,並且常常談論宗教問題,頗感奇怪。

安頓下來後,戴德生立刻到中國佈道會去,他們需要他的母親及赫迪醫生爲他寫推薦信。

戴德生對母親說:「關於我得救與否,或有沒有誠意到中國去傳道,又或者是否適合作傳教士,都請您坦白直言。請您不要從母親的立場去寫,任何人在作出如此重要的決定時,都需要坦率的意見。」

兩封推薦信都收到了。兩禮拜後,中國傳道會的幹事柏德(Charles Bird)通知戴德生,從下周一開始,他可以在威乍浦(White Chapel)的倫敦醫院學習,費用由中國傳道會承擔。

由宿舍到醫院,戴德生每天需要步行四里之遙,由蘇豪區開始,過何爾本(Holborn),經過晨早驅趕牛群到史密夫斐德(Smithfield)市集的人群,上勒蓋德山(Ludgate Hill),從聖保羅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的樹蔭影下走過,再沿齊賽街(Cheapside),過阿蓋德路(Aldgate Road)’才到這位於威乍浦路(White Chapel Road)的倫敦醫院。他的四周是十九世紀中葉倫敦市的聲色氣息:石砌的街道上手推車轆轆的車聲、擾攘的人聲,街邊叫賣著熱騰騰的馬鈴薯,還有長著大鬍子的猶太人叫賣著舊衣,以及穿著大紅衣的街邊女郎……。

他在清晨的散步來到倫敦醫院的牌樓下便結束了。倫敦醫院相當大,可容納三百名病人。但這時生病並不好受,在一般情況下,只用火酒作爲麻醉劑。做手術時,病人要不是被縛在床上,就是由助理人員緊緊地按著,戴德生時常聽到病人發出痛楚的呼叫。有時又聽到震栗人心的警鐘鳴聲。(如果病人掙扎得厲害,就會鳴鍾要求更多人來幫助。)

「我喜歡聽見病人的呼喊。」一位老醫生說。病人可能覺得恐怖,但對於醫生來說,病人的呼喊正表示他們仍然生存。

戴德生的生活非常儉樸。每天晚上步行回家途中,他都買一大條麵包,分成兩半。一半作晚餐,留著另一半作早餐。每日清晨,他不用早餐便出門,走了一段路,需要停下來休息時,才吃麵包。午餐通常是幾個蘋果。雖然吃得不多,但戴德生仍告訴母親他身體很好,有時甚至說自己胖起來呢!當然,他也相信這樣說是「靠著豐富的想像力」。

在他搬來幾禮拜之後,戴德生以前的房東太太芬冶夫人寫信來請他幫助。她的丈夫芬治是個船長,以往曾請求戴德生每月替他到船務公司領薪,再把一部分薪金寄給住在荷爾的芬治夫人。現在芬治夫人寫信請求戴德生速把薪金寄去,由於戴德生醫院裡的工作甚忙,晚上又得溫習功課,準備考試,所以他把自己的錢先寄給荷爾的芬治太太,預算稍後才到船務公司去領取芬治的工錢。然而,當他後來到船務公司時,船公司的書記卻告訴他一個壞消息。

「芬治船長丟下他的船走了。我們相信他去了採金。」

「這便麻煩了。我已經把錢墊出來,我知道芬治太太是無力償還的。」

「我也爲你難過,」書記說:「但我只能按章辦事,恕我愛莫能助。」

戴德生一再提醒自己凡事倚靠 神,只要信,不要怕。

當天晚上,他整理筆記,用針把一些活頁縫在一起,但一不小心,針刺傷了手指。不過戴德生很快就把此事置於腦後。

第二天,在醫院中作解剖實習時,由於死者是患猩紅熱致死的,病菌會從傷口傳染,因此大家都小心翼翼。戴德生也參與解剖的工作,但他忘記昨天晚上他的手指刺傷了。

早上還未過去,戴德生已經感到極其疲乏。在巡查病房時,他突然感到很不舒服,立刻跑出病房。他覺得昏暈,喝了一杯冷水後,才稍覺好轉。便繼續學習。然而身體愈來愈不舒服,下午上課時連鉛筆也拿不穩。到第二節課,他覺得整條右臂和右邊身子都極爲疼痛。

他回到手術房,把自己在屍體上進行解剖的部分包紮好,放回儀器,對手術科的指導醫生說:「我不知道身子出了什麽毛病。」然後,他把各種症狀告知醫生。

醫生說:「事情明顯不過。你一定在解剖時弄傷了,因而染上熱毒。」

「不可能的,我很小心。沒有劃破和割傷皮膚。」

「但你一定是弄傷了。」

醫生仔細檢查戴德生的手,但毫無發現。突然間,戴德生記起昨晚被針刺傷手指的事。

他問:「昨天被針刺了一下,會不會有影響?」

「那就是了,快叫車送你回家後,打點你的後事吧!」醫生說:「你已經是個死人!」

「除非我弄錯了,我還要到中國工作呢!我不能死;但如果我真不能康復,我也欣然期望和我主在一起。」

「說得很好。但現在你立刻叫一輛車,儘快回家去。你的時間所餘無多,再過一陣你就不能處理你的事務了!」

戴德生還想步行回家,但不久即感乏力,不得不叫了一部馬車送自己回蘇豪區。回到屋裡,他吩咐僕人給他一點熱開水,同時苦口婆心地勸他信主,真真正正是臨死贈言了。之後,他用水洗頭,又大力刺那受傷的手指,嘗試把一些毒血榨出來。但痛楚愈來愈強烈,他終於昏倒不省人事。

他醒轉時,已身在床上,赫治文舅舅在他身旁,他已派人去請醫生。

戴德生說:「我想我已病入膏肓,非藥物所能救的了,而且我也不願花這麽多的錢。」

「別胡說。」舅舅說:「醫藥費由我來付!」

赫治文舅舅的醫生替戴德生檢查後,說:「如果你平時沒有暴飲暴食,或許可以熬過去。但若你多喝啤酒及那類東西,你就沒有希望了。」

「還好」。戴德生說:「如果清苦的生活對此有幫助,我生還的機會遠勝他人。數月以來,我都只吃麵包和喝清水,我覺得這有助我讀書溫習。」

「但現在不同了,」醫生說:「你現在需要體力,因爲還有一場艱苦的搏鬥。你應每天喝一瓶葡萄酒,儘量多吃牛排」

當然,戴德生不可能有錢買這些酒和肉,但赫治文舅父聽從醫生的吩咐,替他買來,並且監督著這個外甥的飲食,毫不放鬆。

有一天,醫生來到,看見戴德生坐在沙發椅上。他發現戴德生竟然不用幫扶,就可以獨自下樓,感到非常驚異。

他對戴德生說:「現在如果你能夠旅行的話,最好到郊外調養一下。儘量抛開事情,直至你恢復健康和體力。如果太早回復工作,後果會不堪設想。」

醫生離開之後,戴德生躺在沙發椅上,感到筋疲力竭。他開始祈禱:

「親愛的 神,我一直刻意避免把自己的需要告訴別人,好使我的信心增長。現在叫我怎麽辦?我連回家的交通費也付不起。」

他好像感到 神的靈叫他到船公司去查詢一下芬治船長的事。

「但親愛的 父神,」他禱告說:「我連坐計程車或巴士的錢也沒有,而且錢是多半拿不回來的了。這種衝動難道是出於我自己的乞求,而不是你的帶引?」

禱告完畢,他仍是感到 神在催促他到船公司去。但怎樣去呢?他只能自己下樓,走幾步路而已,而船公司則在二里之外。他記述道:「屬靈的應許使我清楚知道,無論我借主的名向 神求什麽,就必得著,因爲父要子得榮耀。我雖然要步行,但我知用信心求力量,就一定辦得到。」

「親愛的天父,」他禱告說:「你若賜我力量,我樂意步行前往。奉主耶穌的名請求你現在就給我力量!」

他朝著齊賽街走,每走兩三步就停下來倚著店鋪的櫥窗休息一會,也順便瀏覽店內陳設的物品,然後繼續前行。他以前從來都不會對百貨店的櫥窗感到興趣。最後,他終於來到齊賽街,轉入船公司座落的街道,來到公司的樓下,已是筋疲力竭,只得坐在樓梯上休息。

上落的人對於這個蜷伏在樓梯一角的青年,都投以好奇的眼光。休息過後,再經過一次禱告,戴德生終於上到船公司裡。他很高興再次見到那一位書記。看到戴德生滿面病容,書記問:

「先生,你身體怎麽了!」

「我得了重病,」戴德生回答說:「醫生叫我到鄉下療養。我想到來看看那個棄船掘金的船長可有新消息。」

「我真高興見到你來,原來上次棄船而去的船長並非你的朋友,而是另外一個姓名相同的人。芬治船長仍在船上,他的船已經抵達貴利夫遜(Gravesend),不久就要來到這裡。我樂意把他的薪金交給你,因爲這樣會更安全,芬治太太必定收到。不過,在我給你薪金之前,你可否和我一起用午膳?」

戴德生欣然接受書記的邀請。飯後,他領取了錢,叫了一輛馬車回蘇豪區。

戴德生要付錢給赫治文舅父的醫生,但醫生以他是醫學院學生爲理由,拒絕收費。

「你可以讓我大膽地說幾句話嗎?」他問醫生。

「請說吧!」

「在 神面前,」戴德生說:「我覺得我的性命是你救回來的。我真希望你能和我分享我對 神的信仰,它是我所珍貴的。我在倫敦學醫,目的是到中國事奉 神,在我起行之前。我一直學習完全相信衪,所以我拒絕了父親及中國佈道會對我的供給。但我所有的需要都得著供應,昨天 神又賜給我力量,使我能在蘇豪步行到齊賽街。」

「不可能的,我離開你時,你像鬼多過像人!」

「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實實在在是步行的。因此我現在有足夠的錢回約克郡去療養了。」

「很好。我真願放棄世上所有,換取像你一般的信仰!」

他們兩人以後再沒有見面。

翌日,戴德生回到班上尼,回到母親慈愛的懷抱裡。他不但沐浴於母愛中,也時時刻刻聽到母親諄諄的告誡:不准再過那種荒唐的節儉生活。

戴德生以後的生活的確沒有那麽清苦。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